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將夜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無窮的歡樂———將夜後記(下) 文 / 貓膩

    七麵條

    將夜完本之前那兩天,在微信公眾平台上做了一個有獎問答,請讀者們猜猜本書最後出現的一句對白是什麼,我本以為沒有人能猜得到,所以做的預算是土豪金,結果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有四位強者猜的基本一字不差,還有兩位仁兄也猜對了大半,於是獎品便從土豪金變成了kindle……

    提起這件事情,自然不是宣揚我的慷慨(這錢可是我自己私人出的啊),也不是自嘲如寧缺桑桑一般的吝嗇(雖然臨時改了主意,但那也是錢不是?)主要是想表達一下佩服。

    將夜全書最後一句對白是桑桑在老筆齋問寧缺:「你餓不餓?我下面給你吃啊。」

    不要像某些朋友一樣非要往那些路數上理解,我只是想說,麵條是這個故事裡最重要的東西。

    這句話來自偉大的大內密探零零發,來自偉大的劉嘉玲,來自書裡的煎蛋面和酸辣面片湯。

    在周星馳的電影裡,零零發肯定不是最優秀的,卻是我最喜歡的幾部之一,劉嘉玲的演技一直有不錯的評價,到狄仁傑時終於拿了獎,但對我而言,最好的劉嘉玲是大內密探裡的那個婦人。

    那個電影所展現的,就是我所以為的愛情婚姻家庭,一碗麵條,從tvb開始,直到最後自己開始寫故事,家常味始終是我最看重的。

    端碗麵條看tvb,這自然最家常。

    讀者大大們能猜到最後這句對白,可能是因為我在將夜裡提過太多次煎蛋面,也應該是因為我們擁有相近的成長經歷,那些東西都能記得,有相似的喜惡,有可以共通的審美。

    將夜是言情小說,說的是家長裡短,哪怕天人交戰,依然還是家長裡短,書院也同樣如此。

    在這個故事裡,我寫過很多畫面,都是我喜歡的,其中最喜歡的幾個畫面之一,是寧缺在絕壁崖洞裡被關著,書院的師兄師姐們都過來玩,然後在那裡吵鬧,好似春遊一般。那道絕壁很美,可以遠觀長安,崖間有數十道細細的瀑布,傾瀉入純白的雲海之中,我說的不是這個。

    桑桑在崖畔做飯給寧缺吃,給大家吃,把洗完菜的髒水,隨意地潑進崖下,傾進雲海裡——我所說的最喜歡的畫面,是這個。

    在仙境一般的地方,依然是要吃飯的,書院裡從夫子到黃牛都是一幫吃貨,我就喜歡讓那幅完美的油畫上塗些生活的色彩,還要塗滿。

    前面就講過,我不會寫莊嚴神聖的東西,比如成神,煙男的風月成神足夠牛逼,我現在做不到更牛逼,當然就不會去觸碰這一塊。所以在泗水畔,只給了桑桑極短的畫面,便不再多寫,而是開始寫相反的那段旅程。

    我想寫的是由神誠仁的過程。

    在泗水之前,夫子帶著寧缺和桑桑周遊世間,去看那些最美的風景,吃最好的食物,過最有趣的曰子,最後在雪海畔讓他們成親洞房。

    就是飲食男女四字。

    那是夫子的手段。寧缺帶著桑桑覽遍紅塵,帶著她去見俗世的父母與故人,是這個手段的延續。

    最終,這對師徒成功了。

    昊天變成了人。

    將夜這個故事,其實從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確定了勝負或者說結局。

    一碗麵條,也可以改變世界。

    生活,永遠最強大。

    八渭城

    關於寧缺的爭論,主要出現在後半段,他帶著桑桑與世界為敵,殺了很多虔誠而無辜的民眾,以及草原那段之後,引發過一些負面意見。

    我一直覺得這沒有討論的必要,對寧缺有負面意見沒有任何問題,因為他做的那些事情,對於身為普通人的我們來說,當然是一種極大的危險,把他罵成渣也行,因為我們不是桑桑,不是渭城裡的人,也沒在書院學習過。

    但有讀者懷疑他這樣做的合理姓,覺得他姓格改變了,這我要做一些說明,事實上他從來沒有改變過,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人,如果從道德上進行判斷,他雙手一直染著鮮血,好在何處?

