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我為阿嬌主金屋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顧 文 / 曳水

    衛子夫被關押了,雖然只是關在椒房殿,但是身邊的親信都被劉徹趕走,就太子劉據也不能得見自己的母后。劉徹與衛子夫就此徹底的斷了,就連我這個局外人,也可以真切的感受得到劉徹對於衛子夫的憤怒。

    我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劉徹沒日沒夜的守在我的床前。直到最後,我甚至都不想再見到劉徹。劉徹看我的眼神,實在是讓我太過心疼。

    「夫人今日若是再不見陛下,陛下怕是就會暈倒在屋外了。」江充這話說的簡潔明瞭。我躺在床上,有些痛苦的扭了扭脖子。

    「你說什麼?」我的聲音早已沙啞粗噶,就連我自己都不願意聽見。

    「陛下已經連續兩日沒有進食了,昨夜批了一夜的政事。今日一早就在夫人門口站著,夫人難道忍心再不見陛下一面嗎?」江充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了,他已經竭盡全力將我的生命留到了最後。現在是天要收我,我們與天爭不得命。

    我有些為難的伸出了我的手,我手上的青筋爆出,已經蒼老不已。我之前一直在嘲笑衛子夫,現在衰老這件事真正落到我自己身上的時候,我竟然覺得是如此的可怕。我與劉徹夫妻多年,自然知道他愛護我不僅容貌這一點。但是這世間,又是哪個男子真的能忍受自己愛的女子一夜蒼老的?

    「江大人,讓陛下回去吧。」我歎了口氣,也許我與劉徹也只能這樣了。我愛他。但是卻也不想他為我日夜憔悴。我如今的蒼老是身體機能已經達到了極限所致,劉徹就算是找遍天下名醫,對我來說也於事無補。

    江充看了看我,歎了口氣。「夫人對陛下的在意,還真讓人佩服。」江充忽然說出來的話,讓我恍然之間有一種錯覺。我自己心底的話,當年只有一個人看得到。那便是我的小舅,我從來都不知道,這世間竟然還會有一個人輕而易舉就看破了我的心思。

    是,我是在意劉徹。陳阿嬌在劉徹的心裡是高高在上的。是完美無瑕的。哪怕我現在的身份是李思思。但是在劉徹那裡,我一直都是陳阿嬌。不論是我的驕傲還是我的面貌,我都不允許在劉徹的心裡留下陰影。

    「江大人!」我叫住了剛要轉身離去的江充,他背對著我站住了腳步。

    「不知夫人還有何吩咐?」江充就那樣站在那裡。我皺了皺眉頭。

    我看了江充許久。「你。是小舅?」我看見江充的肩膀聳了聳,似乎渾身被嚇住了。我一下子反應過來,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靈魂投生,這回事我自己都遇到了,怎麼就沒有想到我面前這個人也可能是?

    「小舅,真的是你?」我沒有想到,我忽然冒出來的念頭,竟然會讓我又這麼大的發現。我竟有些暗自懊惱,是我的錯。若不是小舅,他怎麼會在我那麼拙劣的設計之後依然隨我母親回來?如果不是小舅,他怎麼會一心追隨在我身邊?如果不是小舅,他又怎麼可能會那般費盡心思的為我續命?

    我看見江充的手指握了握,「你,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我情不自禁的流下眼淚,「我一直都想不通,你很多的所作所為。你與我相識相知又有多久?對我能有多少的情意?明面上是救命之恩,知遇之情。但是我心裡一直就覺得奇怪,方纔你一語就道破我內心的想法。小舅,我這一輩子,心裡的想法只有你一個人讀得懂。」

    江充再轉身的時候,已經是滿臉淚痕。

    「小阿嬌,你有時候太聰明未免有些不好。難道你不會覺得這種事情很恐怖嗎?我分明是這大漢朝的梁王,但是死後投生,竟然會帶著記憶投生在了這個江齊的身上。這件事,我倒是不敢與任何人講。」江充面色有些無奈。「最主要的是,即使我重生了,但是我遇到的你。依舊也已經是劉徹的妻子了。不論你是什麼身份,終究都不是屬於我的。」

    我忽然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好奇怪,是不是在我身邊,其實有一些人,真的是有記憶的。只是他們都和我一樣,選擇隱藏自己上輩子的記憶,只為了不然別人將自己當做怪物?

