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天神禁條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終六章 文 / 無來

    羅本的世界似乎被拉長,拉慢了……

    望著半空中緩緩墜落的星光,羅本彷彿想起了什麼,那曾經佔據天空,悲壯而華麗的一幕又在羅本的靈魂深處翻動,那個景像似乎就在昨天,但……卻彷彿想不起那具體是什麼事,又為什麼發生了這一切。

    閃耀的光芒包裹著牙的身軀,這讓顯得似乎有些纖細柔弱,即使身上還披著她的戰甲,強烈的光芒中,牙的身影似乎在以及其微弱的速度縮小著,彷彿被光芒吞噬……

    羅本望著天空,望著光芒中那纖弱的身影,無數流光在天空飛舞,羅本的腦海中無數記憶的碎片也在飛旋凝聚……

    這光芒如此耀眼,自己一生似乎只見過一次,在那廣闊無邊的世界中,在浩瀚無垠蒼穹之上。

    慢慢的,羅本的幾乎無法辨識的眸子緩緩顫動。

    終於,羅本記起這景像是在何時何地曾經目睹,記起這曾是讓自己多麼無奈和傷感的一幕。

    萬華墜落,彷彿生命的流火,那絕不是點點星芒,而是只屬於一個獨一無二的人的生命形式,每一道光華都彷彿一道年輪,記載著這奇異生命所走過的一段歲月。

    如今,這光芒正緩緩墜落。

    幻境中,牙死去的一幕,無比清晰的從羅本腦海中浮現出來……

    「牙……」羅本掙碎了另一隻手臂,細沙似的碎光在空氣裡煙塵般飄蕩,想要去天空抓住什麼,卻只激起一片流散的光芒……

    第一道光芒襲來。

    璀璨如星辰的光芒將羅本雙腿擊碎,只在空氣中留下淺淺的白痕。

    星空倒懸,天空無數流光調轉方向向羅本襲來,羅本脆弱無比的身體頃刻間被擊的粉碎。就連最細小的光輝也會碾成最為原始的元素存在。

    沒有身體,沒有靈魂……羅本只在空氣裡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彷彿是為了強調曾經存在過而留下的痕跡。

    仔細看去,那確是牙釘在羅本身上的無數細小光刺。

    在羅本身體完全崩潰的瞬間,彷彿這世界所有的光芒都開始向羅本彙集,牙高高飄在半空,渾身淹沒在耀眼的金色光輝之中,隨著持續放出耀眼的光,牙的身軀在慢慢的縮小,慢慢浸沒在金色光輝之中。

    無數神具燃燒著金色的火焰射向羅本。彷彿要全部擠進羅本的身軀。

    被無數道光芒貫進身體,羅本那本已經消失,只留下淡淡白色痕跡的身體開始激盪起金色的光影,隨著不斷有光芒湧入而漸漸變得濃烈起來。

    牙的光輝在逐漸減弱,而羅本的光輝卻在不斷的增強。原本冰冷而帶著殺氣的神具燃燒著炙熱的火焰,彷彿流光般彙集向羅本。漸漸以羅本為中心凝聚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

    光芒璀璨。這世界彷彿從未有過如此耀眼的光輝。

    太陽悄然沉入大地,夜……降臨了。

    漸漸從虛無中浮現而出的黑暗侵吞著整個世界,牙身上的光輝已經所剩無幾,那一直以來在她背後閃耀,代表她生命本源的金色光暈也已經黯淡。

    最後一縷光芒悄然崩散,牙的身形扭動了一下。隨著最後這一縷光芒猛的扭曲,消失在黑暗之中……

    羅本周圍的能量漩渦也已經漸漸安靜下來,璀璨的光芒不再閃耀,而是附著在羅本新生的肌膚之上。長風襲來,破碎的金色光影之中,羅本完好無損的身軀在黑暗的映襯下無比清晰。

    黑暗終於完全吞噬了大地,就連最後一點點光亮也消失不見,黑沉沉的天空上繁星璀璨,卻再沒有那閃耀世界的光輝。

    羅本茫然的站在原地,無法理解,也不敢相信,羅本甚至不敢動一下,生怕這會引發什麼難以承受的事。

    燃燒生命之力,靈魂之火前所未有的瘋狂爆發,生命的本源完全崩潰,**、靈魂都將無所依存,生命的根本存在將化為虛無,沒有任何力量,任何人能扭轉這種情況。

    自己,本該化作虛無,消失在沒人知道的地方才對。

    難道……這就是死亡的真相?

