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重生之潛個天王做老公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89、他說他愛她 文 / 渣小玖

    「你弄疼我了。」顧影照眼波流轉,一雙妙目盯著顧丞昊看了片刻,肩膀幅度很小地掙了掙。

    顧丞昊大概怎麼都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冒出這樣一句話來,怔了片刻,還是放開了她的肩膀。

    「不聊她,聊步言溪嗎?」顧影照又問。

    「聊她做什麼?」顧丞昊冷哼了一聲,淡漠地轉過了頭去。

    「兩個人相對無言,氣氛多尷尬啊。」顧影照活動了下肩膀,無所謂地笑了笑。

    她這句話說得半真半假。

    和顧丞昊本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但是這個男人,實在比沈珂珂難對付多了。

    顧影照甚至可以想像,就算最後真的如她所願,讓沈珂珂說出了實話,恐怕都難撼動顧丞昊的根基。

    要擊倒他,需要做的還有太多。

    她現在甚至連顧丞昊的弱點都完全抓不到。

    不過顧丞昊真的有句話沒說錯,她大概是天生的演員吧。面對可能害死自己的最可能的幕後主使,她還是能保持鎮定和從容,游刃有餘地在他面前演戲。

    「我本來還以為,顧少和她交情很不一般呢。」顧影照莞爾一笑,「畢竟當初她將那郵箱地址給我的時候,是那樣珍而重之。也就因為一封郵件,顧少還特地找上門來……」

    她攤了攤手:「看來是我想錯了。」

    「那是我和她之間的事,你不需要多管。」顧丞昊硬邦邦地說道。

    「好吧。」顧影照笑笑。

    她腦海中轉過了無數個念頭,眼中雖然還是五彩繁華的玫瑰,但心思卻已經飄遠了。

    目前為止,她還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先將沈珂珂逼上絕境,至於顧丞昊這裡,慢慢來吧。

    別墅的下人很快端上了香氣撲鼻的紅茶和精緻的糕點,不知道顧丞昊是不是常常帶他的情人來這裡,那些人做起這些事來很是熟練,糕點的味道也非常不錯。

    霍池上門來找顧影照一起離開的時候,天邊已經能夠看到晚霞。

    顧丞昊一直是個事務繁忙的人,但那天也不知道怎麼了,一整個下午都陪在顧影照身邊,雖然不說話,卻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直到晚上躺上了床,顧影照才輕歎了口氣,真是浪費了一整個下午時間。

    她翻了個身,將被子蜷成了一團,用力抱在懷中,調整了一個舒適的姿勢。

    那天晚上,她又做夢了。

    夢境很是混亂,紛繁中那幾年發生的舊事全都交織在了一起。

    顧影照猛然驚醒從床上坐起的時候,冷汗連睡衣都完全浸透。

    她抓過了手機,凌晨三點,正是夜晚最冷寂的時刻。

    顧影照重新洗了個澡,換上了厚一些的家居服,為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她現在住的公寓很是普通,即使站在陽台上,也只能看見周圍林立的高樓。不像她後來住的那套公寓,站在陽台上望出去,整座城市的夜景彷彿都盡收眼底。

    趴在陽台的欄杆上,夜風撫過她有些發熱的臉頰,紅酒微澀的口乾在舌尖瀰漫,讓她清醒了不少。

    她和顧丞昊,曾經也是那麼要好。

    最是兩小無猜的年華,甜蜜到讓人羨慕的青梅竹馬,十八歲以前所有的歲月和足跡,似乎都有顧丞昊的陪伴。

    可惜啊,他是顧家的長子,是當時顧家的大家長屬意的繼承人。

    而顧影照,在顧家的身份卻尷尬得很。

    夜風好像更冷厲了一些,就像小時候那些在顧家如履薄冰的歲月。

    她的媽媽,是顧丞昊最小的那個堂叔的妻子,但她和他並沒有血緣關係。

    那個她名義上的父親,從小身體便不太好,就算出身於顧家這樣的家庭,可他瘦弱的身體,和終年不見陽光的蒼白臉色也完全吸引不了她母親的目光。

    但是沒有辦法啊,顧丞昊的這個小堂叔,在某次顧家舉辦的舞會上,對她的媽媽一見鍾情。

    她並不知道顧家用了什麼手段,只知道,最後她媽媽還是含淚嫁入了顧家。

    後來,是理所當然的出軌。

    她在被逼著嫁給那個不只是身體,連心靈都生病的扭曲男人時,本就有著無比親密的戀人。

    顧影照半歲的時候,幾乎沒有給她留下絲毫印象的媽媽和她的戀人私奔了。

    後來,據說連顧家也查不出他們的下落,至今生死不明。

    而在那之後,顧家發現,她並不是顧家的孩子。

    顧影照也不知道為什麼最後自己會被留在顧家。

    是因為媽媽的娘家最後被逼得家破人亡?

    還是因為那時候還是個孩子的顧丞昊,堅持要留下她這個小小軟軟的,就像洋娃娃一樣的堂妹?

