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高官子弟奮鬥記:浪子官場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卷 十一:大漠風雲成一統 1513非常手段 文 / 東小北

    1513非常手段

    張鵬飛上下打量著那位男子,心裡很好奇,此人在金沙擁有多麼強大的實力才會如此囂張?可以看得出來,他平靜的背後一定擁有超強的實力,如同王者一般……

    「上車吧,別讓我廢事,就一晚,明天把你送回來。」男子看到對方發愣,再一次發聲。

    趙金晶氣得咬著嘴唇,並沒有說話,她感覺張鵬飛握著她的手很用力。

    張鵬飛把趙金晶拉到身後,平靜地說道:「恐怕你還不配。」

    「哈哈……」男子彷彿聽到笑話一般,放聲大笑,上下打量著張鵬飛,問道:「外地人?」

    「嗯,這幾天剛到金沙。」

    「怪不得,不認識我吧?」

    「不認識。」張鵬飛點點頭。

    男子微微一笑,摸出一把軍刀把玩著,說道:「我叫圖歌,在金沙還沒有我辦不成的事,我看上的女人必須陪我。別想反對,你們沒有任何反對的理由。」

    圖歌雖然說得平淡,但是卻展現出了一股強大的氣勢。

    「你是金沙的這個?」張鵬飛豎起大拇指問道。

    「呵呵……」圖歌的目光變得有趣起來,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墨鏡男子,微笑道:「你這麼說也不算錯,反正在金沙,是人就要給我三分面子!」

    「那我勸你一句,這個女人你惹不起,別惹麻煩了。如果你聰明就離開吧。」張鵬飛也很平淡地說道。

    「是嗎?哈哈……」圖歌放聲大笑,然後看向車裡車外的小弟們,問道:「他說這個女人我睡不起,你們說呢?」

    「哈哈……」周邊人就像看著怪物一樣看著張鵬飛,都感覺他的話十分可笑。

    其中一位小青年罵道:「只有我們老闆不想睡的女人,還沒有他睡不起的女人!哈哈……」

    「哈哈……」

    「混蛋!」趙金晶又羞又氣,這輩子從來沒受到過如此侮辱。

    「我很認真……」張鵬飛盯著圖歌的眼睛。

    圖歌再次打量著張鵬飛,微笑道:「我也很認真,再說一遍……別讓我廢事,我不喜歡被別人說我總是當街搶女人,雖然那事我確實幹過……」

    「哈哈……」身邊又是一陣瘋狂的笑聲。

    彭翔和林輝緊緊握著拳頭,他們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沒有領導發話又不能輕舉妄動。

    「你很有意思,看得出來應該有點錢,但是在金沙這個地方靠實力說話,有錢沒有用。」圖歌搖搖頭,指著趙金晶說:「她是你的女人?你的眼光不錯,今天晚上就借我睡一晚,我保證不傷害你們,只睡一晚。」

    「她不是我的女人,但我卻必須保護她!」張鵬飛目光陰冷地望著圖歌,「我知道金沙這種地方靠實力說話,但有些人你真的惹不起。」

    趙金晶氣得身體發抖,這時候她深深在地感覺到了身為女人的軟弱。

    「公家的?」圖歌微微一笑,隨後狂妄道:「公家的我也不怕,這裡的事我能做主!」

    「還和他廢什麼話,我們走,其他書友正在看:!」趙金晶轉身就想走。

    張鵬飛不是不想走,而是四面八方已經被包圍了,雖然周圍的人有不少,但是看到這邊的情形後扭頭就跑,看樣子都知道圖歌的厲害。甚至有位騎摩托車的民警路過,他只掃了一眼就繞開了,可見圖歌在金沙的勢力有多大。

