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長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一卷 第814章 文 / 蒼狼

    「張濤,你這話說的很正確,周丹他即便是知道了這個事情,也拿我沒有什麼辦法。不過這市財政局的胡良木還是要拿下去的。既然周丹他現在想要提拔胡良木,那我就到了讓你們市紀委介入調查一下這個胡良木。到時候一旦胡良木有什麼問題,那他就連去市政協的機會也都沒有了。」劉志遠市長說完了這話,眼睛裡面立刻就透露出了一絲嚴厲來。

    「市長,我支持您這個決定,那我現在就回去安排人手,全力調查這個胡良木。」市紀委副書記張濤這話一說完,臉上的表情就變的很是認真了。

    「嗯,好的,那你就盡快安排人,爭取這一兩天就能有收穫,這周丹現在還在周縣那邊做調研呢,明天上午估計才能回來,要是明天上午咱們能掌握胡良木的一些貪污**的證據,那周丹那邊就得求著我們了。」劉志遠市長這個時候立刻就顯得有些高興了。

    「好的,市長,我去辦事情了。」市紀委副書記張濤說完了這話,趕緊就快速的離開了。

    張濤這一出去,劉志遠的內心頓時就平靜了一些,他順手拿起了一份文件,認真的批閱了起來武動蒼冥。

    劉志遠這批閱完了文件,立刻就去了一趟副手胡俊毅的辦公室,這個時候,胡俊毅正在辦公室裡面悠閒地看著一些**網站上面的美女圖片呢。

    劉志遠覺得胡俊毅這個表情很搞笑,於是他想到了一個壞主意。立刻就「嗯哼」清了清嗓子,突然,正在看美女的胡俊毅一下子就嚇得,一打顫,這一打顫,鼠標立刻就掉在了地上,「啪」的一聲,胡俊毅趕緊就回過了神,他看了看身後「嗯哼」的那個人。這一看不要緊,發現是劉志遠市長,他那剛才被嚇得砰砰亂跳的心一下子就平靜了下來。

    「劉市長,您什麼時候來的,娘的嚇死我了,哎呦,哎呦」胡俊毅趕緊喘著氣,臉上立刻就冒出了一陣子冷汗。他還以為是誰來了呢,這在後面看自己在搞什麼啊。這一看是劉志遠市長,他肯定就鬆了一口氣。

    「俊毅,你這個上班的時候搞這個,就不怕下屬看見嗎,呵呵」劉志遠趕緊就坐在了胡俊毅的對面,微笑著,兩隻眼睛盯向了胡俊毅。

    「呵呵,劉市長,你過來,過來,看看這個怎麼樣,」胡俊毅立刻就對著劉志遠打招呼。劉志遠趕緊就起身走了過去,他看到胡俊毅點的那些圖片。一個個都是別人拍出來的廣告。「那不是真人,你別往哪裡瞎看啊,」劉志遠趕緊就對著胡俊毅說道。

    「哎,要是能找上這樣一個美女,那該有多好啊,呵呵,娘的,這種女人的質量真的是好啊。」胡俊毅由自主地說道,看來這男人都有好色之心,這一見漂亮的美女圖片,一下子就動了心。

    「那些女人,要花代價的,比如明星,你也可以去找的,但是那價格很昂貴的,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消費得起來的,」劉志遠趕緊就對著胡俊毅說道,他顯得有些理性。

    「哦,對了,你來找有重要事情啊?胡良木那邊好像還有一些動靜,那小子似乎不肯主動去市政協呢。」胡俊毅立刻就問著劉志遠市長,他顯得對市財政局胡良母的事情比較放在心上。

    「沒關係,他胡良木有多大的能耐,不就是一個小小的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嗎?我已經讓讓市紀委那邊插手這個事情了,你不用擔心。」劉志遠說完了話,趕緊就微微笑了笑。

    「那就好,呵呵,市長您一出馬,市委那邊那些人肯定完蛋。」胡俊毅立刻就恭維起了劉志遠市長來。

    「哎,這不是說我一出馬就能擺平胡良木以及周丹那幫人,這種事情也要看機遇啊,呵呵。」劉志遠趕緊就對著胡俊毅說道。

    「劉市長,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我得問問你。你是過來人,應該能給我經清楚。」胡俊毅看著劉志遠市長,突然就有些認真的問道。

