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星辰變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十八集 天尊山 第四十五章 鴻蒙金榜(大金結局) 文 / 我吃西紅柿

    三色光芒籠罩著車侯轅,這一刻,天尊山中眾神王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車侯轅身上,大家的心情都很複雜,有嫉妒,有羨慕,也有深深的不甘。

    廝殺那麼久,隕落了十餘位神王,更有不少神王成為紫玄府的僕人。可最終新任天尊,卻是這位車侯轅。

    「嗡……」

    原本籠罩在車侯轅的三色光芒,忽然朝四面八方射了開去,頓時整個天尊山範圍內完全被三色光芒所覆蓋。那龐大的天尊靈寶氣息,也令三十餘位神王心中驚顫。

    「車侯轅,成為天尊了。」站在秦羽身旁的姜瀾輕聲說道。

    姜瀾經歷過上一次天尊山降臨,自然很清楚發生如今這一幕,說明在那短短一會兒,車侯轅已經完全領悟了時間法則。外人感覺只是一會兒,可是車侯轅所處的空間卻時間加速億萬倍,早就過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眼眸睜開,車侯轅臉上也有著一絲淡淡笑容。

    「嗡……」

    天尊山外表的那一層赤紅色隔膜憑空消失了,而後那靈寶母鼎以及處於天尊山山巔之上的『懸浮的石碑』,這兩樣物品竟然直接騰空而起,直接朝上空飛去。

    「嗯?」

    秦羽不由展開新宇宙空間之力追蹤著這兩件物品,看『靈寶母鼎』和『懸浮的石板』會飛到何處。不單單秦羽這麼做,不少神王都使用神識去追蹤觀察。

    可是短短一會兒,秦羽的新宇宙空間之力便感受到了神界的至高處。空間之力到了那,秦羽無法再前進。可是這『靈寶母鼎』和『懸浮的石板』竟然無視神界至高處地隔膜。繼續前進……

    「這兩件物品飛哪去了?神界上方又是什麼?」秦羽心頭不由一陣疑惑。

    而這個時候,不少神王卻是對那車侯轅行禮了。

    「拜見車侯天尊!」

    一陣陣恭敬的聲音響起,即使當年成為匠神的車侯轅只是一個上部天神。可是如今,車侯轅已經是天尊。身為天尊。便是這些神王遙不可及的。

    「天尊?新任天尊?」姜梵看著那車侯轅,心中有著濃濃地不甘、嫉妒。

    他得到了浮世印三部分中的兩個部分,為何最後成為天尊的是車侯轅?

    「車侯轅,速速隨我去拜見師尊。」那道冷漠的聲音直接在車侯轅腦海中響起,至於其他神王倒是沒有聽見。

    車侯轅成為天尊後,腦中也知道了許多,知道第一天尊尊,第二天尊雷罰天尊,第三天尊逍遙天尊之上,還有一位更厲害的人物。眾天尊的師尊——習林蒙師尊。

    「是,大師兄。」車侯轅也神識傳音回道。

    車侯轅目光掃了一眼周圍眾神王,而後看向秦羽等人。微笑說道:「秦羽,易風,姜瀾,告辭了,以後再見。」

    隨即車侯轅便憑空消失了。

    「轟!」

    忽然一聲震撼靈魂的轟響。只見那天尊山很是突兀地直接憑空消失,而整個神界又再次恢復了正常,空氣開始了流動。浪潮繼續澎湃,整個神界無數的神人、天神們再次恢復了正常,他們都繼續著事情。談話的繼續談話,修煉的繼續修煉。彷彿剛才少去地一段時間根本沒發生似的。

    天尊山憑空消失,導致眾多神王們凌空而立。

    「哈哈,拚殺數十年,死亡這麼多神王,卻是為他人做嫁衣,最後終究是一場空。」姜梵怒極而大笑。隨後便直接一個瞬移回到了北極飄雪城。

    修羅神王、血海神王皆是心情複雜,最後都一個個回去了。

    「瀾叔、易風叔、立兒,我們也回去吧。」秦羽看著一位位神王離開,便對姜瀾等一批人說道,不單單秦羽等人,包括那十餘位神王僕人也一個個回去了。

    瞬移回到紫玄府的時候,秦羽當即便有了決定。

    「距離新宇宙大成,估計也只剩下七八個月地時間,嗯,馬上開始閉關。」秦羽非常清楚,新宇宙大成的最後一段時間,新宇宙會發生不少變化,自己時刻去專心感受領悟,對自己也是有好處的。

    紫玄府中。

    秦羽跟親人、兄弟們交代囑托了一下,便直接進入了新宇宙,開始了新宇宙大成前最後一次閉關修煉感悟。

    ******

    在神界上空,秦羽,以及其他神王都以為這裡是神界的至高處。實則在這所謂的『至高處』上方,依舊有一塊空間。這裡有著無盡地祥雲,在祥雲盡頭便是一座美倫美幻的宮殿。

    「大師兄,你著什麼急?雖然新任天尊誕生,師尊要召集我們幾個,可是我出手殺那秦羽,不過只需要極為短暫的時間,我殺了秦羽,再去白雲殿見師尊,還是來得及地。大師兄,你為何阻止我?」雷罰天尊對著尊怒聲說道。

    此刻,尊、雷罰天尊二人一前一後飛行著。

    至於新任天尊車侯轅和逍遙天尊估計已經到達整個宇宙的權利中心『白雲殿』了。而尊之所以慢上一拍,就是因為去攔截雷罰天尊。

    「二師弟,是師尊的事情重要,還是你的事情重要?」尊聲音一冷。

    雷罰天尊頓時心中一陣驚悸,剛才是因為將要出手被尊阻攔,他才一肚子怒氣,現在他才想起這尊的實力,和在師尊面前的影響力。

    強忍心底怒氣,雷罰天尊恭敬謙遜道:「謝大師兄指點,的確是師尊的事情重要,如果不是大師兄指點,我差點因為仇怨蒙蔽了心智。」

    「知道就好,等見完師尊,你幹什麼也跟我無關。」尊臉上有著一抹冷意。

    「是,大師兄。」雷罰天尊強忍心頭的怒氣,「秦羽,就容你再活上一會兒。」

    雷罰天尊早就想要殺秦羽了,可是因為師尊制訂地規則,懾於大師兄的威脅,他不得不忍著。可如今車侯轅成為新任天尊了,他雷罰天尊終於可以報仇殺死秦羽了,可當他出手,卻被阻攔。他如何不怨恨憤怒?