    張鵬飛在和圖歌說話的時候,一直在偷偷打量著對方,有彭翔和林輝在,他不擔心自己人受傷,但是要想好一條逃出去的路線。

    聽到趙金晶要走,張鵬飛拉住她沒有動,而是對圖歌說:「你確定要這麼做?」

    「我已經快沒有耐心了,別讓我發火。我今天心情本來不錯,已經和你們廢話半天了!」圖歌說完目光一凝,揮手道:「拉上來!」

    身邊的小弟得到命令,立即向趙金晶撲了過來……張鵬飛拉著趙金晶和王雲杉向後一退,大喊道:「動手!」

    彭翔和林輝立即保護在左右,就在此時,事件突然發生轉機。還沒等兩人動手,外圍已經有兩位小青年被干倒了。就聽兩聲慘叫,那兩人的身體飛出去撞在了奔馳車上,「砰」的一聲響。

    「嗯?」所有人都愣了,大家回頭去看,只見有兩條黑影衝了進來,圖歌的兩位手下又飛了出去。

    「等等!」圖歌坐在車裡大喊一聲,他意識到事態不對了,推開車門走了下來。

    張鵬飛回頭看著那兩位年輕人,從他們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兩人走到張鵬飛和趙金晶面前敬了個禮,叫了聲:「首長好,小姐好!」

    一聽他們的稱呼,張鵬飛立即明白過來,看來他們應該是趙金晶的警衛了。

    「你們怎麼來了?」趙金晶認出這是父親衛隊中的大內高手。

    「小姐,首長擔心您的安全,讓我們過來暗中保護您。」

    「什麼?」趙金晶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你們來多久了?快回去,我不用人保護!」

    「小姐,我們是今天剛到的,沒想到……」其中一人說著話,回頭看向了圖歌:「你找死是吧?」

    圖歌上下打量著面前的兩人,一出手就干倒了他的四位小弟,這身手一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但是他還真沒有害怕,而是看向張鵬飛說:「您……真是公家的,敢問在哪個部門?」

    「你還不配知道!」警衛在一旁說道。

    「她……你還要帶走嗎?」張鵬飛指了指趙金晶。

    「是我有眼無珠,」圖歌拱了拱手,「你說得對,你們……我惹不起,我看這事就算了吧,怎麼樣?今天是兄弟不對,我改天擺酒設宴道歉,如何?」

    「哈哈……」張鵬飛放聲大笑,看著圖歌有點無語,此人能在金沙混成這樣也確實不簡單,能屈能伸。

    「怎麼樣,交個朋友?」

    「你覺得我們能交朋友嗎?」張鵬飛表情嚴肅,「我說過你惹不起她……」

    「圖老闆,這……怎麼回事!」兩人正在聊著,從身後又擠進來一人。

    ……………………………………………………………………………………

    張鵬飛藉著燈光看了一眼,發現此人有些熟悉,隨後想到他就是那天把他們抓進市局的刑警隊王隊長。

    「喲,是王隊?」圖歌打起了招呼,:。

    王隊剛剛過來,遠遠就看到了圖歌的車,車牌上的五個八在在金沙地區十分顯眼。他知道圖歌的性子,猜到他可能又看上了什麼人,本想不管的,可是當他發現裡站在裡面的是張鵬飛和趙金晶時,心就懸了起來。先不說趙金晶的身份,單說張鵬飛那天在市局的強大表現,就足以對他產生震懾。

    如果今天晚上圖歌真的和張鵬飛發生衝突,並且把趙金晶帶走,那麼後果不可想像,一但上級震怒,那麼像這種治安、刑事案件最終不還是要落在自己頭上嗎?上次因為張鵬飛的事他已經被局長扇了兩個耳光,這次可就沒那麼簡單了。想到這些他才衝了進來,當然,如果他早到一會兒,知道趙金晶的警衛已經露面,或許他也就不會出現了。