    小心的,羅本摸了摸臉頰,觸手溫熱、柔軟,自己那並不英俊的面容在手指上留下了十分明顯的觸覺……

    「牙……」羅本隱約間想起了什麼,抬頭茫然的望著天空。

    「羅本!!」

    喜極而泣的歡呼聲瞬間打斷了羅本所有的思緒,什麼人撲到了羅本身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好多好多……羅本一下被壓倒在地。

    不知是誰在半空放置了一盞魔法燈,羅本看清了自己周圍所有的面孔,每個人都帶著淚痕,激動無比的望著自己。

    摸摸還在自己懷裡嚶嚶哭泣的女子,羅本驚訝,「莎莎?你……」

    「打死你……打死你…………」莎莎泣不成聲,無力的捶打羅本的胸口。

    望著滿身傷痕的莎莎,羅本臉上帶著難以名狀愕然,莎莎還活著,身上帶著無數長長的傷口,血還在流,但莎莎活著……和自己一樣。

    「我……」羅本有點不知所措,或許現在應該用無比驚喜和慶幸的表情面對所有人,但是……

    「你是誰?」忽然一個奶聲奶氣,又帶著幾分不高興的聲音闖進了所有人的耳朵。

    清脆悅耳……但卻無比陌生。

    眾人迅速望去,卻立刻都呆了呆。

    羅本的腳邊,一個四五歲大的金髮小女孩緊緊抱著羅本小腿,正有些敵意的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寶寶。

    居然沒人察覺到這裡多了一個人。

    寶寶似乎愣住,「這……這是我爸爸的腳,你不能抱。」

    金髮小女孩忽然轉身跑到了羅本身前來,一下撲到還倒在地上的羅本身上,輕輕晃著羅本:「爸爸……她好凶。」

    頓時周圍傳來了吸冷氣的聲音。

    莎莎呆呆的看著這個就在眼前,輕輕拉扯羅本的金髮小姑娘。一時有點恍惚,「你……」

    小女孩看了看莎莎,似乎有些畏懼,頓時不再出聲,安靜的縮到了羅本身邊,「爸爸……」

    緊靠羅本,小女孩眼中滿是依賴。

    所有人都有些感到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現在的狀況,如果說羅本死而復生是一個奇跡的話,那現在……或許就是第二個奇跡了吧。

    「醫生,你女兒?」碧瑞斯女王本來有點發紅的眼中蹦出了寒星。

    「我……」羅本是所有人之中最為茫然的一個。心中想出不,但這小女孩緊緊依偎在自己身邊,彷彿十分害怕,那種依賴和信任讓羅本無法說不。

    「啊呀……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蒼老而疲憊的聲音在這個時候插了進來,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似乎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頓時全部站了起來,臉色戒備。

    蒙多一身鎧甲已經破破爛爛。從來都整齊的鬚髮也已經焦糊的焦糊。缺損的缺損,看起來好不可憐,只有身上的金色光芒還算穩定,看起來在這混亂無比的能量風暴中並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害。

    「這就是對待盟友的態度嗎?」蒙多無奈的看了看眾人不善的臉色。

    「羅本還活著,但牙在哪裡?」克裡克先前和眾人站在一起,但這個時候才走了上來。臉色顯得稍有些不自然。

    說起牙,眾人目光中更顯憤怒。

    這個時候,依偎在羅本身邊的小女孩忽然喜悅的叫了一聲。

    「媽媽!」

    飛快的跑來,小女孩抱住了茫然的克裡克。

    所有人都陷入了茫然。甚至是呆滯……之後,是憤怒……

    「羅本……」芬妮咬牙切齒,「是什麼時候?」

    「哦……原來和這個女人早有關係!」碧瑞斯女王一把掐住了羅本的脖子,狠狠的晃了起來。

    「安,你……你和戰神大人居然……」洛西難以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所有人看著羅本的目光都分外精彩……