    「白雲殿到了。」尊淡然說道。

    遠處,便是處於無數祥雲深處的白雲殿,掌管神界、無數仙魔妖界層次空間、無數凡人界空間的核心所在!

    雷罰天尊立即氣息收斂,踏上白雲殿台階的時候,整個人都謙遜了不少。尊、雷罰天尊一前一後步入了白雲殿當中。整個白雲殿非常的奇異,白雲殿內部的時間流速是不斷變化的,有時候時間加速數倍,有時候時間加速百萬倍,有時候卻可能時間加速億萬倍。

    總之,整個白雲殿中的時間流速不斷的波動著。

    白雲殿內部的一間大廳當中。

    只見逍遙天尊、車侯天尊二人正恭敬地站在一旁,在大廳中央正負手站立著一位身材壯碩的長袍青年模樣的人。

    雷罰天尊立即恭敬地道:「拜見師尊。」

    「拜見師尊。」尊也恭敬道。

    這個時候長袍青年也轉過身來,他有著一頭棕黑色長髮,深邃的雙眸,令人感到親切的笑容。只是間或者,長袍青年身上卻有著一股讓人感到心悸的恐怖力量。

    此人,正是那位讓秦羽稱呼他『二哥』的林蒙!

    見到師尊,雷罰天尊對秦羽的仇恨立即埋藏到心底最深處,在師尊面前他可不敢有絲毫不敬,因為他知道,師尊可以讓他成為天尊,也可以讓他瞬間失去一切。

    ******

    新宇宙已經幾近完善的神界當中,秦羽便在半空當中盤膝坐著。新宇宙的神界,如今是荒涼的,沒有任何其他生命。

    秦羽本人的靈魂和宇宙契合,整個新宇宙各處衍變情況,秦羽都是一清二楚。

    秦羽的腦海當中,更是有著新宇宙衍變的模型。

    「神界為整個宇宙的最高一層,將掌管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掌管陰陽之力,掌管懲罰之雷電之力。宇宙本源也需要與其契合。」

    秦羽感應著新宇宙的變幻,心中對整個宇宙的運行也是一清二楚。

    「嗡……」

    整個神界猛地一震,而後整個神界一下子穩定了下來,秦羽臉上也不由有了一絲喜色。宇宙的第三層『神界』終於完善了。

    「神界即使完善,距離整個新宇宙大成還有一小步,估計還需要一兩個月時間。」秦羽此刻非常清楚。現在整個神界要做地就是,讓神界、仙魔妖界等無數空間、凡人界無數空間。這三層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讓宇宙更加完善。

    此刻——

    整個新宇宙吸收鴻蒙靈氣的速度比較緩慢,因為整個宇宙已經到了最後完善的地步,時間流逝,新宇宙也漸漸變得完善。

    「呼!」一股鴻蒙靈氣被吸入新宇宙。

    「轟!」

    整個新宇宙都是一陣劇烈地震動,秦羽臉上一下子出了狂喜之色,自己地新宇宙終於大成了。但是緊接著秦羽臉色便肅穆了起來。

    秦羽的腦海當中。

    秦羽的琉理之色的靈魂元嬰,因為新宇宙大成,一股股奇特、玄妙的力量不斷地融入秦羽的靈魂當中。秦羽的靈魂元嬰頓時發出赤紅色,而後轉為金黃色、之後又變成朦朧的紫色,旋即整個靈魂都變得朦朧了起來。各色彩光不斷地四射開來,籠罩整個腦海。

    「嗡……」

    秦羽那朦朧的靈魂忽然散開了,憑空消失不見了。

    「哈哈。原來如此,竟然是這般。」秦羽陡然睜開眼睛,雙眸中更是星雲流轉、宇宙衍變。秦羽整個人站立了起來,「如今,我的靈魂竟然有一半直接跟整個新宇宙融合!那……只要新宇宙不滅。我便永生不滅了。」

    宇宙大成,秦羽靈魂層次突飛猛進,而後整個靈魂直接分成了兩半。一半地靈魂直接跟整個新宇宙融合。另外一半的靈魂直接跟秦羽本身**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如今的秦羽,靈魂成為虛無地存在,根本無法傷害。

    至於**——

    秦羽微笑著單手一招,頓時一股玄黃之氣飛到了秦羽的面前。整個宇宙大成,自然不需要這玄黃之氣去定五行了。當宇宙大成的時候,秦羽腦海中自然也知道了許多奇特的神通。

    宇宙誕生,那玄黃之氣最是奇妙。

    「只需要其中六成的玄黃之氣,便可以練就成『玄黃不滅之體』。」秦羽心意一動,那玄黃之氣地大部分便融入了秦羽體內。秦羽的身體頓時射出萬丈玄黃金光。

    秦羽伸出了一根手指。

    「天尊靈寶?現在看來,也就普通的武器而已。一旦成就玄黃不滅之體,一根手指都可以輕易破掉天尊靈寶。」秦羽臉上淡笑著。

    宇宙大成,不單單有此神通。

    還有其他不少非常奇特地神通,當中便有最重要的『創造萬物生命』的神通。

    「這新誕生的神界還真是夠荒涼的。」秦羽微笑著看向新誕生的神界,頓時這荒涼的神界出現了無盡的海水,也出現了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的五座巨大懸浮陸地。