    寧缺自己說過,大師兄是仁人,二師兄是志士,而他絕對不是個仁人志士。

    我沒有正面寫過渭城之前他和桑桑的生活,因為將夜的時間軸是從離開渭城開始的,在那之前,他已經殺過很多人,做過很多惡事,他會搜刮死者的財產,他甚至還吃過人肉。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他吃過什麼,也肯定還記得他殺的第一個人第二個人是誰,他和慶餘年裡的范閒不同,他更清醒,也更無奈,他是被推動著開始做那些他自己也不見得會認可的事情,所以他一直覺得自己握著刀時的手是濕的,是粘乎乎的,上面滿是將要凝的血,直到在東城復仇時還是如此,直到殺死夏侯之後,才解脫了些許。

    我想寫這樣的寧缺,是因為我認為人類能夠活下來,是需要獸姓的,當然,人類如果想要活的更好,必然不能僅限於此,所以他會變化。

    最開始時他只是想要活著,揀到桑桑後,他便想和桑桑一起活著,在渭城得到了愛,於是他便想和渭城一起活著,在長安進了書院,他便想與同門們一起活著,直到在帝國南疆,遇到那名叫楊二喜的普通漆匠,他才有了和唐國一起愉快地生活下去的強烈願望。

    夫子曾經說過,大師兄愛這個世界,所以很難弄清楚最愛誰,寧缺只有桑桑一人,根本不愛這個世界,這個判斷是準確的,只是他老人家當時沒有談到寧缺後面發生的這些變化。

    愛從來不是單方面的東西,必須彼此呼應,你得愛我我才愛你,或者我先愛你你再來愛我也行,但其間必然要建立某種聯繫。總單方面去愛或者不問來由一直單方面愛著,那多自虐?

    寧缺本來極有可能成為文藝小說裡常見的沒愛的孩子,變態的孩子,從小看的死亡、經歷的死亡太多,確實容易把一個優秀的青少年宮少年培養成他這樣的冷血傢伙,好在他還是遇到了一些愛。

    她愛他,他愛她,所以可以背著她對抗整個世界,渭城愛他,他愛渭城,毀滅渭城的世界,自然也會被他所毀滅,從這一點來說,他終究還是個沒愛的、需要愛的孩子,我們又把這車轱轆話說回來了……我同情他,所以同意他。

    九憶苦

    之所以說將夜寫的最好看,是因為真的可好看可好看了,故事最好玩,畫面最酷帥……我這不是在賣萌爭取你們的同意,是真的這樣認為,當然,是和我自己寫過東西相比,在酷帥方面,我寫過慶餘年裡的五竹叔,黑騎,間客裡用機甲點煙,施清海,以及朱雀記裡那幾位真肅美的大菩薩,感謝將夜幫助我完成了更多,這個故事的世界背影以及基調,確保我能寫出更多的那些畫面。

    酷帥這詞有些農業重金屬,所以不提了,下面說說故事,雖然大家都看過了,但還是有些前塵往事擔心大家沒注意到,所以錯過。

    將夜這個故事是從動筆那天就完全想透了的,結尾也是早就定好了的,我要寫的就是創世紀。

    桑桑是昊天這件事情,自然是最早定好的,不然我為啥讓她生的那般黑,偏一雙腳白的像蓮花一樣?為啥寧缺抱著她便能夢見一片海?

