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反穿紅樓之影帝賈赦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84章 粑粑璉 文 / 區區某某

    看到賈赦愣怔的模樣,賈小璉抹淚,再一次申述,「我以後再也不要吃雞蛋了!」

    「不要吃雞蛋了!」

    「不要了!」

    「蛋!」

    「……」

    「好,不吃就不吃。」賈赦被震的回神,看著賈小璉嘴撅得能掛拖油瓶,還紅這兩眼,幫伸手準備抱過來哄著,但是卻見賈璉一貓腰,朝後退了一步。

    賈赦:「……」

    「爸爸~~」賈小璉也想在自家老爸懷裡好好的蹭一蹭,哭一哭,但是身上隱隱的臭粑粑味道正無時無刻不提醒他,還有一個超級大壞蛋沒有解決掉(╰_╯)#(╰_╯)#

    都怪那個壞蛋讓他丟臉丟到太平洋了!

    賈小璉轉頭狠狠的斜睨了一眼被圍在人群間的程傳宗。

    賈赦順著賈璉的視線看見程傳宗,立馬陰沉下臉。他雖然被人戲稱屬性為二,但好歹身邊都是能坑死人不償命的精英boss型,國公大少的家族繼承人教育也是學過的,良好的環境對他的影響可謂是每一天都在get正確的坑人方式。

    冷哼了一聲,賈赦伸手想牽賈小璉,然後父子兩一起雄赳赳氣昂昂的虐反派。

    賈小璉再躲。

    賈赦:「……」

    「璉兒,爸爸是對不起你,沒有保護好你,可是爸爸知錯了,你不要躲爸爸啊!」賈赦見賈小璉抗拒的模樣,瞬間傷心了,也顧不得眾目睽睽之下,思考什麼到底是誰綁架,幕後主使,有什麼仇有什麼怨如此廢腦筋之事,忙不迭的衝過去一把抱住賈小璉,揉懷裡,「爸爸向你保證以後一定不會有綁……」為了避免戳到傷心事,賈赦話說一般,舌尖一咬,改口道:「一定不會有類似事件發生了。」

    賈小璉屏息凝視,一雙漂亮的貓眼瞪著眼前傷心不已的賈赦。

    雖然他很感動爸爸,也知道自從他們父子兩一來到現世,爸爸就對他好的不得了。

    但是,感動歸感動。

    拉肚子被解救如此糗事的罪魁禍首絕對不能就辣麼的原諒了o(≧口≦)o

    絕對不能!

    哼╭(╯^╰)╮

    用一種非常非常非常怨念的方式,賈小璉幽怨的開口,「粑粑,你沒有發覺我身上臭臭的,有粑粑的味道嗎?」

    「啊?」賈赦正心疼著,聽賈璉悶悶開口,表衷腸的長篇大論戛然而止,柔和道:「璉萌萌怎麼會臭呢~」邊說邊猛得一嗅,隨後錯愕的看向賈璉,略不確定的開口,「兒子,你……你!」

    賈璉紅著眼無聲的控訴。

    腦海浮現父子初見賈璉說的話,賈赦默默垂頭,很機智的轉移話題,「璉兒那麼厲害,都能從邪惡的黑暗勢力手裡逃脫了,是進擊的小超人!」

    被戳中傷心事的賈璉瞬間嚎啕大哭。

    「璉兒,你……」賈赦忙掏出紙巾幫賈璉擦眼淚,邊擦邊安慰著,但是餘光瞥見黑壓壓的人群,尤其是先前圍著賈璉身邊的阿姨大媽們似乎手裡都拿著紙巾,不由眼皮跳跳。

    他好像終於幹了一件坑兒子的大事-_-|||

    健胃消食片,貌似消食過頭了?

    有點小心虛,賈赦不好當眾問到底是怎麼「正義戰勝反派」的,留下助理感謝他人並調查真相,自己帶著賈小璉一番洗簌,才請來醫生上上下下的好好的檢查檢查——

    「璉兒還在憂鬱?」閻景趕到聽到賈璉如此險象環生的逃脫情形,不得不暗歎一句,真不愧是勵志小男神,透過窗戶看著賈小璉默默把自己縮成一小團,把頭埋進膝蓋裡。

    「此生難忘家的味道。」賈赦郁卒不已,先前一直圍著賈璉轉,如今終於空下來,有時間追根究底。

    「這件事吧……」閻景難得的啞口無言,需要組織一番詞句,才緩緩道來賈小璉逃生計。

    話說程傳宗帶著裝有寵物的行李箱朝校汽車朝車站而去。原本泯然眾學生,壓根一點也不凸出。但是,身為爆紅炸子雞的舍友,有兩小狗仔在攝制組嚴加防備下,目光轉移到賈赦的同學朋友身上,希望獲得一些小道消息。

    於是,好巧不巧,在打探到一個跟賈赦不對付的室友,意味著話題曝光黑歷史……獎金升職當第一小狗仔!想想都萬分激動└|『o′|┘嗷~~

    懷著遠大的夢想,兩人人海茫茫中拿著從小道消息聽說回家的請假條站在車站入口處四處尋找,在程傳宗下車之際,終於暮然回首,找到了。

    被兩狗仔纏上的程傳宗很不耐煩。

    更加不耐煩的是被捆綁在黑漆漆行李箱裡的賈小璉。他這會已經出奇的憤怒,兩眼熊熊燃燒著怒火,然後……再也憋不住的一洩千里。

    當然在一洩千里之前,身上即使拿下不少裝備,但是對於古穿今,今穿古相穿千年,還歷經過朝政跌蕩的璉親王來說如何預防自己綁架是必學的功課。

    解開不專業綁匪的繩子,soessy╮(╯_╰)╭

    繩子解開後,賈小璉壓根顧不了其他,雙腳牢牢的踩著箱底,深呼吸,拉。

    人有三急,真的很難受。

    邊拉邊開始便呼喊,便尋找鋒利的東西想要隔開箱子,呼吸新鮮空氣。

    聽著

    窸窸窣窣的動靜,還有不斷傳出來的味道,程傳宗面色已經鐵青,對著圍著身旁的兩狗仔,直接轉身離開。

    「等會,你說裡面是寵物,也不能如此啊!」作為一個小狗仔非常的有同胞心。

    「就是,我看你不是愛狗的有心寵物主,而是虐狗人士。」另一個小狗仔忙附和道,順便嚓嚓兩聲。就算沒問道赦公子黑歷史,但是人模狗樣的大學生虐狗也是很吸引眼球的!

