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職場校園 > 官榜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3140章 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好意 文 / 隱為者

    許久未見的朋友突然跑過來和你聯絡半天感情,到最後說出來的卻是想要見別人,這事換做是誰遇到,心裡都會泛起黏糊吧?林御是知道蘭肖鋒的,他對蘭肖鋒挖牆腳的本領佩服的很。這話要是其餘省長說出來,林御或許只是會當作玩笑,但蘭肖鋒會這麼說,裡面的意思就值得掂量掂量。難不成蘭肖鋒是想要從我這裡將蘇沐挖走?

    肯定是這樣的。

    蘭肖鋒,你也未免太有點雞賊了吧?

    我這邊也就蘇沐能拿得出手,你就直接將目標瞄準他。有你這樣辦事的嗎?你可都已經擔任常務副省長,我現在不過就是個副省長,我都還沒有從你那邊挖人,你卻跑到我這邊來動起了腦筋。你到底是怎麼想的?難道真以為你是常務副省長,就能無視掉我這個副省長,見過挖人的,沒見過你這麼明目張膽挖人的。

    腦海裡有了這個先入為主的念頭,林御再次望向蘭肖鋒的時候,神色就變的有些警惕了。

    「我說老蘭,你這消息從哪聽來的,我們吳越省沒有誰是副廳級的副團長啊,你這個消息來源不靠譜啊。」

    「是嗎?」蘭肖鋒眉角突然揚起,掃向不遠處走過來的一道身影,眼底迸射出兩道灼熱光芒。

    「那人是誰啊?」

    林御順著蘭肖鋒的眼神望過去,發現他盯著的人果然就是蘇沐後,心裡越發堅定蘭肖鋒過來就是挖牆腳的想法。好你個蘭肖鋒,虧我將你當成知己,你就是這麼對待我的?你聽說我們交流團有個副廳級的副團長,你這叫做聽說嗎?你連蘇沐是誰都能認出來,還在這裡給我裝模作樣。很有意思嗎?

    不過蘇沐你來的還真不是時候,林御從來沒有像是現在這樣希望蘇沐遲到的。

    「團長。」

    這麼遲疑的功夫蘇沐已經從不遠處走過來,站到林御面前後微笑著打起招呼。

    「老林。介紹下吧?」蘭肖鋒笑瞇瞇道。

    這個老蘭,你要敢挖我的人。我和你沒完。但你說蘭肖鋒就在身邊,林御是沒有道理不給介紹的。怎麼說蘭肖鋒如今的行政級別都是明顯高於林御的,從這裡說,林御都必須主動介紹。

    「這位就是我們交流團的副團長蘇沐,蘇沐,這位是西廣省交流團帶隊團長,西廣省常務副省長蘭肖鋒。」林御三言兩句簡單介紹了下,說完後就沒有再準備多補充點的意思。

    「蘭省長好。」蘇沐趕緊伸出手。

    「嘖嘖。果然是年輕有為的好苗子啊,你的大名我可是早就聽說過了,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前來我們西廣省交流團轉轉?」蘭肖鋒同樣伸出手,和蘇沐握過後笑容溫和道。

    簡直豈有此理。

    林御聽到蘭肖鋒的話,胸都要氣炸,見過無恥的卻沒見過這麼無恥的。蘭肖鋒你好歹也是堂堂常務副省長,你能不能矜持點?話都沒有說兩句,你上來就是擺出一副要挖牆腳的架勢,還將話明說出來。這是想要和我們吳越省死磕到底嗎?這是不將蘇沐弄走,心裡就不舒服嗎?

    「對了,蘇沐。那邊還有點事情,你過去處理下。」林御是不會給蘭肖鋒繼續說下去的機會,打斷兩人對話後直接吩咐道。

    「好的。」

    蘇沐可不敢違背林御的話,只得歉意說道:「蘭省長,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就不陪你聊天了。」

    「去吧,無所謂的,來日方長。」蘭肖鋒大度的揮揮手。

    蘇沐轉身離開。

    「我說老蘭。你這是什麼意思?明說吧,是不是想要過來挖我的牆角?我說咱不帶你這麼辦事的。這交流會都還沒有開始進行,你就上來便挖我的人。你有點過分了啊。我之前就猜出來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果然如此。行了,咱們什麼話都不必說。你現在也見到我了,我也看到你了。有些話私聊就成,現在都忙公事吧。」林御這次是真的有點動了肝火,當下就下起來送客令,剛才還是滿臉笑容,現在已經變成陰雲密佈,就差雷電轟鳴。

    「誰說我要挖你牆角了,你看你又小心眼了不是。」蘭肖鋒故作慍怒道。

    「我是不是小心眼你心裡最清楚。」林御撇嘴,認定自己的想法。

    「好吧好吧,算我怕你了行吧?你要怎麼想隨你,我現在就回去忙我的事情。我真的就是好心過來和你聊聊天,誰想你是這個態度。一個副廳級的副團長,你們吳越省也算是創造了個奇跡,我就是過來看看這個奇跡的,你竟然懷疑我我挖牆腳。老林,做人要厚道,不能老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人。」蘭肖鋒邊說邊搖晃著腦袋,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任誰看到後都會懷疑林御的心胸是不是有點小。

    誰騙你了?

