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傻春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057章 文 / 傅渝

    057

    徐再春覺得張堯真是太無恥了。

    他把她親得臉紅腳軟,好不容易有人過來拯救了她,可是她還沒鬆一口氣,就看見張堯在研究避孕套了。

    「你喜歡什麼口味的?我居然沒發現這玩意這麼多口味……」

    混蛋!少裝了!她都看穿他了好嗎!禽獸!再說了……她根本都還沒有想和他圈圈叉叉好麼?!

    不過,她漲紅臉的樣子一點都不能表示拒絕,反而張堯覺得這是欲拒還迎。

    嗷嗷嗷……果然顧西洋說得對,有時候女人口中的「要」和「不要」其實都是一個意思呢。

    想想,他還有些小激動呢。

    張堯恨不得馬上拉徐再春上啊床,那個動作之迫切,讓徐再春根本反抗不了。媽的!她就是嫁了一隻蠻牛!

    事實上,回到家,張堯也立刻這麼做了。

    還好,今天徐老虎和蔡姨沒在,不然她真的……

    沒臉見人了。

    等等……不是要先隨便拒絕一下嗎?

    張堯不是她認識的其他男同學,根本沒有給她拒絕的機會。到了房間,一個眨眼的時間,他已經脫光光,然後很開心的衝她眨眼了。

    等等……什麼時候這麼快的,她還完全沒有做好準備啊。

    徐再春很心塞,可是很快的,張堯像大型犬一樣,撲了過來。然後徐再春矯情了一秒,然後也摟住了張堯。

    混蛋!她又不是死人,被一個帥哥又摸又舔,自然也有點濕啊潤了啊。

    喂……你說張驍啊,那不是……每個人年少無知的時候都會愛上的渣嗎?!什麼玩意兒……再見……

    徐再春表示清醒狀態還沒吃到肉了,看著張堯那狼吞虎嚥的樣子,她臉紅紅,小聲聲的提醒了一句。

    「你……你能不能慢點……」

    張堯一頓,果然慢了一些,事實證明,他們這幾年有沒有其他感情徐再春不知道,但是她唯一知道的是他們床上應該挺和諧的。

    還有,張堯應該練習挺多的,技術不錯。她有點小小的興奮。

    不過不知道是樂極生悲,正當所有前戲都準備好了,張堯也興奮的連連要挺啊進的時候,徐再春感覺下身一濕,然後……

    她低下頭,看著被單上的粉紅色,猛地一掌推開張堯。

    媽的。她來大姨媽了。

    徐再春有些郁卒,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情緒激動,她的肚子有些疼。張堯也有些,徐再春跑過去的時候剛好踩到了他的重點位置,想來,歷史總是驚人的相識,他現在抑鬱著呢,誰也不想甩。

    徐再春臉有些白,她肚子有些疼,想躺下。可是床單上那個粉紅色真的讓她有些不好意思。

    「我……我要換下床單去洗……」

    張堯本來躺在床上抑鬱的,聽到徐再春的聲音懶洋洋的抬起頭,「嗯……」頓了頓,似乎看到了徐再春臉色不對,他抬起手摸了一把徐再春的臉,「怎麼了,臉色這麼白?」

    徐再春嘴唇都白了,想擠出一個笑容,可是比哭還難看。

    「我的肚子好疼。」

    「那你還不躺下嗎?」

    「可床單很髒。」

    張堯沉默了,然後再次起來的時候,他已經抱著被子乾淨利索的換下了髒的床單。

    「還疼嗎?」徐再春好久沒有這麼疼了,眼淚都掉了出來。還好,肚皮上有只男人的手一直按著,估計是感覺到她的冰冷,男人還細心的揉著。

    暖暖的,好像火爐一般。她被他摟到懷中,覺得有些熱,全身都出汗了。

    「不……不太疼了。」

    她靠著張堯的胳膊,瞇著眼睛,像一隻貓一般,「那個……你為什麼要娶我?」

    耳邊一聲輕輕的笑容,是張堯的聲音,他點了點他的額頭,笑容很是燦爛,「你現在是想秋後算賬嗎?」

    徐再春嘟著嘴巴,她才沒有呢。

    張堯擦了擦她額頭上的冷汗,輕輕的摸了摸,半晌才說道:「那個時候,我才從牢裡出來。沒錢,又沒化,工作也找不到。老外婆病了,然後他們說要告訴她,我去坐牢的事情……」

    徐再春算是明白了,敢情張堯是被逼的。

    「你怨不怨……」

    「開始有些吧。不過漸漸的,就不了。」尤其是徐再春的存在,對張堯來說,是照亮生命的明燈。他喜歡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怨恨。

