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都市小說 > 仕途縱橫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四卷 第二階段 第42章 省委辦公廳 文 / 龍封震

    第二天,李子雄日上三竿池才起床。

    出門剛準備去洗手間,突然謝先鋒被人抱住。

    「哈哈!你小子什麼時候回來的?嘖,嘖,沒看出來啊?平時看你挺正派的,沒想到你還是個悶騷的主兒,昨天那極品妞味道如何?」

    謝先鋒從背後嘻嘻笑道,被一男人抱。

    李子雄一陣噁心,連忙甩脫他的手後退幾步道:「你胡說些啥呢?哪個極品妞啊?」

    「你就裝吧!」謝先鋒曖昧一笑,「昨晚周銘那小子就已經了紅色警報了!說那個姓燕的妞兒碰不得,剛開始他還撒謊,說蕭龍哥看上了人家,被我一逼問,嘿嘿!還真抓住了一條大魚。」

    李子雄搖搖頭,懶得理他,逕自走到衛生間洗嗽。

    出來的時候感覺腦袋清醒了不少,卻看謝先鋒正一臉曖昧的看著自己,臉色樣子要多贏蕩就有多贏蕩。

    他不由得咳了咳,這群公子哥兒啊!

    說起玩女人,咋一個二不都這麼帶勁呢?

    不過不管他怎麼想,接下來還得面對這小子的一陣猛奚落,這小子就是典型的沒吃到葡萄心酸的心態,心裡不平衡。

    那女人也不知是啥眼神,李子雄木頭似的她也不嫌悶?

    上了床估計也就會一個姿勢壓到底,一點情調都沒有。

    哪有自己的花樣多?

    真是不識貨,好菜全讓豬拱了。

    李子雄沒心思理這小子內心惡毒的咒罵,和謝先鋒閒侃了一陣才想起今天週一還有課。

    收拾筆記蹬蹬就先逃之天夭了,留下謝先鋒一個人。

    日子一天天過。

    李子雄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燕青雪那個女人還真有點意思,也不管李子雄理不理她,基本每隔兩三天便會給李子雄一條長短信,她是藝人,大部分都在全國各大城市轉悠,這幾個月基本沒來蓉城。

    她的短信內容拖沓瓦長,全是問好的話,變著法子問好!

    開頭幾次李子雄沒怎麼理。

    以為她是職業習慣,在網上下載短信後然後群的。

    後來才現這些短信全都是她自編的,而且專門針對自己,辭藻華麗繁複,以至於經常搞得語句不通,看得李子雄想笑,偶爾也就回一條短信說幾句。

    日月如梭。秋高氣爽的日子還沒來得及享受好,這冬季便敲敲來臨,李子雄直到身上的夾克換成羽絨服的時候,才驀然回過神,自己黨校培的日子要結束了。

    有點不捨。

    有點興奮,但更多的是期盼,農曆臘月出日,黨校正式放假,李子雄一年培期結束,成績優秀順利結業,獲得了黨校頒的結業證書。

    這本來是一見值得興奮的事,不過一看人家謝先鋒的成績也是優秀,他的成就感一下就沒了。

    這小子培訓一年,哪裡學過什麼東西,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也優秀?

    機關培訓班看來還真是個鍍金班,來這裡大家都是鍍金的,都是體制內的人,誰又會因為成績問題無故得罪人呢?

    培訓結束了。

    大家免不了要合影、聚餐遊玩一番,不過對黨校學員來說這種活動更像是社交活動,少了一份離愁,多了很多功利,這就是現實。

    錦城市派遣的另一名幹部劉志剛顯得有些精神氣兒特足,主動告訴李子雄。

    他回去以後將會擔任市委辦公室副主任,副處的架子,升了半格。

    對此李子雄當然也會祝賀一番,劉志剛則瞇著眼睛有些玩味的看著李子雄,道:「其實彭城縣王國慶縣長以前是我的上司。」

    李子雄臉色微微一變,看來自己的路數這人是摸透了,不過劉志剛滑頭圓融,說這話的意思明顯是示好,表示王國慶給他通過氣,至於說了些什麼話。

    當然就不要提了,他知道李子雄瞎子吃湯圓心裡有數。

    「子雄吶!市組織部我有幾個熟人,你的能力如此突出,我回去以後定然給他們推薦一下你。組織部可是熱門部門吶!」

    劉志剛見李子雄沒有做聲,又笑道。

    他年紀比李子雄大了不少,級別也高半格,這番話拉攏的意思很明顯。言談之間有些矜持,顯然這次晉陞,讓他有了一種優越感。

    李子雄笑笑。連稱謝謝!

