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老兵傳奇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四八二章 我回來了(大結局大) 文 / 月半貔貅

    血肉親情從來都是楚巖心中最為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不想自己在端木玲瓏的面前幹掉她的爺爺,不管她的爺爺和她之間是不是存在著一些難以化解的矛盾,他必須要搞清楚端木玲瓏和端木海之間發生了什麼。

    當然,還是那句話,端木海楚巖是肯定不會放過的,因為他所做的事情已經讓楚巖沒辦法放過他了。

    尤其是當楚巖知道端木海在端木玲瓏身上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控制要挾自己的時候,端木海就必須要死。

    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敢於拿自己的親孫女來做這種事的人,絕對會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在他還沒有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之前,楚巖必須要將他扼殺掉才行。

    開著車子,楚巖側目看了一眼端木玲瓏,接著便直截了當的詢問道:「玲瓏,你和端木海之間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他要那麼做?你可是他的親孫女不是嗎?」

    端木玲瓏搖搖頭,對於楚巖這個問題,她根本不知道答案,不過她雖然不知道答案,但是心裡還是有著自己的一番想法的。

    所以在楚巖的話音落地之後,端木玲瓏沉思了片刻,接著便輕聲感慨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爸爸死而復生,突然間跑出來救我,卻被那個自稱是我爺爺的人給打成重傷塞進車子的後備箱裡,別說是我這個孫女了,恐怕就連我爸爸在他的心中,也不見得是親生的。」

    端木玲瓏雖然只是感慨而發,但是楚巖卻將這件事情聽進了耳朵裡,因為,如果找不到其他顯而易見的問題,那麼,恐怕這種事情存在的可能性就會被無限的放大。

    「對了,你怎麼會來這裡?」端木玲瓏回答完楚巖的問題之後,馬上便反問了一句,而且在楚巖沒有回答之前,便馬上追加了一個問題,道:「還有,你和端木海是怎麼認識的?你們有仇嗎?為什麼他要利用我來要挾你?」

    對於端木玲瓏的問題,楚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不過既然端木玲瓏問了,楚巖也不會什麼都不說,所以楚巖短暫的思考了片刻之後,這才搖搖頭,沉聲道:「玲瓏,這事情說起來不是一句兩句就能說清楚的。不過有一件事情你說的沒錯,我們之間的確是有仇,只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清楚,我們之間的仇怨從何而來,因為我也不知道,從那一天起,他就成為了我這輩子必須要找到的仇人。」

    楚巖這番話聽起來有些莫名其妙,然而事實情況卻恰恰就是如此,先生與他之間的恩怨,真的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似乎,先生自從楚巖被強制退役的那一天起就存在,只不過當時的楚巖並不知道而已。

    至於先生的身份,楚巖也是剛剛才知道的,讓楚巖有些始料未及的事情是先生居然是端木玲瓏的爺爺端木海,這其中的事情就更讓楚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當然,摸不著頭腦也只是暫時的,端木海所做的一切,都會有一個根源存在,那個根源楚巖不知道是什麼,但是他相信自己一定會找到他,找到他之後,一切的問題,就通通的一目瞭然了。

    端木玲瓏沒有去打斷楚巖的話,因為她看得出來,楚巖是真的沒有欺騙她,楚巖是真的不知道答案。

    有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原本追尋的是一個人,卻總是會牽扯出很多人,而事情發展到最後,真相總是告訴世人,很多人的身後,還會存在著一個人。

