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極品女仙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返回日耀城 文 / 金鈴動

    「這你都不知道?丹盟可是星辰冒險團的背後支持著,星光冒險團和天賜冒險團就是因為得罪了星辰冒險團,如今整個星光大陸上所有屬於丹盟的商舖都拒絕賣給這兩個冒險團任何丹藥。」

    「怪不得會有這麼多的冒險者加入星辰冒險團,要不我們也去試試?」

    周圍就是一陣寂靜,很多冒險者心中都是一動。

    「看,星光冒險團的人來了!」

    走在前面的冷寒面具後面的雙眸就是一冷,目光落在了從對面走來的星光冒險團的團長武思月的臉上。

    許紫煙和幕羲走在冷寒等人的身後,兩個人一邊走一邊閒聊著,感覺到氣氛變冷,許紫煙不由轉目一望,便看到了對面正緩緩行來的武思月。

    許紫煙的目光不由一冷,幕羲的臉色也不由一沉。當初被羅隱伏擊,他們的心中可是還記著這份仇恨。而且在幕羲看來,當初如果沒有許紫煙布設出什麼陣法,恐怕他們都死在了蒙面人和星光冒險團的截殺之中,所以他望向武思月的目光便閃爍出殺意。

    武思月也是聽說星辰冒險團回到了日耀城,這才在武思月帶領下出來想要攔住星辰冒險團威脅一番。這些日子他們的日子非常不好過,丹盟拒絕出售給他們的丹藥,不(說修煉的問題,就是受傷以後沒有了治療的丹藥就讓他們損失了不少修士,如今已經沒有修士肯再加入星光冒險團。如果在這樣下去,只有損失,而沒有補充。星光冒險團會很快的衰落,甚至解散的趨勢。

    但是當武思月看到兩千多修士的時候,神色便不由一變,等到他再看到幕羲的時候,臉色更是一變。在這種情況下,他自然不敢再攔住星辰冒險團,如果再把幕羲給惹怒了。他們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他的心中很不明白為什麼丹盟會如此支持冷寒,這一年多的時間裡他沒少調查,但是卻沒有調查出來什麼。此時唯有氣哼哼地帶著星光冒險團的人閃到了一邊,朝著幕羲施禮,幕羲淡淡地看了武思月一眼,冷冷地哼了一聲。便不再去搭理他。

    武思月的神色一滯。心中歎息了一聲。知道原來威脅星辰冒險團的計劃已經行不通了,如果想要得到丹盟的諒解,就必須通過星辰冒險團。於是便遠遠地朝著冷寒拱手道:

    「冷團長!」

    冷寒頓下了腳步,冰冷的目光望向了武思月。

    「何事?」

    冷寒的冷漠讓武思月的心中就升起了一股怒氣,聖地與天宮相聚遙遠,一北一南,而且在星光大陸又沒有傳訊玉簡,所以羅隱攻擊星辰冒險團的事情還沒有傳到日耀城。別說這件事情沒有傳過來,就是星辰冒險團在星光城發生的事情也還沒有傳過來。雖然有些大勢力已經知道了,但是卻還沒有傳播開來,像冒險界這樣的低層次更是不可能知道。否則武思月也不會妄想著通過星辰冒險團來得到丹盟的諒解。

    武思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中的怒火,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

    「大家都是冒險者,我們是不是找個時間喝一杯?」

    冷寒定定地看著武思月足有三息的時間,這才點點頭道:

    「好,等著我空閒下來,大家選個時間。」

    話落,冷寒便舉步前行,再也不看武思月一眼,只是那眼中更加的冰寒。武思月望著冷寒的背影滿臉通紅,他還從來沒有被一個冒險者這樣冷淡過。只是想到如今星光冒險團的境遇,不得不忍下心中的怒火。在他的身後一個冒險團低聲地罵道:

    「暴發戶!」

    武思月回頭看了他一眼,低聲喝道:「我們走!」

    眾人走到一個十字路口,許紫煙等人和幕羲告辭,而幕鼎香則是留了下來,眾修士繼續向著冒險者聯盟走去。

    前行不久,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陣騷動,緊接著前方的行人向著兩邊閃開,從對面走來了幾百人,走在最前面的便是天賜冒險團的團長孔治。

    在星光城的事情還沒有傳過來,但是在大荒的事情卻已經傳了過來。在大荒天賜冒險團五百人被星辰冒險團滅殺的消息讓孔治知道了之後,心中大怒,發誓要將星辰冒險團除去。哪怕因此徹底得罪了丹盟也在所不惜。

    再說了……

    如今丹盟已經對天賜冒險團進行了封殺,他們還有什麼需要顧及的?最重要的是天賜冒險團損失五百修士,這不僅僅是實力上的損失,更是名譽上的損失,如今他們的局勢比星光冒險團還要糟糕。

