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仕途縱橫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四卷 第二階段 第43章 上班 文 / 龍封震

    李子雄到蓉城後找了一家賓館休息了晚。

    第二天才去報告,組織部的同志帶著他來到省委辦公廳,到辦公廳他才現自己原來提了半格,竟然是副處高級督察員。

    他先是一驚,接著當然是欣喜,想想也有些好笑,自己只知道要來督查室任科長,還真沒想到級別還會提半格。

    那自己不是跟劉國輝同級了嗎?

    一念及此,他心中有些汗顏,自己跟劉國輝比還能嫩太多了。

    督察室在省委辦公樓三樓,門口掛著牌子蜀省省黨委督查,李子雄早就對省委督查室進行了專門的瞭解,督查室主任以前是錦城市開發區區委書記升任的,名字叫潘宇徽,年齡今年才三十五歲,三十五歲的副廳級幹部還是很耀眼的。

    據說潘家是政治大家族,在京城有根。

    想來潘宇徽也是順風順水上來的。

    除了潘宇徽以外還有兩位副主任都是正處,一位便是歷華飛,另一位叫周漁,從面子上看歷華飛好似跟潘宇徽走得更近一點,因為當時找自己談話的是歷華飛,但是實際情況還要觀察。

    除了主任副主任。

    以下還有三位督察員也是副處,自己算一位,另外兩位年齡都比自己大了十多歲,一名叫陸國虎,另一位叫赳強,一個很少見的姓。

    潘主任辦公室。

    潘宇徽是一位風度礡翩,個子也很高大,的標準美男子,只是唇紅齒白的,顯得有些陰柔。

    李子雄跟他打招呼,他眼睛一瞇,緊接著一笑道:「你比我想像的更年輕!我代表省委督查室的同志歡迎你!」

    李子雄連連稱謝。

    隨即潘宇徽和他一侃就是兩個時,聊得很細,看得出來潘宇徽是個很耐心的人,這一點在******中很少見。

    聊完以後,李子雄也不知道自己的這位主任對自己印象如何,因為潘宇徽總是面帶微笑。

    除此以外沒有任何其他的表情,李子雄也不由得暗暗佩服這個人,能做到這一點,這個潘宇徽也算是人中龍鳳了。

    談話完畢,接下來當然是工作安排和熟悉人事,這方面全由歷華飛代勞,上了副處的領導李子雄都需要一一拜訪,其他的人則是歷華飛召集他們。

    大家一起認識。

    周漁副主任的五十多歲。

    但是有點未老先衰,頭白了一半,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不少,這個人一雙渾濁的眼神讓人看不透,李子雄不敢小覷他。

    既是上司又是長輩李子雄當然對他很恭敬。

    見另外兩名副處督察員陸國虎和赳強人讓李子雄遭遇到了一次尷尬,兩人態度淡得很。

    每說一句話眼睛都會朝歷華飛膘,李子雄敏銳的察覺到,這兩人和歷華飛可能尿不到一個壺裡,自己可能只是受牽連,因為一個新來的同事他們不瞭解情況,沒有理由這樣。

    不過隨後,李子雄感覺可能自己先前的想法有點誤差。

    因為現督察一科、二科都有科長,只有三科的科長是自己兼任的,陸國虎和赳強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對自己不爽呢?

