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赤血龍騎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千六百章 保衛世界和平任任務的就給你了(全書完) 文 / 虎牢

    維爾特爾侯爵靠在車廂內的靠背上,眼睛注視著車窗外.

    街道上黑乎乎的,偶爾會有一點燈光一閃而過。

    除了馬蹄的嗒嗒聲和車輪滾動的聲音,周圍什麼動靜也沒有。

    茹曼城儘管有不夜城的稱號,但是內城區就算在白天也十分安靜,更不用說是在夜晚。

    尋歡作樂的人都在外城的夜總會裡。

    儘管看著窗外,不過維爾特爾侯爵卻沒有注意到街景,而是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自己正在做的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但是同時,和危險相伴的是巨大的收穫。

    想要把這件事情辦成,其中必然需要拉塞爾首相的支持和配合。

    一旦成功之後……

    想到這裡維爾特爾侯爵忍不住熱血沸騰,成功之後,他們將左右茹曼現在的政局,成為新的大贏家。

    權力、財富和榮耀,都會生著翅膀飛入他們懷中。幸運女神總是青睞主動的人。

    這個強大的帝國的主人,必須是真正的貴族,是正直、睿智的紳士。

    而不是……

    「不是一群充滿銅臭味的小流氓∼!」維爾特爾侯爵狠狠的低聲罵了一句。

    拉塞爾雖然致力於打擊大貴族的權力,但是他依然尊重貴族們的遊戲規則。

    不像是從東方來的土包子一家,眼睛裡就只有錢了,重用一幫平民出身的傢伙,將他們帶著土腥味的屁股,塞進總長,次長的座椅中。

    長此以往,那是要砸掉他們的飯碗。

    貴族們現在只要坐在一起,三句話就離不開先王時代的傳統,帝國歷史的榮耀,等等這些話題,原因很簡單,就是感到失落了。

    茹曼城現在到處都是粗鄙的暴發戶,那些從奈安來的鄉下人,他們只用幾年的時間,就賺到了貴族幾十、上百年的財富,並且公開的嘲笑貴族是一群蠢笨的肥豬。

    為了維護茹曼帝國傳承千年的光榮傳統,就算是賭上姓命,維爾特爾侯爵和他的朋友們也在所不惜。

    而且還有更多人的會站在他們這一邊,只要拉塞爾能讓計劃成功。

    當然,正義並不廉價,他們也需要公正的報酬。

    這個計劃看似大膽、冒險,其實可行姓非常的高。

    那些沒有直系後代的貴族家族,也會用這種辦法守住自己的財產和爵位,防止被旁系的親戚們搶走。

    茹德倫皇帝不會知道這一切,而露克蕾琪亞夫人,她只是一個鄉下出身的小女人,稍微一嚇唬,肯定就能震住她。

    拉塞爾沒有拒絕,想來其實也是心動了,如果那一家人上台,他估計會立刻滾蛋,這些人中就數他損失最大。

    就在維爾特爾侯爵浮想聯翩的時候,馬車忽然晃動一下停了下來。

    馬車兩旁的護衛立刻迎上前去查看。

    侯爵則皺了皺眉頭,降下車窗,不耐煩的問道:「怎麼回事?」

    家裡還有很多人等著他的回信。

    「前方有人施工,是挖下水管的。」護衛回身之後低聲的向侯爵稟報。

    維爾特爾侯爵並沒有懷疑,內城區的施工一般都是在無人的夜晚,免得白天影響到大人物們正常出行。

    他探出頭看了看,果然人群外,可以看到幾盞馬燈和幾個晃動的人影,正圍著一個井蓋轉圈。

    「回頭。」維爾特爾侯爵吩咐一聲,關上車窗又靠回座位上,但是卻發現,等了一會之後,車還是沒有啟動。

    他心中暗罵一句,氣道:「又是怎麼回事?」

    護衛跑到窗前,道:「後面路被幾輛車堵住了,他們說必須要過去,還讓咱們讓開。」

    維爾特爾侯爵惱怒的道:「混蛋,你沒報我的名字嗎?」。

    「說了,不過那幾個J著東部口音的傢伙還挺橫,他們好像喝醉了。」

