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鬼磨刀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困雲死拼 文 / 鄒楊

    蓮陣滾過,道道白光直飛而起,直衝向白雲,我能感到真靈湧動,看來李艷等是發了全力,靈湧過劃印處,彈出道道的白色的散片,散片落下,哧然有聲,到地上,竟是鮮紅一片,如鮮血落地。

    有異像。

    紅衣子呀地一聲大叫,執棍突地直撲白雲,棍身舞起碧綠一片,直攪入白雲的裂縫處。棍身舞動成一片的綠光,而白雲卻是纏了棍身,隨其攪動一片,纏繞處,又是片片的白片散落,地上瞬間已是腥紅一片。看來,這白雲,就似一個大的陰身。我腦中突地一閃,這棺中,裝的是一河的眾陰靈,而因白霧彌動,成團彌起,成了這下壓的白雲,道道白光閃下,應不是這成團的陰靈之光,應是擄得這眾陰靈的法身所為。而這片片的白片散下,落地卻是成片片的腥血。

    天!媽地,我一個激靈,突地大呵,「紅衣子,且住了。」

    紅衣子聽我一聲喊,立時盤身而下,氣喘不止,驚著問:「咋啦,幹了他娘的,你又起憐憫心啦。」

    我突地大叫:「不可。」

    轉而對了李艷等大喊:「蓮陣也住了。」

    李艷等正自發力不止,地上血印越來越多,而腥味越來越濃,我是識得這腥味的,很熟悉,這一路來,包括在張美家門前的樹陣內,都是這種作嘔的腥味,這腥味,說白了,就是陰靈的腥味。

    李艷等聽得我大叫,一下住了,也是驚訝地看著我。

    我大叫:「不好,中了套了,我們正在傷著一河的陰靈。」

    一語點破,青山道長和青吟也是大叫,是了是了,又中套了,快快住了。

    是呀,媽地,又是中套了,如在靈山前一模一樣,借力打力。媽地,這白雲哪來的片片腥味彌起而且還有這多的陰血,草呀,這分明就是剛才這棺中一河的陰靈之血呀,我們正在幫著這白光,在殺著自己正要救的陰靈呀,媽地,毒辣呀,這又是一局呀。白光顯然不是陰靈,而是誘得我們攻擊個不停,而我們越是猛攻,越是殺得陰靈無數,天,這一河的陰靈,正傷在我們自己手下。

    白雲卻是不管我們如何,正好我們都停了,這下,下壓更快,幾至快彌到頭頂。媽地,這下我反倒是清醒了,草,鬥心思呀,老子就是玩心思它祖宗,你媽地搞個鬼樣子,引得我們鬥了這麼久,媽地,險些把自個的人殺光彌盡呀。

    而那八個陰鬼,只要白光灑處,就是逼個不停,剛才蓮陣之靈力湧動,逼得它們搖晃不停,還是阻了些進程,現在蓮陣住了,媽地,正好一直向前,轟隆隆的聲音,一直朝我們逼來。

    不對,不對。我又發現怪異。

    這八個陰鬼,咋地只要是白光灑處,就朝前逼個不停,而那暴漲的身形,怎地不見其出什麼招。

    又是有詐?

    剛才紅衣子一攻,而只是晃得一晃,卻是不見回攻,而只是逼著朝我們進發,這是什麼意思,莫非,其根本就沒有什麼思想或是主意,其真身是被迷住,只管作個樣兒嚇得我等?

    我腦中快速地反應著。

    不行,這樣下去,我們都會被動的,不能聽青山道長的穩妥之策,我突地腦中一閃,雙刀突地舞動,直朝了八個巨形的陰身撲了過去,刀影霍霍,鳴叫聲急,我是作了全力,這下,媽地,砍了你,不死也是成煙了。

    而就在刀身發力之刻,青山道長還是在大叫不可,我還是直砍了過去。

    怪事發生了,如我所料,天,這當頭的陰身,卻是眼都不眨,竟是不躲不繞,直著還是朝我撲了過來。刀走偏鋒,再掠過其它的一排巨形陰身,一樣,都是眼都不眨,直衝過來。

    媽地,又是局呀。

    轟地一聲,我的雙刀直砍到了八個陰身旁的地上,濺起地上剛才散落的腥血一片。

    我是故意的,我就是看你躲不躲。如躲,說明你是有生命的,也就是徹底變異了,那麼,別怪老子痛下殺手了。你不躲,說明你就是被迷了,受人左右,只管向前,如果我砍下,媽地,又是幫了你的忙,殺了自己人呀,草,這局,險些把我們做死了。