    就在很快一場圍毆就要發生的時候,克裡克忽然說出了一句驚天的話來。

    「牙……是你嗎?」

    空氣彷彿猛的凝注,所有人身體僵了一下,之後幾乎是駭然的將目光凝聚在了那個四五歲大小的小女孩身上。

    這看起來應該是個神族的小姑娘,按人類的外貿來看大概四五歲光景,金髮藍眼,皮膚上閃動著神族特有的潔白光輝。

    眾人這才留意到,這個小姑娘身上穿著的好像不是什麼連衣裙,雖然光線暗淡,但仔細看去,那似乎是一件成年女子所穿的白衣……

    克裡克萬分驚愕,小心蹲下身來,怔怔望著眼前微笑望著自己的小女孩,「你……你……」

    「媽媽。」小女孩脆生生的叫著,咯咯笑了。

    望著這個小女孩身上的白衣,一瞬間,克裡克的眼中湧出了淚光。

    「牙,你……你怎麼……」

    「媽媽……媽媽……」小女孩只是輕輕的叫著,抱著克裡克,盡顯親近之意。

    克裡克一下抱緊了眼前小女孩,淚流如注,「牙……為什麼……」

    「這……是牙?」羅本來到克裡克面前,蹲下來仔細的望著這個小女孩,「驚訝而又有些震驚。」

    「都是因為你!」克裡克眼中忽然爆發出瘋狂的怒火,「是你……是你害死了牙!」

    「媽媽!」小女孩見克裡克忽然暴怒,頓時驚慌起來。

    克裡克的身體瞬間凝固,雙眼死死盯著羅本,已經捏的骨節發白的拳頭慢慢收了回來,重新抱緊了懷裡的小女孩。

    「是的,是牙……」克裡克聲音顫抖著,「她的氣息……我到死都不會認錯!」

    羅本背後,所有人都驚呆了。

    望著這個小女孩,羅本明白了什麼一樣的點點頭,「原來如此,牙她……」

    小女孩忽然回過頭來,望著羅本,「爸爸,我餓了……」

    羅本一陣茫然。克裡克才壓抑下去的怒火不由瞬間又瘋狂湧了起來,厲聲喝道:「他不是你的什麼爸爸!牙!你清醒一些!!」

    小女孩被克裡克的聲音嚇的小臉縮了縮,眼中頓時多了幾分淚光,低下頭,卻偷眼看著羅本,滿臉可憐。

    羅本看著眼前的小女孩,那張稚氣卻帶著明麗味道的臉龐,不由有幾分恍惚,依稀間……似乎牙笑著。

    「是……這樣?」羅本似乎有點詢問的望著她。

    小女孩咬著嘴唇,被克裡克訓斥的淚珠終於掉了下來。完全沒有回應羅本的目光。

    羅本卻出神的看著她,不知在想些什麼。

    「結束了!」克裡克猛的站了起來,緊緊拉著牙的手,怒然望著羅本,「羅本。一切都結束了!光明神和魔神已經被你封印,如今神魔兩界局面大亂。你已經復活!之後的事你想怎樣就怎樣好了!一切再和我們無關!我不想再見到你!也不想……」

    倏然間。羅本抬起頭望著克裡克,眼神中靈光閃動。

    克裡克的氣息一窒,竟被這目光望的無法再說下去,這目光中有驚訝,有奇異,似乎還有些讓自己無法言喻的東西。

    羅本低下頭看了看站在克裡克纖長美腿邊的小女孩。輕輕的笑了。

    「芽芽,到爸爸這來。」

    這一聲,再次讓所有人震撼當場。

    「爸爸!」小女孩甜甜的一笑,放開了克裡克。開心無比的緊跑兩步來到了羅本身前。

    回過神的克裡克本要制止,卻再次驚愕的愣在了原地,羅本身後所有人也無比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這小小的女孩,這看起來才四五歲光景的可愛小姑娘,腳下彷彿帶著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暈,一步跨過所有的距離,再一步已經站到了羅本身前。

    背著小手,歪著頭,這小女孩對著羅本嬉笑而立,沒有再靠前,卻滿面都是依賴直意。

    羅本和她僅有一步之隔,一個笨拙蹲在那裡,一個俏生生立在那裡,四目相對,似有默契的笑著。

    「牙……」克裡克伸出手來,卻又慢慢放下,一臉不敢相信,那小小的女孩臉上,分明帶著牙絕少見到的快慰笑容。

    「餓了嗎?」羅本問。

    「嗯。」小女孩重重點頭,之後高興的問道,「我是芽芽嗎?」

    「嗯。」羅本也重重點頭。

    芽芽咯咯笑著,開心的撲到了羅本懷裡。

    抱起芽芽,羅本輕輕捏著捏她可愛的小臉兒,逗的她咯咯而笑,「克裡克,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牙曾說……想去人類大陸。」