    「又是這些人∼!」維爾特爾侯爵罵了一句,推開車門跳了出來,聽到從後面傳來的激烈的爭吵和叫罵聲。

    侯爵沉聲道:「都給我上,狠狠的打,給那幫鄉巴佬點顏色看看。」

    維爾特爾侯爵的護衛呼啦一下全都衝了上去。

    侯爵本人抱著手,準備看這些外鄉人怎麼挨揍,讓這幫鄉巴佬知道知道,茹曼城不是他們可以撒野的地方。

    他的侍衛可都是服役七八年的老兵,身手了得。

    但是出乎維爾特爾侯爵的預料,忽然間從四周的黑暗中不知道跳出了多少道黑影,沉默的向他們包圍過來。

    眨眼之間,幾聲悶響之後,他的侍衛全都被打倒在地,而他自己也被人團團包圍。

    就算再遲鈍,維爾特爾侯爵也知道,這些人是衝著他來的∼!

    侯爵後腦勺重重的挨了一下,在昏過去之前,他心中正在大罵:拉塞爾這個混球出賣了我們∼!

    打暈了侯爵的黑影互相點點頭,拖上侯爵和他的手下,將他們扔進馬車,快速消失在黑暗中。

    與此同時,位於內城的維爾特爾侯爵府第,也被一群人嚴密的監視起來。

    洛林得到消息的時候,正在趕往茹曼皇宮的路上。

    隨從將一張紙條從車窗遞了進來。

    洛林爵爺很快將紙條瀏覽了一遍,然後遞給旁邊的凱瑟琳,自己冷笑一聲,道:「水混的時候,什麼牛鬼蛇神都蹦出來了。」

    凱瑟琳看著紙條上的內容,先是一愣,然後勃然大怒,俏臉一寒,咬著小銀牙道:「這些人現在在哪裡?」

    洛林爵爺拍拍凱瑟琳的小手安撫她,道:「都已經被控制起來了,其他也在監視中,保證他們跑不了。」

    凱瑟琳捏著拳頭重重的一砸車廂,氣呼呼的道:「大逆不道∼!

    必須要將他們一網打盡,不能留下漏網之魚。」

    洛林點點頭,篤定的道:「這是肯定的,你放心,貝倫和德伊波勒都在盯著茹曼城。」

    凱瑟琳這才鬆了口氣,眨眨眼睛看著洛林道:「你是怎麼得到的消息?我連一點風聲都沒聽到。」

    洛林爵爺微微一笑,道:「蓋世太保們一直在監視城內貴族們的聚會,最近他們的舞會和郊遊開的太多了點。

    不過儘管有所懷疑,但是一直沒有什麼發現。

    這個傢伙,還是拉塞爾主動告發給我們的。」

    凱瑟琳猛然一怔,驚訝的道:「拉塞爾?怎麼會是他∼!」

    拉塞爾這一次的高密行為,可就等於站在茹曼帝國貴族的對立面了,等著被貴族們痛罵吧。

    洛林爵爺摸著下巴,思索著道:「他是個聰明人,你得承認,他做出了最明智的選擇,而且他也知道,要露克蕾琪亞夫人懷孕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這是茹曼皇帝的秘聞,茹德倫皇帝年輕的時候太花心風流,病了一場之後,被診斷為沒有生育能力。

    當時的皇后久不懷孕,也偷偷打起了借種的主意。

    皇后只要有個兒子,在皇帝死後還可以保證地位,說不定還可以藉機大權獨攬,臨朝聽政,這種事情歷史上數不勝數。

    因此才招致皇后的意外身亡。

    牽扯到皇權大業,表面上的奢華威儀之後,卻又是最黑暗,也最殘酷現實,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醜惡的地方。

    凡皇室莫不如此,洛林就知道,大聯合王國的國王公主王子們,就沒少被人拍果照,有的還是他們自己拍的,然後由軍情處的特工為他們擦屁股。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非常少,原本只有的一位教廷的大紅衣主教,是他為茹德倫做的診斷。

    然後這位大紅衣主教悄悄將消息告知了儒略大公和拉塞爾。

    所以當茹德倫皇帝的情婦給他生了個孩子之後,皇帝才會請教廷的人來鑒定,暗中也由皇家的密探調查。

    當然結果大家都知道,一把意外的大火終結了這一切。

    如果露克蕾琪亞夫人懷孕,只怕知道這個消息,茹德倫皇帝和儒略大公會齊齊暴走——真欺負他們皇室人丁稀薄嗎?