    「什麼事情啊?你老婆出軌了?呵呵」劉志遠立刻就笑著說道,他這句話還真是猜到了半句。不過不是胡俊毅的老婆出了軌,而是胡俊毅的情人出了軌。這情人出軌有時候讓人想不明白,但是仔細一想也就那麼回事。

    胡俊毅被劉志遠市長這麼一說,心裡面一下子就有點哆嗦了,劉志遠市長還真是猜對了那麼幾分,但自己想問的不是老婆,而是情人。常務副市長胡俊毅稍微緊張了一下,趕緊又恢復了正常。「我問的這個事情和你剛才說的有點像,但不是我老婆,而是我的一個朋友,一個很要好的朋友。」胡俊毅副市長認真的說道,他顯得十分虔誠。

    「女朋友?」劉志遠看了副手胡俊毅一眼,立刻就睜大了眼睛重生之毒妃。

    「是女性朋友,不是女朋友,市長,我都結過婚的人了,孩子都多大了,還女朋友,女個毛啊,呵呵」胡俊毅聽劉志遠市長這麼一說,一下子就有點激動。

    「你是不是喜歡上了你那位女性朋友?」劉志遠市長兩隻眼睛一下子就盯上了胡俊毅的臉,胡俊毅被他這麼一問,心裡面還真是有點緊張。「沒有啦,隨便聊聊天啦。」胡俊毅副市長趕緊就笑了笑,他的尷尬表情有點上來了。

    「這樣啊,呵呵,你說吧,我幫你分析分析。」劉志遠市長立刻就微微一笑,他也知道這是人家胡俊毅自己的事情,自己不能問的太具體。但是大概的意思劉志遠心裡面已經明白了。這胡俊毅肯定是對這個女人上了心,要不然他也不會問自己。

    「假如,我說假如,假如你熟悉的一個朋友,有一天晚上出現在了某個大老闆的別墅區,就咱們市裡面的豪華別墅區,當然這個女性朋友,她有自己的家。你覺得她會不會是出軌?」胡俊毅一邊問著劉志遠市長,一邊看著他的反應。劉志遠認真聽完了胡俊毅的話,這一下子就笑了起來。

    「你這個傢伙,專門跑出去跟蹤別人了,呵呵」劉志遠市長笑的合不攏嘴,他兩隻眼睛已經瞇成了一條線。

    「我沒有跟蹤,只是路過,恰好碰見的。」胡俊毅趕緊就對著劉志遠說道。

    「突然遇見,這個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吧,人家說不定有朋友在那邊,閨蜜。你不要想的那麼複雜了。現在的人,婚外戀,情人,二奶,很正常了,你看看你那麼在乎。你現在知道了你朋友的事情,是不是大失所望啊,呵呵」劉志遠市長一邊看著副手胡俊毅,一邊趕緊就微微笑了笑。

    「我以前讀大學的時候,我同學的女朋友被別人已經包養了。我和我同學知道這個事情後,我們一起攔了那個富豪的車子,把那個富豪打了一頓。你沒有想到吧,那時候我還會打人?脾氣還很暴躁?呵呵,很多事情你是看不到的,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現象。」劉志遠市長立刻就微微晃了下腦袋瓜子

    「這樣啊,呵呵,劉市長,我還真是想不到,你那時候會打人。現在脾氣應該好很多了吧,不會再有那麼衝動的想法了吧。」胡俊毅拿起了桌子上的香煙,點上,抽了一口,慢慢的看著劉志遠市長。

    「現在都三十五六的人了,你覺得我還有那個力氣嗎。說實話,我那個同學對他那時候那女朋友那段感情還是滿在乎的。她娘的,竟然是個被富豪包養了的女孩子,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議。那時候大家都是大學生,對那種包養與被包養的概念理解的不是很透徹,對那種現象很討厭呢。」劉志遠有點認真的說道。

    「是的,是的,呵呵,學生時代,人都是很純潔的。」胡俊毅立刻就漫不經心地說道。

    「俊毅,我現在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你那個朋友肯定是和別墅區的男人好上了,這個應該不會錯。咱們市裡面別墅那都是富翁住的地方,應該都不是普通人啊。」劉志遠兩隻眼睛瞪得賊圓。這一下子就把胡俊毅副市長說的愣住了。