    和林蒙地神界相比,秦羽的神界,陸地面積倒是大了不少。

    「生命太少了。」

    秦羽看向海洋,只見那海洋中開始翻滾了起來,一條長萬里的巨大蛟龍在海洋當中翻滾了起來,一個個海底妖獸便憑空誕生了。隨後無數的各種妖獸不斷地產生。

    ……

    秦羽只是創造了一些妖物,而後便罷手了,要讓整個新宇宙充滿生命以及各種文明,那是非常複雜的。現在秦羽暫時沒那個精力去做。

    「作為新宇宙的『創造者』,擁有的神通的確奇特繁多。」秦羽也不急著回神界,而是開始試驗各種神通。

    ******

    「呼!」走出白雲殿,雷罰天尊長舒一口氣。

    「每次面對師尊,壓力都不小。」雷罰天尊轉瞬間就想到了秦羽,「秦羽?還好,白雲殿中這次時間流速總體上不算太快,外界才過去一年而已。」

    目光朝下方看去,透過無盡祥雲,雷罰天尊彷彿看到紫玄府一般。

    「秦羽,殺我三個兒子,兩個孫兒,現在,便是你的死期了。」雷罰天尊心頭的憤恨怒氣一下子充斥胸膛,整個人極速朝紫玄府趕去。

    ……

    紫玄府還是和過去一般寧靜祥和,一襲紫袍的銀髮老者就這麼出現在了紫玄府的上空,此刻這老者眉心的紅痣前所未有的妖艷。

    如滴血一般。

    「不在?」雷罰天尊眉頭一皺,神識掃過整個紫玄府竟然找不到秦羽,這令雷罰天尊心頭一陣怒氣,「不在,那也容易,你殺我幾個兒子,我現在就弄些利息回去。」雷罰天尊臉上有了一絲殘酷的笑意。

    「秦羽,出來!」

    雷罰天尊陡然一聲大喝。

    「秦羽出來!」「秦羽出來!」「秦羽出來!」

    ……

    雷罰天尊的聲音彷彿萬千響雷一樣不斷地在整個紫玄府中迴響,整個紫玄府的所有人,包括那些神王們一個個都被恐怖的壓力給包裹起來,然後全部給弄到了紫玄府的府邸前面廣闊的廣場之上。

    過千人都被弄到了這裡。

    「雷罰天尊!」姜瀾、左秋琳等人一下子就認出來了,臉色頓時難看的要命。不少一秦氏子弟也認了出來,他們都是通過水幕看到過雷罰天尊的影像。

    「說,秦羽去了哪裡?」雷罰天尊站在廣場上空,如同魔神一般。

    下方的神王們一個個都是心中驚悸,更別說天神以及神人們了,至於還是仙人的秦氏子弟們,心中更是害怕。

    「雷罰天尊,你要幹什麼?」黑羽第一個冷然喝道。

    「嗯?」雷罰天尊一聲冷哼。

    「噗!」黑羽彷彿胸口被狠狠地打了一拳一樣,整個人直接噴出了鮮血,當場倒地,整個人臉色頓時刷白。天尊的實力,根本不是神王所能抵擋的。

    「我再問一遍,如果沒有人回答,我便直接進行搜魂了。」雷罰天尊冷然說道。

    「娘,爹什麼時候回來?」秦思對姜立傳音說道。

    姜立輕輕搖了搖頭:「娘也不知道,不過應該該回來了,小思,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你爹陷入險境。」

    廣場上紫玄府過千人,縱使加上神王僕人,近有二十位神王,可是面對殺氣騰騰的雷罰天尊,神王們也是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最後一遍,秦羽,在哪裡?」雷罰天尊面色冷然。

    「哈哈……雷罰天尊,你如此手段配當一位天尊嗎?要殺就殺,至於我大哥,你根本找不到。等你找到的時候。我大哥便足有實力殺了你。」黑羽冷然說道。

    黑羽跟著秦羽從小一齊長大,論感情,恐怕連秦風、秦政,也是不及黑羽跟秦羽深厚。

    「雷罰天尊。逍遙天尊是侯費的爹,車侯天尊跟我紫玄府的關係你也知道。你對付我們,就是這兩位天尊,恐怕也不會讓你好過。」姜立也大聲說道。

    「好,好!」

    雷罰天尊怒極而笑,逍遙天尊?車侯天尊?紫玄府地人根本不知道,雷罰天尊根本不怕那兩位,他怕的只有尊!

