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總裁封殺愛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十章 她得的是乳腺腫瘤 文 / 小頹0

    林安琪思考了許久,最後還是按了綠色按鈕,可惜手機的另一邊永遠不再服務區。

    「喂~爸爸,我是安琪,麻煩你接一下電話。媽媽現在躺在a市人民醫院。聽到我的留言,過來一下好嗎?」

    葉小拿來了礦泉水,問:「怎麼還是關機嗎?」

    安琪點了點頭,歎氣道:「但願媽媽沒事……媽媽……起來,我們回家吧~我餓了,你還沒給我煮飯吃。不是說你很久沒去看電影嗎?快點起來……這次女兒請你看電影,媽媽,為什麼你還在睡覺。你怎麼……怎麼……突然那麼貪睡啊~」

    「安琪~」

    「黃玉芬的家屬請來一下醫生辦公室~」

    林安琪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走進醫生辦公室,彬彬有禮道:「醫生你好,我是黃玉芬的女兒,請問我媽媽現在怎麼樣了?怎麼還沒醒?」

    「疲勞過度加上患者似乎受到什麼打擊,所以我們給她吃了點安眠藥讓他好好睡一覺。」醫生認真翻閱著檢查結果「我們給患者做了全身檢查……患者似乎是乳腺腫瘤。」

    「啊?」林安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照患者的情況來看,患者不應該不知道自己生病了。」醫生鄭重其事地問「為什麼沒有接受手術。要身體恢復健康,應該及時治療才對呀。」

    林安琪震驚道:「醫生麻煩你再確認一下,是黃玉芬的檢查報告嗎?會不會是你看錯了?我媽媽她每天給人打理著180平方的房子,就算晚上一點睡覺,早上七點起床都還是精神百倍。怎麼……怎麼可能會得這種病呢?為什麼會這麼突然?不可能,那不是我媽媽黃玉芬呀~」

    醫生嚴肅地說:「很抱歉我沒有看錯檢查報告,建議你媽媽做進一步鉬靶x攝片檢查。」

    林安琪暴躁地拍一下桌子,大聲地說:「那就快點檢查呀~為什麼還在這裡呆著。不是說病情應該及時治療嗎?」

    「請你冷靜一下,你媽媽還在休息,我們就算要做檢查也該等你媽媽醒後。」

    「對不起」林安琪結巴道歉「剛才是我太激動了。那個……現在醫學這麼發達,乳腺腫瘤應該可以治好的,對吧?」

    「還是等檢查結果出來吧。」醫生歎氣道「先去大廳交一下費用吧,還有病患的家屬就只有你一個人嗎?你爸爸呢?」

    林安琪急匆匆地跑到醫院花園,努力地撥打著林佑威的電話,哪怕結果依然是關機。

    「喂,爸爸,媽媽病倒了,他躺在醫院。醫生說……醫生說……醫生說那是……乳腺腫瘤,需要動手術。爸爸,我一個人在這裡很害怕,很難受。你過來好嗎?聽到留言,請來a市人民醫院。哪怕不能來,也打給電話給我,好嗎?」

    「爸爸,媽媽還躺在醫院,我求求你救救她。拜託了。畢竟他是你二十多年的妻子啊!」

    「爸爸,聽到我的留言了嗎?你能過來一下嗎?醫院催著交費,你過來一下,好嗎?救救我的媽媽……爸爸,媽媽可能活不成,你快點來,你這個……混蛋!」

    心急如焚的林安琪氣憤地把手機摔在地上,望著周圍詫異的眼神,無助地流下眼淚。怎麼辦?自從媽媽發生這件事以後,她就不好意思去求救其他親人。家境不好的舅舅最近也忙著給自己的兒子籌錢扮婚禮,姨媽到處借錢供孩子讀書,小姨媽日子也沒有好過到哪去。怎麼辦?自己到底該怎麼辦?當自己想讀大學,媽媽也是這麼拚命地幫助自己解決問題。現在輪到自己為母親做點什麼,卻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愚笨。

    「我不接不接不接你的電話」安靜地躺在在地上的手機突然狂震。

    林安琪立馬拿起手機:「喂~」

    「喂~安琪嗎?我是小,你給爸爸要到錢沒有?你現在在哪裡?你媽媽拔掉打點滴的針頭,鬧著要回家。」

    「我在醫院的後花園,你叫他等我回去。」

    林安琪提著飯盒匆匆忙忙地趕回病房,由於黃玉芬拔針頭的方法錯誤,所以護士在為他止血。黃玉芬不安分地在床上掙扎著,林安琪這次徹底火大:「你這是在幹嘛呀?就不能安靜地等這瓶點滴打完再說。都已經交了費用。」

    黃玉芬乖乖地躺會床上去對安琪說:「安琪,我想回家,我沒事的。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不要浪費錢。」

    「小,吃飯吧。」安琪遞給小一份飯盒,然後又遞給母親一份飯盒「喝完粥再說吧。」

    「安琪呀~媽媽只是一點感冒,沒有什麼的。」

    林安琪淡淡地說:「喝完粥,我們就回家。」

    葉小嘀咕道:「不是說要做進一步檢查嗎?」

    安琪望了望小,輕輕搖搖頭,示意暫時保密。

    安琪帶著母親回到家中休息,自己便跑到父親的工作單位「裕盛超市」去與父親談判……

    超市的員工說:「林主管,安琪找你。」

    「跟她說我不在~」林佑威臉色蒼白,這次他也沒想到自己的老婆會住院,更沒想到林安琪著孩子會來超市找自己。她媽媽好欺負,可林安琪卻像自己,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林安琪淡淡地說:「爸爸,我們出去談談吧~」

