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一代天驕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三千二百五十五章 加菲貓的故事 文 / 一起成功

    在南念佛出現冷藏室的第二天,韓花棠的骨灰就被送入墓園。

    趙恆,宮明月,魚玄機,南念佛,公月身穿黑衣齊齊現身,儘管只有區區五個人送韓花棠最後一程,韓花棠這個名字也不響亮,但趙恆和南念佛的身份和地位擺在那裡,讓墓園工作人員不敢絲毫怠慢,小心翼翼把韓花棠迎入一處昂貴的風水寶地。

    今日的天氣相比前兩天好了一點,再也沒有寒意綿綿的雨水和襲人入骨的冷風,只是天空依然陰沉壓抑著每個人心情,墓園草地也依然潮濕淌水,一腳踩上去,水珠就濺*出來,打在褲腳和腳踝多了一絲清冷,讓這最後送行又多了一份惆悵。

    相比趙恆和南念佛對韓花棠的感情來說,宮明月和魚玄機對後者更有感觸,兩人都算是韓花棠的紅顏知己,各自有一段值得珍惜和回憶的往事,有過明媚的下午,有過情感的交流,所以見到如菊燦爛的男子變成灰燼,兩人眼睛都無形紅了起來。

    如非她們有足夠的定力,還見多了死亡,怕是早就哭泣起來。

    在工作人員把韓花棠骨灰放入挖好的土坑時,趙恆就把一塊石碑放在南念佛的輪椅上,一臉平靜的後者知道趙恆意思,用手輕輕撫掉石碑的灰塵,隨後拿過刻刀在上面龍飛鳳舞疾書,手腕有力,刀鋒尖銳,石碑頃刻就多了一行功力十足的字眼。

    「韓花棠之墓!」

    南念佛呼出一口長氣,揮手細細抹掉上面的細石和灰燼,隨後親自搖著輪椅把它放在墓前,右手猛地用力,在臉上掠過一抹疼痛之餘,也把厚實的石碑狠狠刺入了地面,公月捕捉到他臉上的痛楚,想說什麼卻最終閉嘴,她理解男人此時的心情。

    在南念佛把石碑放入墓地後,趙恆也親自拿起鏟子,用泥土把石碑埋的更穩固一點,接著又帶著紅了眼睛的宮明月和魚玄機掩埋骨灰盒,一波一波泥土傾瀉下去,很快就把骨灰盒埋住,傷勢在身的南念佛也抓了一把土,向土坑撒了過去:

    「韓兄,一路走好!」

    南念佛輕輕咳嗽了一聲,言語真摯而出:「謝謝你救了我,也謝謝你讓我知道大義,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就一定會不打折扣實行,我跟恆少也會遵照你的遺願,和和睦睦,肝膽相照,再也不生出隔閡,讓華國團結一致變得強大起來!」

    掩埋好韓花棠骨灰盒的趙恆他們,也都拿起一束*放在韓花棠面前,趙恆望著永遠不會回應自家的墓碑歎道:「韓兄,你此生來過,笑過,醉過,愛過,痛過,人生可謂百味摻雜,不過你現在可以好好歇一歇了,不用再為塵事煩惱了!」

    趙恆還拿出一個酒葫蘆,放在韓花棠的墓碑前面開口:「你放心吧,你今日承受的痛苦,我將來一定會給你討回公道,一定把你最後一劍送給周武子,還有三小姐的艱難和折磨,我也會竭盡全力化解,總之,你安息吧,一切有我呢!」

    魚玄機和宮明月也齊齊出聲:「韓兄,走好!」哭過疼過的兩個女人,看著微風吹拂而過的墓地和石碑,結合趙恆剛才的那一番話,悲傷情緒忽然變得平靜起來,似乎覺得現在的死亡,對於韓花棠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解脫,至少他得到了安寧。

    公月也咬著牙,撐著虛弱身體,把一束*放在韓花棠前面,聲音艱難擠出一句:「韓兄,雖然我跟你沒什麼交情也很少照面,但是我會永遠記得你的,因為是你讓南少逃出了險境,是你讓我們一家繼續完完整整,你的恩情,公月永遠銘記在心!」

    「以後每年清明,我們一家三口必來給你掃墓!」

    她艱難的向韓花棠鞠躬了三下,表示對後者的敬重,隨後她又轉身望著趙恆一笑:「恆少,你也是我們的大恩人,那晚去找你援手念佛一把,本以為你介於昔日事情不會答應,誰知你二話不說就帶人去東系院子救他,還第一時間把他送醫院!」

    她一臉真摯看著趙恆:「更是無條件的支持我相信我,最終讓我們一家平平安安,想到自己的小人之心,南少的失禮,公月發自內心的慚愧,無以回報,如果恆少不嫌棄的話,我想要南驚雷認你做乾爹,我們還不了的人情,讓他藉著替我們還!」