    「呼!」雷罰天尊單手一伸,輕輕往下一壓,場上過千人都感到一股恐怖的壓力。情不自禁地都單膝跪了下去。

    「你嘴皮子最硬,我便對你施展『搜魂』。」雷罰天尊冷笑地看著黑羽,單手一伸。黑羽便尊。

    「猴子!」

    侯費頓時急了,而黑羽的妻子白靈急得都快哭了。

    可是沒用。

    「殺了我?哼,殺了我,你以後也要死。」黑羽看著雷罰天尊,絲毫不畏懼。

    「雷罰天尊。住手。」一道蘊含怒氣地聲音響起,場上過千人包括雷罰天尊不由朝聲音源處看去,只見一襲黑袍的秦羽一步步走了過來。

    秦羽臉色陰沉。盯著雷罰天尊。

    「秦羽?」不知道為何,看到秦羽出現,雷罰天尊感到自己心臟狠狠地一陣抽搐,心底竟然湧出了一絲畏懼,「我怕他什麼,他不過一個神王。」

    雷罰天尊心頭一狠:「哈哈,住手?笑話,我今天偏要殺他,然後殺你。」

    雷罰天尊手中突兀的出現一柄原罪劍。原罪劍化為一道殘芒直接掃向黑羽,速度之快,那些神王們根本來不及阻擋,也不敢阻擋。

    「大哥,再見了。」黑羽卻根本不看原罪劍,而是掉頭看著秦羽,目光凝視著秦羽。

    「小黑,你不會死的。」秦羽的聲音在黑羽腦海中響起,秦羽本人卻是憑空出現在了黑羽的前方,那原罪劍直接劈在了秦羽的身上。

    如同一把木頭劍砍在金剛鑽上一般,秦羽絲毫無損。

    「這,這——」雷罰天尊目瞪口呆。

    下方的眾神王也被驚呆了,雷罰天尊的原罪劍可是天尊靈寶,攻擊力之強誰都知道,可是竟然劈在秦羽身上,傷不了秦羽絲毫。

    秦羽食指中指一伸,便夾住了這柄原罪劍。

    「不可能,不可能!!!」雷罰天尊火吼著,他根本不相信,不斷地催動著這原罪劍,可是被秦羽雙指夾住,這柄原罪劍卻是動彈不得,只是不停地「嗡……」響著。

    「很驚訝嗎?」秦羽冷然一笑。

    雙指一掰,「砰!」清脆的聲音,那原罪劍便斷掉了。秦羽雙指一送,斷掉地一截便直接落了下去。而這一幕,卻是令雷罰天尊呆滯了。

    「這,這是師尊賜予我的天尊靈寶啊!」雷罰天尊不敢相信。

    「天尊靈寶?」秦羽中指輕輕在殘缺的原罪劍上一彈,頓時整個殘缺地原罪劍劍身寸寸斷裂,碎裂成了數十份直接掉了下來。

    雷罰天尊整個人站在那一動不動。

    他最強的依靠『原罪劍』,如此輕易被秦羽毀掉,對他的打擊實在太大了。僅僅一會兒,雷罰天尊便恢復了過來。

    「不可能的事情,絕對不可能,不可能!!!」雷罰天尊歇斯底里了,低吼著,當即雙手一動,一股恐怖的力量立即在他雙手間形成,正是一氣八元。

    「師弟,不得無禮!」只聽得一聲大喝。

    銀髮銀瞳地年輕人從空中飛了過來,見到來人是大師兄,雷罰天尊不由眉頭一皺,可是手中的一氣八元依舊朝秦羽揮去。

    「放肆。」尊一聲冷喝,手中一揮,一道黑色殘芒閃過,那一氣八元便直接消散了。

    「大師兄,你為什麼阻止我?」雷罰天尊終於忍不住怒了,旋即指向秦羽,「大師兄,這秦羽連續殺我三子,又殺我兩個孫兒。這個仇,我和他不共戴天!還有,師尊賜予我的原罪劍,也被他毀掉了,此仇此恨,師兄你說,我怎能不報?」

    雷罰天尊眼角撕裂,眼睛通紅,眉心地那顆紅痣更是不斷地扭曲震顫著,

    尊卻是根本不理會雷罰天尊,而是恭敬地飛到秦羽身前,然後躬身行禮道:「拜見師叔,恭喜師叔大功告成,師尊他讓弟子邀請師叔前往『白雲殿』一敘。」

    「師,師叔?」剛才還憤恨地要殺人的雷罰天尊,此刻完全呆了。

    秦羽微笑著說道:「哦,我知道了,克雷維格,你稍等一會兒,我便和你去見二哥。」

    「二,二哥?」雷罰天尊感到自己的腦袋不夠用了。

    「師叔,我這二師弟你大不敬,不過還請師叔大人大量,讓師尊他老人家親自懲處二師弟。」尊恭敬說道。

    秦羽微微點頭:「好,他是二哥的弟子,如何懲處,便讓二哥來決定吧。」

    旋即秦羽掉過頭來,單手一揮,一股澎湃的生命之力便融入下方每個人體內,所有人的傷勢瞬間就完全好了。比之生命神王生命神力不知道要神奇多少。

    「大哥,你大功告成了?」黑羽眼中滿是興奮。

    秦羽看著黑羽,心中不由湧起一股濃濃的兄弟情意,秦羽一時間也說不出什麼,只是拍了拍黑羽的肩膀。

    「羽哥。」姜立也飛了過來,姜瀾、秦思等人都飛了過來。

    剛才大家看到秦羽展示的遠遠超越天尊的恐怖實力,一個個真的震驚了。沒有其他解釋,只有一種可能——秦羽新宇宙終於大功告成了。

    「立兒,瀾叔……大家先在這暫歇,我先出去一趟。」秦羽囑托道。

    大家剛才也聽到了,秦羽要去見尊、雷罰天尊等人的師尊。想想都感到驚懼,天尊竟然還有師尊?

    「羽哥,你去吧。」姜立當即點頭道。

    秦羽對眾人一笑,隨即轉頭看向尊:「克雷維格,我們出發吧。」尊點了點頭,便對雷罰天尊喝道:「二師弟,快隨我去白雲殿。」

    「師叔?二哥?」

    此刻雷罰天尊還感到一切都那麼的詭異,秦羽明明就是一個神王,怎麼會突然鯉魚翻身成為自己師尊的兄弟?

    「快走。」尊冷喝一聲。

    「是,大師兄。」雷罰天尊當即跟著尊、秦羽二人,這三人直接朝上方飛去,旋即便消失在紫玄府過千人眼界範圍內。

    「姜瀾兄,我剛才沒聽錯吧?那位尊稱呼秦羽『師叔』?這天尊竟然還有師尊,那天尊的師尊叫什麼?」易風神王受到了震撼也很大。

    不單單他,那些神王僕人湯藍、浦台洪、申屠閻、皇甫雷……等一大群人都感到自己好像在做夢。他們都在想……

    天尊都那麼厲害了。天尊的師尊,又多厲害呢?

    姜瀾、左秋琳等人看向地面,那碎裂成數十份的原罪劍碎片正在地上,所有人感到心中一陣驚顫。秦羽輕鬆彈指。讓天尊靈寶『原罪劍』碎裂成數十份地場景不由在腦海中浮現。

    「那是什麼實力?」神王們心底都有些驚悸。

    ******

    無數祥雲漂浮,在祥雲深處,那座白雲殿當中。

    此刻林蒙正站在白雲殿殿門口,他身後便是逍遙天尊、車侯天尊二人,當林蒙看到秦羽到來的時候,當即笑呵呵地喊了起來:「秦羽,我們終於再見面了。」

    秦羽也微笑著點頭:「二哥。」

    「走,到大殿中去。」林蒙立即在前面帶路。

    無論是車侯轅,還是逍遙天尊,心中都有著震驚。原來剛才林蒙所說的『師叔』。竟然就是只是神王的秦羽。

    白雲殿大殿當中。

    「秦羽,坐。」林蒙、秦羽二人並行坐在大殿之上,大殿當中也有幾位侍女立即端上各種精緻地菜餚。至於雷罰天尊等四人。卻恭敬站在大殿當中。

    「秦羽,在這之前,將『周鞍』的事情解決一下。」林蒙看到秦羽表情,立即說道,「周鞍。就是這雷罰天尊的本名。」

    秦羽這才知曉。

    「弟子有罪,還請師尊責罰。」雷罰天尊『周鞍』直接跪了下來。

    秦羽也俯視著殿下的雷罰天尊,此刻的雷罰天尊額頭冷汗淋淋。顯然害怕的很。這雷罰天尊的子女是很多的,不單單有雷罰城的,還有在下界的時候留下一些子嗣。對於他而言,實際上死掉幾個兒子也沒什麼。