    省委督查室督察三科是去年才成立的,李子雄來之前一直沒有設科長,都是由歷華飛在管。

    不過今天一下有了兩個科長,李子雄是正的,另一個副科長也是剛剛提拔,一個很幹練的女孩,年齡竟然只有二十六歲,叫於霞。

    來到督察三科。

    因為是自己科室,李子雄難免要講一番話,他說得很隨意,想到哪裡說到哪裡,完全揮了他以前干投資時那種天馬行空的措辭,很該諧幽默。

    跳躍很快,引得大家陣陣笑聲,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下拉近了不少。

    歷華飛在旁邊看的暗暗點頭,李子雄這個人果然有兩手。

    知道第一天上班談工作表決心人家根本不會聽,乾脆胡侃亂說,講點諧趣的東西調節一下氣氛還好點,是個懂人性的高手。

    認了一上午人。

    下午李子雄又要去排宿舍,省委宿舍樓離省委大院步行只要十分鐘,還是很方便的。

    宿舍條件不錯,一個人竟然有兩房一廳,精裝修,傢俱齊全。

    樓下附近就有市和購物中心,配套設施也很完善,李子雄比較滿意。

    不過住宿舍只是李子雄暫時的打算,他想逞手上有點閒錢先弄套房子。

    現在蓉城的房價還很實惠,但是他判斷幾年以後的房價可能要在現在的數字上翻倍。

    現在買房以後穩賺!

    忙完宿舍的事情,李子雄回到辦公室熟悉工作,督察三科的分工比較雜,主要處理緊要事務和涉傳媒問題。

    「涉傳媒」

    這個字眼李子雄看了資料也才明白。

    原來不是指傳媒的問題,而是現在隨著互聯網等等新新媒體興起,很多社會問題透明度大大增加經常有人在網上曝猛料。

    而這類問題督察三科要管,媒體要調查,被爆對象也要調查,所以三科的擔子其實很重,下午快下班,於霞來跟李子雄匯報了一下目前手頭上跟的案子,其中棘手的就是蓉城撫琴區建築非法用地的問題,於霞他們有些把握不好。

    李子雄聽過案子的情況,也沒有馬上表態,直說今天有些累,明天想想再說怎麼辦?

    於霞盯著自己這位新上司,心中卻在盤算李子雄的來路,二十八歲的副處即使在省級機關也不多見,況且據說這個李督察員以前在下面縣裡工作,這一下就調到省委,沒後台怎麼可能?

    「怎麼了?於科長,還有事嗎?。

    李子雄笑道,於霞的心思他當然瞭解,不過他不會說破。

    先前歷華飛也私下跟李子雄說了於霞的背景,她父親是省委秘書長於斌,副部級的高官,這她不剛上公務員一年就直接提干了。

    作為一個女性幹部,沒有背景是有點難的。

    於霞臉不由的一紅,道:「沒,沒啥!只是,晚上同事們想請您吃頓飯,歡迎您的到來!不知,」

    「當然沒問題」。

    李子雄坦率一笑:「歡迎我是一方面,你晉陞副科長也是一方面。是吧?。

    於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去準備一下,然後風風火火的走了。

    省委大院不遠就有一家火鍋餐廳,辦公廳的一幫年輕人都經常光顧這裡,檔次還不錯!

    今天三科的歡迎宴會就在這裡開始。

    三科一個科其實就九個人,兩個幹部,七個科員。

    其中有兩個是副科級科員,但基本是年輕人,都沒有過三十,省機關副科以下的一般科員根本沒經歷過風浪,所以到少了許多機心,大家吃飯聊得很暢快。

    「李督察員來三科好啊!我們就怕來個老頭,那樣整天板著臉的,一點生機沒有。我提議大家為了歡迎新科長和於霞晉陞副科長乾一杯!

    說話的也是個女孩,嬌俏玲瓏的,看上去有些潑辣,胡玉!

    唯一的女性科員,李子雄看得出來,這個胡玉應該平時是科室的開心果。

    她提議。

    當然大家都熱烈的舉杯,隨後一幫傢伙輪流的朝李子雄招呼。

    不過李子雄出了名的千杯不醉,忙活了半天。

    直到有幾個人醉得不省人事了,他們才察覺到上當了。

    不過大家對李子雄的好感卻是隨著乾杯次數越多,越來越增長。

    李子雄來之前大家沒少討論過他,都聽說他是地方上來的,當過父母官。

    執過一方權柄的人,氣派果然不一樣,要比督查室其他幾個老油條督察員果決、爽快得多。

    第二天一上班,李子雄就接到周漁的電話,說三科前面調查省三建公司拖欠民工工資的案子,辦公廳領導認為意見有些不妥當,要李子雄斟酌再修改一下!