    我的刀聲轟起,青山道長一下明白了。當時大呵,「小心了,你是對的,有人作亂。」

    李艷等嘩地一聲圍了過來,而此時,白雲幾至到了眼前,那八個陰身,在血腥味的瀰漫下,越逼越近。殺不能殺,這下,倒真的麻煩了。

    青吟在旁大叫:「道長,你的銅鈴呢?」

    一語也是提醒了我,怎就把這寶物給忘了。當初,在城址山,我和老錢應受經棺撞殺,我擲下銅鈴,道長現身,於我等解圍,看這前書的書友都知道,圍是解了,我們隨棺入柳浪河,八個陰鬼推我等渡河,當時承諾轉靈之事,書到這時接上了,現在,八個陰鬼變異了。

    當時紅棺伴了異蟲,所以,銅鈴解了大圍。最後,道長桃木劍作刀身,機緣成得我手上的鬼陰刀,我有雙刀在手,且異蟲收得歸我們所有,轉靈成了正身,所以,銅鈴那時就還得道長了。

    此時青吟大叫,我也是猛醒,銅鈴招魂,怎就忘了這檔子事了。

    青山道長也是猛然一驚,一路來,都是雙刀猛衝在前,把這寶物倒是忘了。

    青山道長於懷中掏出銅鈴。突地搖起,銅鈴脆響,魂音靈靈。

    而銅鈴嘩響間,天,怪事出現了。下壓的白雲突地止了下壓之勢,似在團團糾結。而更怪的是那八個巨形陰身,此時突地扭動一片,嘴裡重又發出嗚聲。

    對了,媽地,我也是想清了。白雲之中彌著一河的陰靈,剛才雖是被我們誤殺得不少,但還是有不少的陰靈在裡面,而巨形陰身說白了,還是剛才那八個推棺的陰鬼作正身,是正魂,所以,銅鈴嘩響,招魂招靈,這下,可是有得看了。

    青山道長見得銅鈴嘩響間,陰身還有白雲似有阻滯,證明我們的推斷正確呀,於是步走蓮花,更是搖響銅鈴,脆聲一片。銅鈴浸得青山道長一身的正道修為,本是招魂除戾之寶,此番搖響,當然法力增得不少。

    青吟此時突地從懷中掏出引幡,引幡嘩然。青吟本是正靈門大護法,引幡是吃飯的傢伙,當然隨身而附,只是這一路來,不是靈山,就是靈洞,都是些大陰大靈**身,還真就把這道家的看家寶物給忘了。

    引幡嘩響,銅鈴震成一片,突地,八個陰身扭動著,怪叫聲起,如自身和自身打別架一般,扭動不停。再看了白雲,扭動翻滾,似有什麼要掙脫一般,這下子,明白了。媽地,你是彌得陰靈,做了個套子,等著我們鑽呀。

    嘩響聲不停,而青吟和青山道長,皆是步走蓮花,嘴中唸唸有詞。

    白雲和巨形的陰身,扭動更甚,怪叫聲一片。

    突地轟響間,只見白霧彌起,白雲團突地飛快盤升,而從剛才我雙刀劃過的印縫裡,突地掉落得成團的白色迷霧,迷霧騰起,竟是輕靈。我看得真切,天,是陰靈呀。

    而那八個陰身,扭動間,突地,從身上騰起黑霧,而八個陰身陡地一扭,竟是復歸原形,成了剛才我們看到的八個推棺鬼,而身上,那黑霧騰地而去,只朝了頭上飛昇的折霧相接,相融,嘩響間,融合成一片,在空中顫抖。