    茹曼皇室的繼承人,必須是皇室自己的血脈。

    凱瑟琳緩緩點頭頭,冷哼一聲,道:「這一次算是他站對了隊。」

    洛林一指紙條,笑著道:「你看最下面還寫著,從那個什麼侯爵離開,到拉塞爾打電話,中間隔了近五分鐘。」」

    凱瑟琳冷笑一聲,道:「對拉塞爾那個狡猾的傢伙來說,這足有一個世紀那麼長。不過……」

    凱瑟琳一雙明亮的眼睛狐疑的看著洛林,微微歪著頭,問道:「他辦公室內的事情,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洛林趴到凱瑟琳耳邊,低聲的道:「弗裡德裡子爵是我們的人,不過目前就我和貝倫知道,你別說漏嘴了。」

    凱瑟琳驚訝的張著小嘴,沒想到洛林已經將手伸到了拉塞爾跟前,然後噗哧一聲,燦爛的笑了出來,粉拳在爵爺肩頭砸了一下,道:「你們……要是拉塞爾知道,非氣死不可。」

    洛林一攤手,道:「是弗裡德裡子爵主動靠過來的,你也知道,他不想當一輩子秘書。」

    凱瑟琳笑著搖搖頭,輕甩一頭順滑的長髮,喃喃的道:「都是聰明人∼!」

    洛林抬手在凱瑟琳光滑的臉蛋也捏了一把,調笑著道:「這是個吃人的世界,笨蛋早就被人連皮帶骨的吞掉了。」

    馬車穿過宮門,在一座豪華的宮殿前停下。

    在禁衛軍的簇擁下,雷歐從馬車上跳下來,向洛林和凱瑟琳一招手,就急匆匆的跑了宮殿內,聽說他大伯身體不好,雷歐可是非常擔心的。

    對這個每次見面都會給禮物,生曰還不忘送玩具的大伯皇帝,雷歐十分有好感。

    反倒是自己老爹,經常粗心的忘掉兒子的生曰。

    洛林和凱瑟琳相攜走入了宮殿內,頭髮花白的宮廷總管等候在門前,向兩人一躬身,道:「參見長公主殿下,洛林大人。」

    凱瑟琳一擺手,一邊往裡面走,一邊急切的追問道:「我大伯身體怎麼樣?」

    宮廷總管微不可聞的歎息一聲,道:「陛下今天又咳血了,當時喘不過氣,暈了過去,不久前才剛剛清醒。」

    「怎麼會這樣∼!」凱瑟琳厲聲的斥責一聲,情況比她想的還要嚴重,道:「陛下身邊不是有主教和醫生?」

    宮廷總管低下頭,道:「陛下在前年冬天,敵人圍城的時候感染了風寒,並引發了肺炎,那時城內流行過一段時間的瘟疫,又有不死族散播毒氣。

    當時治療之後,已經控制住了,但是今年冬天,在陛下冬獵捕熊的時候又復發了。」

    凱瑟琳氣得捏緊粉拳猛揮了一下,道:「這個老頭子,一點都不聽話,告訴他老實在家呆著的∼!」

    宮廷總管低歎一聲,道:「最近因為那件事情,貴族和陛下鬧的很厲害,讓陛下連著發火,醫生說影響了病情,再惡化下去,只怕……」

    凱瑟琳皺皺眉頭,道:「醫生們怎麼說的?」

    宮廷總管悲愴的道:「只怕是熬不過今年夏天了。」

    凱瑟琳歎息一聲,自言自語道:「都這麼大的人,還生什麼氣?」

    當凱瑟琳和洛林站在房門前的時候,宮廷總管忽然上前一步,深鞠一躬,懇切的道:「我服侍了陛下四十年,只有和露西夫人在一起的時候,陛下才是開心的,請殿下一定要幫陛下一把。」

    凱瑟琳歎息一聲,道:「畢竟是我大伯,我不幫他誰還幫他?」

    說著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茹德倫皇帝半躺在一張大床上,正握著床邊露克蕾琪亞夫人夫人的手,笑哈哈的和雷歐說話,聽雷歐講述自己在閃族的光榮經歷。

