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在唐朝的寵妃生活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103章 壹佰零散 文 / 情書

    最是人間四月天,春寒已縱,夏暑未起,萬物潔齊,步入谷雨——

    這日與尋常春季多雨的時候一樣,下了場綿綿細雨,停了一陣,便起了雨後陽光,連滿院子被打濕的花瓣都透出芬芳來。

    孫茗與李治約定在明日,也就是阿寶阿福生日那天在湯泉宮慶生。但湯泉宮雖然距離長安就近,帶著車隊出發也要好幾個時辰了,當日過去顯然會誤了時辰,於是就定在今日午後,待李治下了朝,處理了緊要的政務。

    湯泉宮那邊是早有一批宮人和內侍領著一隊侍衛前去安排及協理的,餘下的,孫茗也就交託了花枝花萼去辦,又叫了李治的乳娘盧氏幫忙盯著。

    盧氏身為李治的乳娘,尋常並會煩擾到她,但也因為宮裡乳娘的地位高,即使是李治,也對乳娘頗為禮遇。所以自從盧氏打著照看皇兒的旗幟在孫茗的萬壽殿待下後,孫茗甚至還撥了個宮人去侍候,也唯有在這種長臉的事情才會出言相邀。

    雖然她並不很愛用到乳娘……這也是她如今越發緊盯著眼睛,不叫乳娘與自己的孩子過於親近的緣由之一了。

    自從知道今日就要出宮,阿寶阿福一宿都沒睡好,天剛熹微,倆人就迫不及待地爬起來,被子一掀,也不先叫人,自己在床榻上活蹦亂跳的。

    門口花信早有所備,知道公主們定是要激動地睡不好,所以也比尋常起得更早一些,此時一聽到裡邊的動靜,就招了手持洗漱一應物什的宮人,推了門,一同進入。

    「我的祖宗……兩位公主小心著涼,快,先給公主穿戴。」花信一進屋子,就瞧見阿寶在那兒跳,趕緊就叫宮人上去為公主更衣。

    坐在一旁假裝淑女的阿福見了,捂著嘴偷笑。早在聽到花信推門的聲音,她就一骨碌地坐在床沿邊,晃著兩條小白腿,看著花信一臉緊張的模樣。

    於是,花信滿頭大汗地指揮宮人們給公主更衣後,就是梳洗、裝扮了。

    古人都講虛歲,翻了年後,阿寶阿福虛歲已經三歲,兩人正是活潑好動的時候,即便只是日常簡單的服侍,一會兒下來,總是一陣雞飛蛋打。

    然後就在阿寶阿福手攜著手,蹦蹦跳跳地跑出去的時候,花信一邊撫著額頭囑咐宮人留下清理,自己也忙奔跑出去照看。公主還這樣小,她是必須得隨身服侍的,當然為了更方便照顧,但凡公主出了屋子,總有好些宮人跟著花信一塊兒服侍。

    與往常一樣,倆小丫頭起身後,先後跑進自家弟弟的屋子,躡手躡腳地進去,瞧了兩眼酣睡中的阿宜,又一同去院子裡玩了。

    院子裡植了各式各樣品種繁多的花,葡萄架下又設了鞦韆,如今也因她們倆人常常搶著玩都玩不過來,還是李治瞧見了,下令又築了一座鞦韆來。

    阿寶阿福年歲還小,倆人自出生之日伊始就吃住在一處,從未分開,直到如今,一同住在西配殿。阿宜現在的屋子也同在西配殿,方便一同照看,所以她們來去極是方便。

    兩人一路走去前院,花就採了一路,見了鞦韆,就把手裡的話一同丟給花信,各自跑向最習慣的那架鞦韆玩起來。

    不消花信吩咐,就有兩個宮人立出來,行到公主身後看著,以防意外。她自己把手中的花遞給身後的宮人:「挑幾枝好的交給花蕊姐姐,這是公主的孝心。」

    宮人點頭稱是,捧著滿懷的花就往主殿方向去。

    因花枝花萼今日忙著貴妃諸多事情,晨間候在門房裡也就花蕊一人了。

    此時天更亮了,曙色成霞,薄雲起霧。

    花蕊吩咐了門房外的兩個宮人幾句,自己沿著廊下一坐,又有小丫頭舉著茶托遞給她,得了她兩句好話。

    像宮人做到花蕊這般的貼身宮女,是極得臉面的事情,自然也有宮人為了自發地討好。在這萬壽殿上下做的都是輕快的活,貴妃和氣,花枝花蕊也有幾分善意,就是花萼嚴了一些,但總體上,在這裡侍候的宮人們還是慶幸被分到萬壽殿的。

    就在花蕊剛呷了兩口花茶,就有個眼熟的丫頭上前,手上一捧花,分束了幾捆,上得廊下,就輕聲道:「兩位公主已起身了,這是公主們親手折下的,叫送來娘娘這裡。」

    再早之前,花蕊每日都領著宮人折了最新鮮的花,在娘娘屋子裡換上,使得屋子裡常年帶有新鮮的花香味。自從兩位公主早起後多了這樣一個習慣,花蕊反而做得少了,每日也等上一等,直到有宮人把公主折的花送來,在花蕊服侍娘娘起身後,也會提上一句「公主們的孝心」。