    克裡克渾身一震。

    輕輕撫弄芽芽的頭髮,羅本繼續說道:「似乎在某一次,牙對我說,等大戰之後,等一切平靜之後,她有事要拜託我。」

    看著羅本懷裡努力推開羅本左右撫弄自己頭髮的芽芽,克裡克一時打不出話來。

    「牙難道沒有對你說過類似的事?」

    克裡克頓感心臟被重錘擊中。

    「克裡克,到時候……或許還有些事要拜託你。」牙的聲音巨鼓般在克裡克耳邊轟響。

    羅本捏捏芽芽的鼻尖,惹的芽芽對羅本努力皺起了細細的眉毛,「似乎很久很久之前,我曾對牙說,如果她有機會重來,她有機會從源頭就體會一個生命的過程,那麼無論怎樣,她將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

    「你……對牙說過這樣的話!?」克裡克不由又憤怒起來。

    羅本依舊笑著,愛憐的望著芽芽,「是的,但顯然那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了,牙她……已經走過了一次完整的生命,很完美的生命。」

    「你去哪?」

    克裡克猛的一驚,羅本抱著芽芽居然轉身就走。

    「回人類大陸去,一切都結束了!」羅本頭也不回。

    「把她留下!」克裡克一聲怒喝,閃身擋在了羅本面前,「你……你要帶她走?」

    「芽芽,你想去哪?」羅本笑著問。

    「芽芽想吃東西。」芽芽有點不滿的看著羅本,因為到現在她的肚子還在咕咕叫。

    羅本呵呵一笑,「神界沒有什麼好東西吃呢……莎莎媽媽都這麼說,我們怎麼辦?」

    「去人類大陸!」芽芽眼中閃動起光輝,之後看了看又怒又驚的克裡克,「媽媽也去。」

    「呃……我。」克裡克頓時怔住。

    羅本大笑。「好的,我們這就回去。」

    飄然自若,羅本從克裡克身邊走過。克裡克顯然已經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之中,竟沒有去攔羅本。

    「克裡克,一切都結束了,何去何從……是你的自由,當然,也是我的自由。」

    抬頭看看月色,羅本長長歎息,「這神界的月亮……也可以這麼美啊!不過還是沒有人類大陸的美。嗯……」

    回過頭,看了一眼臉色又是古怪又是激動的所有人,羅本深吸一口氣,說道:「好了!我們……回家!」

    半年之後……

    蒼茫無盡的雪山之中,一面直上直下。高聳入雲的絕壁上,兩塊巨大的岩石橫插在那裡。突兀無比。

    這兩塊岩石一大一小。小的有兩個籃球場那麼,而大的那個足有一個半足球場那麼大,小的岩石上是一座大木屋,兩座小木屋,大的那塊岩石上是一座特大的木屋,和好幾排小木屋……

    「寶寶。你又跑到哪裡去了!」

    大一些的岩石邊緣處,羅本正在數落手裡拿著花花綠綠寶石的寶寶,「不是告訴過你很多次了,不要偷偷用傳送陣跑回去。王宮裡的士兵會殺人的!」

    「芽芽也去了……」寶寶撅嘴。

    羅本頓時瞪眼,「你居然還敢把芽芽也拐走!」

    「寶寶,今天又拿到什麼好東西了?」忽然一個妖嬈無比的聲音飄了過來,小一些的岩石上,一個身著白袍的嫵媚女子飄了過來,抱起寶寶親了一口,看也不看羅本,轉身就走。

    羅本不覺心中發苦,「師娘啊……你不要這麼寵著她啊!她又跑回王宮去搜刮寶石了,還帶著芽芽一起!」

    「哦?」希爾疑惑的轉過身來,絕美的畫眉微微一挑,「那……有什麼不妥嗎?」

    「唔……」羅本一時語塞。

    「小羅羅,和你做的事比起來,寶寶可乖的太多了,是不是寶寶?」希爾的桃花眼好像能滴出蜜來一樣,這已經年近四十的女子,歲月卻似乎忘記了在她身上雕刻痕跡,反倒讓她愈發顯得嫵媚誘人起來。

    「是啊……」寶寶笑的比希爾還要甜。

    「今天吃什麼?」希爾抱著寶寶向大木屋走去,完全把羅本忽略在了原地。

    「好啦……你就不要掙扎啦。」好笑的聲音從羅本背後傳來,「誰叫你非要在這裡弄這麼多傳送陣,說是隱居,我看變成秘密據點到處活動才是真的。」

    羅本苦笑,回過頭見芬妮亮晶晶的眼睛正望著自己。

    望望已經將要臨盆的芬妮,羅本趕忙走上來扶住她,「不是說好了不許出來亂跑的,被風吹走了怎麼辦?」

    芬妮瞪了羅本一眼,「你才會被風吹走!」

    「好啦好啦……回去休息吧,莎莎她們在幹什麼,碧兒是不是又去炸廚房了,我剛才好像聽到莎莎的叫聲,說過了的要先好好學習的。」

    芬妮看看大木屋那邊,「今天我們的晚飯可能是燒漏的水壺和爆炸的炒鍋……」

    「准點到達!」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不遠處,就在大岩石邊上的一個木屋中光芒閃了幾下,蘇興沖沖的從裡面走了出來,身後跟著一臉「我很想吃東西」模樣的暗精靈女王。

