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霸氣側漏,禍水頑劣妃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過去的他,已經死了 文 / 程說悠然

    找到了楚臨秋借住的宅子,寧無雙在大門外深呼吸一口氣,這才忐忑的叩響了大門。

    不一會便有人來應門,大門一打開,若雪頂著那張不友善的俏臉便立在那裡。

    「你來做什麼?」顯然,對方很不歡迎寧某人的到來。

    這一點也是在預料之中,寧某人淡定賠笑。

    「若雪,我來只是想見一見楚公子,同他聊上幾句便走,不會耽擱太長時間的,還請你」

    「不必了!我們家主子不想同你閒聊,你還是哪來回哪去比較好。」

    「若雪,你何必這樣絕情,我只是想同楚公子道個歉,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寧無雙苦苦哀求著面前的這尊門神,月痕在一旁冷眼旁觀。

    對若雪來說,寧無雙的到來無疑是讓她最為反感的。她在寧某人面前的不為所動,冷冰冰的回到:「我說了,主子不想見你,還請你回去。」

    寧無雙有些失望,喃喃的回了句:「好吧那便不打擾了」將要轉身之際,楚戰從裡面走了出來。

    「錢掌櫃留步,我們家主子說可以允許錢掌櫃進去一敘。」

    終於來了個明白事理的人!

    寧無雙連連點頭,不理會若雪徑直進了大門。

    若雪看著眼前二人一前一後走進了宅子,心中甚是不快,但這既是主子的意思,自己也不便再阻攔。

    楚臨秋此時正著一身冰藍衣衫,獨坐於後院的涼亭中同自己下著圍棋。雖然勝敗皆是自己所成,他的神情卻異常認真,偶有風將一片樹葉吹落在衣衫之上,而他卻渾然不覺。

    寧無雙遠遠看著這一幕,覺得這便是一幅畫,那一襲冰藍色的風化並未因為這幾年的風霜殺戮而轉瞬即逝,甚至更為這個男子增添了別樣的蠱惑氣息。

    她不敢上前打擾,便遠觀止步。楚戰卻開口提醒了楚臨秋。

    「主子,大妃娘娘到了。」

    聞聲,楚臨秋只是漫不經心的抬起頭,目光先是打量似得落在寧無雙臉上,隨後才慢慢轉向她身後的月痕。

    收回目光,他又走了一步棋,這才開口。

    「大妃娘娘請坐。」說著伸出手掌示意她坐到自己對面。

    寧無雙看了看身後的月痕,示意他就站在原地便可。

    忐忑的坐到了楚臨秋對面,她有些緊張,帶著些負罪感,以至於雙手不住的搓著衣角。再一看對面,楚臨秋氣定神閒,注意力全放在了棋盤上,壓根就沒看自己一眼。

    「大妃娘娘前來找楚某所謂何事?」

    楚臨秋淡淡開口,語氣不再溫柔,倒是平添了一絲涼涼之意。寧無雙再次打心底生出了一絲失落。

    「楚公子,我此次前來只是想為我以前的所作所為來致歉。我那時太不懂事,對於感情有些分不清」

    「若為這事,大妃娘娘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楚臨秋落下一子,淡然打斷了寧無雙的話。「如今的楚某已然忘記了當初被欺騙了之後是否痛苦,也記不起曾經愛的死去活來的感覺。絕情蠱果然是有奇效,幾年前那個懦弱無能深陷情網的楚臨秋,在我看來完全是另一個人,好在,那樣的楚臨秋已經死了。」

    楚臨秋說完這話,突然的一抬眸,驚的寧無雙差點從石凳上站起來。她詫異的盯著對方的臉,懷疑自己方才是出現錯覺了嗎?為何在那一瞬間,她似乎看到了楚臨秋的瞳孔變為了紅色。可再定睛一看,卻無異樣。

    見寧某人愕然無語,楚臨秋自顧自的納悶了起來,「楚某倒是納悶了,當初是怎樣的一個女子,能讓那時的楚臨秋生不如死?愛到不能自已又是怎樣一種感覺?在喝了絕情蠱後,我便一直懷著這樣的疑問,總是想要見見你。如今見到了,卻覺得不過如此,世上女子千千萬萬,卻都是一個樣。你也只不過是那些女子中最為平凡的一個罷了。」

    「我是」對面的這個楚臨秋,果然已經變得很陌生了。不管是說話時的語調還是內容,都不會是她所熟悉的那個楚臨秋。

    對方的話讓寧無雙啞口無言,她的確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她只是個平凡的女子,卻害楚臨秋曾經痛苦過。而今他忘情忘愛了,或許也是件好事。