    並沒有說自己會去省委,「難得糊塗」有些話不要點破,讓別人有優越感,他去做了,明白真相後自然會知難而退,這是一種很高深的為人處世哲學。

    「咦?子雄?你怎麼在這裡轉悠呢?我們辦公廳的幾個人正到處找你,大家一起合個影!」

    說話的人叫品雲浮,常委辦公室秘書處的人,據說馬上可能成為省委葛副書記的秘書,是先前幾天課餘時間謝先鋒介紹認識的。

    自己去省委辦公廳的事,只跟謝先鋒說過,這小子還真有心了,拉來一幫辦公廳的培訓學員一個個跟自己介紹,想來是想讓自己快一點拓展一下人脈關係吧?

    不過品雲浮這個時候冒冒失失的說話,李子雄則有些尷尬,一旁的劉志剛更是張大了嘴。

    辦公廳?

    那不是省委辦公廳嗎?

    這傢伙竟然進了省委辦公廳?

    「咳!咳!劉大哥。那個,,我也是剛收到通知,組織上可能會安排我進省委督查室負責督察三科的工作,不過還不確定,正式通知還沒下來,所以剛才我就沒敢說!」李子雄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劉志剛瞳孔猛的一收,一顆心忤枰跳個不停,剛想開口說話,一旁的品雲浮有些不耐煩的道:「走吧!走吧!子雄,一幫同志全等你一人,有什麼話呆會兒再聊不行嗎?。

    劉志剛馬上住口臉上掛這訕訕的笑,李子雄不好意思的朝他點點頭,馬上被品雲浮一把拽住拉去合影了。

    這次培訓班省委機關派來的連李子雄一共有8人,督查室就李子雄一個,而且還是新進人員。

    其餘的幾人,省委辦公室有3人,常委辦公室有3人,政研室1人。

    六男兩女,的都過了三十歲,不過城裡人看不出實際年齡,反正長的模樣都還行。

    品雲浮在所有人中級別最高,馬上就是正處級秘書了,所以拍照聚餐等等事情他都是組織人。

    不愧為秘書出身的人,辦事乾淨利落,安排得妥妥當當,也會搞氣氛,大家很快就融入到了一塊,至少表面是這。

    黨校學員畢業。

    大家都是社會上摸爬滾打很多年的人。

    當然不可能像大學畢業那樣融洽。

    但是一交流下來,李子雄還是感覺氣氛比彭城縣官場反而好不少。

    人到了比較高的層次,鬥爭方式方法當然也會完全不一樣,人也會更內斂,心裡的東西藏得很深很深,表面上卻漸漸回歸質樸,這也許算是另一種返璞歸真吧?

    臘月李子雄返回彭城縣,趁著縣委組織部和人事局沒放假,李子雄馬上去弄相關手續,一路上大家對他都很熱情,看向他的眼神都煥出異樣的光彩,大多數是羨慕,當然也不排除少數吃不到葡萄說葡荀酸的人,不過李子雄對這些一點都不在意,他知道自己在彭城縣的日子結束了,心態上已經有了質的變化。

    辦完手續,出於禮節他當然要拜訪一下主要領導。他本是想先拜會王國慶的,不過一連幾次他都不在,跟周揚打電話問情況,這小子也顯得有些為難,支支吾吾,李子雄當然明白是怎麼回事,王國慶自己是不用見了。