    「你問了我這麼多,也輪到我問你了?你喜歡怎麼樣的男人?」

    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啊。徐再春想了想,腦海中浮現了張驍的臉。老實說,她也不知道那是喜歡還是什麼的,反正張驍那個時候是校園風雲人物,她就覺得他挺帥的,然後有很多女生喜歡他。至於她是怎麼喜歡他的,她想大概是因為順應潮流吧。很多女生都在後面說他,說他有很多有點,長得帥有錢,還對人也好,漸漸的,她就喜歡了。

    到現在,她也不能確定自己到底是喜歡他,還是喜歡心中構造的那個男神。

    不過……

    &

    nbsp;如果是張堯,徐再春表示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的丈夫會是這個類型的。

    他沒有什麼化,做事情還有些痞氣,不過他對小動物很溫柔,對她看似粗暴簡單但是其實多加照顧。

    徐再春不傻,她知道這個男人喜歡她。

    可是她又矯情了,因為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喜歡現在的她,還是以前那個傻子。

    這個世界上最無聊的事情就是自己和自己吃醋了。

    真是無聊透頂。

    無聊透頂的徐再春不想回答張堯的問題,張堯連續問了兩次,她都支支吾吾。

    久了,張堯似乎也明白了。

    「我知道,你就是喜歡張驍那種吧?」

    他苦笑了一聲,「也是,他家庭不錯,化也好,和你們是一個世界的……」

    肚子上的溫暖消失了,徐再春有些不習慣。她看著從床上離開的張堯,那一瞬間,看見他的背影,她十分害怕。

    難道他要走了嗎?

    「你……你去哪裡?」

    張堯撿起地上的被單,沒好氣的看了徐再春一眼,「看什麼看,我去洗被單,不然等會兒洗不乾淨了又要浪費一條被子。」

    對了,現在又發現了張堯一個優點。他似乎很霸道,但是好像又不是大男子主義。比如洗這種被單,他雖然一臉彆扭,但是還是做了。

    徐再春模模糊糊的做了一個夢。她無恥的做了春啊夢,然後夢見她和張堯魚啊水之歡很歡暢。

    好真實的夢,她大汗淋漓。

    同樣滿身大汗的還有張堯,最後他在她額頭上親了親,滿眼的憐愛。

    他是真的喜歡她。

    她確定。

    可是這個確定並沒有維持很久,等張堯拿來避孕藥騙她是糖果吃下的時候,她忽然覺得滿心憤怒。

    她也年輕,她現在也不想要孩子。可是她不喜歡的是張堯的態度。如果你不喜歡孩子,那麼你就直接和她說,為什麼要欺騙她,還用糖果代替避孕藥。

    後來,她總算知道了,張堯根本就是不想要孩子。因為他怕一個傻子母親會生出一個智障小孩。

    徐再春大汗淋漓的從夢中驚醒,她不知道這是夢還是真實的,一時間,她忽然分不清夢境和現實。

    房間一個人都沒有,安安靜靜的,她身下的床單已經被汗打濕,她深吸了一口氣,肚子一片涼意。

    「張堯?」

    她叫了一聲,沒有反映,她穿上外套,往樓下走去。

    在樓下的廚房,她看到了繫著小熊圍裙正在熬東西的張堯。

    似乎聽到聲音,張堯回到看了她一眼,「你醒了啊?」

    徐再春還因為夢中的事情生氣呢,可是看著張堯這個樣子,她卻一點生氣的念頭都額沒有了。

    「你在煮什麼?」

    「紅糖湯圓。」

    張堯吹了吹鍋裡的氣,看了她一眼,「你的肚子還舒服嗎?」

    徐再春點點頭,「好多了。」

    「那吃點東西吧。」

    張堯拿來一個大碗,把湯圓分成兩碗,她注意到了,他把大的那一碗遞給了她。徐再春想客氣一下,「我吃不了這麼多。」

    可張堯一副「你少騙我我可是老實人」的樣子著實讓徐再春有些無奈,「的確蠻多啊。」

    「趁熱,燙一下肚子,你會舒服很多。」張堯一邊說,一邊用勺子把碗裡的雞蛋舀到了她的碗裡。

    「你不是煮的湯圓嗎?」

    「我在湯圓裡面也放了雞蛋。」張堯一臉「我好聰明好棒棒噠」的樣子著實欠扁。

    「有這樣的煮法嗎?」

    「我外婆教的。」張堯淡淡的說著,然後催促了一下徐再春,「還不吃,涼了就沒有效果了。」

    湯圓的確很多,徐再春有些吃不下了。

    最後,她求饒了,「我真的吃不下了?」

    張堯看著碗裡剩下的小半碗湯圓,端過來自己吃了,然後擦了擦嘴巴,又看了徐再春一眼,「怎麼了,不去樓上躺著嗎?」

    徐再春表示吃了湯圓肚子舒服多了,「我想走走。」

    「嗯,可以,等我洗碗來一起去。對了,我忘了狗還沒有喂……」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