    只是他雷罰天尊身居高位久了,秦羽得罪他,自然要報復。

    現在,他害怕了。

    「你也知道?」林蒙淡然說道,「那好,周鞍。我也不懲罰太重,從現在起,我便剝奪你地天尊之位,破去你所有修為,讓你重新轉世,至於轉世後,你是人是動物,你是何成就?便看你的運氣了。」

    此話一落。

    雷罰天尊立即呆了。

    秦羽心中暗歎:「按照二哥的意思,這雷罰天尊修為全部沒有,以後怕是要在歷經無數劫難了。」

    「不,師尊,師尊你當年不是說過,我周家注定永久有天尊之命嗎,你怎麼能剝奪我天尊之位,為什麼?」雷罰天尊無法接受。

    林蒙臉色一冷:「你周家地確注定永久有天尊之命,可是不代表你永不隕落,你周鞍本身只有兩『衍紀』的天尊之命。如今兩『衍紀』已過。你天尊之命已經到終點!」

    宇宙大成後,秦羽也知道許多訊息。

    『衍紀』乃是時間計算方法,每六千萬億年,便是一個衍紀。

    林蒙繼續說著:「至於你周家,在你隕落之後,過不了多久,那位少年周青便會成為我這『林蒙宇宙』當中第一個靠自己領悟出『時光倒退』,成為天尊的人物。」

    「靠自己領悟出『時光倒退』,怪不得二哥你當初讓我將雷源靈珠給那周青?」旁邊的秦羽也驚訝了起來。秦羽很清楚,身為一個宇宙的『創造者』。宇宙中一切都在掌控當中。

    就是宇宙中任何一人地命運,也可以算出。

    不過這是林蒙的宇宙,秦羽是無法算出那周青的命運,可是林蒙卻可以算出。

    「周青?不,怎麼可能是他,周家地天尊應該是我。」雷罰天尊根本無法接受。

    「哼。」

    林蒙一聲冷哼,單手一揮,「不——」雷罰天尊驚恐的聲音剛剛響起,整個人立即就化為了粉末,只有一點光點消失在天地間。

    下方的三位天尊心中都有些驚顫。

    其實,在秦羽、林蒙這個層次當中,天尊根本算不得什麼。他們隨時都可以讓某個人成為自己宇宙的天尊。

    ******

    解決萬雷罰天尊的事情,吃完後,秦羽、林蒙二人便並肩走出了白雲殿。

    「秦羽,你那宇宙如今大成,也該是去見見大哥的時候了。」林蒙笑著說道。

    秦羽心中也經常在想:「二哥是林蒙?大哥是誰?」秦羽對於外界,還是有許多不知曉的。不過聽林蒙話說,這位大哥應該居住在鴻蒙空間當中。

    過去,秦羽根本無法進入鴻蒙空間,如今新宇宙大成,秦羽很輕鬆地便能夠進入鴻蒙空間了。

    鴻蒙空間當中。

    無盡緩緩流動的鴻蒙靈氣流動著,而秦羽、林蒙二人並肩飛行著,所過之處,那鴻蒙之氣自動地分開一條道路給二人。

    鴻蒙空間無邊無際,秦羽、林蒙二人卻談笑風生。

    「二哥啊,我記得我當初在仙魔妖界的時候,達到黑洞之境。聽到有人說『小友,我們等著你』,是你和大哥吧?還有說『吾道不孤』地……」秦羽笑著說道。

    這個問題,秦羽可是一直就在想了。

    林蒙笑了起來:「你說那個啊,對,的確是我跟大哥搞得。當初,我們兩人實在是太高興了。我和大哥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可以連接到鴻蒙空間當中,當你能夠連接到『鴻蒙空間』,其實,你走到那一步,即使後來功法不完善,我和大哥都可以幫你的。不過你很厲害,一步步走過來,靠自己走到最完美的地步。」

    秦羽也笑了笑。

    「秦羽,你是想不到我和大哥的心理啊,我等的還算短,不過兩個『衍紀』多一點,大哥呢,卻是等了一千多個『衍紀』了!我們二人都期待同道中人更多,畢竟,我們孤獨太久了。」林蒙感歎著說道。

    秦羽心頭一陣驚顫。

    一千多個衍紀?一個衍紀便是六千萬億年。一千多個衍紀,是多久?

    那位大哥,孤獨的還真夠久的。

    「林蒙大哥,按照你的說法,如今整個鴻蒙空間當中,應該只有三個宇宙?」秦羽說道。

    林蒙點頭道:「對,只有三個宇宙,大哥創造的宇宙最久,我創造的宇宙也有兩個衍紀了,至於你的,呵呵……估計連生命都沒有創造了吧。」

    秦羽點了點頭:「對,還沒來得及。」

    「這不著急,不過秦羽,說起來,我跟大哥都是非常的佩服你。」林蒙感歎著說道。

    「哦?佩服我?」秦羽有些驚訝。

    林蒙笑著道:「你是不知道,我當初是直接練就出『鴻蒙之身』。然後靠著攻擊力劈開原有宇宙的隔膜,衝到鴻蒙空間當中,而後遇到大哥,大哥指尋我如何創造宇宙。我才創造出來的。」

    「至於大哥呢?大哥本是整個鴻蒙空間第一個生命,鴻蒙空間孕育出來地生命,他生出來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學會創造宇宙,創造一些生命。」