    王隊沒理圖歌,而是走到張鵬飛和趙金晶面前,客氣地說道:「首長,趙總,這事交給我來處理吧,怎麼樣?」

    「憑什麼交給你?你們還不是一起的?他這麼囂張,不都是你們慣的?」趙金晶憤怒地喊道。

    「金晶,」張鵬飛拉住趙金晶,微笑著面向王隊長,說道:「你真的能處理好?」

    王隊長有點不敢看張鵬飛的眼睛,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小聲道:「發生這種事是我的失職,請您給我一次機會,也是……幫幫我……」

    張鵬飛看著他一臉痛苦的神色,就知道他已經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他拍了拍王隊長的肩膀,指著圖歌道:「他為什麼這麼牛?」

    「這……」王隊長不知道怎麼說。

    「好吧,我們還有事,這件事就交給你處理了,你可要好好處理,或許我會找你瞭解事件的後續進展……」張鵬飛說完又看向圖歌,冷笑道:「今天算你走運,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圖歌沒說話,只是拱了拱手,任憑他再怎麼牛,此時如果還看不清形勢那可就太蠢了。圖歌能夠在金沙采玉行當裡混上二十年而不倒,自然有其手腕。

    王隊長咬了咬牙,對張鵬飛說道:「交給我吧!」

    「我們走!」張鵬飛對眾人一揮手,拉著趙金晶就離開。

    「為什麼不把他抓起來?怎麼交給警方處理了?我也能處理!」趙金晶不滿地說道。

    「留著他有用,那個王隊長可以給我們辦事……」張鵬飛貼在她耳邊說道。

    趙金晶耳朵一癢,隨即想到了什麼,點點頭不再說話了。

    「王隊,他們……您認識?」看到張鵬飛幾人走遠了,圖歌才敢說話。

    「哼!」王隊長冷笑一聲,表情看起來有點可怕,他指著張鵬飛幾人的身影說:「他們連市委一號都惹不起!」

    「這麼厲害?」圖歌又被嚇了一跳。

    「圖老闆,他們都是特殊軍人,而那個女的你更不應該陌生,她可就是西北礦業集團的副總,金沙所有的國有礦企都歸她管,你……讓我怎麼說你好!」

    「她……她就是那個女的?」圖歌對這個女人並不陌生,早就聽說過。

    「那你以為呢!」

    「那個男的是軍人?」

    「人家可不是普通軍人,是中央軍委直屬的,具體幹什麼的還真不清楚,不過我只知道就連省委領導都要對他們客客氣氣的!」

    「難怪……」圖歌的背後也有點出汗了,回想著張鵬飛剛才的冷靜和對他的警告,他揮手就給了自己一巴掌,感激地對王隊長說:「王隊,今天這個情老哥記下了,你說怎麼辦?」

    「怎麼辦……我現在也不知道啊,明天再說吧,我現在有點亂……」

    「明天我們碰個面?」

    「嗯,其他書友正在看:。」王隊點點頭,轉身就走,他從來沒看到圖歌對自己如此客氣過。

    圖歌站在那裡望著張鵬飛幾人消失的方向,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他不是害怕張鵬飛的身份,而是擔心趙金晶。剛才分明聽到那兩人叫她小姐,似乎她的身份也沒那麼簡單。

    向前沒走多遠,趙金晶就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兩名年輕人說:「趙龍、張賓,你們來了為什麼不和我打招呼?」

    兩個小伙子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名叫趙龍的警衛說道:「報告小姐,首長不讓我們打擾您和張書記,只是讓我們在暗中保護……」