    方雲海辦公室,今天方雲海竟然罕見的帶了一副老花鏡,很老式的那種。

    透過厚厚的鏡片,這個老狐狸看李子雄的眼神有些飄忽,作為縣委書記,他當然對李子雄這次龍歸大海的情況很清楚。

    人家是寡婦尖叫上面有人。

    而且是令方雲海高山仰止的人。

    「方書記!我是來向您告別的,以後我可能大部分時間都會在省城了。和以前相比我就成了遠去的遊子,可惜再也難幫您分憂了。」

    李子雄客氣的道。

    方雲海笑笑,他敏銳的感覺到李子雄氣質的變化,以前的鋒芒已經漸漸從這今年輕人身上淡去了,和自己說話的語氣變得很沉穩真摯,彷彿他從此以後就真成了遊子一樣。

    省委辦公廳的遊子,也不是一般的遊子。

    方雲海第一次覺得眼前這今年輕人自己也許從來就沒看透過,以前自己覺得他精明有餘。

    心智不足,辦事急躁冒進,可是實際情況真是這樣嗎?

    他確實很冒進,但是自己還不是乖乖的把他提拔到了大寶鎮黨委用他,他何嘗不懂得利用自己?

    大寶鎮一年的黨委書記,這在履歷表上是多光鮮的一頁啊!

    他突然想到大寶鎮林業站的事情,臉色微微一變,他這一刻終於明白那事是誰幹的了,好一個以毒攻毒,彭城縣三個大佬全被他玩弄與鼓掌之間而不自知,鬥得那個熱鬧啊。

    他卻趁此抽身遇風化龍,一下就飛到了省城。

    「這今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

    方雲海一下覺得自己真的老了,今後的國家將是年輕人的了。

    從方雲海辦公室出來。

    李子雄在院子裡碰到了劉國輝從車上下來,他連忙上去打招呼。

    劉國輝扭頭過來,瞇著眼睛看了他一會兒,突然咧嘴一笑,很真!

    彷彿孩童一般。

    「我你就不用告別了。我就是彭城縣人,以後常回來看看!」

    劉國輝道,他的話很平淡質樸,就像鄰家大爺在,丁囑將要遠行的遊子一般。

    劉國輝這樣一說。

    李子雄一句告別的話就卡在喉嚨中出不來了,劉國輝朝他擺擺手。

    像是在告別,又像是示意李子雄可以走了,他自己則回頭走向了政府辦公樓的樓梯。

    望著劉國輝遠去的背影,李子雄思緒萬千,自己以前太小看劉國輝了,劉國輝其實是一個值得自己學習一輩子的人,一個錯過最後提升機會的落寞領導,他感悟到的東西,往往要比那些正在位上叱吒風雲的人要多得多。

    劉國輝是不認輸的人,他鬥得烈,玩得再妖孽。

    對他來說就是場遊戲,結局他早就已經知道了。

    他以此來隱藏自己的內心,可是最後卻給自己洩了天機,也許他是想給世上留一個真正懂他的人吧,回到家,二老很高興,李子雄的事他多多少少聽說了一些,彭城縣有一個牛人要進省委的消息早傳遍了彭城縣的大街小巷了,他就是彭城縣最富有傳奇性的官場明星李子雄。

