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純愛耽美 > 別那麼驕傲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65第六十五章 文 / 隨侯珠

    誰規定騎小毛驢不能放音樂了,前陣子她還看到一個少年騎著小毛驢放一首《小蘋果》的,悠閒又自在。可是何之洲就是不同意她放音樂,他還罵她。

    嗚嗚,何之洲居然會罵人了,還罵她神經病!沈熹故意聽不懂,她囂張地反問回去:「你是說隨便我嗎?」

    神經病都能聽成隨便你……

    何之洲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往前趔趄了一下,連帶小毛驢都跟著他顫了顫,但身後女人依舊抱著他腰,乖巧又信任他的模樣。

    好吧,真隨便她了。

    得逞了!沈熹打開手機音樂,找出張學友的那首《想和你去吹吹風》,終於心滿意足了。

    「想和你再去吹吹風,雖然你是不同時空,還是可以迎著風,隨你說說心裡的夢……」

    低沉深情的歌聲輕輕淺淺,迎著夏風在耳邊飄飄搖搖,一顆心跟著浮浮沉沉。她把臉貼在何之洲結實的後背,腦子全是幸福又零碎的點點滴滴。

    她冒著大雨從h市趕過來,他從顧平縣趕到火車站,大雨滂沱,他捲著褲腿背她淌過積水過膝的小巷;她誤信陳寒,落個狼狽在公車站點等他過來,他騎著自行車帥氣逼人地接她回公寓;她窮得叮噹響,他將卡的密碼寫在紙條,密碼上方還畫了一個悶騷的小愛心;他和她一塊到花鳥市場買了兩隻小烏龜,她取名小熹小洲,他擺著冷臉不同意,第二天上班前提醒她別忘給小熹小洲餵食;她想吃炸醬麵,他手機搜索最好吃的炸醬麵做法,成品出鍋先自己嘗了一口,她還沒有吃到,他全倒進了垃圾桶,最後兩人坐在沙發吃外賣,他跟她說:「我們以後還是要請個阿姨。」

    「好啊,那你要努力賺錢,現在阿姨很貴的。」

    「嗯。」

    「我也會努力。」

    「輪不到你努力。」

    ……

    「感情沉沉浮浮,世事顛顛倒倒,一顆心陰陰冷冷,感動愈來愈少……很想和你再去吹吹風,去吹吹風……」

    沈熹抱著何之洲,眼淚不知覺冒了出來,在何之洲的白襯衫上方留一道淺淺的痕跡。她想,不管未來如何,她此時擁有著愛情最美好的時刻;這個暑假也是她過得最愉快的一個夏天,因為她在最燦爛的青春裡,遇上了最美好的一個人。

    青春一定會流逝,她不知道愛情會不會在飛逝的時光裡變了模樣,但這些都不重要。

    青春正好,時光未老。她擁有的愛情不應該畏畏縮縮,就算只是一份溫暖而寧靜的感覺,它也是鮮活、明亮、踏實和安心的。

    它也是勇敢的,但它不是盲於心的衝動,而是充滿無敵的信任和能量。所以不管未來是個什麼模樣,她都勇敢相信她和他能走下去。

    愛情能讓人變得更好。

    所以就算分別,也不會有撕心裂肺的疼痛;就算以後他與她徹底無關,她也希望他變得更矚目閃耀;就算明天的一切都是未知數,她也沒有患得患失的擔憂。

    她愛他,他也愛她,這就足夠了。一切只是簡單的enjoyloving.

    ……

    暑假結束,沈熹由沈建國將她從h市運回來。開學第一天,校門口停滿了車,沈建國好不容易才搶到一個停車位,對著校保衛握手道謝。

    沈熹被卸下車,然後是各種大包小包。她撐著小陽傘跟沈建國吐槽:「爸比,為什麼要上學!」

    從小學到大學,每次開學都要這樣問,本以為這次輪不到他送了,結果還是坑爹!沈建國學著沈熹的樣子:「我為什麼要送你上學?」

    「因為我男朋友暫時不能送我啊!」沈熹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好吧。」沈建國妥協,他丟了沈熹一包輕的,便虎虎生風地拎著大件行李箱走在前面。沈熹穿著簡單的白襯衫牛仔背帶褲跟在後面,剛走幾步,口袋裡手機響了,是何之洲打來電話。

