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庶難從命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結局之鬧學結記〔下〕 文 / 雲霓

    結局之鬧學記〔下〕

    祺哥竟然惹出這麼大的禍,容華勉強讓自己鎮定下來問木槿,「報信的人呢?叫進來。」

    木槿將小廝帶進屋子。

    容華看到滿臉烏黑的小廝,皺起眉頭,「二少爺怎麼沒和你一起回來?」祺哥不是做了壞事不敢回家的孩子。

    小廝跪下來回話,「二少爺說了,若是這樣回家爵爺和少夫人->一定會責怪他。」

    居然是因為怕責怪,祺哥這個孩子真是越來越不像話,「先不要去衙門跟侯爺說。」薛明睿這些日子公務繁忙,沒有許多耐性,若是告訴他,他一定會生氣。

    在兩父子見面之前,她要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弄清楚。

    容華吩咐小廝,「去將二少爺帶回來。」祺哥不好管束,她也不能硬著約束他。

    至於書院的損失,容華叫來余管家將手裡的對牌遞出去,「先去看看書院要怎麼修葺,都燒燬了什麼列好名目,我們都會賠償。」

    余管家拿著對牌急忙趕去書院。

    容華心平氣和地等了一個多時辰,祺哥才磨磨蹭蹭地回到公爵府。容華這邊還沒看到人,木槿捎來消息,「二少爺被夫人->接過去了。」

    祺哥每次惹禍薛夫人->都要出面,生怕他們會教訓祺哥。

    容華站起身推開書房的門,既然如此她就等著祺哥自己回來。

    ……

    祺哥進了門看到的就是母親在畫牡丹圖。

    每個人靜心的方式不同,母親就喜歡寫寫字帖,畫些花草,現在母親已經畫完了兩朵牡丹,應該也消些氣了。

    「母親。」小小的人撲過來,兩隻肉肉的手在她腿上合攏再合攏。

    容華心裡柔軟的部分一下子被觸到了,若是在府裡的草地上放一把火,她也就原諒祺哥了,現在祺哥是燒了書院。

    容華放下筆,將祺哥拉開,「在書院裡怎麼回事?」

    通常母親都是有耐心的,這次是真的生了氣。

    「不是我放的火。」

    書院都已經來人說清楚了,祺哥卻還不承認,容華的眉頭又緊了些,卻仍舊溫聲,「到底因為什麼?」

    小小的臉揚起來,「真的不是我,我做的事都會承認。」

    祺哥倒是從來不撒謊,他只會一直辯駁,容華不是固執己見的人,「那你說,是誰?」

    「是博士自己點的。」

    博士自己點火?無論是誰聽得這話都不會相信。

    那雙大大的眼睛十分認真,「博士要燒那些**,不小心點了屋子。」

    **?容華皺起眉頭,在書院裡怎麼會有**,她沒聽說書院的博士是居士。知子莫若母,容華轉頭去看祺哥,祺哥不像是在撒謊。

    容華指指旁邊的菊花方凳讓祺哥坐了,「說清楚。」

    祺哥幼嫩的小臉上終於有了些笑容。

    容華剛剛鬆了口氣,看到祺哥的笑容立即哭笑不得。每一次她想要好好教訓祺哥卻都狠不下心來,本來好好的教育場面,一下子就會變得嬉皮笑臉起來。

    祺哥將懷裡的經書掏出來遞給容華。

    是很普通的**,但是打開之後……不是佛經,再仔細翻看……容華愣住了,這應該是前朝的**。大周朝開國以來禁了許多書,特別是先皇帝將有影射大周朝的書籍都查抄焚燒,私藏此類書的人也紛紛獲罪。

    博士怎麼會有這樣的書?又怎麼會被祺哥發現?

    容華想到祺哥在府裡上樹爬牆的種種立即就瞭然了。祺哥頑皮很容易發現別人不知曉的事。

    「父親、母親都說博士光明磊落,其實他是鬼鬼祟祟,我瞧著他每日在書房裡翻看這些,於是好奇也去拿著看了,結果不小心撞到了博士……」祺哥說著指指點點,「書目上的字我正好認識,叫做《施華集》。」

    藏這些書是要株連九族的,無論是誰被人發現都會驚慌失措,第一個想法就是要將這些書焚燬,這樣就算孩子說出去了也沒有證據。

    燒**卻不小心點著了屋子,這樣的解釋也合乎情理。

    只是……「不經人允許怎麼能隨便去翻別人的東西。」

    「博士說過,我可以去屋子裡拿書看。」他在課堂上無精打采,博士才將他放了出去。去屋子裡拿書看,這些不就是書嗎?