    兩人一前一後堵住程傳宗,正準備教育的時候,聽到一聲救命,旋即嚇傻。

    然後傻愣的看著兩黑衣大漢衝過來搶行李箱。

    「搶劫啊!!!」

    兩小狗仔直接飆高音調。

    「所以,我該感謝那兩小狗……新聞工作者嗎?」賈赦聽後,對某類工作人員好感度瞬間飆高一個台階。看他們工作如此幸苦的份上,以後就不玩自爆了。

    「不,你該感謝賈小璉心理素質高,看多了諜戰片,會手撕行李箱。」閻景感歎,是他自己劃破行李箱,探出腦袋來,才讓周圍的人群全部注意到,不然兩體弱的記者不是專業保鏢的對手。

    「劃破?」賈赦嘴角抽搐,他兒子就只是數學小天才好嗎?沒點燃其他技能樹。

    「他身上有袖箭。」

    賈赦繼續瞪眼。

    「當然那個程傳宗箱子質量不是很好。」閻景補充道。至於袖箭,暗粉,監控器什麼的,璉兒身上有很多,不然誰放心一個小肥羊四處溜躂。

    賈赦:「……」

    「他跟著小牧還有大舅哥,每天早起也不是白練的!」

    「我也知道賈小璉自身實力……呃……很不俗。」賈赦糾結的說道:「只有千日做賊的,沒有千日防賊的,他有實力我很開心,但是……那個!」賈赦咬牙切齒,「那個程傳宗怎麼回事?我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他害璉兒有一輩子的陰影了,我絕不放過!」

    閻景揉揉賈赦的頭,抱住他,語調有些內疚,「這不是因你,而是因我之故!」

    把林青雲與王亮的事大致說了一遍,才道,「是我沒有照顧好你們!」

    賈赦被他抱得有些疼,不過乖乖的沒有掙扎,眉頭卻有些皺起來,他感受到皇上貌似又在悶1騷的把這件事怪到自己身上。

    那種一出事就是自己責任的承擔心,該怎麼形容呢?

    他和太子他們都沒有經歷過《江山》後半段那一場描寫的殘酷。所以想不出皇帝重活一世,悔恨之下攬全部過錯的那顆愧疚心。

    「皇上……」賈赦眼眸閃閃,反手把人抱住,「現在《星爸》拍攝一半不說,賈小璉頂著粑粑的頭的黑歷史,腫麼解決?」

    「放心。」閻景笑笑,看人眼底閃過的憂愁,敏銳的察覺到他的小算計,瞬間如吃了蜜糖一般開心,「我會解決好一切的。」

    「必須把所有壞蛋都流放三千里!」賈赦餘光偷偷瞄了一眼,看人嚴肅的模樣,心中不免一樂,黃桑的心結有些小難解,給他找點事情做,然後說動賈小璉,還有中二爆炸七綵頭太子爺,大家一起開開心心也就能慢慢化解了。

    「但是……但是現在是法制社會,皇上你還是悠著點,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賈赦轉念一想,慢慢的補充道。他還是很有法律意識的,自家岳父可是律學大家!

    「一定要請律師團,光明正大的把人用著法律白紙黑字的條把人送進監獄裡,才不給人恨天恨地狠社會恨爹娘不給力!」

    「好,一切都聽你的。」閻景吻吻他的額頭。

    原本抑鬱著肚子餓了出門找食物的賈小璉一看立在門口的兩門神,唰得憤憤一剁腳,「我要離家出走。」

    賈赦&閻景:「……」

    「我決定了!」賈小璉握拳,高高舉起,「我要移民去火星!」

    閻景揉揉賈小璉圓溜溜的腦袋,因先前搶奪之中,難免沾到……米田共,賈小璉死活不願,給剃光了髮絲,如今小嫩腦袋油光發亮。

    「還記得上次璉兒說過要選擇大聰明嗎?作為一個小天才,逃避問題不是一個聰明人該做的事情。」閻景抱著人朝房間而去。

    賈赦立馬跟上。

    「可是……」賈璉委屈,他是頂著一頭粑粑被人找到的,簡直是羞死人了。

    「很久以前,有個人被人奚落從別人胯下鑽過去……」閻景說完韓信的胯1下之辱,又揉揉賈璉的頭,「璉兒是事出有因,對不對?在危急情況下,憋不住也是正常現象,沒有人會因這個笑話你,但璉兒若因此而逃避,不去面對,那麼不喜歡你的人就會若臭老鼠一般跳出來嘰嘰喳喳的攻訐你。」

    「我知道啊~」賈璉點點頭,「爸爸也說過類似的話,可是……」賈小璉耷拉腦袋繼續抑鬱,「爸爸說的時候,我就覺得好不靠譜!」

    賈赦傷心的嘴巴能塞鴨蛋。

    閻景一愣。

    「太子哥哥說我這是被雞蛋留下陰影了,我需要去散散心,找找親爹不坑我的感覺。」賈小璉攬著閻景的脖頸,鄭重其事道:「我以後再也不要吃蛋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