    李子雄連忙要於霞調過卷宗來看,涉案單位省三建公司案情比較複雜。

    當時三建中標百運大廈的裝修工程。

    然後轉包給下面的包工頭,雙方簽署了轉包協議。

    可是工程進展一半,包工頭突然抽身走了,拿走了一部分資金。

    最後三建公司重新轉包,工程完後,有多個民工集體上訪沒有得到勞動報酬。

    可是省三建聲稱他們的工錢應該由第一個包工程的包工頭掏,可是現在那人已經去了美國,這事就一下僵了。

    李子雄皺皺眉頭,這案子不是已經移交檢察院起訴了嗎?

    三科當時調查後的建議是三建公司證據不足,而且拖欠工資社會鼻響惡劣,建議從嚴處理。

    現在為什麼上面會對這個。

    意見不當呢?

    一念及此。

    他連忙抓起電話準備給潘主任溝通一下,還沒等電話響他立馬掛了。

    背上冷汗直冒,第一天上班自己險些就出糗了,這個周漁有點陰。

    這個案子既然移交檢察機關了,就說明當時督查室已經有了一致意見。

    這個意見潘主任肯定是贊成的。

    現在自己打電話問這個成年舊案,那潘宇徽指定會認為自己剛上任就急於表現,這可不是個好印象。

    下午,周漁又打電話過來,李子雄便推說自己剛來,兩眼一摸黑。

    剛好於霞對這個安子情況比較熟悉,她去跟進了。

    電話那邊周漁頓了一下,才連連說好。

    掛了電話。

    李子雄皺了一下眉頭,心想自己這工作還真不好開展吶!

    剛來就被別人盯上了,而且是內部的人,這一點很不妙!

    一念及此。

    他連忙抓緊看卷宗,自己得盡快熟悉工作才行。

    到快下班的時候,他又接到一個電話,品雲浮打來的,他現在已經正式成為省委黨群副書記葛耀樺的秘書了,李子雄本以為他打電話只是問一下自己的近況。

    誰知到了後面他卻說到了省委接待單位蓉城大酒店涉嫌色*情服務,這事影響很惡劣,問督查室這邊又沒有聽到這方面的風聲。

    李子雄心一緊,他雖然剛進省級機關,但是省級機關大家談話方式他卻已經掌握了。

    品雲浮這個,電話可不那樣簡單,他很有可能知道這個案子已經到督察室了,而且跟進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三科,他這是跟自己暗示一點什麼。

    李子雄沒料到自己剛進督查室就遇到了這樣一個燙手山芋,接待無小事。

    何況是省委的接待單位?

    這內面牽扯到多少關係,李子雄想都不敢想,正愣神間。

    辦公室的門被人推開,於霞來了。

    李子雄連忙飛快的和品雲浮通完話,將電話掛掉了。

    「李科長。剛接到的卷宗了!接待辦那邊發來的。蓉城大酒店那邊……,上面的領導……」於霞急急忙忙的說道,臉上的神色有些緊張。

    她話說一半李子雄伸手止住了她的話頭,嘴角泛起一絲笑容,這個周漁竟然來組合拳。

    這種案子肯定都是有潘主任親自跟的,即使交給三科,他也要特別叮囑。

    這個周漁倒好,自己剛說工作還沒熟悉過來,他馬上來了這一招,竟然讓於霞去見潘主任。

    一來削弱自己的影響力,二來給潘主任一個自己領導力不足的印象,這第三當然是證明其實三科他才是真正的掌控者。

    見李子雄的臉色有些不好看,於霞還以為他已經瞭解過案子了,忙到:「李科長,這個案子我可沒把握啊!潘主任的意思是要我們三科先跟一跟,您看。」

    李子雄一笑,心想自己又著相了,給自己不自在,自己怎麼去怪一個姑娘呢?