    「我們總來蹭飯似乎不怎麼好。」莉莉絲搖頭晃腦的也從木屋中也走了出來。

    「姐姐……那為什麼每天都來?」艾露露緊緊拉著莉莉絲的手,十分奇怪的問。

    「許多不好的事也必須要堅強的去做!」莉莉絲拍拍艾露露的腦袋,「艾露露,這是作為精靈女王的覺悟,你要記好了。」

    「哦。」艾露露很認真,看來真的記住了。

    又一間木屋中光芒閃動幾下,穿著睡袍的娜塔莉伸著懶腰推開了門,「這傳送陣好晃眼,上次就和那個笨蛋說過了,怎麼還不改?」

    休輕輕摟著娜塔莉的肩膀走了出來,「先去吃東西再說。」

    接著又是一間木屋中光芒閃了幾下。一身盛裝的阿利亞有些氣喘吁吁的走了出來,身後是有些疲憊的梅斯。

    「那些傢伙不用那麼熱情吧……」梅斯搖頭抱怨,「只是象徵性的開個舞會而已,險些來不及回來吃晚飯,阿利亞!快把這些脫掉,重死了。」

    一間又一間的木屋閃爍起光芒,一個又一個的人從裡面走了出來,沒有什麼人和羅本打招呼,但是大多都滿含祝福的對芬妮笑笑,之後都向大木屋走去。

    芬妮歎了口氣。「我們……是不是需要一個更大的傳送陣,這樣莎莎買菜的時候就方便多了,而且……」

    「砰!!!」芬妮話音未落,一個巨大的影子從已經從雲層中墜了下來,狠狠砸在巨石上。將這巨大的岩石撞的顫了三顫。

    「哈哈……今天比昨天還早了一些!」魯達大笑著,邁開大步向大樹屋走去。

    「魯達也不用每次都這樣來……早晚會踩壞地面的。」芬妮有氣無力的呻吟。

    「這個……」羅本苦笑。「好吧。我想想看,或許是該改動一下了。」

    忽然間,天空中一道星芒閃了下,耀眼的金光流星般向這邊撞了過來。

    芬妮見到這道光芒,頓時瞪了羅本一眼,「我回去休息了。」

    說完芬妮風一樣消失在了空氣裡。

    羅本抓抓頭。「還是這麼小心眼兒……」

    那道光芒轟然撞在巨石上,產生的撞擊力絲毫不比魯達弱幾分。

    金光散去,一臉僵硬的克裡克出現在羅本面前。

    「呀!歡迎!」

    羅本驚喜的望著克裡克一身隨意的打扮,她終於沒再穿那白色的蕾絲襯衫和束身長褲外加小皮靴。而是一身利落的女裝,幹練而帶著知性的美感,她的短髮似乎稍微長了一些。

    克裡克的手中居然拎著一個小箱子。

    站在那,克裡克不說話,臉卻慢慢紅了起來。

    羅本看看小箱子,「神界那邊的事交接完,終於回這邊居住了?」

    「哼!」克裡克手一翻,箱子收進了戒指。

    「媽媽。」芽芽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心的跑了過來,一下抱住了克裡克的腿,還親暱的蹭了幾下。

    「芽芽,想媽媽了嗎?」克裡克臉色柔和下來,蹲下神親了親芽芽,滿面笑容。

    「想,媽媽每次回來都給芽芽帶禮物。」芽芽開心的笑著。

    「呃……」克裡克嘴角抖了抖,「芽芽,你……不要和寶寶總在一起玩,記住了嗎?」

    「為什麼?」芽芽不解,「

    「這個……」

    「寶寶說媽媽總和爸爸一起玩,所有芽芽也要和寶寶一起玩。」

    克裡克的臉瞬間紅透,「什……什麼?那……那個小混蛋她,她說什麼!?」

    芽芽有點奇怪,看看克裡克,又看看羅本,「寶寶沒說錯啊……」

    羅本抓抓腦袋,「芽芽……寶寶似乎在叫你,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