    「你說說,到底是你什麼朋友嘛,介紹我認識認識,我也去跟她搞搞關係去,嘿嘿」劉志遠市長那一副色迷迷的樣子立刻就呈現了出來。

    「得了吧你,你還是多去幾趟紅燈區吧,呵呵」胡俊毅趕緊就和劉志遠市長開起了玩笑。很快,就到了下午下班的時間。於是劉志遠市長趕緊就站了起來:「俊毅,改天再和

    你瞎聊了,呵呵,快下班了,我還得回辦公室,先走了啊九龍至尊。」劉志遠說完話,趕緊就起身就要走出去。

    此時,市委周丹書記接到了一個電話,一個叫趙欣欣的女人打給他的。這個趙欣欣不是別人,正是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的老婆。趙欣欣在市婦聯下面的一個事業單位上班,最近和市委周丹書記關係搞得比較熱乎,兩個人有那麼一腿。

    這趙欣欣今天拖了自己的老同學,市委組織部部長肖梅,但是肖梅給她帶過去的話是要他丈夫胡良木主動調職去市政協,這趙欣欣肯定不願意。於是趙欣欣直接就約了市委周丹書記。

    趙欣欣三十五六歲的樣子,長得也是很漂亮的,和肖梅比起來,姿色是不分上下的。

    市委周丹書記和趙欣欣見了面之後,直接就在不遠處的酒店裡面開了一個房間,一進包間,周丹書記就被趙欣欣今天的打扮給迷住了。

    「你來了?」趙欣欣看到了周丹書記,眼睛裡面流露出了一絲的希望。周丹書記掩飾地把雙眼轉向一邊,說:「今天你打扮有點特別。」

    「是嗎。」趙欣欣轉過身,周丹書記看到她的背部上方空出來u形的一塊,腰瘦瘦的,很有骨感的樣子。

    「不好嗎?」趙欣欣立刻就揚了一下眉角。周丹書記連忙說:「好。」然後愣在那裡再也不說話了。

    趙欣欣這個時候眼瞼上閃閃的,亮晶晶,閃得周丹心神不定。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趙欣欣低了頭說:「我丈夫今天晚上又不在家,連個講話的人也沒有,我就約你出來」。

    「這個,你丈夫那事情我已經跟市府劉志遠市長說了,沒多大的事情。」周丹立刻就淡淡的說道,他覺得趙欣欣的話裡面有著另外的一層意思,他的心裡面有點激動了。這還用說,肯定是想把他周丹約到床上去,畢竟兩個人早就有那麼一腿了。

    不過話說回來,趙欣欣的確是一個具有誘惑性的女人,她能激起周丹探索的**。周丹書記慢慢的盯著趙欣欣那充滿活力的臉蛋,是那麼的白皙、性感,一臉的富態美。

    周丹仔細欣賞著趙欣欣臉上皮膚光潔細膩,線條柔和,嘴角微微上翹,顯出調皮的意味,濃密的頭髮在燈光下烏黑發亮,體態曲線分明,凸凹有致。特別是腰部小小巧巧地收了進去,動一動都有一種韻味。

    趙欣欣這個時候也注意到了周丹書記在看著自己,不由得心頭一熱,改變了自己嚴肅的那一面,她把頭一偏說:「怎麼了?」扭了頭檢查自己身上有什麼地方不對頭。她張雙臂扭頭的姿態很自然成了一種舞蹈的造型,周丹全身一麻,有一種被電擊的感覺,很長時間都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這個時刻,周丹的心情都像在空中浮著。一個沉寂很久了的周丹,對外面的風景似乎已經麻木,反正那風景與自己無關。現在突然推開了一扇窗子,看到往日的風景近在咫尺,才發現自己對往日那風景的渴望原來那麼強烈。趙欣欣現在的身影激活了周丹心中的某種情緒,某種需要,連周丹自己都沒意識到過的需要。

    突然,空氣就像是凝縮了,周丹一時間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突然,趙欣欣已經轉過了身子,一躍而起,一頭紮向周丹的懷中,一下子就吻住了周丹那厚實的嘴唇,周丹一下子就驚呆了,他沒有想到趙欣欣會如此的主動,如此的瘋狂。