    ……

    誰知道呢?

    顧影照無聲地笑了笑。

    這些事情她知道得這樣清楚,並不是後來她自己查出來的。

    而

    是顧家,從來都沒有想過要隱瞞這些。

    她那個名義上的父親,甚至一直以用這樣的故事來折磨她為樂。

    在他身體越來越差的那幾年裡,唯一能讓他蒼白枯瘦恍如死人一般的臉龐煥發出光彩的,大約就是當時才十來歲的顧影照臉上,驚懼的神色。

    顧丞昊說她是個天生的演員。

    大概是真的吧。

    顧影照在陽台上的竹編躺椅上坐了下來。

    天之驕子永遠都不會懂得,夾縫中求生的小草,要經歷多麼苛刻的環境歷練。

    她微微瞇起了眼睛,所以後來顧丞昊逼她逼得那樣緊,壓得她幾乎抬不起頭來,她還是慢慢的,慢慢的,在那個殘忍又現實的圈子裡,一步步地走到了巔峰。

    只是他從來都不明白,娛樂圈裡遭遇的那些白眼和嘲笑,那些冷言冷語和欺凌……從頭到尾都不曾動搖過她分毫。

    十九歲的顧影照所受的最深最狠的一擊,來自於曾經給予她生命中全部溫暖和陽光的顧丞昊。

    一個月前,他說他愛她。

    一個月後,他親手送她入地獄。

    這已經是顧影照很多年都沒有想起過的回憶,只有在最開始那一兩年裡,她才會在黑暗中哭醒,覺得生無可戀。

    後來,她便只會笑了。

    再後來,她遇到了裴朗。

    又遇到了裴晉……

    顧影照將透明的高腳玻璃杯輕輕放到了腳邊,面無表情地起身回到了臥室。

    第二天她起得很早,雖然晚上並沒有休息好,但秦越打來電話的時候,顧影照已經坐在餐桌前愉快地享用著早餐。

    「嗯,昨天和霍導去看了外景拍攝地,顧丞昊借的地方,還挺漂亮的。」顧影照放下果汁杯,老老實實地交代著昨天的行程,「你吃過早飯了嗎?」

    「……還沒。」秦越頓了下,才從善如流地回道。

    「要過來吃嗎?」顧影照又問,「我做了三明治和果汁,還有多的。」

    她輕輕鬆鬆地問著,完全沒有將秦越當外人的意思。

    電話那頭又安靜了幾秒,然後她便聽見秦越低聲吩咐了司機一句。

    電話掛斷了,顧影照哼著歌站了起來,去廚房準備了一份新的早餐。

    她看著被切成丁的水果在搾汁機裡翻騰的時候,門鈴恰好便響了起來。

    秦越穿著得體合身的西裝和大衣,獨自站在門外。

    「真是蓬蓽生輝啊。」顧影照笑著給他開了門,將三明治和果汁端上了餐桌。

    「你昨天碰到顧丞昊了?」秦越吃東西的時候從來不會說話,很快解決掉早餐之後,他才抬頭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顧影照。

    「嗯哼。」顧影照點了點頭。

    「你想說什麼?」秦越又問。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覺得自己已經足夠瞭解顧影照。

    對方會做出這樣體貼的請他吃親手做的早餐這樣的事,要麼是做了什麼得罪他的事情,要麼便是有什麼事需要他的幫忙。

    「不想說什麼啊。」顧影照反而笑了笑。

    她笑吟吟地坐在秦越對面,愉快地說道:「只是想到節目快開始拍攝,開始播放,離我的目標就更近一步,所以心情愉快。」

    她說著瞥了秦越一眼,笑著又補充道:「而且這樣的話,我就能盡快還你錢啦。」

    「真的就這樣?」秦越又問。

    「嗯。」顧影照點了點頭,篤定地說道。

    「捧紅樂希藍……然後呢?」秦越問。

    「然後?」顧影照愣了愣,很快便笑道:「然後開工作室,簽更多的人,捧紅他們,讓他們成為我的搖錢樹。圈養一批小鮮肉,從此走上人生巔峰……」

    她想了想,又道:「然後有錢有勢了,就能弄死那些當初的罪過我的人!哼哼……我小氣又記仇,報復心可是很強的!」

    「哦?」明知道這話聽起來像是開玩笑,秦越卻偏偏挑了挑眉,問道:「準備怎麼報復他們?」

    「嗯……」顧影照伸手托腮,搖頭晃腦地說道:「關小黑屋,逼他們拍動作片,再放到網上供人瀏覽,讓他們身敗名裂,哼哼……」

    「……」秦越一陣無語,「你心情看起來還真是不錯。」

    「嗯哼。」顧影照又點了點頭。

    她笑得就像一隻狐狸一樣看著秦越,慢慢說道:「因為我昨天發現了一件事,我以為無懈可擊沒有弱點的人,也許並不是那麼得堅不可摧。」

    她瞇著眼睛輕笑著:「你說過得嘛,都到了這地步了,與其讓別人利用,不如我自己利用自己。」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