    「大哥天賦異秉,鴻蒙空間第一個生命。他創造出宇宙也沒什麼,我呢?我只是衝出原有宇宙而已。而你……沒有我和大哥的幫忙,自行完善創造出了宇宙。你說,能做到這個地步,我和大哥又豈會不佩服你?」

    秦羽笑了笑。

    不過秦羽也知道。鴻蒙空間是非常危險的,除非練就『鴻蒙之身』,身體和鴻蒙靈氣融為一體不分彼此。自然不受傷害,或者是『玄黃不滅之體』,可以抗得住鴻蒙空間的威壓。

    就是天尊,也是沒能力進入鴻蒙空間地。

    如今,整個宇宙能夠進入鴻蒙空間的。也只有秦羽、林蒙,以及那位大哥。

    「對了,二哥。這一次林蒙宇宙當中天尊山降臨,最後你選擇了車侯轅當天尊,這是為何?他功德很高?」秦羽疑惑詢問道。

    秦羽根本不明白,這林蒙為什麼選擇車侯轅。

    「車侯轅,唉,說道車侯轅啊,說實話,他很冤枉。」林蒙感歎了起來。

    「冤枉?」秦羽驚訝了。

    林蒙點頭道:「秦羽,你是不知道。這車侯轅在『煉器一道』上的成就已經到了絕頂巔峰的地步。他最後製造出的『定元珠』,根本就是宇宙的一個原型!」

    秦羽回憶起定元珠,那定元珠內部只是一個宇宙空間而已。

    「原型,二哥,這話什麼意思?那定元珠我也知道,雖然奇特,可是內部並沒有空間法則、時間法則啊。」秦羽疑惑說道。

    林蒙笑著搖頭道:「我和大哥仔細觀察了這車侯轅很久,實際上車侯轅創造『定元珠』的過程,跟大哥使用鴻蒙靈氣製造『宇宙』的過程幾乎一模一樣。」

    「一模一樣?」秦羽看著林蒙。

    「對,只是可惜,車侯轅根本無法進入鴻蒙空間,他所使用的材料,只是取自於各個凡人界空間的,最後彼此相輔相成,效果近似於鴻蒙靈氣。可是畢竟,那些材料沒有鴻蒙靈氣地效果。最後才只是創造出個『定元珠』。」

    林蒙搖頭歎息道,「這車侯轅,如果才華用在修煉上,恐怕衝出宇宙,創造出一個新的宇宙都有可能。只是他的精力都花費在煉器上,因為他無法大量地使用鴻蒙靈氣,即使才華再高,那定元珠,也離宇宙差的比較遠。」

    秦羽也點了點頭,他有些明白了。

    「很遺憾啊,一個原本可以和我們一樣的人,只是走錯了道路,所以我便補償他一下,讓他成為天尊吧。只是……我還是為他感到遺憾可惜。」林蒙搖頭歎息著。

    秦羽也感到遺憾。

    當初看到『定元珠』,秦羽就感覺和宇宙很像,在定元珠內,連空間法則都無法運用。這點已經粗具『宇宙』的原型了。

    可惜,創造宇宙是需要大量鴻蒙靈氣的。

    這車侯轅,即使跑遍數百萬凡人界宇宙空間,收集各種材料調配起來,效果再好,也趕不上原始地鴻蒙靈氣。

    ……

    秦羽、車侯轅在談論中,每一步的距離都足有一個神界的長度。談了不久,秦羽、林蒙二人就來到了目地地。

    無盡鴻蒙靈氣深處,有一間懸浮的茅屋。

    一間小茅屋,茅屋前有一顆矮壯的桂樹,在桂樹下,有著一張石桌,石桌周圍有著三張石凳。這,就是『大哥』的住處。

    周圍儘是無盡的鴻蒙靈氣流動,中央唯有數十米方圓的陸地懸浮。

    秦羽一步入茅屋前懸浮的土地,目光便落在了坐在石桌旁的中年人身上,這中年人穿著古樸地麻布長衫,一頭長髮隨意披散著,整個人顯得不修邊幅。此刻他正一杯杯喝著酒,眼睛卻是盯著眼前的一本金色書籍。

    「大哥。」林蒙立即出手道。

    這中年人此刻才抬起頭來,看到林蒙,又看向秦羽,頓時大喜:「哈哈,這位就是三弟秦羽吧。哈哈,太好了,終於見到三弟你了。」這中年人熱情地很,立即站起來招呼秦羽二人。

    秦羽、林蒙二人立即入座。

    「快坐,快坐,嘗嘗我煉造的酒,這酒,乃是我採集了我那宇宙中不少材料,最後煉製出來的美酒。非常不錯的。」中年人一拂袖,秦羽、林蒙面前便出現了酒杯。

    林蒙對秦羽笑道:「秦羽,大哥人很好的,你不必拘謹,對了,大哥名字還沒告訴你,他叫……鴻蒙。」

    「鴻蒙?」秦羽一怔。

    鴻蒙笑道:「有什麼疑惑的嗎?哈哈……說實話,因為我是這個空間的第一個生命,我才為這個空間起名為『鴻蒙空間』。」

    秦羽恍然。

    「秦羽,我等了一千多個衍紀,才等到林蒙出現,可是沒想到,才過去兩個衍紀,你就出現了,我真是太高興了。哈哈……」鴻蒙大笑著。

    這個鴻蒙空間第一個生命,此刻也興奮的很。

    只有創造出宇宙,才可以算是和『鴻蒙』同級數的生命,有兩個同類,鴻蒙自然高興的很。

    「秦羽,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你那個宇宙還沒有大成啊。」鴻蒙笑著說道,隨即他一拂袖,前方頓時出現了一面水幕鏡子,鏡子上出現了三個巨大的宇宙。

    秦羽轉頭看去。

    「這,這怎麼回事?」秦羽驚訝了。

    秦羽一下子就辨認出來,最右邊的一個宇宙是自己創造的宇宙,其他兩個宇宙是林蒙、鴻蒙創造的。

    「知道區別了吧,我和林蒙的宇宙,除了中央的『主宇宙』外,周圍還有四個附屬宇宙。附屬宇宙體積只有『主宇宙』的十分之一。不過這卻可以令『主宇宙』更加穩定,這種狀態也是最完美的狀態。」

