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強制配對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文 / 七里紅妝

    那邊安靜了一瞬,鄧月道:「你都知道了?!」

    成硯一陣卡殼,鄧月歎了口氣:「本想瞞著你,讓你安生過日子,你是怎麼知道的?」

    成硯把之前的事和他說了,卻沒想到鄧月立即道:「你頭疼?這樣多久了?」

    成硯看他有點緊張的樣子,也跟著有點不安,他仔細回想了一下,這頭疼的感覺之前也曾有過,好像……在他剛離開地球的時候,成硯的腦中靈光一現,說:「鄧老師,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鄧月沉默了一下:「我去看你吧,電話裡頭說不清楚,除了你還有誰知道這件事?」

    「呃……」成硯說,「很少,基本上沒人知道。」

    「千萬要保密,不要讓不可靠的人知道這個消息,否則會很危險!現在還能買到去你們那兒的船票嗎?」

    成硯怔了一下,忽然道:「鄧老師,你別過來,現在不安全!」

    「怎麼?」

    「阿爾法星……在打仗……」

    「……」鄧月,「和平年代,只有這些自詡列強的傻逼星球還在天天打仗,散發他們永遠耗不完的荷爾蒙,你自己千萬要小心一點,別什麼事都上趕著往處湊!」

    成硯汗涔涔的:「好的,我知道了……」

    兩人又說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當天晚上,成硯徹底失眠了。

    月餘以後,前線傳來消息,帝國已將萊姆星的軍隊擊潰半成,勝利在望,不日帝國艦隊即可班師。

    成硯站在城門的牆頭等了幾天,終於等到了卡恩回來的消息,他很激動,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看著卡恩從飛行船上下來,和他抱了個滿懷。

    四下哄聲一片,卡恩彎下腰,跟拔蔥似的一把將成硯扛起來懟到了自己的肩上。

    所有人哈哈大笑,成硯也鬧了個大紅臉,直到走出去好一段路卡恩才把他放下來,接他們的車子早就在一旁等著了,卡恩把他塞進去,自己也跟著做進來,低下頭親吻著他說:「我一直都在想你。」

    成硯笑著道:「我也是。」

    兩人迅速回到家,做了點該做和不該做的事情,卡恩似是累得狠了,一覺睡了十幾個小時,直到有人前來催情,讓他立刻前往王宮一趟,他才依依不捨地從床上爬起來,一頭亂髮翹得像他團雞窩。

    成硯忍不住笑道:「你的頭髮該修理了。」

    卡恩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再說吧……」

    卡恩小王子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不太注意自己的形象了?

    成硯爬起來,跟著他一起擠進洗手間,拿著一把梳子和一個小噴嘴幫他梳頭,一邊問他說:「戰後的事宜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克姆流放荒蕪星球,洛加還是要把他控制在宮裡,不能再讓他跑了,至於洛斯……」卡恩沒有接著說下去。

    戰後會議在王宮裡面召開,洛斯已經不再出席,他和他的母親一樣被控制在了王宮裡,卡恩成為了新的會議主持者,在會上,他主要匯報了戰後的各項事宜,基於威廉已被冰封,帝國新任國王的人選似乎已經毋庸置疑。

    從會議上下來,金姆請卡恩單獨留下來和他聊了聊,兩個人信步走在王宮偌大的花園裡,狀態都非常地閒適和隨意:「對於陛下這次所做的事情,你怎麼看?」

    卡恩的面部表情依舊刻板,但不知是不是因為有了契合的滋潤,他的目光和神態都較之從前柔和了許多:「他有他做事的理由,旁人再怎麼想對他來說都沒有意義。」

    金姆笑了笑說:「我知道你曾經恨過他,就連成硯也在繼承人競選那天與他激烈地爭執過,但看得出來,陛下還是挺欣賞你的那位契合的。」

    卡恩皺了皺眉,對於一個阿爾法雄性來說,聽見別人喜歡欣賞自己的契合,哪怕這個人是自己的父親,他也會覺得不爽。

    「你知道他為什麼曾說成硯特別地像你的母親嗎?」

    為什麼?

