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按照劇情發展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53章 鄉村風流史(完) 文 / 滿城時光

    第五十二章

    老實說,這還是容夏第一次經歷農村的婚禮。

    容媽媽把兩件紅色的旗袍給了容夏,「容容,一件是你的,一件是你妹妹的,今天是你的好日子,妹妹就跟著你一起沾光,穿好點,當伴娘!」

    容夏心裡明白著呢!容媽媽其實就是想讓可可替嫁。

    系統的提示已經出來了,容夏看著那一排排的劇情,心裡歎了一口氣,「系統,要是所有的任務都失敗了會怎麼樣?」

    「不知道,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會把所有的任務都失敗……」系統僵硬的聲音傳了過來。

    容夏深深地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成為第一個所有的任務都失敗的人了。

    容夏並不準備讓夏可可替嫁,那麼這樣一來,又不能按照劇情發展了,只能算是任務失敗了。

    夏可可進來的時候,臉蛋紅紅的,眼睛也亮晶晶的,看著容夏,「容夏,她們讓我來穿伴娘裝……」說完又是害羞地低下頭。

    看得容夏忍不住笑了,怎麼越來越可愛啊?

    「……」容夏沒有說話,溫柔地撥開夏可可臉上的頭髮,「你肯定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對吧?」容夏把人抱入懷裡,溫柔地說道。

    夏可可的身體僵硬了一下,沒有說話。

    容夏也不介意,接著說了下去,「我不會讓你去的。」

    「我也不會讓你去的。」夏可可的聲音沙啞,帶著濃濃的鼻音,聽得容夏一陣心疼,「任何跟我搶你的人都是階級敵人!」

    「你還知道階級敵人了?」容夏失笑,「好了,乖,只要劇情被破壞了,就會進入下一個世界,不要怕,我們下一個世界見,好不好?」容夏已經有經驗了,要是劇情被破壞了,分分鐘進入下一個世界不是問題。

    「不要。」夏可可脫口而出。

    容夏詫異,「怎麼了?可可?」

    「我不要去下一個世界,我想要跟你在一起。」夏可可的臉埋在容夏的頸窩裡,怎麼也不肯抬起來,熱乎乎的氣體噴在容夏的皮膚上,帶起一陣火熱。

    容夏不自然地動了一下,「可可……」

    「容夏……」夏可可伸出手環著容夏的腰,然後聲音小小的,叫了一遍容夏的名字。

    這便是容夏最後的意識,再醒過來的時候,一束淡黃色的光芒透過窗戶細縫射了進來,容夏意識還有點迷迷糊糊的,然後突然想起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可?!」

    聽到裡面的聲音,容媽媽推門進來,然後就看到原本睡在床上的容夏已經坐了起來,看過來的臉色滿是慌亂,「可可呢?!」

    容媽媽看到容夏責備的目光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別開視線,「可可嫁人了……」

    「……」容夏二話沒說,直接衝了出去,她記得那個所謂的男主的家在哪裡!

    容媽媽也嚇了一跳,趕緊追了上去,想要把人拉回來。

    但是容媽媽哪裡是容夏的對手,容夏幾下子就下了樓,然後奔著男主角的方向跑去!

    容媽媽在後面急得大叫容夏的名字,但是容夏只當沒有聽見!

    容夏還沒有到男主家裡就已經聽到了咒罵的聲音,容夏心裡一緊。

    跑得更加快了,然後推門就看到了屋裡的情況,那個所謂的男主正拿著一個掃把準備打人,而穿著紅色旗袍的夏可可滿臉淚水,可憐巴巴地看了過來!

    容夏心裡一緊,立馬把人抱進懷裡,「沒事了,沒事了。」容夏不顧腦海裡系統的尖銳的提示聲,眼睛狠狠地看向一旁原本凶神惡煞的男人。

    「容夏……」小李看到容夏這個目光,心裡有點打怵,但是想想,又覺得自己沒錯,是她們先用這麼一個黃毛丫頭騙人的!害得李家差點抬不起頭來,既然敢這樣糊弄他,就要有被打死的覺悟!

    容夏目光在看到夏可可手臂上一大片紅色的印記的時候,又看了一眼這個所謂的男主手裡的掃把,目光更冷了,直接一腳踢了過去。

    小李哪裡想過容夏會出腳傷人,一時沒有防備,直接被踢中了要害,疼得抱著膝蓋打滾。

    容夏其實也是疼得,腦海裡,全身一陣一陣地疼,因為又一次破壞了主要的劇情。

    伴隨著劇烈的疼痛的是,系統一遍又一遍地提示音,「宿主徹底失敗,請準備好接受來自拆女主女配一生推系統聯盟的懲罰!」

    容夏身體無比疼痛,可是意識卻是無比地清晰,咬牙切齒地問系統,「女主女配一生推系統?」

    「女主身上的系統是女主女配一生推系統,現在的情況是女主的女主女配一生推系統已經碾壓式地打敗了按照劇情發展系統!所以按照系統的法則,請接受來自女主女配一生推系統的懲罰!」冰涼的聲音傳來,容夏吃驚地看向自己懷裡乖巧可憐的夏可可。

    「女主女配一生推系統?」容夏輕輕地問了出來,「可可?」

    容夏心裡有一個令人窒息的猜想,可是她不敢問……

    「對不起,容夏……」夏可可的臉上已經滿是淚水,「對不起……」

    容夏聽到這三個字,心已經不斷地往下沉,往下沉,直至沒有一絲光明。

    「這一切都是演戲嗎?」容夏心裡不停地告訴自己,可可不

    可能是演戲,不可能是!

    「……」夏可可沒有說話,也就是說沒有否認。

    「懲罰開始……」容夏聽到那個冰冷的聲音這樣說道,然後容夏只感覺到自己所有的意識在瞬間被所有的痛苦包圍,然後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容夏只覺得這樣疼也是好的,至少身體疼了起來,心裡就沒有那麼疼了。

    …………………………………………………………

    容夏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雙哭得紅紅的眼睛,容夏愣了一下,似乎沒有反應過來這個看起來有點熟悉的人是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