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科幻小說 > 都是徐福的錯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十八章 .中二病也要當勇者(七) 文 / 史詩級環形山

    眾所周知,自發病以來,中二病就沒有好轉的病例。形形色色的中二病人讓所有心靈學家和腦科學家都束手無策,從一個失敗到另一個失敗,甚至不少人反被患者感染。現在,中二病和腦殘者一樣都是無藥可醫的絕症,這個觀點以及深入人心。

    中二病人以中二為傲,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中二是一種生命的哲學,一種立身處世的信念,一種和平和諧的生活方式,是一切公平與正義的基礎。

    一日成中二,終身是中二。

    正是知曉這一點,徐福才難以相信少女的話。

    徐福沒有立即窺視命運長河,她是真的被吊起了好奇心,這是千年來少有的體驗,決定耐心的和這個小傢伙玩一玩解密遊戲。

    「你說的『畢業』是什麼意思?」

    朱光起左手撐在扶手上,支著臉頰一邊,翹起二郎腿,右肩聳了聳。

    「字面上的意思,那個聲音消失了,我不再是中二病。」

    「『中二病』的科學定義,你是瞭解的吧?」

    「凡人的智慧……」

    隔著玻璃幕牆,誰都能看清少女臉上明顯的鄙視,如此公開嘲諷徐福的舉動讓趙元嗣想笑。

    「這不是當然的麼?被植入思維,人格變化,身體發生超自然進化,擁有超能力,中二病的幾大要素。這其中最關鍵的是被植入思維引起的人格改變,目前我很確信,我自由了。現在我是以完全屬於自我的人格和你們交談。」

    徐福對趙元嗣的態度,雖然偶爾喜歡擺一些老前輩的姿態,外加互相吐槽時閃現的毒舌外,總體算得上親切。但那時建立在兩人都是神仙的平等基礎上,一個小小的凡人居然敢用這種口氣蔑視她的智商,正當神仙不會發怒?

    要知道,她可是對一個2000年前的登徒子都記在心上的女人啊。

    趙元嗣正盤算她打算用什麼法術教訓這個小鬼什麼是「尊敬老人」,卻沒想到徐福沒用任何手段找回場子,只是轉變了口氣放嘴炮。

    「你讓我們相信一個滿口男人腔調,胸前凸點,都還能滿不在乎翹著腿的姑娘不是中二麼?」

    少女被一擊必殺。

    她尷尬的放下纖細的長腿,把胸前單薄的衣服往外拉了一下,面色如常的說:

    「這其中有很深的的緣由……我可以保證我的思維完全屬於自己。」

    指了指自己的心臟部位,面目極為真誠。

    「作為顯能者的你們應該能理解的吧,我如君子坦蕩蕩的內心。」

    直覺告訴趙元嗣,少女沒說假話。但是那神態,那面容,搭配在一起就有種揮之不去的噁心感,彷彿一個變異的靈魂裝在空洞的木偶中,被操縱著作出裝模作樣到極致的神態,讓他本能的不願意相信。

    徐福也有同感。

    「不解釋清楚的話,我們之間並沒有互信的基礎,這邊可有大把的人需要說服。」

    「好吧,看來不說明白的話,談話也無法進行下去吧。」

    少女思索著,明白自己其實並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哪怕是單方面的瞭解,都有談話的基礎;雙方都對對方一無所知的話,很難建立起基本的信任。

    「那就請安心聽一下,這個毀於中二病的家庭的故事吧。」

    少女開口,描述起她的過往。

    ——————分割線——————

    朱光起原本是個勤學上進的好騷年,每天上a、b兩站自學高難度姿勢,家裡還有溫柔美麗賢淑窈窕又能幹的妹妹朱愛麗,整天圍繞著他撒嬌打滾。

    雖母親早逝,但能幹的富豪父親朱三孝,用愛撐起這個單親家**一片明媚的天空。

    有錢有能力又溫和的好爸爸,童顏巨(喵)乳又親暱的妹妹,聰明絕頂還帥氣的哥哥。

    真是令人羨慕嫉妒恨的幸福家庭啊。

    當天朝對日宣戰的時候,一家人其樂融融。

    當天朝擊垮日本的時候,一家人其樂融融。

    當超能力最煩成為都市傳說的時候,一家人其樂融融。

    當中二病被披露,流毒全世界的時候,一家人其樂融融。

    太快樂了,太幸福了;智慧和美貌,金錢和機運,都集中在這一家人身上,真是讓人好想……

    ……好想燒啊!