    「小舅,我一直都是陳阿嬌。如果不是楚服的藥,我也不可能就和你一般大的年紀。你應該知道,現在的我,應該是比徹兒還年老的。」我看著面前這個男子,他用他的上一世,就護了我的年少。他又用他的這一世,護了我的年老。說不感動,那簡直是騙人的。

    「小舅,阿嬌這輩子,欠你的。」我忽然有些痛恨老天,這輩子,我遇到的男子待我其實都是真心實意。但是我卻又一直不懂珍惜,劉徹如此,楚服如此,小舅,更是如此。

    江充搖了搖頭,「什麼欠不欠的?在我投生之後,聽說你成為金屋藏嬌的皇后。最後卻又被打入長門冷宮。小阿嬌,當時你可不知道我是有多無奈。如果我在你身邊,你又怎麼會讓那些個女人的詭計得逞?」

    我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小舅,我告訴你一件事。其實啊,我也是帶著記憶投生的。」

    小舅抬眼看著我,忽又點了點頭。「難怪,你對我一點也沒有覺得詫異。」

    我忽然有些輕鬆,這個秘密,我一直隱藏在了我心裡好多好多年了。如今終於有人可以說了。

    「我比你的投生還要奇怪,我是未來的靈魂。卻投生在了咱們這個時代!」我依靠在床邊,頭一次,我又有了說話的**。

    「未來的靈魂?」小舅這回倒是覺得奇怪了。

    「對,所以其實,對於這個時代的很多事。我都明白,都是注定的。我能夠清晰的知道那些事會發生,但是我卻無力改變。小舅,阿嬌是不是很沒用?」我扯了扯嘴角,這一輩過完了,我才真的覺得我自己好沒有用。我一個知道歷史的人,卻不知道如何阻止歷史的發生。一切似

    乎就像是在機緣巧合一樣,一直就按著歷史的齒輪不停的轉動。

    小舅久久才搖了搖頭,「這樣說來,你自己的命運,你都是一早就知道的?」

    我點了點頭,我怎麼能不知道呢?金屋藏嬌,長門怨!這些都是我清清楚楚的知道的。「對,我都知道。我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我竟然會成了李夫人。是不是很搞笑?」我笑了笑,我還記得當年我知道金屋藏嬌的故事,知道陳阿嬌的一生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我,還覺得憤慨不已。我一直就在想,一個被自己的母親捧在手掌心長大的姑娘,一個連後位都是自己的母親為自己奪來的姑娘。縱使是驕縱,但是卻也不至於沒得了禮儀。尤其是本身就出身世家,怎麼可能比一個市井來的舞女都不如?

    當年的我,還一度為陳阿嬌報不平,一度覺得陳阿嬌實在是無用得很。如今真正的成了陳阿嬌,過了她的一輩子,這才體會到她的許多無奈。

    我的一輩子,總是搖擺不定,總是不能確定劉徹的心思。再加上我天生的那股子驕傲,想來也是我自己的心裡在作祟。也難為我的婆婆王皇后和大姑子平陽不待見我了。劉徹登基,想來她們就也該是這世間最為尊貴的女子。但是在我這裡,她們卻永遠也找不到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我難怪我會被她們設計了!

    「小阿嬌,委屈你了。」小舅的手,再次摸了摸我的頭頂,只是這一次特別的輕柔。

    我吸了吸鼻子,「我不委屈,至少在我死之前,劉徹待我極好。我至少明白了我自己的心意,對於我自己也算是沒得什麼遺憾了。」

    小舅哭著笑了笑,「小阿嬌,你對我一直都是無情得很。你就捨得在我面前毫不保留的去念著另外一個男人的好。」

    我知道小舅是在開玩笑,但是我現在卻是連回他一個微笑的力氣都沒有了。

    「小舅,髆兒,就托付給你了。你記得,太子一日不倒,衛子夫就一日是皇后。若我髆兒要安然無恙,就最好是陛下親自撫養。我死後,小舅定要轉告陛下,護好髆兒。他在髆兒便在,他若不再了,便帶髆兒來見我。」我幾乎是用盡了我所有的力氣在說話。

    「阿嬌,你在說什麼?髆兒還小,你怎麼說出這樣的話來?」小舅似乎極不贊同我的話。

    我卻搖了搖頭,連忙拉住小舅的手。「小舅,答應我。陛下的兒子不少,以後我的髆兒少不得會波及帝王之爭。小舅,難道你想髆兒重蹈你的覆轍嗎?」

    小舅一下子愣住了,久久說不出話來。

    「小舅,答,答應我!」我的喉嚨已經開始僵硬了。我只能睜大著眼睛看著他。

    直到他點了點頭,我這才放下心來。頗為疲倦的閉上了眼睛,「不要,讓,徹兒,看見,我的臉……」

    我徹底的閉上了眼睛,不過片刻身子便覺得輕飄飄。似是一團雲霧,看不清週遭的事物。

    「小阿嬌,小阿嬌!」我聽到了小舅的呼喚聲,但是我卻答應不了他。我看著他有些慌亂的搖晃著我的身體,我的靈魂也止不住的晃蕩。這個時候,我的靈魂和那具身體還是有感覺得。

    「小阿嬌!」小舅趴在我的床邊,大聲的苦了起來。

    我就在他身後,飄飄浮浮的蕩在上空。卻喚不得他,應不得他,碰不得他!(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