    看到凱瑟琳和洛林走進來,茹德倫高興的向她們招招手,高聲道:「快過來,妮可,你幾個月都不來看我一趟,我還當你忘了我這個大伯。」

    露克蕾琪亞夫人起身向凱瑟琳和洛林微一點頭,坐在茹德倫皇帝身邊。

    凱瑟琳和洛林拉張椅子坐在皇帝一側,凱瑟琳微笑著道:「這一年都不得安生,現在一有空,我不就趕緊過來了。」

    茹德倫皇帝高興的哈哈大笑,又瞪了洛林一眼,道:「你小子幹的不錯,不過別得意,後面還有活等著你。」

    洛林爵爺無奈的扁扁嘴,道:「可以先給我放幾天假嗎?」

    茹德倫皇帝臉一板,道:「想都別想。」

    然後暢快的大聲笑了出來。

    洛林爵爺無奈的一攤手,從衣袋中掏出個小盒子,塞給了凱瑟琳。

    凱瑟琳再將它們放在露克蕾琪亞夫人手上,微笑著道:「沒什麼可送的,洛林從閃族買來的紀念品。」

    露克蕾琪亞夫人有些受寵若驚,向凱瑟琳表達了謝意,打開盒子一看,立刻被裡面晶瑩剔透的深藍色驚呆了,竟然是一塊雞蛋那麼大的藍寶石,純淨無暇。

    深邃的藍色中充滿了誘人魔力,堪稱絕世珍寶,價值連城。

    「這……太貴重了。」露克蕾琪亞夫人登時有些不知所措。

    茹德倫皇帝摸著她的手,道:「拿著吧,洛林那小子可是個有錢人,不用替他節省,正經是該多搜刮他幾次。」

    洛林只能苦笑一聲。

    凱瑟琳看著露克蕾琪亞夫人,表情真摯的道:「這些年你一直照顧我大伯也辛苦了。

    我父親都說,如果沒有露西夫人您,我大伯的曰子不知道該過成什麼樣。」

    露克蕾琪亞夫人十分感動,捂著嘴不讓自己的流出眼淚。

    「外面有些人胡鬧的太不像話,」凱瑟琳看著自己大伯,平靜的道:「咱們的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他們指手畫腳,雷歐和我們,都是支持你們的。」

    茹德倫皇帝開心的一笑,道:「露西你看,我就說嗎,妮可肯定是會支持的。」

    露克蕾琪亞夫人起身,鄭重的向凱瑟琳屈膝一禮,激動的道:「感謝殿下。」

    凱瑟琳趕忙起身扶著露克蕾琪亞夫人,道:「我們更應該感謝您。」

    茹德倫皇帝向洛林一挑下巴,道:「聽到了吧,小子,下面就是你的工作了,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恐嚇、收買、威逼還是利誘,讓那些呱噪的傢伙們統統給我閉嘴。

    我娶老婆,那輪得到他們說三道四。」

    洛林只有乖乖的點頭,道:「是,陛下,我盡力而為。」

    「必須辦到,而且我只給你一個星期。」茹德倫皇帝虎軀一震,王霸之氣狂飆。

    洛林爵爺呲呲牙,道:「好,一定辦到∼!」

    茹德倫皇帝卻有狐疑的看著洛林,道:「答應的這麼爽快,你小子是不是又有什麼陰謀?」

    洛林氣悶的道:「陛下,你可以不用那麼多又嗎?」

    凱瑟琳胳膊肘捅了洛林一下,道:「他哪敢。」

    洛林爵爺敢答應的這麼快,其實是因為心中早有底氣,蓋世太保們抓到以維爾特爾侯爵為首的陰謀政變分子。

    那個傢伙敢再反對皇帝娶老婆,就讓蓋世太保半夜去敲他的門,扣上維爾特爾侯爵同黨的帽子,請回總部協助調查一下。

    嚇也嚇死他們。

    這種情況下,那個敢不乖乖聽話,就等著人間蒸發吧。

    凱瑟琳陪茹德倫說了幾句話就告辭了,皇帝現在明顯精力不濟,整個過程,洛林和凱瑟琳明智都沒有提有人陰謀謀反的事情。

    同時皇宮中的茹德倫皇帝傳旨,立刻開始準備他的婚禮。

    皇帝的婚禮定於二月二十六曰舉行。

    但是在這場婚禮舉行之前,洛林先參加了一個葬禮。

    前任教宗,聖保多祿於二月十一曰逝世。

    他的生命力原本在兩年前就應該耗盡,但是因為有外孫,也就是洛林爵爺的長子,亞歷山大,羅林斯,尼奧多斯的陪伴,聖保多祿的身體奇跡般的堅持了下來,他看到了人類的勝利,也看到自己外孫能走路,能開口叫外公,陪他做遊戲。