    鴻蒙一拂手,旁邊的桂樹便落下了一片樹葉。

    鴻蒙將這片樹葉遞給秦羽:「秦羽,如何創造出四個附屬宇宙,辦法就在裡面。你也不著急,等回去沒事的時候,創造一下就行了。」

    「謝鴻蒙大哥。」秦羽當即接過。

    「秦羽,你現在只有算出你那個宇宙生靈命運的能力吧。」鴻蒙笑著說道。

    秦羽點了點頭,疑惑道:「鴻蒙大哥,這難道有什麼奇怪的嗎?」

    「我和林蒙,任何一個宇宙中生靈的命運也可以算出。等你地宇宙有了生靈。我們二人一樣可以算出。」鴻蒙神秘道。

    「這是為何?」秦羽不解。

    林蒙笑道:「大哥,別在這戲弄秦羽了,將鴻蒙金榜召喚出來吧。」

    「鴻蒙金榜?」秦羽又聽到了一個沒聽說過的名字。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鴻蒙單手一拂,秦羽清晰看到在遙遠處。一張金色的榜文,從億萬里之外穿過無盡鴻蒙靈氣,漂浮了過來。

    那金色榜文飛到秦羽、鴻蒙、林蒙三人前方。

    「呼。」秦羽清晰感到這金色榜文,有一種特殊的威壓。竟然讓他都感到心中一陣悸動。秦羽仔細朝榜文之上看去。

    這『鴻蒙金榜』,長足有六米,寬有半米。整個鴻蒙金榜為金色,而在鴻蒙金榜地後方,有著隱隱約約地一個跟鴻蒙金榜一般大小的巨大字跡。

    這個字跡非常奇特,秦羽一眼就想起,是跟那萬民印中『萬民印』三字一模一樣。眼睛認不出來。可是腦海中自然浮現出這個字跡的原意。

    那個巨大的字跡是蒙。

    如今鴻蒙金榜第一行,也有並列兩個字跡,也是那種複雜的字跡。秦羽輕鬆辨認得出來,分別是『鴻』『林』。「秦羽,這是鴻蒙金榜,只要名列鴻蒙金榜,便是『鴻蒙掌控者』的身份。身為鴻蒙掌控者,鴻蒙中一切,無論是哪一個宇宙。幾乎所有生命的命運你都能計算。同時任何一個宇宙的能量你都可以調用。」鴻蒙笑著說道。

    「鴻蒙掌控者?」秦羽心中震驚。

    「鴻蒙空間無邊無際,隨著時間流逝,自然可以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宇宙。這『鴻蒙金榜』也是鴻蒙空間自然孕育誕生,和我一樣。這『鴻蒙金榜』便是管理整個鴻蒙空間用的。」鴻蒙笑著說道。

    林蒙也點頭:「秦羽,你只要將一絲靈魂印記融入其中,即可成為『鴻蒙掌控者』。」

    「咦?這鴻蒙金榜第一行,看『鴻』『林』兩個字大小,才佔據一半。這第一行還可以寫上兩個字啊。」秦羽笑著說道。

    秦羽心意一動,自己地一絲靈魂之力便飛了過去。融入鴻蒙金榜當中。

    只見鴻蒙金榜猛地大亮,那金色的光芒從鴻蒙金榜中射出,一下子便覆蓋了無盡的空間,連那三個宇宙也在覆蓋範圍內。

    片刻,鴻蒙金榜恢復了正常狀態。

    鴻蒙金榜第一行,分別是『鴻』『林』『秦』。

    秦羽腦海中也一下子湧出了無盡地訊息,包括鴻蒙空間的訊息,也包括大哥二哥那兩個宇宙『鴻蒙宇宙』『林蒙宇宙』這兩個宇宙中一切的訊息。

    果然。

    身為鴻蒙掌控者,任何一個宇宙訊息都知曉,任何一人的命運都可以計算。

    「原來如此。」秦羽這時候明白,為什麼這鴻蒙金榜一行可以寫上四行字了,「沒想到鴻蒙掌控者也是分等級的。」『老三』秦羽笑著感歎道。

    「那是自然。」『大哥』鴻蒙點頭道,「處於鴻蒙金榜第一行地,便是一級鴻蒙掌控者,為最高等級的鴻蒙掌控者,除了這四個,其他人都是普通掌控者。」

    秦羽也明白。

    以後時間久了,創造出宇宙的人一個個產生,自然就有了等級制度。

    前四個人,為一級掌控者。

    至於以後地人,都屬於普通掌控者,是要受一級掌控者節制的。

    「鴻蒙空間雖然無邊無際,可是鴻蒙金榜為了鴻蒙空間穩定,還是制訂了規則。整個鴻蒙空間內,只允許產生四個最大的宇宙,秦羽,你的宇宙和我的,還有大哥的宇宙,都一般大小。如此大的宇宙,只會有四個……至於以後,即使有人再次創造宇宙,體積也就我們宇宙的百分之一而已。」林蒙笑著說道。

    秦羽茬了點頭。

    秦羽也明白,宇宙創造者的實力是跟宇宙大小匹配地。宇宙越大,各種神通就越加了得。

    「一級掌控者,只有四個。如今已經有三個了,不知道誰會好運,得到一級掌控者最後一個名額。」秦羽笑著說道。

    秦羽也知道,名列『鴻蒙金榜』後,秦羽便多了一個名字『秦蒙』。

    秦蒙,秦羽的宇宙,也叫『秦蒙宇宙』。

    「要創造宇宙的人,應該都是在命運無法算定的人中誕生。」鴻蒙淡笑著說道。

    秦羽也點了點頭。

    成為鴻蒙掌控者後,秦羽也能夠算出,所有宇宙中幾乎所有人的命運。不過,只是幾乎!一個宇宙中,還有那麼數十個人的命運,秦羽也是無法把握的。

    「比如秦羽你,比如林蒙,當初我都無法算出。你們都成功了……當然,算不出其命運的人,每一個衍紀,都有過萬個人。可是能夠成功創造宇宙的,卻罕見。」鴻蒙笑著搖頭道。

    「咦?」

    鴻蒙忽然驚咦一聲,「林蒙,你那個宇宙當中,有一個凡人界宇宙空間,那個宇宙空間中竟然有六個命運不定的人。」

    幾乎不可思議!