    「於霞啊,凡是不要急!拿到資料先看,然後按領導的吩咐去辦事!你說一下蓉城大酒店的背景情況吧!」

    李子雄道,隨即他眉頭一皺:「咦?不對啊!這種案子應該一科跟進才對啊?怎麼會交給我們。」

    於霞嘴一抿道:「一科何科長說案子太多人手不夠,周副主任就建議給我們。周副主任也真是的,明知蓉城大酒店是我姨父的產業。還扔給我們,這傳出去影響多不好啊!」

    李子雄心中一震,幾乎可以肯定自己接到了一個非常燙手的山芋。

    顯然一科章贏全是周漁的人,把這個案子給三科是有意為之,可是潘宇徽怎麼也會如此糊塗呢?

    李子雄一時有些頭大。上任伊始就遇到這麼大的問題。

    上天還真眷顧自己。

    「於霞啊,你就不要抱怨了,這不正好嗎?這個案子你剛好可以放手,避嫌嘛!明天我去蓉城大酒店看看吧!你回頭叫胡玉跟我一起去。「

    李子雄道,心裡再沒底,問題再棘手,在下屬面前也絕對不能表現出來,這一點李子雄很清楚,所以他盡量的將自己的聲音放平,讓於霞安心。

    「你?」

    於霞驚叫一聲,立馬覺得不妥,連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

    自己這樣一驚一乍的不是懷疑上司的辦事能力嗎?

    李子雄鼓勵的朝她點點叉道:「好了!這事就這樣定了,我明天去。」

    於霞放下卷宗緩緩的退出辦公室,臨了還不忘猛瞅李子雄幾眼,她根本不信李子雄能把這事擺平,但是一看他胸有成竹、古井不波的神情卻又有些疑惑,這時她第一次感覺到了李子雄的不一般,就算是在裝,這份鎮定的養氣功夫也需要很多磨礪才能擁有,就像自己的父親一樣。

    於霞走後,李子雄不敢怠慢,馬上認真的看卷宗。

    原來起因是一樁嫖娼案,一叫林國榮的港商估計到蜀都被這裡的水靈的女孩迷花了眼,年紀又有些大,自引良家婦女有點難上手,所以只要往雞叢中鑽。

    這一鑽不要緊,恰好被仇人盯上了,人家打擊報復,報了蓉城西區公安局,公安局掃黃隊過去竟然到蓉城酒店逮了一個正著。

    這影響就大了,因為這老東西竟然不是叫的一隻雞,而是一窩雞,八個雞婆。

    酒店堅稱這些色*情服務人的非酒店職員,可是別人怎會相信?

    現在網絡媒體如此發達。

    好事之人又多,一下鬧開了。

    省委接待單位竟然涉嫌色*情,那還了得?

    那那些被接待的官員是否也接受過服務?

    省裡的大佬怒了,這才把案子交到了督查室,要求嚴查!

    看了案子的經過,李子雄眉頭擰成了疙瘩,問題的關鍵最好是要那個香港老東西出面澄清。

    可是這個老東西是港商,面子掛不住,死活一句話不說,這事情就這樣卡著了。

    問題出奇的棘手,讓李子雄倍感壓力,他借抽煙的機會故意路過潘宇徽的辦公室,見內面電話陣陣,李子雄心裡一鬆,原來不光只自己急,潘宇徽接到這麼一個燙手貨今天晚上估計也難以入睡吧?

    「哦,李督察員?出來抽煙嗎?年輕人抽太多煙可不好啊!」

    李子雄扭頭,周漁站在自己的身後正滿臉微笑的看著自己,他連忙一笑道:「我也抽得不多,不是有句話嗎?不會抽煙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偶爾抽幾隻也算是一點的生活情趣吧!」

    周漁瞳孔一收,深深的看了李子雄一眼,笑道:「謬論,謬論啊!子雄這話跟我說說可不要緊,千萬不要到科室說,把我們三科的一幫孩帶壞了,那可就罪過大了!」

    「周副主任言重了,我們督察幹部,平時工作緊張,總是耍緩解一下壓力不是?我是抽煙。就不知道唐副主任是通過什麼方式解壓,趕明兒也想跟您學學,看管用不管用!」

    李子雄玩笑道,周漁嘿嘿笑了幾聲,估計感覺鬥嘴可能不是他的對手,扭頭走開了,臉上的神情卻越來越陰。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