    魚玄機和宮明月微微一愣,趙恆也是多了一絲訝然,似乎想不到公月會讓南驚雷認自己做乾爹,側頭看向輪椅上的南念佛,只見後者一臉溫潤笑容,顯然兩夫妻早就溝通過了,公月見到趙恆沒有回應,嘴唇微咬:「如果恆少為難,那就當、、、」

    「不為難!」

    趙恆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隨後摸摸腦袋回應:「能夠把南家未來大少收為義子,也是趙恆的一大榮幸,剛才沉默只是思慮如何做好人家乾爹,行,我就收了那傳聞晚上不睡覺的小子,改天去南系花園探視他的時候,搞個儀式敲定此事。」

    公月臉露欣喜:「謝謝恆少!」

    魚玄機和宮明月相互對視了一眼,兩個聰明的女人都能猜出公月之意,利用南驚雷拉近趙恆跟南系的關係,不僅彌補昔日南念佛留下的隔閡,還向各方勢力宣告兩人並沒有鬧翻,趙恆永遠是跟南系站在一起,否則不會把南驚雷認為乾兒子。

    這可以給南系減少很多壓力。

    南念佛臉上的笑容更加溫潤,他把目光從墓碑上移到趙恆臉上:「恆少,你別答應的太爽快了,那小子不是一個善茬,能吃能睡能玩,十天的嬰兒,每頓要吃足七十毫升的奶,還能從早上六點睡到下午六點,更能從下午六點玩到隔天早上。」

    「混世魔王一個,你這乾爹不容易做的!」

    趙恆呼出一口長氣,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沒事,我最喜歡能折騰的孩子了,鬥一鬥意志也是快樂的事情,何況我現在也準備學習如何做人父親!」他看了魚玄

    玄機和宮明月一眼補充:「這樣以後有了孩子,我就不會手忙腳亂了」

    在南念佛和公月下意識望向兩女腹部時,魚玄機和宮明月瞬間側開,還齊齊舉手喊道:「不是我,我沒有!」接著又沒好氣的白了趙恆一眼,風情萬種,趙恆見狀哈哈大笑起來,散去送別韓花棠的壓抑:「現在沒有,但很快就有了!」

    南念佛和公月都笑了起來,氣氛難得融洽起來,笑聲中,公月忽然悶哼了一聲,臉上多了一抹痛苦神情,顯然是不小心牽扯到剖腹產的傷口,南念佛臉色微微一變,伸手扶住身體不適的女人:「公月,你怎麼了?你哪裡不舒服?」

    公月呼出一口長氣,讓自己情緒平復下來,隨後握著南念佛的手背一笑:「沒事,只是牽扯到生孩子的傷口,誰叫南驚雷出來的時候個頭那麼大,不僅讓我遭受幾個小時的手術,還讓我腹部留下一大道傷痕,不過休息休息就沒事了。」

    「玄機,明月,你們送公月回去!」

    在南念佛如釋重負鬆掉一口氣時,趙恆向身邊的兩名女人微微偏頭,隨後望著一臉幸福的女人開口:「你難產生出孩子,身體本來就虛弱,月子期間又被風吹雨打,今天又堅持過來送韓兄一程,你透支身體太多健康了,先回去好好歇著吧。」

    南念佛聞言也點點頭,拍拍女人的手背開口:「恆少說得對,你要回去好好歇著,免得落下病根讓我心疼,你可是南夫人,未來還一堆事情要你處理,南驚雷也離不開你的照顧,你可不能有什麼意外,這裡的手尾,我和恆少可以搞定,!」

    公月溫順的點頭:「是!」

    隨後,她就向趙恆笑一笑轉身離去,魚玄機和宮明月也跟了上去,攙扶著公月向不遠處的車子走去,待三人鑽入趙氏車隊緩緩從視野中消失時,趙恆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放在南念佛的膝蓋上淡淡一笑:「公月是稱職的南夫人,你可不能辜負她!」

    南念佛點點頭:「我會愛她的!」

    趙恆歎息一聲:「你沒問她的醫術哪裡來?」

    「恆少,送個加菲貓的故事給你,一起勉之!」

    南念佛輕輕搖頭,隨後望著車隊消失的方向:「加菲貓無意中走失了,被人賣到了寵物店,加菲貓很痛苦,擔心主人喬恩會發瘋一樣找它,找不到它時會思念成傷,但在一個清晨,喬恩走進了寵物店,老闆上前詢問:需要買寵物嗎?」

    「就在這時,喬恩他看見了旁邊憂鬱的加菲,意外之喜,立刻把加菲再次買回去,一家團圓,皆大歡喜,這是一個溫馨的故事,不過最讓我難忘的是,故事的最後,那只世界聞名的肥貓在日落下說了這樣一句話、、、、」

    「我永遠不會去問喬恩,那天他為什麼會走進寵物店!」

    ps:謝謝dahai0383打賞本作品100逐浪幣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