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純愛耽美 > 妾大不如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書玄幻時空 第十八章代 :番外 之現代篇 文 / 一個女人

    第十八章:番外之現代篇

    紅裳穿著棉質t恤、牛仔褲穿過了馬路,她抬頭看了一眼面前高高的住宅樓,然後向小區的大門走去;她的身上一看就是便宜貨色,與當下的高檔住宅區十分的不協調;但她十分隨意的,直直的走進了小區。

    那小區的門衛看了看紅裳卻沒有出言攔下她:這小區裡總有些奇奇怪怪的人,穿便宜貨的並不只是這一個小姑娘。

    她跟著一對老夫婦走進了十六號樓,然後便徑直走向了信箱處,把大包中的幾個厚厚的信件塞進了一個信箱裡,便轉身悠哉的走了出去:到小區的中心花園去坐著玩兒了,並沒有離開。

    她今天要等好戲看的,不能就這樣走的。

    十六號樓裡四層402室,是她的家:曾經是,但是後來被人奪走了。

    她是紅裳,一個有著兩個人記憶的古代靈魂;剛剛清醒時的驚嚇等已經遠去了,可是她被那個該死的男人害得進了精神病院,然後又強按著她的手在一些文件上按了手印,把她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錢財都奪走了。

    他是她的丈夫,合法的丈夫。

    後來,那個男人不再給療養院錢,她便被診斷無病自由了;這個時候,她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上一年多了。而在療養院時,她便接到了綠色的離婚證書,也因此她喜歡上了綠色。

    她的迷茫、懦弱等等都留在了精神病院中:她在這個身體裡醒來之後,自接收的記憶中明白許多的道理——退讓、忍耐只會讓壞人更加的變本加厲而已。

    她自然不能放過那個男人:不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自己佔用的這個身體,她都不能放過這個可惡的男人。

    她找了一份工作,一份很簡單的工作,並沒有運用本尊的記憶中的知識:她成了一名繡工;她只是想餬口,並且隱在暗處想尋找那個男人曾經下手,想害死她的證據。

    不過她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成了這個廠的技師,帶了幾個徒弟;她繡出來的東西,也都以高價被外國人買走,她的生活便安定了下來。

    可是,那個男人下手十分的小心,當年的車也已經燒燬,根本找不到什麼有力的證據。

    紅裳並沒有因此沮喪,她相信只要時間久了,這個男人一定還會做壞事:她並不一定要非要找到他害自己的證據,只要有他害人的證據就可以。

    日子便在等待中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這個世界的生活很充實,晚上也並不是黑漆漆的,女孩子們完全擁有男孩子們一樣的權力:所以她的日子過得很好,慢慢適應了這裡的生活之後,她也愛上了這裡。

    只是,她總時不時的想起哥哥來:思念著她唯一放不下的親人,不知道哥哥可曾成親;她並不想回去,因為哥哥沒有了她,只會過得更好。

    又是一年過去了。

    她的生活有了新的變化,有一個男人,大家都叫他小趙:不過小趙的年紀並不小,曾經有過失敗的感情經歷,所以一直沒有再談婚論嫁;小趙時常會來找她說話,約她了去玩;她也明白這個小趙是什麼意思,只是她內裡的性子依然是害羞的,所以每次都推脫掉了。

    小趙並不氣餒,還是有時間便來;後來可能是發覺了她的害羞,不現約她出去,她只是和她談一些花樣之類話題;慢慢的,她已經不再那麼害羞,可以和他說些閒話了。

    那男人那裡也終於讓她發現了不同:他開始和那個長得如天使般的女孩吵架了,兩個人甚至還動了手。

    紅裳知道不可能是無緣無故如此的,一定有原因;只是有些事情是依靠她自己做不到的,她想來想去,便和小趙說出一些原來的事情,尋求他的幫助。

    小趙一口答應下來:他原來參軍時便是偵察兵,況且他還有戰友是公安局的刑警。自小趙知道了紅裳的過往之後,待她越發的好了:他做家務比她做的好多了。

    紅裳心裡也是甜絲絲的,慢慢的對小趙敞開了她的心;她在家務上也不是一無是處,至少她做得飯菜是很棒的,是小趙比不了的。

    經過小趙的跟蹤,發現那男人又有了新歡,並且好像還是有錢人的樣子;紅裳聽說之後,便在想要如何讓他和那個天使女孩兒受到應有的懲戒呢?

    小趙的刑警朋友說,現在他們沒有證據,所以並不能對那個那男人如何。

    紅裳並沒有放棄,而小趙依然支持著她;他們買了高倍數的照像機,開始了跟蹤那男人——既然法律不能制裁他,那麼就讓惡人對付惡人好了。

    足足跟蹤了四五個月,紅裳和小趙取到了那男人和另外一個女孩子很親熱的照片:最讓小趙他們吃驚的是,那個女孩子居然是被人包養的二奶!

