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良婿美夫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92章 ,冥皇來了 文 / 徐燁

    冥紅踏踏的又從門口跑了回來,抱著她手臂撒嬌:「皇姐,你也看到了,剛剛她身邊那三個男子姿色可都不差,皇弟這也是想和她多相處相處培養感情嘛。」

    「寡人的弟弟是天下人公認的第一美人,何時這麼沒有自信了?」冥月有些詫異,她是看著她這個弟弟長大的,對自己從來都是充滿了自信,何時瞧見過他這樣了?忽然有些好奇斬王到底是怎樣一個女子。

    說起樓君,冥紅心裡又是氣又是甜,想到這麼久沒見面也不派人來問候一下心裡就是氣,可更多的是失落,她難道都不想自己嗎?

    冥月見自家弟弟變幻多姿的神情,歎了口氣,牽起他的手:「既然這麼想見,皇姐陪你一起,不過火兒可是真心喜歡這位斬王?」

    冥紅聞言,難得露出嬌羞的一面,點點頭:「我從小就想嫁給一個像她這樣武雙全的女子,只是她好像並不怎麼想娶我。」說到這冥紅有些洩氣的垂下頭。

    冥月並不奇怪樓君不想娶他,如果她身處斬王現在這種不上不下尷尬的地位她也一樣不會娶,連她都有些看不懂元國陛下到底是怎麼想到,既然立了嫡長女為太女,為何又要將所有寵愛和兵權全部留給了斬王?難道她就不怕兩姐妹窩裡鬥反了麼?

    冥皇此次前來沒有通知任何人,不管元國陛下暗裡知不知道,但明面上任何人都是不知道的,甚至樓君都不知道,樓君帶著兩人逛到橋頭,便遇到太女和三皇女一行人。

    「二妹今天真是好致啊,難得見你帶側王君出來逛。」太女微笑的走過來打招呼,目光在屏幽臉上停留,直到屏幽側過臉看向別處才落到一旁湛璃兒身上,看到湛璃兒那刻眼睛微瞇,好個玲瓏剔透的人兒!不由問道:「不知這位是哪家的公子?怎麼從未見過?」

    樓君不著痕跡的將湛璃兒擋了擋,委婉回答:「京都裡的男兒大多都足不出戶,大姐哪裡看的過來?有些面生也很正常。」

    太女沒想到樓君會這樣回答自己,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裡有些不舒服,卻知是她不想回答故意岔開的也不好再多問。

    這時三皇女樓琪卻道:「既然大多都足不出戶,但二皇姐還能找到如此妙曼的人兒,還真是好福氣呢,再加上明日天下第一美人也要嫁進王府了,美男在側左擁右抱,真是我們幾個姐妹中最有福的。」

    這話不明顯說有人為了向樓君示好親自送上了湛璃兒這麼一個大美人麼?再者娶冥紅不止單單一個冥紅,背後可是冥國最有權威的女人冥皇撐腰,這一番話說的頗有挑釁的意味。

    樓君微微皺眉,三妹崇武,她一直都知道兩年前對自己帶兵出征邊關很不滿,沒有想到這麼久了還這般針對自己,餘光瞥了眼太女,見她笑意淡了幾分,就知道這話是聽到心裡去了,冷冷的斜睨了一眼樓琪:「娶冥紅並非本王本意,要是三妹喜歡冥紅大可向冥紅表明心意,說不定人家還真答應了,本王也懶得接手。」話鋒忽然一轉,懶懶道,「不過三妹整天板著面癱臉,是個男兒都不喜歡,也難怪人家冥紅看不上,這難道也怪本王?」

    暗自譏諷三皇女魅力沒她大。

    樓琪聽後,臉色果然難堪了起來,眼神如鋒利的刀子直直射向樓君,樓君不甘示弱的回看著她,氣勢不弱,俊美的容顏在黑夜中的燈光照耀下顯得幾分深邃,氣氛瞬間詭異了起來。

    一道嬌喝的聲音打斷詭異的氣氛:「樓君你在胡說什麼!」

    眾人聞身望去,只見一抹火紅的身影如一團火焰衝了過來,彷彿整個空氣都燃燒了起來,冥紅沒想到剛來就聽到樓君這句話,宛如一巴掌狠狠打在他臉上,將他的自尊毫不客氣的踩在腳下,心裡怒到了極點,她居然就這樣簡單的將他拱手讓人!

    樓君看著衝到面前怒氣沖沖瞪著自己的冥紅,頭瞬間就大了,他怎麼在這?而且還聽到了剛剛說的話?

    幾人站在橋頭上,都器宇軒昂,穿著華麗,及其惹眼,周圍漸漸也多了些人。

    「樓君,你剛剛說的話本皇子都聽到了,你就是這樣對本皇子的?本皇子哪裡不好了,你竟然就這樣將本皇子拱手讓人!你至本皇子於何地!」冥紅氣的眼眶都紅了,張口就說了大串。

    美人生氣也是別樣一番風情,絕世的容顏就這般近在咫尺,看花了眾人的眼,眾人的目光都落在冥紅身上移不開。

    冥紅第一次在大街上被眾人看,只覺得自己被當猴子一樣圍觀了,羞憤難當,眼淚就這麼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冥紅在樓君心中一直都是張揚,自傲,張牙舞爪的,何曾見他露出這麼弱勢的一面?看到他哭眼裡一慌:「這麼多人你哭什麼,本王也就說說而已,又沒真的怎麼樣。」

    樓琪看好戲的雙手環胸站在一旁,有些幸災樂禍,就連太女也沒幫忙說話。

    不說話還好,一說冥紅眼淚湧出更多:「人多又怎麼了?你欺負本皇子難道還不准本皇子哭?樓君你這個混蛋!!」雖然一直知道她不是真心想娶自己的,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來,還是很難堪。

    樓君右手一直被湛璃兒拉著,左手牽著屏幽,剛想鬆開屏幽的手去給冥紅擦眼淚,誰知手死死的被屏幽抓著不鬆開,樓君苦笑,一向乖巧的屏幽居然也會在這個時候吃醋,唉,美人在懷是福,可多了就是禍了。

    冥紅哭了一會見樓君還拉著兩個男子不理會自己,一時間心裡有些下不了台,氣的轉身就跑,誰知撞進了一個懷中,抬頭看是皇姐像是找到了依靠一般,撲進冥月懷中,哭道:「皇姐她們都欺負我!!!」明顯的告狀。

    眾人看著來人,打量一

    番她的穿著,再聽冥紅的稱呼大家頓時保持不住看好戲的臉色了,冥紅只有一個皇姐,就是冥國當今陛下冥月!難道此人就是冥國陛下?可是怎麼突然出現在元國?為什麼沒有人通知她們?多個問題盤旋在眾人眼中,微微頷首朝她行禮:「見過冥皇。」

    冥月不買賬的冷著一張臉,手放在冥紅肩頭輕輕拍打安慰著,冷笑道:「寡人不來還真不知寡人一直寶貝在手中的掌上明珠到了元國皇室竟視如草芥。」剛剛看到這一幕心都冷了,瞬間覺得讓皇弟嫁到元國或許就是個錯誤的決定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