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重生之潛個天王做老公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88、俗不可耐 文 / 渣小玖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新加入的女嘉賓是步言溪嗎?」顧影照目光在顧丞昊身上一掃而過,輕笑著問了一聲。

    「你怎麼知道?」霍池揚眉,他也注意到了剛從車上下來的顧丞昊,臉上露出瞭然的神色來,「是步言溪。」

    他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她還不錯。」

    「嗯。」顧影照點了點頭。

    她也是在圈中混了多年的老人了,一個人是不是有潛力還是看得清楚的。

    「下去和顧少打個招呼?」霍池索性沒有問顧影照是不是認識顧丞昊,他是個聰明人,也是個非常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不該問的問題從來不會問。

    「還是算了。」顧影照嫣然一笑,「我去後面逛逛,見到這樣的大人物,我會緊張。」

    她當真轉身就離開了這個小陽台,從小別墅的二樓下來,直接出了莊園的後門。

    他們剛才所在的地方是前庭,一草一木匠心獨到。

    後門推開,卻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

    圓潤的石頭路一路延伸到了盡頭,穿過一小片樹林,那裡有一座佔地面積更大一些的花園別墅。

    「咦?」顧影照有些詫異地仰頭看了看眼前的別墅,這裡不是顧丞昊滿十八歲的時候,顧家長輩送給他的禮物嗎?

    原來和剛才那個地方隔得那麼近啊。

    她朝前走了幾步,還沒進入別墅範圍,就能看見氣派的後門處,好幾個穿著黑色勁裝的大汗正守在那裡。

    他們大約聽到了動靜,目光全都轉向了顧影照這邊。

    顧影照停下了腳步。

    這裡……她其實是來過的。

    顧丞昊當年還是蠻喜歡住在這個環境幽的地方,只是一別經年,對方是不是還保留著這個習慣,她倒是有些不清楚了。

    那些黑衣保鏢看起來都有些凶悍,但見到顧影照停下了腳步後,也沒有別的動作,只是還是密切關注著她的動靜。

    雖然是後門,但雕花欄杆的歐式大門並不能完全遮住牆內風光,顧影照一眼望過去,一座透明玻璃圍成的溫室花房便進入了她的視野內。

    即使隔著一段不短的距離,顧影照也依稀能看到奼紫嫣紅幾乎破壁而來。

    想不到連這花房也在。

    她聳了聳肩,其實在剛才見到顧丞昊的車之後,再發現離他的別墅這麼近,她也不算驚訝就是了。

    看樣子顧丞昊大概是準備回家,順便去那裡轉一轉的。

    他對步言溪,還是挺上心的啊。

    她轉身沿著來路返回,那邊小樹林雖然叫做樹林,其實並不算大,一共也就十幾棵樹而已,很快便穿了過去。

    恰在此時,那莊園的後門再一次被人打開,顧影照一抬頭,便直直對上了顧丞昊的雙眼。

    「顧少。」顧影照對他淡淡點了點頭,很快便讓到了一旁。

    「既然來了,去我那裡喝杯茶吧。」顧丞昊瞥了顧影照一眼。

    他的腳步並沒有停下,只是好像篤定這個年輕的小記者會跟上去一樣。

    「還是不打擾顧少了。」顧影照笑瞇瞇地說道:「我和霍導一起過來的,也該回去了。」

    霍池自然是不會得罪顧丞昊的,他本來是跟在最後,看起來像是在送顧丞昊,此時聞言連忙說道:「哈哈,我在這裡還要耽誤好一會兒呢,本來還擔心lynn你會覺得無聊,這樣就剛剛好啦。」