    看似很複雜的循環和脈絡,實際上卻都有其存在的緣由,先生的事情恰恰就是其中的一個最好的例子。

    楚巖是因為雷瓦斯的事情,挖出了一系列的陰謀,就連五人組都是因為雷瓦斯挖出來的,原本以為五人組就是一個最大的利益團體了,因為這個五個人的影響力十分之巨大。

    但是,事實證明,這樣想就是大錯特錯了,五人組之中,存在著一個代言人,碧昂斯娜,碧昂斯娜的背後,一直都存在著一個透明人、隱形人,而這個人,就是先生。

    事情追到這裡,就已經可以百分之百的確認,先生就是最大的幕後黑手。

    所以楚巖必須要了結此事,不管先生是不是和端木玲瓏之間有什麼關係,楚巖要做的就是避開端木玲瓏的直接面對,從而將先生幹掉。

    這是既定的事實和計劃,楚巖不會去改變他,端木玲瓏不知道這些,她也不在意這些,因為她根本就不相信那個所謂的端木海真的是他的爺爺。

    親情雖然很複雜,但是如果親情中存在著百分之百的陌生感,那麼,親情與陌生人無疑。

    還有一件事情很重要,都說親情是一種很玄妙的東西,有時候無需要去找什麼證明,當兩個人真的是親人,僅僅是站在那裡,一個眼神,就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但是在端木玲瓏的腦海裡、心臟中,這種熟悉的感覺是壓根半分都沒有,她的腦海裡,心臟中,有的只有對那個自稱是她爺爺的人的恐懼,那種恐懼,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沒有摻雜半分的雜質。

    楚巖看著一語不發的端木玲瓏,忍不住笑了笑,接著沉聲感慨道:「玲瓏,你在想什麼?是不是在想你父親的事情?」

    楚巖的詢問讓端木玲瓏下意識的點點頭,隨即便輕聲道:「楚巖,我不明白,我父親已經去世了,他為什麼會突然間出現在我面前?那個人,真的是我的父親嗎?」

    端木玲瓏心中的一團亂麻楚巖十分的理解,楚巖伸出手輕輕摸了摸端木玲瓏的秀髮,隨後點點頭,道:「玲瓏,端木強山的確沒死,他被先生救走了,不過根據我手裡所掌握的資料,似乎,端木海與端木強山之間的父子關係也並不融洽,我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不過我可以確定,端木強山的確沒死,至少,在你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沒死。」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根據端木海的行事風格,以及楚巖手裡所掌握的對端木海的瞭解,端木強山冒險來救端木玲瓏,這對端木海來說,就是一種背叛,而先生對待背叛自己的人,一向都不會多溫和。

    所以,不管端木強山的身份是什麼,他可能在短時間內,日子不會太好過。

    端木玲瓏從楚巖的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她在得到了答案之後,卻不知道自己該繼續說什麼。

    楚巖也沒多話,繼續開著車,很快便來到了楚巖所住的酒店。

    端木海既然已經找到了端木玲瓏,那麼,端木玲瓏就不能繼續留在她所住的溫泉酒店了。

    到了酒店之後,楚巖帶著端木玲瓏進入房間之後,馬上輕聲吩咐道:「玲瓏,在事情徹底完結之前,你就暫時住在這裡吧,事情結束之後,我帶你一起離開這裡。」

    「嗯,我聽你的。」端木玲瓏點點頭,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所以,楚巖的安排她不會有任何的反對意見。

    楚巖點點頭,隨後拿出手機撥通了血鶴的號碼,同時詢問道:「情況怎麼樣?」

    血鶴在電話裡簡單和楚巖匯報了一下,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約楚巖倒一個地方去見面然後詳細的聊一下。

    楚巖多少有些意外,不過,一想到血鶴一個人在盯著端木海,他根本脫不開身,所以,楚巖當即便和血鶴約好了地方,隨後轉身對端木玲瓏說道:「玲瓏,你在這裡好好休息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

    雖然端木玲瓏不太願意楚巖離開,因為他離開會缺少一些安全感,但是,她知道楚巖如果不是有特別重要的事情,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所以,端木玲瓏點點頭,很乖巧的輕聲道:「好吧,我會照顧好自己,你多注意安全,我等你回來。」

    端木玲瓏很少會有這麼柔柔弱弱的樣子,她就是一個膽大包天的狗仔妹,當然,脾氣還不是一般的火爆。

    現在之所以出現這麼柔和的表現,一是因為腦海裡一大堆的事情衝擊的她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想什麼。