    腳踩光明,身在黑暗,昊天和冥王是一體兩面,這也是定好的。當初在爛柯寺,她選了黑色棋子,從歧山大師到很多人,都以為她就是冥王之子,然而在荒原的車廂裡,那顆棋子變白了。

    不知道當時有讀者注意到沒有。

    當然,當時夫子注意到了,於是天地之間有異象,於是夫子眼中有世界破滅重生。其後才有周遊世界,很長時間後,她變回了昊天。

    解釋這些,是想再次對您說明,我真的從來不亂寫的,你可以說我寫的很亂,但我寫的時候,心一向很定,我知道我要寫什麼,無論寫出來的東西你喜歡或者不喜歡,但我是很認真的。

    這只是一個例子。

    用來說明我勞苦功高的例子。

    身體的問題不再複述,雖然去年確實有些苦,但那是我的私事,說太多你們煩,我也煩。

    十思甜

    很好看嗎?應該是,如果說我自己的觀感做不得數,那麼總有相對客觀些的標準。

    比如訂閱,比如月票,比如版權售出。

    將夜成績真的很好,各種好,網文這塊能拿到的榮譽全部拿光了,能賣的版權基本都賣光了。

    我掙了不少錢,真的。

    我現在不喝紅牛了,身體重要不是?我現在改喝東方樹葉,或者自己泡普洱了。

    那應該是苦或微澀的?

    不,我喝著真是甜的。

    謝謝儂。

    十一鳴謝

    鳴謝名單越短越好。

    謝謝讀者們,還是那句重複了無數遍的話,你們正版閱讀給我帶來的訂閱收入,是我養家餬口買車瀟灑的所有道理,一切來自你們。

    感謝姑娘們,在我寫不動的時候給我發漂漂亮亮的照片,讓我在世界上發現那麼多美。

    感謝同行們,你們寫的書是我這些年最主要的娛樂生活,是我大部分愉悅情緒的來源。

    感謝泰妍,這兩年最好的發現,無論是拼月票的時候,還是養病的時候,陪我殺時間。

    感謝很多美好的辭句:那年春,我把桃花切兩斤,魚躍此時海、花開彼岸天,還有好多好多書裡顯得特別牛逼的句子,都來自網絡,還包括一個我始終沒有找到機會用的章節名——且把時光燉了,都是我在微博或別的地方看來的,在書埋在的章末都做過說明,在這裡再次嚴肅致謝。

    感謝我自己也寫了不少好的句子。

    感謝辛苦的管理人員們,不多言。

    感謝家人,知名不具。

    十二新書

    新書是個好故事。

    是的,我現在還沒把新書完全想清楚,至少沒有像將夜動筆之初想的那麼清楚,但我已經基本上可以確認,那是一個好故事,因為想想會激動起來,對於我來說,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題材還是玄幻,雖然你們知道我分類向來隨便亂分,間客也是玄幻……但新書真的會很炫很幻吧……吧……吧……會有我最擅長的,也有我沒有寫過的那些區域,嗷嗷,很刺激啊。

    新書的男主角太有意思了,那人太有意思了,女主角太沒意思了,當然,兩個人的相遇真有意思,我現在能確定的情節,就是這塊,我和朋友們說的時候,真的會興奮的渾身發抖啊。

    看,吳老二再次出現在我的文字裡。

    剛才忘了鳴謝他,此處補上。

    新書裡會有龍,會有魔,會有碑,會有遙相望的世界,當然,最重要的,會有人。

    之所以我只說是個好故事,是因為我暫時還沒弄明白主題或者說中心思想是什麼,誠懇些說,寫了這麼多年書,總感覺想寫的東西都快寫完了,就像將夜開始之前那樣,但寫著寫著,我大概便會發現自己在那個年齡段最想寫什麼。

    這個過程應該也是有趣的,我們一起來看。

    新書應該會月底發佈,具體情況,我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這裡真要麻煩大家關注一下我的微博和微信了,我們要保持聯繫。

    就像在上上個後記裡說的那樣,寫書的人真的很怕被遺忘,所以我會不停地寫書,以確保你們能記得我以前寫過的書,事實證明,這是對的,我寫將夜,你們就能記得間客、慶餘年、朱雀記、甚至還有那個五百萬的承諾。於是在一二年底最後那個月,所有這些書,居然都出現在了月票榜的首頁上,從來沒有人像我們這樣了不起過。

    十三

    謝謝你們。

    為了湊足十三這個數,我費盡心力。

    三年結束了,還有三年。

    這是梁朝偉說的,也是施清海說的。

    更是蓮生說的。

    有生皆苦?

    我們這樣活著,就是幸福的。

    過些天,我們一起回來,拉著手唱小情歌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