    星光冒險團只是沒有他再肯加入,而天賜冒險團卻已經開始有修士脫離,加入其它的冒險團。如今他們的人數已經降到了乙級冒險團的人數,如果再有一年不能夠將人數提升上來,哪怕他們的積分夠,也只能夠降到乙級冒險團。

    被對方殺死了五百修士,這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孔治已經沒有了顧忌,天賜冒險團和星辰冒險團只能夠有一個存活下來。

    所以,當他聽到星辰冒險團回來的時候,便帶著一百多人匆匆趕來。雖然他聽說星辰冒險團在大荒招攬了不少的修士,已經擁有了甲級冒險團的人數,但是在心中卻絕對不相信。他不相信一個丁級冒險團會有如此的吸引力,就算有如此的吸引力,他也不認為一個丁級冒險團會有著如此財力養得起這麼多人。

    但是當他看到冷寒後面跟著兩千多人的時候,他的心便傻了那麼幾息的時間。

    「這怎麼可能?這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甲級冒險團的人數了,而是遠遠超過了。這冷寒何德何能,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拉起了一個這樣的冒險團?」

    憤怒的心中又升起了嫉妒,望向冷寒的目光充滿了凶厲。然後神色又是一呆。

    「這這這……這什麼可能?冷寒的修為怎麼會是藍級中期八品?」

    他的目光一厲,看到冷寒的修為,他的心中更加堅定了殺死冷寒的心思,停下了腳步冷厲地望向了冷寒。

    冷寒也停下了腳步,整條大街都靜了下來,周圍無數的修士都露出了興奮的目光望著兩支隊伍。

    是的!

    只有興奮,沒有恐懼!

    因為他們知道在日耀城內是不允許廝殺的,但是他們也都聽說了星辰冒險團在大荒殺死了五百天賜冒險團的事情,這件事情放在哪個冒險團也不會忍下去,雙方一定會決鬥。

    日耀城是不允許廝殺,但是有著不可調節的事情發生,大家可以通過決鬥來解決。在決鬥場幾乎每天都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像兩個大冒險團之間的這種大型決鬥卻是很少發生,這讓看熱鬧的修士都興奮了起來。一來可以看場大熱鬧,二來這樣的大決鬥賭局一定大,說不定能夠在這場賭局中贏一把。

    人群中站著一隊日耀城的執法隊,他們冷漠地望著兩支隊伍,如果兩支隊伍敢當街廝殺,全城的執法隊會立刻向著這裡集中,將兩支冒險團斬盡殺絕。

    「冷仇,你殺了我們五百人?」

    望著孔治扭曲的面龐,冷寒淡淡地點了點頭道:「不錯,他們要殺我,我自然要殺他們。」

    「好!你承認就好!」孔治冷厲地說道:「我們天賜冒險團要和你們星辰冒險團決鬥,我們兩個冒險團只有一個能夠存活下來。」

    冷寒微微皺了皺眉頭,但是隨後展開了眉頭點點頭道:「好!」

    聞聽到冷寒答應,孔治的心中就是一定道:「十日之後,我們在決鬥場,雙方各自派出十個人決鬥,輸者一方解散冒險團。」

    孔治的臉上現出了一絲獰笑,雖然星辰冒險團發展得很快,但是他堅信天賜冒險團的底蘊還是勝過星辰冒險團,十場之內自己一方最少也會勝出六場。在決鬥中殺死冷寒,然後迫使星辰冒險團解散,天賜冒險團不僅僅是去掉了冷寒這個仇人,而且還會名聲大振,徹底擺脫眼前的困局。

    許紫煙目光一閃,神識傳音道:「冷寒,有把握嗎?」

    冷寒也神識傳音道:「沒有把握,我們輸面佔大。雖然我們發展得很快,但是底蘊還是相差很多。可是……人家已經逼到了面前,不能不應戰。」

    「只有這一種決鬥的方式?」

    「不是,還有一種是團戰……」冷寒的眼睛突然一亮:「我們可以團戰。」

    「團戰是什麼?」

    「就是兩支冒險團的大型對戰。以人數少的那個冒險團為準,比如天賜冒險團如今有一千人,我們這邊也只能夠出一千人,然後這兩千人進行混戰,殺死對方最後一個人方才取得勝利。這是最殘酷的一種形式,失敗的一方不是解散,而是全滅。紫煙,我們有著絕殺陣,完全可以進行團戰。」

    「那就團戰!」許紫煙一錘定音。

    見到冷寒沒有立刻答應,孔治的臉上現出了譏諷:「怎麼?不敢?」

    冷寒望著對面的孔治,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不,我同意決鬥,但是卻不同意決鬥的方式。」

    *

    求粉紅票!求推薦票!

    *

    *(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