    為了讓自己看上去顯得並不是那麼迫切,卡恩這句話沒有直接問出口。

    「因為他們的性格還真的挺像的,執著、有善心、有包容心,還特別的認死理,你的那位契合,他雖然看上去弱小,但韌勁卻不亞於我們帝國的任何一個戰鬥力強大的士兵。」

    雖然卡恩承認金姆此言說得句句在理,但卡恩私心裡也承認,但還是不願意表現出來。

    「好吧,我知道你不願意聽這個,那麼咱們聊點別的吧,」金姆說,「你的婚禮,你打算什麼時候辦?」

    一從王宮裡面回來,卡恩就隱約有那麼點興高采烈的意思,他把成硯養在恆溫室裡的那些花都一一搬了出來,給它們換環境,除草捉蟲。

    成硯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一番興致勃勃的勞動,問他說:「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卡恩眉目含笑地回頭看了他一眼。

    雜誌名模的臉,要笑不笑的樣子,差點把成硯的小心臟擊碎。

    「快把你的老師接過來吧,」卡恩說,「我們可以辦婚禮了。」

    **

    兩個星期後,鄧月終於搭著飛船終於到達了阿爾法星。

    「居住環境不錯啊?」鄧月拉著一箱行李

    四處環顧。

    「那是!」成硯高興地說,「這裡的空氣很新鮮,出門不用帶口罩,沒有呼吸道感染……」

    鄧月白了他一眼。

    成硯立刻噤聲。

    「你這人真是一點羞恥心都沒有,還記得自己是誰嗎?」

    成硯:「……」

    鄧月跟著成硯回到了卡恩的府邸,一進門,大幫護衛隊士兵列陣迎接,架勢擺的足足的,卡恩更是站在家門口等著他們。

    一走近,卡恩就微含笑意道:「歡迎。」

    鄧月:「……」

    卡恩:「??」

    「你果然會說中啊,」鄧月道,「還挺流利的,外交本領不錯。」

    卡恩:「……」

    就如同一個無比挑剔的丈母娘,鄧月在卡恩和成硯的「簇擁」下進了門。

    「幾歲了?」鄧月問卡恩。

    卡恩很謹慎地說:「地球人算法……二十三四的樣子?」

    「挺年輕?」

    「唔……」

    「什麼時候當國王?」

    卡恩:「……」

    成硯:「!!」

    他飛快地把鄧月拽到了一邊:「你也太直言不諱了吧老師,好歹人家也算是個帝國領袖,尊重他一下好嗎?」

    「不是自己人不能感同身受……」鄧月小聲地對他說,「畢竟我們從小接受的都是愛國教育,就好像讓我現在對著古早時期的美國總統奧馬巴,我一樣也無法深切體會到那種激動顫抖的心情。」

    成硯:「……」

    「這樣不是更好嗎?」鄧月說,「看看你在他心裡到底有多重要。」

    其實根本不需要測試,契合對於阿爾法雄性來說,就相當於自己另一半的生命,不過本能和情感畢竟有所不同,鄧月更加在意的,其實是成硯在這裡是否獲得了他們足夠的尊重。

    晚餐是在卡恩府邸用的家常菜,由達達星人塔塔掌勺,這位護衛隊廚藝最高超的廚師長使盡了渾身解數,最後還是被鄧月狠狠地嫌棄了,他把塔塔感到了一邊,拿出了他從地球帶來的幾樣法寶,在卡恩家的廚房裡大顯身手,最後出來的成品把這些愚蠢的外星人都給看傻了。

    成硯興奮地夾了一塊久違的青椒炒肉片,感動得差點流下淚來。

    「好吃嗎?」鄧月說。

    「%#$&……」成硯已經說不出話了。

    卡恩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等他們一起坐下來,鄧月端出他親手做的三葷兩素一碗湯,卡恩也拿起筷子嘗了嘗,頓時表情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非常厲害,」卡恩由衷地讚美,又看了看一臉感動的成硯,矜持地說,「下次可以教我怎麼做這些嗎?」

    「可以啊,」鄧月說,「反正成硯這小子不會,看你夠不夠聰明了。」

    「……」

    那一頓飯風殘雲卷,幾個人幾乎都沒說什麼話,光顧著吃去了,成硯是真的好久沒吃到地球的飯菜了,這簡直就像廣告詞裡常說的「媽媽的味道」,他真的有點想哭了。

    等一頓飯吃完,鄧月拍了成硯一下,說:「別丟人了,快把你這副表情收起來,之前不是說要在這兒學點東西嗎,學得怎麼樣了?」

    一聽他提起這個,成硯「啊」了一聲,道:「我之前做了些筆記,都在房間裡,我去拿給你看看。」說著站了起來,鄧月也跟了上去。

    兩人走進屋裡,一關上門,成硯就道:「說罷,鄧老師,我的身世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