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舌尖上的心跳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69章 沸騰 文 / 焦糖冬瓜

    當所有評審都為眼前酷似米其林三星餐廳擺盤的前菜所驚訝的時候,溫斯頓第一個將這種美感破壞,並將第一塊蝦凍切開。

    「從餐刀切開蝦凍的感覺來看,彈性不錯。我沒有聞到任何凝膠的味道,所以這種質感應該都來自於豬皮熬煮出來的膠原。」

    溫斯頓就好像一個十分細心的分解者,任何蛛絲馬跡都逃不過他的法眼。

    當他將第一塊蝦凍送入唇間的時候,林可頌盯著屏幕上他的眼睛,沒有露出任何緊張的神色,彷彿她早就知道結果。

    溫斯頓緩慢地嚥下第一塊蝦凍,卻沉默著沒有說出任何話。他默默地將盤中所有的蝦凍都吃了下去,然後握著叉子盯著盤底的醬料。接著,他做出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就是拿起湯匙,將盤底的醬料舀了起來,含入口中。

    所有觀眾們,包括安娜麗斯也在好奇溫斯頓為什麼會這麼做?

    「我嘗了很久,想要找到這道菜的瑕疵。哪怕是一丁點味覺的不平衡或者流程中的差錯。比如蝦凍的粘稠度,比如蝦肉的彈性,豌豆的細膩,或者其他配料的失誤……哪怕一丁點!因為我知道這不可能是江千帆的作品,這來自於幾個月前廚藝糟糕到讓我感覺如同地獄的業餘人士手中!但是我發現我找不到……完全找不到……蝦凍並不黏膩,反而很彈滑。蝦肉沒有被過分烹煮,屬於海鮮的獨特口感與豬皮熬出來的肉凍完美結合在了一起。豌豆的細膩之感以及屬於田園的氣息與鮮蝦的海風味結合在了一起。各種香料以及鹹度的掌握,渾然一體……取悅著我的味覺,讓我覺得我還能再吃下很多東西!」

    溫斯頓呼出一口氣,他看起來在猶豫,但是他的表情讓人們知道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這道前菜,我會給它10分。因為我找不到它的缺點。」

    現場沸騰了起來。安娜麗斯露出驚訝的表情,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

    「評審溫斯頓,你剛才說了什麼?」

    「我說,這道前菜,我會給10分。但這只是前菜而已。這位選手,如果他的主菜和甜點沒有做到完美的話,他是無法通過一道前菜征服所有人的。」

    觀眾們議論紛紛,而維克特則萬分驚訝地望向林可頌的方向。

    她的眼底沒有如同星星般的喜悅,彷彿安靜的河流。

    「天啊,溫斯頓是十二名評審中最為苛刻的一位,如果說他都給可頌10分,那就是說這道前菜真的很完美!」林叔激動地扣住了宋意然和林小雪的手,「機會來了!來了!也許可頌真的能反超維克特呢!」

    林小雪呼出一口氣來:「前菜而已!後面還有主菜和甜點呢!要求堂姐連主菜和甜點都拿到滿分,你不覺得……不可能嗎?」

    「……是啊……不管怎樣,這是好的開始!只要主菜和甜點不出現重大失誤,至少前三名是沒有問題的!」

    正如同溫斯頓的評價,戴維、盧克等一眾評審都被這道前菜給「嚇」住了。

    「我的天……確定這不是江千帆親自做的前菜嗎?這個口感這個味道……簡直時光倒轉,回到我第一次在polarlight第一次嘗到這道前菜。好像味蕾被輕輕撫過,緩緩張開,等待著接受隨之而來的驚喜……」

    來自澳洲的烘焙大師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這是江千帆……這絕對是江千帆的手筆……精準、協調,好像天生就知道怎樣讓人胃口大開!」

    林可頌的前菜得到了9.9分,這是轟動全場的分數。

    每個人屏息以待,他們想要知道她的主菜和甜點是否能重複江千帆的神話。

    賽委會的工作人員將前菜的餐盤撤下,每一位評審的餐盤都是空的。

    當他們看見鵪鶉鵝肝被呈送上來的時候,不約而同露出驚訝的表情。

    而觀眾們也呆住了。

    因為當攝像機將這道菜呈現在顯示屏上的時候,就好像進入了美食紀錄片一樣。

    安娜麗斯不得不開口澄清:「我向諸位保證,我們的比賽攝影沒有做任何攝影效果。大家此刻在屏幕上看見的,就是這道菜最原本的樣子!」

    這時候,溫斯頓的餐刀貼著鵪鶉的表面滑過,他開口說:「這樣的光澤,是因為烘烤的火候恰到好處。很多選手以為當食物在烤箱裡呈現的是怎樣的顏色和熟度,取出烤箱的時候仍然是這樣。但事實是,食物的內部仍舊會持續加熱。這位參賽者很睿智地注意到了這點,又或者說,他的導師早早就教給了他這個重要的知識。所以當鵪鶉從烤箱中取出之後,表面那層醬料遇冷凝結,而內部仍舊在持續散熱,於是就產生了這種類似熔岩融化留下的痕跡。確實很美。」