    「燒啊,燒啊,燒啊燒啊燒!!!」

    某一個平凡的**節裡,五顆籃球大小的火球點起了熾熱的烈焰,幸福的彷彿與世隔絕的一家人被堵在死角里。

    只露出兩隻眼的尖角高帽上映著血紅的「f」,或擎著鐮刀,或持著鐵錘,更有火把和鎖鏈,神色的袍子遮住了一切特徵,只剩下宛若邪教徒的狂熱眼神。

    領頭的人一手持著燃燒的十字架,對恐懼不已的一家三口莊嚴宣佈:

    「宣判,被告有罪!」

    「有罪!有罪!有罪!」

    周圍的起哄聲震天動地。往日散漫在這個廣闊都市的中二病們現在都聚攏在這裡,為深深的祭典歡呼。

    朱三孝悲憤的怒斥:

    &nb

    sp;「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fff團統領投下的目光如同看恬不知恥的人渣。他用一種「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語氣,得意的封死這位父親的退路。

    「罪名,閃光彈。」

    「什麼?」

    完全是朱三孝理解範圍外的東西,他根本沒反應過來。

    但中二病是不會照顧當事人情緒的。他們堅持的唯有內心的正義,為了這個可以踐踏全世界。

    領頭的高舉十字架,呼喊:「執行!!!」

    「燒啊,燒啊,燒啊燒啊燒!!」

    幾乎每個參加這次燒烤大會的中二,手中都聚集起碩大的橙紅色火球,對準了瑟瑟發抖的一家人。

    千鈞一髮之時,fff團的身後傳來一聲正義的大吼。

    「異議!!」

    那個聲音和風暴一樣將站立的人刮得東倒西歪,待他們狼狽的爬起來時,他們和目標之間已然多了一位身材無比高大的——

    ——fff團戰士!

    這是一位身披紫色鑲金邊長袍的中二病,帽子上的f也不是大眾化的紅色,而是一朵熊熊燃燒的金色火焰字符。他和其他中二病完全不一樣,不僅僅是身材巨大,聲音也無比雄壯,如龍吟虎嘯,一聽就是了不起的壯士。

    如果不是打扮成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傳說中的大英雄。

    「fff團的宗旨是什麼!」

    他一手指著被他氣勢壓倒的中二病們,訓斥道:

    「不燒同性,不燒真愛,不燒父女母子兄妹姐弟!更不燒父子母女兄弟姐妹!這些你們都忘了嗎?沒有了宗旨,我們就不是偉大的fff團聖戰士,只是失去義理的喪家之犬!!」

    而後又大呼:「你們是要做狗,還是做人!!」

    「人!人!人!」

    中二病們的情緒完全被這個巨型中二給調動起來了,齊齊舉著手高喊起來。

    「是的,我們fff團是高尚的,公正的,有道德有理想的和平團體!我們是講道理的!」

    「義理,道德!」

    大家熱淚盈眶地跟著吶喊,狂熱的氣質簡直就是熊熊燃燒的太陽,閃得一家人不敢動彈。末了,巨大中二轉過身來,蓬勃的陰影籠罩住瑟瑟發抖的三人。

    「好了,燒死這些放閃光彈的現充!」

    絕望,擊倒了身為父親的朱三孝。

    明明是帶兒子女兒上街買東西,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

    「等等,我們是一家人,不是不燒父女兄妹——」

    他淒厲的祈求被放過。但卻迎來了兇惡的駁斥。

    「住口,現充,你們之間父子、父女、兄妹的聯繫麼!沒有,燒死!!」

    「聯繫?」

    朱三孝把握住了他話語中的東西。

    「愛的聯繫。」

    見王三孝有「改邪歸正」的態度,善良的巨型中二好心科普了一下這其中的含義。看著這位父親神色變換不定,最後堅定的轉向女兒王愛麗時,他鼓勵似的拍了拍王三孝的肩膀,以「孺子可教」的語氣說:「上吧,爺們。」

    「爸爸這也是為你好,愛麗……」

    朱三孝抱著女兒,緩慢而堅定的將她放在地上。

    中二病解釋時聲音並不小,可愛的女兒已經明白自己要面對的命運。只是見到爸爸真的那麼做,她還是難以置信的喊叫著:

    「不,爸爸不要啊!!」

    朱光起簡直不敢相信他敬愛的爸爸居然要做出這種事情,激動的情緒將僵硬的感覺排斥出四肢,衝上去試圖阻止爸爸的暴行。

    「住手啊,愛麗是我妹妹,你的女兒啊!」

    巨型中二隻是擺了擺手指,就鎮壓了這位少年。

    「為了活下去,為了活下去……」

    朱三孝自我催眠著,撕開了眼前的遮攔物,掏出了……

    「啊——」

    慘叫。

    「緊……」

    呻(喵)吟。

    「哦哦哦,這就是好爸爸和乖女兒的真愛!」

    圍觀的中二病在起哄,在高歌。

    他們興奮的高呼著:「赦免!赦免!赦免!」

    爸爸已經神志不清了,但看到女兒的樣子,就會想起亡妻。

    「愛麗、愛麗……你和你媽媽一樣漂亮……」他溫柔的拂去女兒眼角的淚水,加快了動作。

    「不,難道,不要啊,不能在那裡!」

    朱愛麗絕望而痛苦,又恐懼地看著在牆邊蜷縮成一團的少年。

    「哥哥救我啊——」

    半年後……

    一個普通的七夕節。

    「哥哥,哥哥,爸爸終於不在了喵——」朱愛麗端著一個帶血的布包,跪坐在四肢被綁在床上的朱光起身上,柔聲道:「我們終於可以在一

    起了喵。」

    朱光起試圖反抗,但毫無意義。

    朱愛麗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帶有奇妙的力量,震得他全身無力。

    「不,愛麗,不要這樣,我們是兄妹啊,親兄妹啊!」

    「正因為是兄妹所以才要相親相愛喵,哥哥。」

    妹妹把布包擺在床頭櫃上,熟練的褪下他的……將有些發黑的部分對準高聳的那部分,一鼓作氣……

    「愛麗,你冷靜一點啊!」哥哥還在掙扎,理智和**的交戰讓他幾乎崩潰。

    騎馬的妹妹並沒有如他所願。

    「這樣不好嗎,哥哥,有一個能幹的妹妹,不好嗎?」

    「我們不能這樣做!」

    「為什麼,為什麼?爸爸不是這麼做了麼,每晚每晚,一次又一次。哥哥,我知道的,你聽得到的,全都聽到了喵。」

    被揭穿的朱光起震驚了。

    「你在說什麼……」

    「我知道的喵,哥哥的事情我全部都很清楚,我一直都感覺得到,每一天,每一次,哥哥都在門外哭喵。」

    妹妹說著就流下淚來,肌肉更夾緊了幾分。

    「清醒點,愛麗,停下該來。不要犯下無可挽回的錯誤啊!」

    妹妹聽了哥哥抵死掙扎的話,不喜反怒。

    「錯?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我沒有錯,想要和哥哥生孩子的我沒錯!錯的是世界喵!!」

    這一聲怒吼震碎了窗戶,牆壁上滿是裂紋,讓原本就要奔潰的朱光起居然奪回幾分理智。

    但隨之而來的是真正的絕望。他恐懼的看著面色瘋狂的妹妹,哭著說:

    「你……你也染上了中二病…………」

    「啊,多麼美妙的力量,只有這樣我才能殺掉那個噁心的男人喵。還是哥哥的好,如此年輕,如此雄壯勇,喵嗚~~~」

    速度猛然加快。

    「不要啊不要啊!」

    「哥哥,我愛你……」

    朱光起反應過來前,妹妹已經吻了上來。

    「唉?」

    唇齒交叉時,妹妹還能喊:「進來,全部喵!」

    「不,愛麗,不能……啊~~」

    朱光起最終還是崩潰了。

    良久,妹妹捂著肚子,一臉幸福的對萎靡的哥哥說:「熱熱的,暖暖的,一定是個強壯的孩子喵。」

    「愛麗……」

    「我會好好帶大的,這是我們的希望。」她的神色陡然間變得猙獰:「所以,哥哥……你先在下面等一會喵。」

    「唉?愛麗,你——」

    「哥哥,再見喵。」

    五行的振波撕裂了人體,將這個房間的一切都染上了血紅色。

    布包滾落到地上,朱三孝死不瞑目的頭顱正好對著浸泡在鮮血中的魔女。

    這就是,朱光起的黑暗人生。

    「啪啪啪啪——」

    單薄的掌聲久久不息。

    「好,說得好!千回百轉,蕩氣迴腸,真是頗有矽統科技的風範。王三孝,大紳士也!」

    趙元嗣聽得熱血沸騰,只恨不能親眼所見,他孤單的掌聲在一片安靜中異常刺耳。

    「唉,你們怎麼不鼓掌,這麼優秀的故事,兄妹,父女,多麼好的裡番劇本啊,拍出來一定——」徐福往四次元乳(喵)溝一探,掏出根撬棍。

    「給我住口啊,重點明明是死而復生啊混蛋!」

    duang!!!

    紳士被**了。

    ps:找靈感喝了點酒……結果……刪掉一些,絕無敏感詞,絕無直接描寫,連肉都沒有,是吧?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