    林佑威暴怒道:「畜生,不認爸爸,半夜出去鬼混。又來這裡幹嘛?」

    「爸爸,難道要我當著你員工的面解釋我離家出走的原因嗎?看來你已經聽到我

    的手機留言了。」林安琪瞪大眼睛,咬牙切齒地說「既然爸爸不想出去跟我談談,我只有到你的上司那幫你請假。」

    林佑威抓住安琪的小胳膊,說:「走,我們去前面的奶茶店聊聊。」

    奶茶店……

    「快點說,我還要工作。」

    林安琪開門見山道:「媽媽得了乳腺腫瘤。」

    「哈哈」林佑威哈哈大笑道「報應,老天爺總算開眼~這種賤貨怎麼不給雷劈呢?」

    「雖然媽媽沒有說,但是昨天的門是被你反鎖的吧~」林安琪淡淡地講述「醫生說媽媽的病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需要一筆費用治療。」

    「喂~林安琪,你這說的是什麼話,要錢不應該跪下來求我嗎?怎麼冤枉我就能勒索一筆錢救你媽媽嗎?」

    「我看了隔壁鄰居的閉路電視,媽媽昨晚回家時,努力地嘗試著打開門,但是打不開。他敲門也無人回應。今天我用同把鑰匙開門,門就立即打開。昨晚你在家吧?你是故意反鎖門的吧。」

    「是又怎麼樣?你媽媽因為我反鎖門得了乳腺腫瘤?呵呵,真是可笑……」

    林安琪反問道:「你明知道媽媽在外面暈倒了,還不開門,媽媽住院沒有你的責任嗎?」

    「賤貨!」林佑威狠狠地瞪著自己女兒「比起你媽媽在外面鬼混,我這樣也算得上什麼?居然想盡辦法來吸乾我的錢,早知道就不該生你,豬狗不如的傢伙。老天爺應該把你也帶走。」

    「他是和你共處了二十幾年的女人,她現在都這樣了,你就不能伸出手幫幫她嗎?想想往日她對這家裡的付出,你也不該這樣。」

    「既然老天爺都要收她的命,我又有什麼辦法?救那個賤人,我也會遭天譴的。」

    「那就把媽媽這些年交給你的家用都拿出來吧~既然你不救他,你要她的錢幹嘛?」

    「什麼?你這個臭丫頭,說的是人話嗎?」林佑威突然暴跳如雷「呀~給你這個畜生交學費不用錢?你大學的生活費不是錢?家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不用錢?呀~你媽媽那點錢算什麼?」

    「媽媽辛辛苦苦了一輩子,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寧可不讀書,你把下學期大學的學費給我吧。」

    「你給我聽好了,我要跟你媽媽離婚,學費和醫藥費我通通不給。按法律,你已經成年,而你媽媽的所作所為應該付給我一筆精神損失費。」

    「那這個呢?」林安琪一氣之下拿出來驗傷報告。

    「你去叫警察呀~有本事你去叫~我不怕你。」

    「既然媽媽可能會死,爸爸也這樣。我只能報警了……你給我聽好,兩次驗傷報告加上鄰居為人證。告你去坐牢不是問題。在這期間,不管媽媽是不是也要坐牢,只有你們不在。我就把房子賣了當媽媽的醫療費。你要不要試試看。」

    「好~」林佑威按住安琪的手「這是我這個月的全部工資再給你五百塊,一共三千。就這麼多,別再來找我了。」林佑威喝完一杯茶,又把杯子摔在地上。

    安琪結完賬,垂頭喪氣地走回家:「不管怎麼樣?媽媽的鉬靶x攝片檢查費用是賺到了。」

    「我不接不接不接……」

    安琪按了接聽鍵:「喂~小,我去我爸爸那裡。他那三千塊打發我走人。」

    「天吶~三千塊?這哪夠~就算你媽媽曾經怎樣,也不能這樣,好歹也是一條人命……對了,安琪,你會彈琴和跳舞對吧。」

    「哦~怎麼了?」

    「宇陽集團在搞活動,招收夏季夢幻公主,競選的前五名都有獎金,最少的都有一萬五。」葉小興奮道「我幫你報名了,你去試試吧~死馬當活馬醫。」

    「可以這樣嗎?」

    「我相信你,你考慮一下吧。」

    ……

    「哎呀~人家都幫你報名了,這樣吧……好歹你也要去試試初賽吧~」

    「初賽是什麼時候?」

    「大後天,一分鐘的自我介紹和才藝表演。」

    「好的,我知道了。」林安琪掛上了手機,目瞪口呆地看著前面掃大街的婦女;明知道自己的病情有多嚴重,不接受治療還偷偷跑出來當清潔工。媽媽一定要這樣嗎?你一定要這樣讓我感到愧疚嗎?萬一……我畢業出來,找不到好工作沒辦法報答你怎麼辦?媽媽求求你別再這樣讓我難過,好嗎?

    看著憔悴蒼白的臉痛苦地微微皺眉,林安琪的心裡苦澀得很,二話不說向前抓起掃把努力掃著地上的落葉與廢紙。

    「安琪」

    「既然你這麼想掙錢,那我也要努力幫忙。掙錢並不是媽媽一個人的事情。」

    「別掃了,別人都在看著你。」

    「那就讓他們看吧~我在用自己的手掙錢有什麼好怕的。大學生怎麼了?大學生就不能掃大街嗎?大學生也需要生活……」

    「可是……」

    「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林安琪憤怒道「你想瞞著我,默默忍受著病痛到什麼時候?覺得自己這樣很偉大是嗎?如果你死了,什麼就都沒了。什麼都消失了。媽媽……我求求你,別再這樣,你這樣,我比誰都難受。求求你……別離開我……嗚嗚……」

    枯黃的樹葉不捨得離開大樹,隨著清風慢慢

    落在地上,像一座孤單地小舟般,無依無靠……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