    又是一副——我沒有錯的神情。

    小小孩子怎麼這樣不受教,她不是要讓弘哥向別的孩子一樣整日裡捧著書本苦讀,也不是想要他說出不合他年齡的雄心壯志,她只是想要他少惹些禍事。

    可是昨天是府裡,今天是書院,到處因為他雞犬不寧。

    容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拿起《施華集》轉過身準備走開。

    「母親,我錯了。」看到母親失望的表情,小小的頭終於低下來。

    不能再這樣放縱他,今天這《施華集》若是被祺哥拿出來,後面的結果將是祺哥難以承受的。

    祺哥跪在地上,容華沒有回頭,「那就好好想想你都錯在哪裡,以後要怎麼做。」

    出了門,容華吩咐人將薛明睿找回來,涉及到反書非同小可,越早處理越好。

    晚上,容華等到薛明睿回來。

    「怎麼樣?」容華輕聲問。

    「我已經安撫了博士,書院裡其他書都少了,唯漏了祺哥拿的這一本。」

    這樣看來結果還不是太糟糕,容華繃緊的心弦終於鬆開些。

    看到容華臉色不好,薛明睿將容華抱起來放在貴妃榻上,然後握緊她冰涼的手。自從懷了孕容華的手腳就不暖和,現在整個家都落在她頭上,上要照顧母親,下要操心祺哥,「明日還是請御醫進府再開些藥好好調養。」

    懷祺哥時薛明睿就是這樣緊張的表情。容華不禁莞爾,「御醫已經開了調養的方子,過些時日也就好了。我只是擔心祺哥。」

    「祺哥的事有我。」薛明睿安慰容華,「現在已經不是先帝在位時了,人人談書色變。你還記不記得如今閣老陳良語,當年也是深受反書毒害,皇上已經有意重新劃分**範圍。這本《施華集》皇上想要看一看。」

    若是這樣還真的是壞事變成了好事。

    「你歇著,」薛明睿拿了菊花軟緞的薄被給容華蓋了,「我去看看祺哥。」

    容華點點頭,雖然知道這次祺哥肯定受罰,她還是忍住求情。薛明睿教訓孩子,她不應該插手。

    看著容華閉上眼睛養神,薛明睿才從內室出來進了書房。

    祺哥聽到外面的腳步聲,挺直了軟癱在地上的身子,這次惹了大禍,打是肯定難免的了。

    薛明睿攥著籐條進屋,看著地上的祺哥。

    「從博士房裡拿的那本書你可看了?」

    聽著威嚴的聲音,祺哥不敢扯謊,點了點頭,「回父親話,我……看了。」

    「你知不知道那本書是**?」

    這麼大的孩子應該不懂這些,但是對於這個孩子,他還是應該問清楚。

    祺哥又點頭,「博士在燒燬的那些書上做了註釋,寫了先皇帝將它們列為**的原因。」

    祺哥平日裡不用功,居然能看懂這些話,眼前這個小個子,還藏著多少他不知道的事。

    「你有沒有跟別人說?」

    祺哥搖頭,「沒有。」

    目光不見閃躲,祺哥說的是真話。

    問完了話,薛明睿拿起籐條,祺哥乖乖地將手伸了出去。

    屋子裡只有籐條落在手心上的聲音。

    打完了薛明睿收起籐條出了書房,門口的小丫鬟已經嚇得滿臉淚痕。

    ……

    祺哥一聲沒哭。

    這孩子算是個有骨氣的,薛明睿的眉宇總算舒展開來。

    可以搗蛋調皮,但是不能不明是非對錯,更不能沒有骨氣,這是他對祺哥最低的要求。

    ……

    從書院被燒,祺哥就留在家中。

    容華不小心傷了風寒躺在屋子裡養病,沒想到這一場病倒讓她找回從前閒暇的時光,靠在軟榻上曬曬太陽,看看手裡的書,好久沒有這樣愜意。祺哥也不知道是不是體諒她,這幾日也沒惹出什麼禍事來。

    不過……祺哥以後該怎麼辦?

    是請西席回來,還是再找一家書院?經過了燒書院的事,恐怕哪個書院都不願意要這樣的學生。

    容華正想著,薛明睿從外面回來。

    「今天怎麼樣?」

    屋子裡的丫鬟退了出去,屋子裡只有薛明睿和容華。

    容華笑著道:「好多了。」

    薛明睿微皺眉頭有些心不在焉,「皇上讓祺哥進宮伴讀。」

    聽得這話,容華不由地驚訝,「進宮伴讀?皇上還沒有皇子,祺哥伴讀……這……」而且武穆公生了個調皮的孩子,這是大家都知曉的,皇上要選伴讀也是彬彬有禮,讀書好的世家公子->,怎麼願意要這個混世魔王。

    「先皇還有幾個未成年的皇子在宮中。」

    容華思量了半天,「祺哥不合適。」

    他何嘗不知道,薛明睿拿起茶杯抿了口茶,「皇上想要看看祺哥。」

    皇命不可違。

    「妾身怕祺哥進宮惹出禍事來,」容華說著頓了頓,「不然明日我進宮去見皇后娘娘……」

    薛明睿搖搖頭,「這件事已經沒有轉圜的餘地。」現在就希望祺哥能知曉輕重,這樣也能收斂他的性子。

    容華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擔心,剛才她還發愁給祺哥找書院,轉眼祺哥就要進宮伴讀。

    本來是勳貴子弟夢寐以求的錦繡路,卻讓薛明睿和容華夜不能寐。

    倒是祺哥還無所察覺,正趴在窗前數天上的星辰。

    ——鬧學記終

    親們看完《庶難從命》就移步我的新書吧

    新書《復貴盈門》,書號2289924,喜歡教主的親們,新書對你們的胃口,親們不要錯過。

    結局之鬧學記〔下〕

    結局之鬧學記〔下〕,到網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