    一個衍紀,一個宇宙才過萬人。一般在某一刻,整個宇宙當中命運無法確定的,也就數十個而已。而一個宇宙凡人界空間是過千萬的。

    千萬凡人界空間,竟然有六個命運不定的人,在同一個空間。

    「哦?那個空間,我也發現了,對了,那個空間是科技宇宙空間,就是秦羽的一個師尊『雷衛』的家鄉。」林蒙笑著說道。

    秦羽也算出來了。

    自己師尊『雷衛』的家鄉,那個科技宇宙空間如今科技已經非常發達了,在那個凡人界空間當中,竟然有六個天命不定的人,而且其中有三個,在『地球』當中。

    「哈哈,我便填上一筆,看這個空間中是否能夠誕生一位鴻蒙掌控者。」鴻蒙笑著,隨即端起一杯酒,然後隨意一灑。

    那杯酒的酒水立即劃破鴻蒙空間,直接飛入了凡人界科技宇宙空間,最後更是飛向了地球當中。

    雖然只是一杯酒,可這卻是『鴻蒙』精心釀造的。對秦羽、林蒙等人可能沒什麼用,可是那一杯酒,就是對於神王、天尊用處都是極大的。

    「大哥,二哥,我大功告成後,還沒有跟我妻子孩子好好聚聚,那秦蒙宇宙,我也沒有認真去創造萬物。那我就先告辭了,等事情全部搞定了,再來跟大哥二哥好好聚聚。」秦羽笑著說道。

    鴻蒙、林蒙二人都笑著點了點頭。

    「以後歲月無窮無盡,有的是時間。」鴻蒙笑著說道。

    秦羽當即離去,一個瞬移便消失在無盡的鴻蒙宇宙當中,至於鴻蒙跟林蒙。則依舊在鴻蒙空間當中,這一座懸浮的茅屋前,彼此喝酒聊天。

    ******」

    紫玄府,庭院當中聚集了一群人。

    「什麼。還沒找到!」姜立整個人都焦急了起來。

    此刻整個紫玄府中都喧鬧了起來,不少人都出去尋找秦羽地小兒子『秦霜』,誰也沒有想到,秦霜竟然獨自一人溜走了。

    「娘,別著急,二弟他可能到什麼地方去玩了,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的。」秦思在旁邊安慰著。

    「立兒,別擔心,不少神王都去找了,會找得到的。」姜瀾安慰道。

    黑羽、侯費此刻也在這裡。秦霜的突然消失,地確是讓整個紫玄府雞飛狗跳。秦霜的實力太弱了,大家自然擔心他。

    「唉。小霜這孩子,我只是說了他一下,竟然就溜了。都怪我,都怪我。」姜立對自己埋怨道。

    「立兒,怎麼了?」

    從庭院院門處。一襲黑袍的秦羽微笑著走了進來,見到秦羽,庭院中的一大群人心一下子就定了下來。秦羽來了,事情肯定會很快解決的。

    「羽哥。」看到秦羽,姜立都快哭了,「冬霜不見了,我只是跟他說,羽哥你功法大成,可以幫助他,讓他修煉速度極快。可是……可是這孩子竟然叛逆地說,靠他自己也能行。我當時也沒在意。沒想到一轉頭,他人就不見了。」

    看到姜立快哭的樣子:「好了,別擔心,小霜他現在沒事,他現在去了一個凡人界空間。」秦羽心念一動間,便知道自己兒子在哪裡了。

    「凡人界空間?」姜立心中一鬆。

    在凡人界,那秦霜還算安全。

    秦羽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這個小兒子,可能因為父親、母親、哥哥成就都高,太過壓抑了,導致叛逆的性格。

    「立兒,小霜他現在就我當年那位師尊『雷衛』所在的家鄉,那個科技宇宙空間。」秦羽笑看向旁邊的秦思,「小思,你也要專心修煉,說不定,小霜以後地成就比你還高。」

    「哦?」秦思有些驚訝。

    秦羽自己卻清楚,自己的小兒子『秦霜』正是天命無法確定之人,而如今秦霜更是去了那個『天命無法確定』人數最多的凡人界科技宇宙空間。以後自己兒子會是什麼路?秦羽自己也無法確定了。

    「立兒,小黑,白靈,費費,紫霞、紅雲我那『秦蒙宇宙』如今已經大成,現在正是創造萬物生命,創造各種生命地時候,你們也跟我一起去闖闖,同時出出主意。」秦羽笑著說道。

    侯費、黑羽立即眼睛發亮。

    「哇,創造萬物生命?」侯費激動地身體都發顫了起來,就是黑羽也高興地笑了起來。

    「瀾叔……」秦羽剛要說話。

    姜瀾笑著說道:「好了,我就和你父親他們下棋品茶聊天,你們那種激動人心的生活,還是你們自己去幹吧。」

    秦羽微笑著點頭。

    「嘎嘎,我們走嘍!」侯費興奮的大叫。

    秦羽、姜立、黑羽、白靈、侯費、紫霞、紅雲,這三兄弟帶著妻子便直接踏入了新宇宙,開始了創造了新宇宙創造生命,創造文明。

    踏入曾秦蒙宇宙,後。

    「大哥,這個宇宙怎麼叫秦蒙宇宙啊?」侯費詢問道。

    「哦,這是因為……」秦羽剛要回答,可是秦羽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秦霜那小子,也是天命無法確定的人。如果他以後真的成為了鴻蒙掌控者,名列『鴻蒙金榜』,那不是有兩個『秦蒙』?和他老爹我重名了?」

    秦羽想著不由一笑,心底也有些期待起『秦霜』未來地旅程了。

    隨即,秦羽、侯費、黑羽三兄弟帶著妻子,開始了創造文明、生命的有趣子……而秦羽的兒子『秦霜』也在地球開始了一場,不下於他父親精彩程度地旅程。

    (全書終!)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