    可寧無雙的心裡卻不是很好受,曾經那個對她至愛百般的男人,如今變得這樣陌生,他依舊是熟悉的容貌,卻不再是那個熟悉的人了。

    寧無雙尷尬起身,「是我太在意了。抱歉楚公子,我先告辭了。」

    「嗯,楚戰送客。」

    出了宅子,楚戰說道:「錢掌櫃,如今我家主子是何模樣你也看到了,還請你以後莫要與他再有瓜葛了。」

    寧無雙心中極其悲涼,嘴上卻咧著難看的笑容連連回到:「我明白,不會讓你和若雪為難了。」

    「那二位慢走,小人便送到這裡。」

    聽著身後大門關上的聲音,寧無雙咬咬牙,邁開步子便離開。

    她腦海中全都是那個對她態度冷漠的楚臨秋,她可以接受他不愛她了,但卻接受不了,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兩人離開楚臨秋的住處沒多久,路上穆雲深不知從哪走了出來。

    「我以為,就算是餘情未了你也會先來找我。」穆雲深擋在寧無雙面

    前,顯然,他已經知道寧無雙去找過楚臨秋。

    這又是哪門子的誤會?

    寧無雙懨懨的解釋著:「我只是去道歉。」

    「你對他有歉意,那為何對我便無歉意?」穆雲深這愛咄咄逼人的毛病看來一直沒改掉,時隔幾年後再聽到這樣熟悉的語氣與問話方式,寧無雙無由的覺得心頭一陣暖流。穆雲深沒變,至少他還是原來的他。

    寧某人抬頭,反駁:「你並未因為我損失什麼,我為何要像你道歉?」

    穆雲深一揚唇,輕輕說道:「我損失了你,這是最為嚴重的事情。你為何不向我致歉?」

    寧無雙驚愕,抬眼對上穆雲深深邃的黑眸,心底一陣悸動,卻強忍著情緒說道:「沒有了我,你還有江碧蓮,她關心你,幫助你,真心待你。真說起來,你並未損失,反倒是賺了。」

    「她是她,你是你,這世上女子何其多,卻沒有第二個寧無雙。」

    穆雲深語氣認真,顯然是並未忘懷對寧無雙的愛意。

    寧某人一時間無語凝咽,恨造化弄人,她原本可以和穆雲深在一起,卻偏偏

    「得不到狼王的幫助你便將主意打在了大妃娘娘的身上了嗎?」

    這時候月痕的一句話便使寧某人陡然回神。

    穆雲深眸光凌厲看向月痕,右手手指微微緊扣。

    「鬼醫大人,飯可以多吃,話不可亂說。」

    這一瞬間,寧某人彷彿嗅到了濃濃的火藥味。

    「襄國的太子殿下,你接近大妃娘娘究竟是為何目的,別人不清楚,你自己應當很明瞭。」

    穆雲深沖寧無雙微微一笑,隨後緩緩走向月痕。

    「第一次見到你便覺得你出現的蹊蹺。北地的鬼醫月痕,你究竟是何人?為何要跟在狼王身旁?」

    「狼王賞識小人,小人才得以被世人認可。」

    穆雲深微微瞇起眸子,將視線落在了月痕的面具上。

    「能否勞煩鬼醫大人將面具摘下。」

    月痕退後一步,冷靜回答:「面貌醜陋可怖,不敢示人。」

    「看來,你是有所隱瞞了。」

    穆雲深話音未落便猛的出手去摘面具,月痕反應敏捷,迅速躲了過去。接下來便一發不可收拾,兩人竟然因為面具的事情莫名其妙的打了起來。

    站在一旁觀看的寧無雙目瞪口呆。穆雲深怎麼對月痕的臉那麼感興趣了?

    論拳腳功夫,雖說月痕也不差,但是和穆雲深比起來,似乎就落了下風。不一會便連中數掌,卻仍舊死死護住自己的面具。

    「住手!住手!」寧無雙大喊著跑了過去,趕忙擋在了月痕的面前。「既然月痕不願露出真面目,你又何必強人所難?看到了他的長相又如何?穆雲深,你很喜歡欣賞別人的痛苦嗎?」

    月痕說過,自己的這張臉因為大火而留下了恐怖醜陋的疤痕,所以才戴著面具。他不願讓人看見,表明其實心中是很在意的。而今穆雲深執意要揭他的面具,無異於是在揭他的傷疤。

    被寧無雙氣憤質問,穆雲深收手,左右一思量,解釋道:「我只是有些好奇,得罪之處,還請鬼醫大人莫要見怪。」

    但他話剛說完,鬼醫大人便兩眼一閉,昏了過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