    他問她整理得如何了。

    沈熹沒有時間與他嘮嗑,不過她很想吐槽,吐槽對象就是言而無信的壯漢,都已經商量好開學過來幫她拿東西,結果連人影都沒見。

    何之洲淡淡說:「是我讓他不要來。」

    「什麼!」

    何之洲來了一句更狠的:「我是不會讓我兄弟照顧我老婆。」

    哼!沈熹掛上手機。

    另一邊,壯漢不是不過來,而是遲到了。他們大四課少,不代表沒有課,何之洲能申請到特殊待遇不用常規上課。他還要被輔導員苦逼地拉過去搬書。

    他們系的輔導員一向沒有任何節操,他說:「你們班派一個最帥的過來。」

    最帥的,大家無視班裡的趙xx,林xx……不約而同把票投給了壯漢周辰。總之盛情難卻,壯漢神氣赳赳地到圖書館給那群小妖精們搬書。

    一來二去,就遲到了。

    關於何之洲的「不能讓兄弟照顧女朋友」理論。壯漢知道後,立馬興奮了:「這個沒關係啊,我改天就跟老大斷絕兄弟關係,分分鐘啦!」

    猴子:果然是無節操。

    ——

    何之洲是8月28號辦好所有手續飛美國的。關於s&n的博霖項目,整個項目分成五個組,何之洲的b組是完成最好的,也是進展最順利的。

    何之洲沒有支付違約金,沈熹還跟博霖的老闆見過面,老闆心痛又無奈地說:「我還指望之洲回國繼續加入s&n呢,我雖然是商人,也不會眼皮子淺到只考慮眼前利益。我送他一個人情,等他回國還我。」

    然後是分別,沈熹本以為離別會很可怕。即使不可怕,也是難捨難分的,就像一首歌《離別的車站》唱的那樣子。什麼「當你緊緊握著我的手,再三說著珍重珍重」,事實是她手裡捧著一杯何之洲買給她的星冰樂;什麼「當你深深看著我的眼」何之洲直接是拍拍她的頭;最後她也沒有「不停的呼喚呼喚」,而是立在一大幫人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這是《離別的飛機場》嗎?

    只有終歸,還有一絲淡淡的捨不得。

    她告訴自己這不是大事,暫時的分開不是結束,而是全新的開始。

    鍾璟月在場,何爺爺也在,壯漢和猴子都過來了。那麼多人在,她也不能表現得過於依依不捨,直到何之洲快要過安檢時,她想抱抱他。

    她伸不出手,然後是何之洲轉過身抱住她。他在她耳邊說:「好好照顧自己,我會回來的。」

    她在他懷裡點點頭,她不敢說話,怕一開口就會哭出來。最後,她悄悄伸過手,在他後背畫了一個小小的愛心。

    她送他一顆小小的愛心,告訴他也要好好照顧自己。

    ……

    離別的日子,沈熹也以為會很難捱。日子依舊如同流水叮叮咚咚,只是在點點滴滴裡灌入了一道道思念的暖泉。

    她和何之洲視頻,豆豆湊過頭問:「何神,你那邊有沒有什麼國際友人介紹給我呀?」

    何之洲在研究院休閒館與她視頻,突然一個黑黝黝的腦袋鑽進來,用生硬的中文打招呼:「你們好呀!」

    何之洲問豆豆:「剛剛的如何?」

    剛剛的……不帶這樣欺負人的!豆豆掩面逃走:「嗚嗚,人家不要那麼黑的……」

    小黑智商高達178,他也想找個中國女朋友,每次何之洲與沈熹視頻,他都要熱情地參與一下,他喜歡豆豆,還特意學了一首情書念給豆豆聽。

    豆豆吃不消這個架勢,有一天她鄭重地對沈熹說:「阿熹,你知道麼,有對比才有感覺,我現在看壯漢都眉清目秀了呢。」

    好吧,壯漢真是撿到便宜了。沈熹故意打趣說:「說不准你跟小黑可以生出包拯呢,你的偶像不是包大人嗎?」

    啊啊啊啊啊,阿熹也越來越壞了!豆豆伸出魔爪,她要撓死阿熹啦!!!

    沈熹過了六級,猴子沒有過掉的六級,她過了。這完全是不可思議的事。921宿舍請她吃飯慶祝,林煜堂、猴子和壯漢都過來,夏維葉和豆豆也要一起湊熱鬧。

    陳寒沒去,她現在是636宿舍最忙的一個。她的豐田車換成了寶馬車,也算步步高陞了。

    壯漢報考公安,在千軍萬馬裡殺進了體制內,等身體檢查通過,就正式成為s市某區某街道治安警長一枚。

    猴子依舊是最苦逼富二代,還被有錢老爸趕到鳥不拉屎的工業區跟一群摳腳漢子打牌,每天贏個十幾二十大洋,日子過得十分圓滿。

    林煜堂混得最好,他越來越像一個職場新貴,不過……還沒有女朋友。

    至於她和何之洲。

    有一天,她過了托福。

    有一天,她對何之洲說:「我過來找你玩幾天,包吃包住嗎?」

    有一天,她把航班時間不小心搞錯了。第二天清早,她拖著大大的行李箱找到一所公寓。波士頓這邊時間正好星期六7點整,何之洲前天告訴她,他週六沒有任何安排。

    她按了按門鈴,很快,裡面傳來腳步聲。

    門打開,裡面走出來的清俊男人直直得看著她,眸光微閃,她開口:「嗨,請問我男朋友在這裡嗎?」

    何之洲回答:「在。」過了會,他又加了一句:「一直都在。」

    她要秀秀自己英語,哼哼了兩秒,繼續問:「excuseme,doesmyboyfriendlivehere?」

    何之洲朝她伸出手:「i\\\\\\\\\\\\\\\\\\\\\\\\\\\\\\\』mhere.」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