    另外一方面,則可能是再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性格上多少有了一笑而過收斂和轉變。

    人都是會變得,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大多都是指的那些沒遇到真正的事情的人,一個人的成長和轉變,總是會伴隨著一些重大事件的發生而誕生,端木玲瓏已經遭遇了這些,所以,她的性格也產生了一些變化。

    她變得更加沉穩,冷靜,甚至連膽子都變得小了許多,換成比較正面的說法,叫做性格變得十分謹慎了。

    看著楚巖離開,端木玲瓏將門在裡面反鎖,隨後便坐在沙發上,一臉平靜的開始發起了呆。

    楚巖離開酒店之後,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北海道一家頂級成人俱樂部的門前,血鶴的身影已經在俱樂部門口等待多時。

    當然,血鶴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消遣的,這裡是先生在北海道的一個據點,其實每年先生都會來這裡泡兩次溫泉,沒有一個可以落腳的地點可不是先生的風格,他不喜歡住酒店,除非,那酒店是屬於他的,因為缺乏安全感。

    楚巖來到血鶴近前,兩個人在走進俱樂部的同時,楚巖便沉聲問道:「情況怎麼樣?」

    「先生在裡面,頂樓,已經開始召集人手了,他想要把你徹底留在北海道。」血鶴的話楚巖早就能猜到,和他一樣,楚巖想要幹掉先生,先生又何嘗不想要幹掉他。

    既然楚巖選擇暫時放了他一馬,他就不會浪費這樣的機會,他可不會放過楚巖,不管是什麼情況,只要有機會,就絕對要把楚巖給幹掉!

    楚巖點點頭,面帶笑意的接過話茬,道:「這一點我不意外,他想要幹掉我是正常的,不過,在他幹掉我之前,我想我還是先去幹掉他吧,畢竟,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就是這個,不是嗎?」

    楚巖的話讓血鶴點點頭,他一直都有機會直接幹掉先生,作為一個狙擊手,先生暴漏在他的狙擊槍鎖定範圍之內,只要有楚巖的命令,先生必死無疑。

    可惜的是,楚巖因為端木玲瓏的原因,選擇暫時放過了先生,這一次放過,注定會帶來今天晚上的腥風血雨。

    血鶴看著楚巖,忍不住出聲問道:「隊長,我們怎麼行動?」

    血鶴知道,今天晚上要大開殺戒了,他很興奮,但是興奮之餘,還沒忘記楚巖在他跟前,一切的行動,都需要以楚巖的計劃為準繩才行。

    楚巖沒打算悄無聲息的幹掉先生,因為短時間內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先生會把自己身邊防禦的鐵桶一般,所以,最初的計劃不得不放棄,進而選擇一種最為激進的辦法。

    「給他打個招呼吧。」楚巖看著血鶴,隨後視線落在了站在樓梯口的兩個身高馬大的保鏢身上。

    血鶴瞬間讀懂了楚巖的意圖,馬上笑著點點頭,直接走向了那兩個保鏢。

    「晚上好,先生。」兩個保鏢雖然人高馬大,但是基本的禮節還是做的十分到位。

    血鶴可沒那麼講究,他本身就是來傳遞消息的,所以,在兩個保鏢根他打完招呼之後,血鶴直接動手,雙拳猛然襲出,碩大的拳頭直接沖在了兩個保鏢的咽喉之上。

    「砰!」

    幾乎不分前後的擊打傳出了清脆的聲音,兩個保鏢瞬間捂著脖子蹲下,滿臉痛苦的幾乎扭曲。

    血鶴從其中一名保鏢的腰間摘下一副通信器,接著遞給楚巖,另外一部則是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戴在了自己的身上。