    周丹書記一時間**也被刺激起來了,他轉身也就把這個趙欣欣撲上了床,一雙大手在趙欣欣柔軟、豐滿的身子上亂摸,帶著淡淡煙酒氣的嘴唇在趙欣欣臉上亂親我陪女神玩網游。一邊尋找著趙欣欣的嘴唇,趙欣欣也放縱的喘息著,兩手環抱著周丹的腰,仰起頭被周丹親個正著,柔軟的嘴唇濕漉漉的微微張開,不斷的吮吸著周丹伸過來的舌頭,嬌小的身子吊在周丹身上,腳尖也用力的翹了起來。

    周丹的手從兩人中間伸上來,捏了趙欣欣豐滿的**兩下,就滑了下去,下流的隔著裙子就按在了趙欣欣兩腿之間鼓鼓的**,尋找著柔軟的唇,趙欣欣扭動著柔軟的身子,嘴裡哼哼唧唧的哼著,卻沒有去拿開周丹的手,反而微微劈開兩條腿,讓周丹的手能摸到自己的下邊。

    兩人糾纏了一會兒,趙欣欣已經明顯的感覺到自己下身濕乎乎的了,周丹放開趙欣欣,在不很明亮的燈光下打量著趙欣欣漂亮的臉蛋,曲線玲瓏的身材,趙欣欣迎著周丹色迷迷的目光挺著自己本就高聳的**。

    趙欣欣很快轉身去脫身上的裙子,周丹從後面抱住她,一邊親吻著她吊帶裙的肩帶,一邊手已經從裙子開衩的地方伸了進去,摸過穿著黑色絲襪的大腿,就伸到了趙欣欣圓滾滾的兩條大腿之間。

    隔著柔滑的絲襪和薄薄的**,周丹準確的找到了趙欣欣濕乎乎、熱乎乎的地方,手指在那裡輕柔的按著。趙欣欣兩腿輕輕的向兩邊劈開著,渾身軟軟的靠在周丹的身上。

    周丹的另一隻手從裙子上面伸進去,直接伸到胸罩裡邊揉捏著趙欣欣豐滿的**,趙欣欣能感覺到周丹褲子裡的東西硬硬的頂在自己的屁股上,熱乎乎的感覺。趙欣欣手向自己身後伸過去,隔著褲子撫摸著周丹。

    周丹已經解開了趙欣欣前開的水藍色胸罩,趙欣欣把胸罩從前胸拉下來扔到了旁邊的床上,趙欣欣一對挺挺的**就在柔軟滑嫩的布料下**裸顫動了。周丹把趙欣欣的裙子撩了起來,一邊撫摸著趙欣欣圓滾滾的向上翹起的小屁股,一邊讓渾身軟軟的趙欣欣趴到了床上。

    雪白的床單上,趙欣欣烏黑的長髮披散著,裸露在外的雪白的肩膀和蓮藕一般的玉臂向兩邊伸展著,纖細的腰肢上堆捲著黑色的裙裾,兩條修長的大腿微微向兩邊叉開著,圓圓的屁股翹起一個誘人的弧線,黑色極薄的真絲褲襪在屁股的地方顏色變得深了起來,但仍然看得清裡面一條很小的水藍色絲質**,小腿上纏繞著黑色的皮涼鞋帶,黑色的尖頭高跟涼鞋踏在白色的床單上更顯得迷人性感。

    周丹兩下**了衣服,翹挺著自己的傢伙走到趙欣欣身邊,直接就粗魯的進入了。

    隨著周丹的進入,趙欣欣毫不掩飾的放縱的叫了出來:「啊嗯……嗯……唉……呀……」

    周丹慢慢的來回**了幾回,「寶貝兒,逼咋這ど緊呢?」一邊說著一邊加快了速度。

    沒幾下,兩人交合的地方就傳出了聲音,白嫩的屁股被撞得啪啪聲響,趙欣欣嬌柔的叫聲也幾乎變成了胡言亂語的高喊,「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干死我了…啊…啊……暈啊……」

    聽著趙欣欣的叫聲,感受著趙欣欣緊軟濕滑的下身,周丹差點沒射出來,趕緊一下從趙欣欣的下身裡拔出來,深吸了兩口氣,才忍住了陣陣衝動,趙欣欣趴在那不斷的喘著粗氣,白嫩的屁股還不時顫動著。