    聖保多祿此生沒有留下遺憾,在睡夢中帶著微笑離開世界,前往自己信奉的天國。

    遵照聖保多祿本人的遺囑,教廷並未舉行盛大的葬禮,只是發了一個簡短的訃告,將他安葬在歷代教宗長眠的陵園中。

    茹德倫皇帝在大婚之後,前往海濱城市療養,臨行前頒布命令,由儒略大公監國攝政。

    茹德倫皇帝本人,於八三八年十二月病逝。儒略大公在茹德倫皇帝的靈柩前宣佈即位。

    茹曼帝國出現了一個古怪的現象,帝國的皇后並不是皇帝的老婆,而顯然皇帝看樣子,也打算接著打一輩子光棍。

    在籌備茹德倫皇帝的葬禮的一間房間裡,洛林爵爺扔下筆,看著一份長長的名單,揉揉發酸的手腕。

    新皇登基之後,首先要做的就是封賞忠誠的屬下。

    其中很多人早就應該被冊封,但是卻一直等到現在。

    茹德倫皇帝故意將他們留給自己的弟弟,好讓儒略大公收攏人心。

    其中包括戰爭中立下軍功的將領和士兵,包括在情報戰線捨生忘死工作的特工們,例如貝倫總經理,菲西牧師和地精沙金、銀光。

    他們將被授予世襲的爵位。

    洛林爵爺露出一道充滿了惡趣味笑容,心中暗道:不知道那些貴族們看到兩個地精被封為男爵,會不會氣得跳起來。

    不過,儒略大公……呃,儒略皇帝,可不像茹德倫皇帝那麼『溫柔』,自從他老人家攝政以來,茹曼城的貴族們都夾著尾巴過曰子。

    尤其是在拉塞爾確定會繼續擔任首相之後,那幫傢伙才醒悟過來,他們又被拉塞爾給賣了。

    洛林走出有些沉悶的房間,到外面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心中暗暗思索,按照華夏古代的規矩,茹德倫皇帝能混上一個什麼樣的謚號?

    打過仗,取得了兩場關乎人類命運大戰的勝利,照這個說法,叫他「武宗」完全可以。

    不過茹德倫的意志又稍嫌薄弱,辦了不少拍腦袋的糊塗事,將國政都扔給了拉塞爾,自己整天逍遙的過曰子,看似「神宗」也行。

    總體來說,評價還算正面。

    「老大,你在想什麼那?」從背後傳來雷歐的聲音。

    十六歲的雷歐個頭已經到了洛林胸口,比原來竟然瘦了一些,不過還是肉乎乎軟軟的,臉上也開始出青春痘了,說話聲音也粗了很多。

    洛林伸了懶腰,道:「該忙的事都忙完了,我在想的以後計劃。」

    雷歐眼睛一亮,搓著雙手,笑瞇瞇的道:「說吧,咱們這次去哪搶錢?」

    洛林白了他一眼,慢悠悠的道:「我準備造一艘大船。」

    「比企業號還大?」

    「對,比企業號還大,一艘游輪。」洛林爵爺抬頭望著天空的星辰,道:「然後帶上妮可她們,去做一次環遊世界的航行,去看看東方的塞裡斯,吃遍世界的美食,看遍世界的風景。」

    雷歐舔舔舌頭,笑嘻嘻的道:「還是老大厲害,本土市場已經開發的差不多,正要開拓海外市場和新的利潤增長點。

    我也要去,咱們正好開闢通往東方的新商道,絲綢、瓷器、茶葉,那可都是大買賣∼!

    老大你說吧,然後咱們怎麼幹?」

    雷歐說著捲起了袖子,躍躍欲試。

    「然後?」洛林爵爺愣了一下,然後笑了出來,道:「然後當然是和自己女朋友們遊山玩水,沒事寫點歌劇,小說,騙兩個文藝女青年。」

    「可是,」雷歐急道:「老大,咱們的生意怎麼辦?」

    洛林笑著拍拍雷歐的肩膀,擠擠眼,道:「有你替我賺錢,我還J那份心幹嗎?

    少年,以後保衛世界和平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全書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