    「幹得好。」楚巖笑著點點頭,兩個人接著便直奔樓梯而上。

    俱樂部有電梯,但是卻無法直接到達頂層,因為頂層是先生的行宮,除了他之外,其餘的人沒資格進入第九層。

    而且,還有一件事情是楚巖不想發生的,那就是電梯一旦被困在裡面,那就麻煩了,他們是來殺人的,不是來送死的。

    所以兩個人毫不猶豫的直接衝進了樓梯間之內。

    很快,楚巖和血鶴兩個人剛爬到第三層,俱樂部的保鏢和打手們就已經知道了有人前來鬧事,而這消息也馬上便傳到了先生的耳朵裡。

    原本,先生是不會理會這事情的,因為這俱樂部是他的,但是,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根本用不著他來處理。

    但是,有人告訴先生,闖入者是為他而來,而且,還報上了名字。

    當先生聽到「岩石」這兩個字的時候,瞬間變得精神高度緊張,不過他在手下人的面前依舊掩飾的很好,面不改色的一臉冷笑。

    其中一名他的心腹站在他對面,馬上詢問道:「先生,我們要不要在這裡把他幹掉?」

    「要!當然要!既然他自己主動送上門來,那就怪不得我了,通知下去,所有人都不用去找了,人就在這俱樂部裡,去幹掉他!」先生說完,坐在沙發上一臉的怒意。

    先生本來就正在召集人手,現在,不用往外派了,楚巖已經打上門了,那就在自己的地盤上解決問題吧。

    所有人手紛紛帶著武器離開,一時間房間裡只剩下了先生一人,另外,就是一個剛剛推開浴室的門,身上穿著一件睡衣的女人。

    這女人就是先生最為喜歡的女人,那個經常在視頻中出現的女人。

    她來到先生的近前,雙手輕輕按著先生的太陽穴,輕聲問道:「親愛的,發生什麼事情了?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妙,要不要把黑曼巴叫來?」

    「不用了。」先生搖搖頭,接下女人的話茬繼續道:「黑曼巴不知道去哪了,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她了。」

    女人聽了先生的話,忍不住笑了笑,給先生按摩的手也微微用了一些力氣,片刻之後,女人起身,從一邊給先生拿出了幾片藥片,倒好水放在了先生身邊。

    「親愛的,你不要這麼生氣,該吃藥了。」女人提醒了一句先生,先生點點頭,拿起來藥吃進了肚子裡。

    女人的視線一直伴隨著先生的一舉一動,當先生把藥吃掉之後,眼底,不由的閃過一抹妖媚的笑意。

    ……

    俱樂部第四層,血鶴與楚巖二人已經幹掉了六個率先趕來的打手,並且從打手的手中奪取了兩把手槍。

    一路向上,楚巖與血鶴決定加快速度,但是當他們衝上第五層的時候,第六層和第七層上,已經出現了大量的人影,而且不僅如此,這一批人手裡所拿著的武器,也不再是砍刀或者手槍,他們手裡拿著的,都是突擊步槍。

    ak47的槍聲,在對方發現楚巖和血鶴的時候便已經響起,震耳欲聾的槍聲讓楚巖和血鶴不得不暫時停下步伐,緊貼著樓梯的內側,這樣能夠避開樓上的人開槍的射擊角度。

    但是,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如果在過幾秒鐘,對方從樓梯上衝下來,到時候楚巖和血鶴兩個人可就是躲無可躲了。

    「血鶴,撤,去走廊。」楚巖當即便做出了決定,離開樓梯間,走走廊。

    血鶴點點頭,馬上答道:「好,我掩護,你先走!」

    楚巖沒說任何廢話,等待血鶴的指令,當血鶴拿著手槍開始掩護的時候,楚巖馬上便衝進了走廊。

    看著子彈在樓梯間四處亂飛,楚巖忍不住鬆了一口氣,這麼狹窄的地方,對方那麼強的火力,絕對會很有殺傷力。

    不多時,血鶴的身影也衝進了走廊,並且將走廊魚樓梯間的門給鎖死。

    這樣做雖然能夠拖延一些時間,但是,用不了多久,對方就會衝出來,而這個該死的俱樂部,極度的注重**,所有的牆都是用隔音材料修建的,這裡面就算打成世界大戰,外面都不見得會聽得到。