    李廖輝兩老今年過年還準備專門回老家祭祖,稱這是祖上有德,福蔭了子孫後代老李家要出大人物了。

    不過兒媳婦的問題兩老卻隻字未提,雷雪的事過了這麼久,他們也聽到風聲了,他怕提起這事兒子傷心,兒大不由爹娘。

    兩老知道,兒子的事兩老可能以後再也插不上手了。

    臘月十八是肖佳結婚的日子,肖佳和溫小輝相戀幾年終於結婚了。

    李子雄知道,其實他們的婚早就要結了,只是土家有風俗,家中大哥要先結婚,不過這只針對同族兄弟姐妹。

    而肖佳顯然在心中把自己當同族大哥了,這一拖幾年,大哥的女朋友卻倏然失蹤,親戚朋友的苦勸下,她才同意結婚。

    溫家是大寶鎮首富,場面異常熱鬧,李子雄是座上賓,不出所料,劉偉調任了大寶鎮的黨委書記,李子雄辛辛苦苦種的桃子讓他摘了,他和凌建飛也來參加這場婚宴了。

    這小子現在見著李子雄可拘謹了,咧咧諾諾一直不敢上前打招呼,他對李子雄是由輕視到嫉妒,隨之是恨之入骨,然後是怕。

    到現在他已經是高山仰止了。

    最後還是李子雄主動上前跟他招呼,他才唯唯諾諾的連連稱好,臉色的表情極其不自然。

    凌建飛倒好點,他一直都以李子雄下屬自居,現在當然也是很客氣的稱李子雄為李書記,把自己放得很低,距離卻拉得很近,凌建飛進步了。

    下午六點,新人拜天地,李子雄是伴郎,當他看到伴娘的時候腳下一踉蹌,險些沒站穩,伴娘是楊桃。

    今天的新娘子肖佳打扮得嬌俏迷人,拉著楊桃的手不鬆開,眼睛故意不看李子雄。

    一時賓客眾多,氣氛一下有些嘈雜,新娘子不願拜堂?

    李子雄臉色一變,連忙上前,肖佳的手猛然一鬆,嚶嚀一聲楊桃一個踉蹌跌進了李子雄的懷裡,柔軟的兩團緊貼在李子雄的胸部,吐氣如蘭,一股處子的幽香擾得李子雄面紅耳赤。

    屋子看熱鬧的人紛紛起哄,李子雄更是鬧了一個大紅臉,李子雄知道,肖佳是故意這樣幹的,暗示自己有些事情需要在恰當的時候放下。

    拜堂完畢,鬧洞房開始,人群嘈雜騷亂,目標卻轉移開了,李子雄連忙逞此機會來到溫家後院。

    楊桃羞澀的跟在他身後。

    「子雄!我,,考上省醫科大研究生了。」

    楊桃結結巴巴的說道,臉上一片嫣紅。

    「哦?什麼時候考試的?」

    李子雄驚道,一看楊桃的神情立馬明白她說這句話的意思,心頭不由得一蕩,楊桃的艷麗不遜於雷雪,即使在葉冰瑤面前也不遑多讓,只是少了葉冰瑤那一種不沾凡塵的氣質。

    今天她穿著一條緊身牛仔褲,挺翹的臀部和大腿尖辣的凸顯了出來,上身穿著一件紅色的羽絨服,但是拉鏈開著,內面的緊身羊毛衫根本束縛不了她的一對柔軟。

    隔了兩層衣物。

    李子雄竟然還看到了印記,很另類的誘惑,讓很久沒碰過女人的李子雄渾身燥熱,下身一下就堅挺的起來,小兄弟想擺脫束縛脫離李子雄的大腦管轄。

    楊桃似乎感受到了李子雄的熱烈,身子不由自主的靠近了一點,李子雄只覺得丹田一股火熱,伸手就想把這個熟透了的女人擁在懷中肆意放縱一番,卻聽見叮噹一聲銅鑼響,洞房鬧完了。

    李子雄倏然清醒,道:「楊桃,洞房鬧完了,我們吃晚席去吧?」

    「哦!恩」楊桃微微的哼了一聲,眼中的失望一閃而過,溫順的點點頭跟在了李子雄的身後而去。

    今年李家的大年依舊熱鬧,上門的人很多都是李子雄這幾年在彭城縣官場結識的一幫同僚,肖雷鳴、趙鵬翼、徐龍、柳葉以及周揚等等。

    其中還有一位特殊的客人蕭小倩,這個女孩很有心,送李子雄一個u盤,內面記錄的全是那天送別李子雄的場面錄像和照片,還有小金村土坯房改造完成後的照片。

    林二狗和林小花笑得很甜,兩個小傢伙長大了不少,該到鎮上上五年級了吧?忙忙碌碌幾天。

    李子雄收攏了心思,根據省委通知,李子雄初六報到,初五晚上他便坐車直奔蓉城而去,踏上了新的征途。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