    「好了,我不用保護,你們趕緊回京!」

    「小姐,這是首長的命令,我們不能回去!」張賓說道。

    「你們不聽姐的話了?」

    「我們……」

    「好了……」張鵬飛在一旁開口了,「金晶,首長也是關心你,再說今天這種情況你也看到了,你在西北的日子還久呢,又不是整天和我在一起,是不是?」

    「可是……」

    「他們又不會打擾你的工作,放心吧。」張鵬飛看向兩位小伙子,微笑道:「今天多虧你們了!」

    趙龍說:「首長,有彭哥和林哥在本不用我們出手的,不過我們考慮您此次是微服私訪,所以就……」

    「我懂……」張鵬飛聽到這席話對面前年輕人的認識更深了,看向趙金晶說:「看到了吧,多聰明的小伙子,有他在肯定能幫上你的忙!」

    趙金晶點點頭,這小子是挺聰明的,剛才那席話自然是說給彭翔和林輝說的,免得他們誤會好像不被信任似的。

    「好了,我們回去吧。」張鵬飛說道。

    「張書記,那圖歌……」趙金晶還有些耿耿於懷。

    「放心吧,我會替你收拾他的,這種人是在作死,就是秋後的螞蚱,跳不了幾天了!」

    趙金晶點點頭,又問道:「您剛才說那個王隊長……」

    「我有預感,他會幫我們的大忙!」張鵬飛話音剛落,手機就響了,是鄭一波打來的。

    ……………………………………………………………………………………

    張鵬飛在自己的房間裡接見了鄭一波。鄭一波一見到張鵬飛,立即說道:「張書記,您都瘦了!」

    「瘦了好,瘦了精神啊!」張鵬飛笑道。

    「張書記,金沙不太平啊,您在這不安全!」鄭一波神色嚴峻,「要是沒其它事就趕緊回來吧!」

    「沒事,」張鵬飛擺擺手,內心有些感動。鄭一波對他的關心可不是假裝的,兩人在一起有十幾年了,更像是朋友關係。

    趙金晶坐在一邊也很感動,真沒想到張鵬飛在下屬面前有這麼高的威望,相比之下她也只能妄自菲薄了。

    鄭一波又看向趙金晶,笑道:「趙總,白天的時候我不方便,所以你別見怪,其他書友正在看:。」

    趙金晶擺擺手,客氣道:「我還要感謝鄭書記在會議上仗義執言替我說話呢!」

    「我也很無奈啊,」鄭一波歎息道:「有些事我不方便直說,這件事的調查確實存在問題。」

    張鵬飛點點頭,說道:「既然我們大家都覺得他有問題,要想調查也不難,關鍵是要有一個系統的計劃,得知結果後如何處理,如何穩住局面,這些都要考慮在內。金沙的風氣可是不太好啊,這裡的人什麼都敢幹!」

    趙金晶臉色一紅,自然想到了不久前被圖歌騷擾的事情。

    鄭一波對張鵬飛的話表示認同,說道:「沒錯,金沙這個地方的人都很野,非常不好管理,幹部之間打架都是常事。如果不計劃好,很可能傷害到你們。」

    「那怎麼辦?」趙金晶問道。

    「我們先把事情查清楚,但是不能聲張,根據事情的大小再來定對策。」張鵬飛說道。

    「那不是要等很久?」

    「你那麼著急幹什麼?」張鵬飛苦笑道。

    「我……」趙金晶不敢再說話。

    張鵬飛說:「金晶,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嗎?我們不是只針對金沙這一個地方,而是要對整個大環境進行改革,明白嗎?」

    「嗯。」趙金晶無奈地點頭。

    「金沙問題的出現是個引子,我們完全可以利用金沙的問題把事情擴大,讓上級領導也重視到資源開發的矛盾,只有這樣我們的計劃也就成功了一半!」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趙金晶不得不信服張鵬飛的話。她知道父親說得對,張鵬飛是一位政治智商很高的領導人。

    「張書記,需要我做什麼嗎?」鄭一波問道。

    張鵬飛琢磨了片刻,微笑道:「也不需要你做什麼,但是想請你演出戲。」

    「演戲?」鄭一波張大了嘴巴。

    趙金晶也愣住了,問道:「您什麼意思啊?」

    張鵬飛說:「我們要想調查事情真相就要從金沙市局內部想辦法,但是又不能公開身份,只能想點歪點子了。」說到這裡,他指了指彭翔和林輝:「這兩個小子的身份很特別,或許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作用。面對這種情況,我們需要非常手段!」