    「血鶴,伏擊!」楚巖馬上做出了一個決定。

    伏擊,簡單來講就是停在樓梯間與走廊門的兩側,等待對方衝出來的時候,殺對方一個出其不意。

    這樣做很瘋狂,也很冒險,正常人的思維絕對是趁著對方被暫時的困在樓梯間裡,他們必須要盡快離開躲起來,以便於再次尋找戰機。

    但是楚巖不這麼想,也不這麼做,他就要反其道行之。

    血鶴點點頭,馬上.將沒了子彈的手槍扔到一邊,接著與楚巖兩個人一左一右的站在門口,耐心等待著對方的行動。

    果然,沒用幾秒鐘時間,沉悶的槍聲已經響起來,樓梯間的門鎖被瞬間打的稀爛,拉開門,兩個手裡端著ak47突擊步槍的傢伙率先衝了出來。

    也許是根本沒想到楚巖與血鶴二人會不逃反而選擇了伏擊,反正兩個人是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直接手裡的槍便落在了楚巖與血鶴的手中。

    「噠噠噠!!」

    槍聲暴起,突然的槍聲與攻勢瞬間將急於衝出來的槍手全部打成了篩子,而當對方後面速度稍慢的人開始反擊的時候,楚巖與血鶴兩個人卻又再一次退出來。

    楚巖視線在地上的屍體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上掃了一眼,隨後衝著血鶴點點頭,血鶴馬上會意,與楚巖一起,一人拎著一具屍體,直接扔進了樓梯間之內。

    「噠噠噠!」

    槍聲下意識的響起,子彈在那兩具屍體上穿透,當他們發現殺的人殺錯的時候,已經晚了,楚巖與血鶴已經一躍而出,子彈將最後幾個近距離的槍手幹掉。

    子彈,也在這一刻打光,楚巖和楚巖二人對視一眼,接著便一路向上。

    第九層的門口,楚巖和血鶴二人推開門的瞬間,看到的是四個身高馬大的保鏢,每一個人手裡,都拿著兩把mp5衝鋒鎗,在楚巖和血鶴現身的瞬間,馬上便扣動了扳機。

    「突突突突!!」

    槍聲密集,楚巖和血鶴二人忍不住向後飛撤,並且隨手將門關住。

    「媽的,這些混蛋太不講究了!」楚巖和血鶴靠在牆邊,聽著門上不斷傳來的子彈衝擊聲,忍不住低聲嘀咕了一句。

    楚巖看著血鶴,忍不住笑著搖搖頭,道:「咱們打上門的時候太正好了,他們正在召集人手對付我們,我們就來了,人家當然得好好招待一下我們了。」

    掃射的感覺的確很爽,不過掃射的時候,子彈的消耗速度是更快的,當對方更換彈夾的時候,楚巖和血鶴二人猛然間將早已經打的千瘡百孔的門踢飛,同時獵豹一般撲向了那幾個正在更換彈夾的身影。

    楚巖和血鶴的速度很快,快到讓四個人根本沒時間把彈夾更換完畢,咆哮狼王暗紅色的刀鋒瞬間切開了其中一人的脖子,屍體還未倒地,刀鋒再轉,猛刺入另外一人的肋下,斜向上方的刀鋒直接刺穿對方的心臟。

    撲通撲通,屍體先後倒地,而另外二人,也已經被血鶴幹掉,屍體也已經緩緩倒地不起。

    先生的房間之內,外面驟然停下的槍聲,讓先生昏昏欲睡的神經瞬間精神了起來,這一變故,讓一直跟在先生身邊的女人忍不住略有些驚異。

    「砰!」

    沒等先生有任何的動作,房間的門已經打開,楚巖和血鶴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房間之內。

    先生下意識的就想要扣動手槍的扳機,但是,血鶴手裡端著一隻mp5衝鋒鎗,在先生扣動扳機之前,直接將先生的手槍擊落,隨後看著已經站到窗戶邊上的女人,面帶笑意的提醒道:「美女,不要亂動,手裡的槍很容易走火的。」