    八個陰鬼,如夢如幻,竟是在原地僵成一片。青山道長大呵,「還不回魂!」八個陰身突地一扭,竟是長出一口氣,哇呀呀地怪叫一聲,突地清醒過來,愣愣地看著我們。

    而那縷縷的輕魂,卻是齊聚了在青吟的引幡之下,青吟嘴中唸唸有詞,一眾的輕靈隨了引幡而動,顯然安寂。

    頭上顫抖的雲團,此時竟是黑白相間,在月光的映射下,變得詭異非常。

    隱有厲吼聲傳來,是雲團內發出的聲音。

    青山道長突地銅鈴打下,大叫:「還不快快歸魂!」

    青吟引幡一轉,縷縷輕靈突地直鑽入紅棺。

    青吟引幡揮動,轟然聲傳來,棺蓋如飛而至,一下齊齊地蓋在棺身上。

    算是小鬆一口氣,這一河的輕靈,只被我們誤傷得一些,其餘的,盡皆入棺,這算是又安寂了,接下來,只是想法還身起靈了。

    而那隱隱的厲吼聲,催得雲團更是一片的顫抖不住。

    青山道長突地對我大叫,「雙刀何在。」

    我陡地盤身而起,直衝向顫抖不停的雲團。

    厲吼聲更甚,突地怪事發生,隨著我的雙刀帶起的刀影和風聲,雲團竟是如有吸力一般,一下將地上剛才的腥血吸個乾淨,而隨了我的雙刀逼近,盤飛不止。雙刀直追,而其盤旋著,不與我正面交鋒。

    吸血補靈,這雲團有生命。媽地,只要是活物,我就有法,心中反倒不是剛才那麼急了。

    什麼怪物?

    我大叫:「蓮陣起,困得這傢伙,滅了它。」

    心中著實惱火,本就心急如焚,按計劃,是要去阿修羅界,救得紅城,然後與予正談妥,說服他與我們一道,解了蒼水扶搖之禍的,現在,憑空多出這檔子事,還險些搞成自傷自,媽地,心裡實在窩火呀,怎就如這一路來的劫數一樣,每一步,都是走在別人設好的套子裡,以為自個聰明,卻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事事總是那麼多的磕磕碰碰,草,老子有佛心,卻是沒時間了,滅了它。

    第一次起下這等的硬心腸,雙刀如有靈,更是舞得密不透風。

    那邊李艷等聽和我喊,嘩地一下,蓮陣又起,一下困得雲團。道道白光直射向雲團,哧哧聲中,雲團顫個不停,可就是無有真身相現,窩火呀。

    蓮陣再發力,嬌聲中,雲團中傳來的厲吼聲更大,而我的雙刀鳴叫更急,確定有陰身在裡面,媽地,老子倒要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怪。

    這邊的風塵居,還有紅番以及靈貓異蟲,也是齊齊圍了上去,大家都看到了我這次是不準備這傢伙活命了,都是往死裡招呼。

    雙刀舞得密不透風,蓮陣道道白光如劍直穿雲團,而周圍青吟還有道長以及紅番紅衣子加上靈貓異蟲等,媽地,我們不講什麼江湖道義了,人多困也要困死你,草,這次,就是拚個人多勢眾,所有的靈力齊齊發出,雲團厲吼聲更大了,顯然也有些勉強支撐的樣子。但卻就是攻不下。

    怪呀,這多的靈力,還有雙刀的靈力,一般的陰靈,那早就化骨成煙了,怎地只見厲吼,而不見真身。

    而此時我細聽這厲吼之聲,也是怪呀,怎地不是粗如厲鬼,而是隱著有些柔軟。心裡一驚,莫非這彌中的真身,是人女子不成。

    一念及起,更是將雙刀舞動,蓮陣更是加力。

    「你們殺不得我,又壞我好事,這是第二次了,事不過三,這次我不與你們鬥了。」一個陰陰之聲傳來,明顯地柔聲,天,真的是個女子。

    而隨了陰聲之語,突地,雲團顫抖不停,轟然間,竟是雲團彌開,一個女子現身,艷麗非常,而週身還是剛才的白雲緊裹,臉上冷成一片,冷眼看著我們。我們道道靈力相逼,只是刺得她搖擺不定,卻是難得傷其真身。

    &nbs

    p;風塵居在下突地大叫,「哇呀呀,天,是你作亂呀。」

    「什麼叫作亂?你們才是作亂,蒼水沉沒,我苦修劫數,剛歷得機緣,卻是二次被你們所亂,你們才是作亂之人!」女子雙掌揮動間,擋得道道白光,全身搖擺不已。

    我驚得看著風塵居,這是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