    顧影照有些無奈地瞪了霍池一眼,對方卻只是呵呵笑著看著她。

    「走吧。」顧丞昊再次吩咐了一聲。

    他習慣了位居上位這樣發號施令的模樣,即使是邀請別人去他家裡做客,也總是這樣一幅冷冷淡淡的樣子。

    這一次跟著顧丞昊過來,那些顧家訓練有素的保鏢連看都沒多看顧影照一眼,只是利落地便打開了門。

    一踏進大門,那玻璃花房幾乎便近在眼前。

    現在離得近了,顧影照一轉眼便可以看見,花房裡當真五顏六色。

    透明的玻璃上,印著五彩繽紛的花朵,美得真有些像油畫一般。

    再朝前幾步,她看得更加分明。

    花房裡各色的花朵雖然多,但紅的,黃的,粉的,亦或是比較少見的藍色和黑色……竟然全都是玫瑰。

    大片大片的玫瑰簇擁在一起,就算被隔絕在玻璃的那一側,顧影照彷彿也聞到了馥郁而濃烈的花香。

    顧丞昊卻一眼都沒朝那花房多瞧一眼,就像那邊儘是空氣一樣。

    他本就不喜歡玫瑰,這一點顧影照再清楚不過了。

    她在娛樂圈裡那麼多年,顧丞昊身邊美人不斷,常常有媒體曝光她們又收到了顧丞昊的什麼禮物。

    他甚至在有一年情人節的時候,在他的某位歌星情人舉辦個唱那天,讓人送去了燦爛如同驕陽一般的九百九十九朵天堂鳥。

    可卻從沒送過她們一次玫瑰。

    從來沒有。

    感覺到了顧影照停下的腳步

    ,顧丞昊難得屈尊也跟著挺了下來,轉頭漫不經心地瞥了她一眼,問道:「怎麼不走了?」

    「玫瑰很美啊。」顧影照讚歎了一聲。

    她笑瞇了眼睛看著顧丞昊,瞇起的眼睛卻不過是為了遮掩雙眸中冷冰冰的目光。

    「俗不可耐。」顧丞昊冷哼了一聲。

    顧影照勾了勾唇角,他用一個幾乎快有一百平米的花房,種了大片的各色玫瑰,最後卻只是評價一句俗不可耐。

    不過這也沒有出乎她意料之外,當年第一次跟顧丞昊來這裡的時候,花房裡還空空如也,等著它真正的主人來佈置。

    那時候他們的關係還很是不錯,顧影照還很喜歡跟在他的身後,一口一個「承昊哥哥」地叫著。

    這裡種上各色的玫瑰一定很美!

    她還記得自己當年曾說過的話。

    透明的玻璃和五顏六色的玫瑰,想起來都覺得好浪漫啊。

    就連顧影照都有些好奇,自己以前為什麼會有這樣浪漫而蓬勃的少女心的。

    當年的顧丞昊,就像今天一樣,剛滿十八歲的青年長身玉立,在不知不覺見便高出了顧影照大半個頭去。

    俗不可耐!

    當時他也是這樣冷冷扔下了一句。

    那個時候的顧丞昊,雖然也喜歡冷著一張臉,被當做顧家繼承人培養的他,在那個時候便已經有了現在霸氣顧少的影子。

    可是顧影照卻不怕他。

    他再冷淡再強勢,再嫌棄玫瑰的俗不可耐,卻還是在顧影照再一次到這裡之前,在花房裡種下了大片的玫瑰。

    粉色的香檳玫瑰是最早的住客,馥郁的玫瑰花香即使隔著七年的歲月,也彷彿就還在鼻端。

    她還記得那天的天氣,是比今天要晴朗許多的春日午後。

    然後,他們便站在那大片的粉色玫瑰前第一次接吻了。

    那是一個,比玫瑰的花香還要清甜動人的吻,染紅了少女時代顧影照嬌羞的眉眼。

    顧影照搖了搖頭,她從未想過竟然會有一天,那些原本該是青澀到甚至美好的記憶,會被現實切割得支離破碎。

    故地重遊,卻物是人非。

    再回憶起過去的種種,她心底再沒有情竇初開的小鹿亂撞,只剩下的,不過是一片冰冷的恨意。

    「她從前接受專訪的時候說過,最喜歡的花就是玫瑰。」顧影照突然笑了笑,低聲說道。

    原本已經重新邁開腳步的顧丞昊身體果然一僵。

    「因為喜歡那樣熱情直白的感情。」顧影照又笑了笑。

    「直白……」顧丞昊轉過了身來,他緩緩重複了一次這兩個字,最後幾乎是有些諷刺地一笑,「呵……」

    他又頓了頓,嘲道:「她可是一個天生的演員。」

    「是嗎?」顧影照嫣然一笑。

    「永遠沒人能猜透她在想些什麼。」顧丞昊又道,「我都很意外,她竟然會將那個郵箱地址給你。」

    他頓了頓,還是問道:「她什麼時候給你的?」

    「幾個月前。」顧影照淡淡說道。

    「那可真是有些奇怪了。」顧丞昊微微瞇起了眼睛,「那個時候,她已經有了裴朗和裴晉做後盾,竟然還記得埋下這麼一步棋,真是深謀遠慮。」

    顧影照笑了笑,並沒有反駁什麼。

    顧丞昊的目光,這一次終於落到了那玻璃花房上:「她喜歡玫瑰,可不是因為什麼熱情直白的感情,只是她也是個俗不可耐的人罷了。」

    顧影照莞爾一笑。

    被顧丞昊這樣可以說當面諷刺,也絲毫無法激起她心底的波動了。

    其實娛樂圈七年沉浮,又有顧家公子親自出手打壓,比這難聽多了的話她也聽得多了。

    風刀霜劍的歲月她都沒被打倒,現在更是不痛不癢。

    「怎麼?你不替她分辯幾句?」顧影照不說什麼,顧丞昊反而像是不滿了。

    「有什麼好分辯的?!」顧影照笑了笑,「娛樂圈裡關於她更難聽的話都有,一一分辯過去又能怎樣?能改變顧少你對她的看法嗎?」

    「……」

    「既然不能,又何必在意呢?」顧影照聳了聳肩,「反正,她再也聽不到了……」

    她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顧丞昊的臉色卻突然變了。

    「不許再在我面前提她!」他猛然用力握住了顧影照的肩膀,幾乎有些氣急敗壞地厲聲說道:「聽到沒有?!」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