    我哪裡騙你了?

    我們吳越省交流團真的就沒有什麼副廳級的副團長嘛,正廳級的倒是有一個。你還當蘇沐是副廳級嗎?不好意思,蘇沐早就一躍成為正廳級幹部,你這個消息有點落伍了。

    林御心底開始琢磨起來,如何才能將蘭肖鋒的這個挖牆腳的想法打消,他想著想著就走到蘇沐旁邊,語重深長道:「蘇沐,你要知道你是咱們吳越省交流團的,就算其餘地方給你開出什麼高的條件來,你都要堅守住本心。簡書記將你交給我,我把你帶出來,要說回去的時候帶不回去,你說我的老臉往哪裡放?你也沒有辦法面對簡書記不是?」

    蘇沐知道林御這話想要表達什麼,他不由得調侃道:「團長,您就放心吧,嘿嘿,我蘇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除非你不要我,不然我跟定你了,誰

    來拉我都不行,我都不會跟他們走。至於說到什麼高條件,再高還能高到哪裡去?他們能給我錢嗎?就算給我,我也不敢要啊。他們能給我封官嗎?我這個年齡成為正廳級已經是鳳毛麟角,難道說他們還能讓我成為副省部級嗎?」

    有道理,相當有道理。

    林御之前的擔憂被蘇沐這三言兩語就給擊散,蘇沐說的再正確不過。不可能收受金錢,又被年齡限制,暫時只能提拔到正廳級,如此現實就擺在眼前,蘭肖鋒是沒有可能開除更高條件來,自己根本沒什麼要擔心的。

    「好好工作吧。」林御開懷笑起來,眼睛都瞇縫成一道線。

    「嗯。」

    當林御從身邊走掉後,蘇沐不經意間望向蘭肖鋒的背影。或許是因為心靈相通,或許只是巧合,蘭肖鋒竟然在這時候猛然轉身,正好碰觸到蘇沐的眼光,兩個人視線稍微碰觸下後就閃開。

    蘭肖鋒繼續前進。

    蘇沐心底冷笑不已。

    蘇沐為什麼會給出林御那種承諾,說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被蘭肖鋒挖走,原因很簡單,就在他和蘭肖鋒握手的時候,官榜便順勢旋轉起來。有關蘭肖鋒的所有信息,全都在蘇沐腦海中湧現。就是這些信息,讓他第一時間就意識到,這個西廣省的常務副省長,竟然是一頭標準的笑面虎,他擺出來想要將自己挖走的架勢竟然只是掩飾。

    蘭肖鋒想要掩飾的是他心中的敵意。

    就是敵意。

    蘭肖鋒心中對蘇沐是充滿敵意,這股敵意來的是那樣莫名其妙。要不是擁有官榜的話,蘇沐不但不能發現這股敵意,就算發現後都不知道敵意來源於何。自己和蘭肖鋒貌似八竿子打不著,從來就沒有見過,蘭肖鋒這種高官又怎麼會對自己有如此強烈的敵意。這種敵意強烈到,蘭肖鋒真的很想要讓蘇沐一無所有。

    然而擁有官榜,蘇沐就知道這其中的緣由為何,原來和吳越省的霍祭一樣,這個所謂的蘭肖鋒竟然是談政融的人,他背後站著的就是談政融,他就是緊隨談政融腳步前進的。不是談政融當初為他說話,蘭肖鋒是沒有可能坐上如今這個常務副省長的位置,成為西廣省中大權在握的省政府二號人物。

    窺私:想盡一切辦法將蘇沐搞臭,讓他在華盛頓一無所有,從而毀掉他的前途。

    這就是蘭肖鋒的真實想法。

    蘇沐被這個想法嚇一跳。

    然後蘇沐心底就開始冷笑起來,好啊,談政融你這是想要和我徹底玩到底的架勢。我蘇沐作為吳越省交流團的副團長前來華盛頓,執行的是公務,我礙著你了嗎?你竟然讓蘭肖鋒在這裡針對我,想要將我搞臭,想要我名聲掃地,你這招夠狠的。我要是在華盛頓傳出什麼負面新聞的話,依著如此惡劣的國際影響,我回到天朝後,是肯定沒有辦法再有機會進步。

    談政融你這是想要將我往死路上逼啊。

    還有你蘭肖鋒,我做過任何一件對你不利的事情嗎?我們今天是初次見面,你就對我有著如此敵意。有敵意就算了,你還非要弄出一幅禮賢下士,招攬人才的嘴臉。你想要做什麼以為我猜不到嗎?你肯定是想要在這裡表現的對我多麼關心愛護,等到我出事後,你好能夠順利的將自己摘出去,你想的倒美。

    這世界上果然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蘭肖鋒,你得這番好意我承受不起,你最好收回去,不要耍什麼花樣。你要真的對我動手,我可不會坐以待斃的。華盛頓可是被稱之為謀殺首都,我會讓謀殺名稱之外再多出一個來:殞落首都。

    不過不是我蘇沐殞落,而是你蘭肖鋒。(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