    原本他們的照片都不取女孩子的正臉,不想她因此而受到傷害;沒有想到,真是魚找魚,蝦找蝦啊,居然都不是什麼好人。

    即使這樣,紅裳和小趙也沒有取那個女孩子的正臉兒。

    天使女孩現在已經不像天使了:她懷孕了,已經有五六個月大了吧?天天看到那男人便是說結婚的事情,可是那男人卻就是不點頭,一直想說服天使女孩兒去把孩子流掉。

    他們兩個人見面就吵,吵得厲害了就打;不見面就打電話互罵,沒有一天消停;奇怪的是那男人卻三不五時的回到天使女孩身邊一趟,看樣子不像是要同她分手。

    他要騙二奶的錢?紅裳和小趙都是這樣的猜想的。

    今天是紅裳來到這個世界上整三年的日子,她要在今天同那個男人有個了斷,然後便放下此事,放開自己的心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她放在信箱中的東西,自然就是她和小趙拍得那些照片:而再過十幾分鐘就是天使女孩兒買菜回來取信的時間,並且今天還是那男人會回來的日子——就算他不應該今天回來,那天使女孩也會把他叫回來的吧?

    她把手臂放在腦後枕著,抬著看著不藍不灰的天空,心情卻並不興奮:即使能讓那個該死的男人得到報應,她也並不是十分的開心;她現在居然想起了小趙來。

    這些日子,只要不是工作與晚上休息的時間,小趙和她幾乎是形影不離的;現在,她第一次感覺到了孤獨;思念也隨之而生,這是她第一次對於鈞之外的人生思念來。

    她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再過一會兒,事情了結之後,她便給小趙打個電話。

    「你不是想在這裡睡一覺吧?」小趙的聲音輕輕的在她耳邊響起。

    紅裳一下睜開了眼睛:「你,怎麼來了?」

    小趙坐在她身旁:「我發現你不在了,而且照片也不見了,便猜想你是到這裡來了。」他看向了十六號樓:「你原來,好厲害啊。」他還真有些擔心紅裳看不上他,只是卻是第一次出言試探。

    「是嗎?我不覺的。而且我感覺現在的生活很好,很喜歡現在的工作。」紅裳的臉上微紅,她是很聰明的人。

    小趙高興起來,很燦爛的笑了起來:「晚上,我請你吃大餐,好不好?」這是他在開始遭拒絕之後,第一次開口約紅裳。

    紅裳低下了頭,在小趙幾乎失望到絕望時才極輕極輕的「嗯」了一聲。小趙大喜,一下子忘形抱了一下她,她便羞得幾乎把整張臉都埋到小趙的懷裡去。

    忽然聽到十六樓裡有響聲傳來,兩個人這才站起來看過去:那樓裡湧出來了不少的人,不過大家都在注意的卻是一男一女;就是那個男人和天使女孩。

    天使女孩用力的拽著那個男人的衣領,他的臉上有很多的抓傷,往外滲著血珠;而天使女孩兒的臉上也紅腫起來,衣服與頭髮也髒亂的很:那個男人看來並沒有因為她有孕在身,而有所顧忌。

    兩個人還在扭打,男人似乎是想掙脫走人,而女孩兒死活不鬆手,並且又是咬又是撓的不依不饒。

    男人終於真正的怒了:「你!」他罵了一堆污言穢語後吼:「不要給臉不要臉,給老子滾遠點!」甩手又給了天使女孩一巴掌:「再撒潑看老子打死你!」那天使女孩差一點摔倒在地上,幸虧四周有不少看熱鬧的人,所以被人扶住了。

    天使女孩被打也火了,當下也真翻了臉,撲過去張開口就狠狠咬向了那男人的胳膊:兩個人又一次扭打起來——這一次下手兩個人都狠了起來,好似兩個瘋子一般。

    眾人有看不下去的,便出言相勸,卻沒有過去拉開他們;打成這樣,還真沒有人敢上前。男人的力氣倒底大些,一腳把天使女孩踹倒在地上,然後看也不看推開人群揚長而去。

    對於人們身後傳來的「出血了,出血了,叫救護車」的話充耳不聞。

    天使女孩肚子疼得厲害,可是她恨恨的盯了一眼那男人離去的方向,拿出手機來撥了「110」:真以為她好欺負?她可不是那個什麼傻紅裳,可以任他做為。

    她報警了,在醫院裡交給小趙刑警朋友一些照片,還有信及電話錄音:都是關於那男人把紅裳的車子剎車弄壞、油箱弄漏的東西。

    紅裳和小趙看到這裡便離開了醫院:惡人自有惡人磨!接下來,他們不應該再理會這一對惡人,他們應該計劃一下將來了。

    在紅裳和小趙結婚不久,刑警朋友道那男人被判了死刑,而那個天使女孩要入獄八年;不過,紅裳已經不在意這個消息了,她和小趙所在意的只有一件事:紅裳有孕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