    也不用花蕊說話,自有丫頭接過鮮亮的花束,花蕊拿手撥了撥,就笑道:「今日倒是比往常還早些。」

    然後就挑了幾枝牡丹和海棠,想著迴廊外的桃花開得也好,又隨後招了個丫頭走近,吩咐去折些幾枝品相好的來,就輕手輕腳地進了屋子,給內室裡的花瓶都換了花換了瓶中水。

    「花蕊?什麼時辰了?」遠處帷帳內的床榻上,貴妃仍帶著困意的暗啞聲傳來,嚇唬得花蕊差點打翻了花瓶。

    在萬壽殿服侍的宮人,都習慣在午時之前,在貴妃娘娘起榻前,但凡做活全都輕言慎行,是以整個萬壽殿就就顯得寂靜無聲。方才宮人說話就很小聲,花蕊進了屋子就更是小心翼翼了。

    在花蕊再三確定了自己確實沒有弄出聲響後,就知道是貴妃自己醒得早,就安心了些:「卯時將過,娘娘可是要起了?」

    其實屬意去狩獵的還是孫茗自己,雖然阿寶阿福也想出宮,但孫茗起先開口提到她們,也無非是尋個借口。所以心心唸唸想著出宮的事,興奮得早起也就

    很正常了。

    孫茗還躺在帳子裡,朝床頂看直了眼,仍有些渾渾噩噩,渾身都是慵散著,有氣無力地又道了句:「將公主叫來,與我一同用膳。」

    花蕊得了吩咐,就叫了宮人進來服侍,自己則去把花枝花萼叫了來,一同準備出行事宜。

    忙忙碌碌的一早上過去,李治在午時就回了萬壽殿,這個時候,就連侍衛及馬車都侯在宮道上,就等著貴人妥當後,乘著抬輦出來了。

    為了不延誤時辰,他們這頓午膳用得也是匆忙,不過路上倒是備了許多小食和果子,就是阿寶阿福就急得跳著腳要趕緊地出宮。

    等她們上了馬車之後,阿寶阿福分別將簾子掀起一角朝外邊張望。至於阿宜,叫李治帶在身邊同坐御駕。

    孫茗也不制止,好笑地看著她們見什麼都是一副驚奇讚歎的模樣,活像兩個土包子似的……大約因為偶然出的宮,最近一次還是上回去的芙蓉園,也不知因何,叫她們倆人便覺得外面的東西都透著新鮮勁兒,都與宮中不同。

    阿福拉了拉她的帔帛,將她拉回了神,就問道:「阿娘你瞧,那是什麼花?」

    孫茗就著她手指的方向傾身過去瞧上一眼,見一縱向一排排粉白的櫻花,透過高牆,一簇簇美得醉人,偶然間又有小小的花瓣在空中飛揚,打著轉兒,緩緩地飄落下來。

    低頭對阿福笑了聲:「這叫櫻花。」

    原先她也並不知道櫻花其實最早源自於中國,後來才傳到日本,稱為後來日本的國花。

    賞櫻花也自來就是中國的傳統,唐朝就有櫻花節,在櫻花盛開的時候,就有賞櫻花的習慣。

    更早之前宮廷有培植一些櫻花樹,到了唐朝,就有很多人家的宅院種植,反而她的萬壽殿倒沒有植上櫻花,太極宮裡也不多,許是御花園有一些,但她並沒有去瞧過。

    櫻花綻放的時候,絢爛迷人,如夢如幻,怪不得阿福一瞧就捨不得移眼。

    阿福點了點頭,心裡讚了一聲,就聽不知何時湊到她身邊的阿寶說了句:「連外邊的花都比宮中好看,等回去的時候,帶一些櫻花回去吧?」

    她這是把採花的習慣給一同帶來了?

    不過瞧阿寶阿福這樣歡喜,她倒想著回去叫人在萬壽殿植上幾株了……

    轟轟闐闐的車馬隨著侍衛及宮人一同駛向驪山,午時出的門,在天黑之前就到了。

    春日裡要比冬季晚得要更遲一些,廚師什麼的其實早就給備下了,早有宮人見不斷駛入湯泉宮,就去膳房備膳了。

    驪宮玉殿千重相聯,待孫茗與閨女下了馬車,進了一棟朱色樓裡,知道這裡定是李治為她選的就寢的場所,就讓阿寶阿福自己跑去瞧屋子了,又叫花蕊跟著去看看,有什麼不妥善的地方還能盡快休整好。

    這番出行,她是把花枝花蕊花萼三人都帶上了的,至於萬壽殿只叫了吉祥看著。身邊的宮人最得她的心也就這三個丫頭了,除卻她們以外,她瞧那吉祥也是頂好的,所以也逐漸予以他們一些微的權利。

    不過剛剛進了屋子,李治後腳就抱著阿宜也到了:「可滿意這裡?我特意著人重新翻修一下,放的都是你喜歡的飾物。」

    孫茗接過阿宜哄了哄,就交給花枝抱著,自己捥著李治去內室瞧去:「九郎備下的,當然一切都是最好。」

    才怪!分明每一處屋子都是按照你的喜好來裝修和擺設的好嗎!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