    所有觀眾們露出「原來是這樣」的表情。

    「但是重點仍舊是鵪鶉和包裹在其中的鵝肝口感。鵝肝,因為在鵪鶉的腹中,時間不夠會是生的。沒有人想要吃生的鵝肝……而一旦時間太久,鵪鶉肉就會很老,口感完全喪失。所以鵪鶉與鵝肝,最重要的就在於前期對鵪鶉的燉煮以及對鵝肝的處理。這兩個流程只要火候處理得當,就能讓這兩種肉類最後在烤箱中達到同步。」

    美食評論家盧克對這道菜在烹製上的難點做出了點評,這也讓更多人擔心起這道菜的口感了。

    「正是因為對程度的掌握要求實在太高,所以這道菜成為江千帆的最為出名的料理,至今無人出其左右。」戴維抬了抬眼鏡,搖了搖頭說,「我肯定這位選手的用心,但為什麼要選擇這道菜呢?它實在太有難度了,即便是很有經驗的

    的米其林餐廳主廚,也不能保證自己每一次都能將它做好。不過不管怎樣,我還是會仔細地品嚐。」

    觀眾席上的林叔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可頌怎麼選了這麼難的菜?她就算選擇很簡單的菜色,只要沒有失誤,評審們一樣會給她高分的不是嗎?」

    宋意然只是看著林可頌堅定的側臉,意味深長地說:「因為江千帆對她實在太重要了。她想要體現的就是他的精髓——對程度的把握。無論是調味還是火候,都是程度。」

    林小雪聽見了宋意然的話,她無奈地搖了搖頭:「這是比賽!重點在於贏!選擇這麼難掌控的菜品,實在太不明智了……」

    「雖然不明智,但是你已經開始敬佩你的堂姐了,對吧?」宋意然好笑地問。

    林小雪抿了抿嘴唇,冷聲說:「看看這道菜她能得到怎樣的評價再說吧!」

    屏幕上的溫斯頓,緩緩切開了鵪鶉,他蹙起眉頭,然後搖了搖頭。

    觀眾們發出唏噓聲。

    這道菜,果然林可頌失誤了嗎?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眼睛……這到底只是巧合?還是實力?」

    溫斯頓小心翼翼地將切開的鵪鶉挪向外側,讓所有人看清楚。

    細嫩的鵪鶉肉包裹著如同黃油一般的鵝肝。

    即便牙齒和舌尖沒有觸上去,也讓人能感受到這道菜的質地是多麼的讓人陶醉。

    「我已經按捺不住要嘗一嘗這個味道了!」戴維嚥下口水,切下一大塊送進嘴裡。

    其他的評審們也用一種十分謹慎和珍惜的態度品嚐。

    「嗯……嗯……」溫斯頓仰著頭,彷彿是要將所有的美味留在身體裡,他沒有說話,而是彷彿坐在高級餐廳裡一般十分享受地吃著。

    其他評委也是這樣,除了發出毫無意義地感歎聲之外,沒有任何評論。

    觀眾們都伸長了脖子,等待著他們說些什麼。

    安娜麗斯不得不出言提醒說:「先生們!女士們!我看的出來這道菜真的很美味!但是……至少說些什麼!它好吃在哪裡?」

    「哦……安娜麗斯,你非要這麼煞風景嗎……它真的真的真的就好像江千帆做的!你確定這道菜的選手沒有作弊嗎?」盧克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來。

    「我很確定!你們所提起的大師江千帆先生從頭到尾都坐在觀眾席上,沒有笑容,沒有表情,連動都沒有動過。現場的眾多觀眾可以為證!」

    當觀眾們聽說那位廚藝大師就在現場的時候,不由得開始尋找起來。

    林可頌呼出一口氣,聽到盧克的話,她笑著看向江千帆的方向。

    「鵪鶉鮮嫩的肉質之中,有一種柔和的芳香,鵝肝被鵪鶉包裹著保留了輕盈如同黃油一般的質地。兩種肉類的結合,優……與眾不同。香料的餘韻在我的口腔裡跳躍著,還有最後那一點點清新的酸甜味道,將味覺的感受帶到了極致……我還是找不到缺點……我已經吃下去了一整份的鵪鶉鵝肝。」

    溫斯頓仍舊不敢相信自己舌齒間的味道。

    「啊……我一定是喝醉了……掉進時間最為悠久的紅酒裡……」戴維微微晃著腦袋,「再也不願意醒來。只是怎麼可以這樣!為什麼給我的鵪鶉鵝肝這麼小?」

    「戴維先生,我肯定參賽選手為你們所準備的鵪鶉鵝肝都是差不多大小的……你可以在比賽過後前往polarlight預定一個席位……」安娜麗斯出言安慰。

    「預定席位?你不知道那要等上三個月嗎?」戴維幾乎是瞪著安娜麗斯說出來。

    「……那你可以請這位選手做給你吃!我相信不需要等!」

    「你覺得這場比賽之後,會沒有人預約他嗎?也許他的親朋好友,還有在場的觀眾已經躍躍欲試了!」

    「鵪鶉的嫩肉如同綢緞一般,而鵝肝如同慕斯,我彷彿從空中環繞一圈之後回到了地面,而我的心仍舊留在空中……」

    林可頌的主菜得到了9.9分。

    現場沸騰了起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