    女人點點頭,臉上的表情略帶驚恐,不過眼底卻根本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

    楚巖的目標是先生,這一點很關鍵,所以楚巖和血鶴都對這個女人不感興趣,只要她不做亂七八糟的事情,她會活的很好。

    然而,讓楚巖和血鶴都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就在他們眼前發生了。

    站在窗邊的女人,突然間頭部中彈,子彈將她的頭部直接擊碎,紅白相間的物件四散飛射,而原本注意力都在先生身上的楚巖和血鶴,瞬間移動到了牆邊,不過先生卻依舊在他們的槍口鎖定之下。

    「你們,來的有些晚了。」先生看著楚巖,並未做什麼,只是乾脆的將手槍放下,接著,坐在自己的沙發上,閉上了眼睛。

    「晚了,什麼晚了?」血鶴略有不解,同時開始搜索狙擊手的位置。

    楚巖則是看著先生臉上不斷變化的表情,忍不住心中有些不太妙的感覺。

    十分鐘之後,血鶴確定,狙擊手的目標是那個女人,而且,在完成任務之後已經圓盾潛力了。

    楚巖在這一刻,也已經來到了先生的近前,伸出手輕輕的按在了先生的脖子上,瞬間,面色凝固。

    「先生死了。」

    楚巖抬起頭,看著血鶴的目光,平靜如水。

    ……

    一周之後,日本飛往南山市的航班上,楚巖、血鶴以及端木玲瓏三人面色平靜的注視著機艙外的景色。

    端木玲瓏心懷感慨與忐忑不安,血鶴心中略帶輕鬆,唯獨楚巖,看似面色平靜,但是心中卻是有著絕對無法抑制的疑慮和擔心。

    當飛機緩緩降落的時候,南山市的夜色已經緩緩降臨。

    …….

    七十二小時之後,獠牙山溫泉度假村。

    經過了一起擴建以及二期改建的工程建設,獠牙山溫泉度假村已經徹底成為國家一級旅遊度假村,不論是規模還是檔次以及品質都是絕對的頂尖水準。

    今天,是獠牙山溫泉度假村重張開業的日子。

    這種項目的重張開業,在開幕儀式上所邀請的領導都是重量級的,不過,對於莫夕瑤而言,領導雖然是必要的,但卻不是最重要的。

    羽靈媚站在莫夕瑤的身邊,看著莫夕瑤悵然若失的表情,忍不住笑著低聲調侃道:「夕瑤,你是在等他嗎?既然這麼想他,那就給他打個電話吧。」

    莫夕瑤搖搖頭,笑著看了看羽靈媚,隨後答道:「不,他在做事情,他做的事情很危險,我不能打電話給他,我不想他有事。」

    莫夕瑤的解釋讓羽靈媚忍不住點點頭,她和莫夕瑤一樣,很清楚楚巖會做什麼事情,為了不讓楚巖出現任何的不該出現的麻煩,她們所選擇的,只能是耐心等待。

    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這樣的形容雖然有些誇張,但是,獠牙山溫泉度假村的情況就是這樣,中國人喜歡開業熱熱鬧鬧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鬧的。

    當各大領導輪流講完話之後,這些大佬們被送去參加答謝宴會的時候,莫夕瑤的臉上,最終定格在失望之上。

    「夕瑤,進去吧,領導們都在等著你呢。」羽靈媚的聲音從莫夕瑤身後傳來,莫夕瑤轉過身,點點頭,答道:「我知道了,你先過去招呼著,我隨後就來。」

    羽靈媚點點頭,莫夕瑤悵然若失的表情讓她無奈的搖搖頭,轉身先去宴會廳招待賓客去了。

    莫夕瑤又看了看周圍,最終只得轉過身,剛準備上台階的時候,身後,突然間傳來了一個讓她身影瞬間停住的聲音。

    「夕瑤,我回來了。」

    莫夕瑤身影僵住,轉過身時,早已淚流滿面。

    據說給請網打滿分的還有意外驚喜!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