    鄭一波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然後問道:「需要我做什麼?」

    張鵬飛並沒有馬上回答鄭一波,而是看向趙金晶說:「你覺得那個王隊長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人品。」

    「人品……」趙金晶想了想,然後冷笑道:「能怎麼樣,還不是一丘之貉!」

    「不,他是一個對工作十分認真的刑警,並不官僚,你想想看……」

    趙金晶琢磨了一會兒,隨後笑道:「您是指他把您帶走的事吧?一名刑警隊長敢把省委書記關起來,確實夠膽兒!」

    張鵬飛沒理她的挖苦,認真道:「是啊,從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得出來,他還是有一些職業操守的,:。只是他的地位太低,起不了什麼作用,一切都要聽上級的。這種幹部在級層有很多,可惜全被壞領導給毀了,然後,慢慢的他們自己也變成了壞領導……」說起這些,張鵬飛很是無奈。

    趙金晶表情一變,她沒想到張鵬飛也有如此深情的時刻。

    「金晶,我想他肯定瞭解內情!」

    趙金晶恍然大悟,說道:「我明白了,您是想利用他?」

    「別說得那麼難聽!」張鵬飛擺擺手:「我是希想給他一個機會!」

    趙金晶撇撇嘴,說道:「問題是他能聽您的嗎?雖然他知道您是首長,可又不是一個系統內的,更不知道您是省委書記,相比而言,他還是更聽金沙市領導吧?」

    「所以我說他倆的身份很管用,能唬人……」張鵬飛指了指彭翔和林輝。

    「我明白了!」鄭一波拍了拍彭翔的肩膀:「中警衛的軍官,確實夠嚇人的!」

    「我也明白了!」趙金晶立即有了主意:「我……我不是也有警衛嘛,那個……」

    「他們兩個就夠了,你的私人武裝還是自己留著用吧!」張鵬飛打趣道。

    趙金晶一臉害羞,雖然身邊跟著人感覺怪怪的,但是她不得不承認,有這兩位大內高手陪著,心裡確實有底了。

    彭翔問道:「領導,今天晚上我就和林子走一趟?」

    「能不能查到他住哪?」張鵬飛看向鄭一波,「我是說在不讓金沙領導知道的前提下。」

    「那人姓王是吧?」鄭一波問道。

    「對,姓王,是刑警隊長。」張鵬飛回答。

    「那好辦!」鄭一波說著就掏出了電話,「老方,你給我查一個人……」

    十分鐘之後,鄭一波的手機接到了一條短信,上面是王隊長的家庭住址。鄭一波把短信交給彭翔,彭翔轉發到自己手機裡,然後摩拳擦掌地問道:「什麼時候動手?」

    「晚一點,最好在深夜等他入睡了,那個時候是人的心理防線最薄弱的環節。你們要採取……」

    「領導,我們明白……」林輝一臉興奮,嘿嘿壞笑道。

    趙金晶一看這兩人的表情不禁樂了,說:「你們這是幹什麼,好像要去幹壞事似的!」

    彭翔不好意思地說:「我們都憋壞了,就想活動活動……」

    張鵬飛也笑了,說道:「別把事搞大,注意好分寸,達到目的就行,今天晚上發生的事也可以利用上。」

    兩人點點頭,林輝笑道:「領導,保證完成任務!」

    鄭一波問道:「張書記,那我幹什麼,您剛才說讓我演戲?」

    「嗯,今天晚上需要你露面,西北政法委書記,你的出現更能讓人信服。對待這種人要軟硬兼施,如果說這兩小子來硬的,你就來軟的!」

    「行,那我就配合一下!」鄭一波大笑道。

    張鵬飛看了眼時間,說道:「不早了,大家先抓緊時間休息一下,晚上還有事幹呢!」

    大家都起身離開,趙金晶離開時在張鵬飛的耳邊說了一句什麼。張鵬飛一陣愕然,隨後苦笑道:「盯著也好……」一更。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