    很快,周丹把趙欣欣翻過來,讓趙欣欣兩腿並著架在他肩膀上,從前面插了進去,仰躺著的趙欣欣**從吊帶裙的上方露了出來,粉紅的小**硬硬的峭立著,隨著周丹的來回抽動彷彿波浪一樣的晃動著。

    周丹一邊來回**,一邊欣賞著趙欣欣穿著一對高跟涼鞋的小腳,尖尖的鞋尖,細細的鞋跟,曲線玲瓏的小腿巨蟲屍巫。

    「啊…啊…啊…我…受不了」趙欣欣的兩腿不斷的發硬、繃緊,下身也是不斷的痙攣抽搐,周丹的已經馬上就要火山爆發了,周丹憋著一口氣就要來一段最猛烈的衝刺。

    「啊…我…我啊…死了…暈了…啊…」一陣猛烈的衝刺,趙欣欣幾乎都暈了過去,渾身不斷的顫慄,周丹用力的干了兩下,趙欣欣渾身一頓哆嗦,這時周丹已經完事了,趙欣欣放下電話,感覺腦袋暈暈的,兩腿放下時還是麻酥酥的。

    「你打算怎麼今後怎麼安排我們家良木啊啊?」趙欣欣看了看周丹,她突然就關心到這個問題了。

    「我給劉志遠那邊打過電話了,準備把你丈夫調去市審計局出任局長,給他提拔一下。」周丹立刻就對著趙欣欣說道,他顯得有些溫和了。

    「那劉志遠會答應你嗎?」趙欣欣有點驚訝的看著市委書記周丹,她覺得市長劉志遠似乎不會答應這個事情。

    「這有什麼答應不答應的,我讓他劉志遠安排人,他就得安排。我是市委一把手呢,市府也歸我管。」周丹立刻就理直氣壯的說道。趙欣欣一時間倒是被周丹的這個表情搞得很是信服。

    「嗯,書記,我相信你的話,嘿嘿」這趙欣欣說著這話,又和市委周丹書記摟抱在了一起。

    這邊劉志遠市長剛剛下班走出辦公室,就接到了省裡面的電話,這電話不是別人打來的,正是岳父雲廣利親自打來的電話,雲廣利省長說是又重要的事情商量,要劉志遠盡快上省裡面來,劉志遠這聽了岳父的話,趕緊就坐上了自己的配車,上省裡面去了。

    此時,副市長王志勇正在和胡良木兩個人在酒店裡面一邊吃著飯菜,一邊喝著美酒呢。王志勇和胡良木每個人懷裡面摟著一個美女,香艷無比。

    「王市長,您剛才那一招真的很好,把劉志遠挪用市財政填充市社保基金的事情給省委徐顯明書記一反應,這兩天就有他劉志遠忙的,呵呵」胡良木一邊說著這話,一邊就把手伸向了懷裡面美女的胸部。

    「討厭,別摸了,有人呢。」這躺在胡良木懷裡面的美女立刻就撒嬌了一下。

    「什麼有人啊,我和王副市長可是你們酒店裡面的常客,摸你幾下算是給你面子,這待會結賬的時候,給你們每個人多發一兩千塊錢,我是財政局的領導,你怕我沒有小費給你們嗎?」胡良木這話一說出來,整個人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一絲的霸氣。

    這個小姐被胡良木這話說的,立刻就不做聲了,她溫順的躺在胡良木副局長的懷裡面,任憑胡良木在自己胸部肆意的撫摸著。

    「良木,還是注意一點形象,媽的,咱們只是叫人家來陪酒的,又不是叫人家給你陪睡的,你這個傢伙,到哪裡都色迷迷的,難怪人家女孩子見了你都怕。」王志勇副市長這話一說完,立刻就微微鬆了口氣。

    「王市長,你說省委徐顯明書記會不會因為劉志遠挪用市財政的事情,直接拿下劉志遠這個市長的位置啊?」胡良木這一時間又提到了劉志遠市長的事情上面來了。

    「這個嘛,應該是不大可能的,有劉志遠他岳父在旁邊護著呢,你以為要拿下劉志遠有那麼容易啊。要是以前的省委王天翔書記在的話,那還會又可能的,現在換了一個徐顯明,那事情還真是不好搞呢。」市委副書記王志勇說完了這話,立刻就拿起了手邊的酒杯,悶了一口。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