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武俠修真 > 仙府飛鳳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五章 文 / 塔里木小仙

    在黑暗一族,求援等級共分八級,分別是紅橙黃綠青藍紫,最後,也是最高的一個等級為八級,就是這七色煙花,凡事這種煙花綻放的時候,就代表事情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甚至可以說,慢一步,就是天上地下的抉擇。是以,在黑暗一族有個規定,凡事七彩煙花綻放的地方,只要能看到煙花,那麼不管多遠,都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煙花綻放之地,若有延誤,要是被發現,那麼定斬不饒。

    而剛才,辰王的那縷煙花,就算是千里之外也能看到,也就是說,現在千里之內的所有黑暗一族,在辰王的煙花過後都會趕來,不但是千峽山據點內的,別的地方也將同樣趕來。

    千里之距,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若是全力運起靈力飛馳,半個時辰就能趕到,但若是是百里,十里呢?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罷了,所以說,現在飛鳳一行人很危險,她們若是不能在半盞茶時間內解決掉辰王等人,那麼到時候黑暗一族的第一批援軍趕到,飛鳳等人勢必會陷入無窮無盡的包圍之中。

    畢竟誰知道這千里方圓隱藏著多少黑暗一族呢?有可能是一千,有可能是一萬,有可能是十萬,甚至有可能是一百萬,但不管多少,總之飛鳳等人若是不盡快逃離,那麼自然是非常危險的一種事情。

    而七色煙花的含義,火雲子雖然看不懂,但還是有人看的懂的,他們就是魔族的六大魔衛,畢竟他們經常與黑暗一族交戰,自然也對黑暗一族有一些瞭解,像這種特殊的暗號,他們自然知道。

    但是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處。有些事情,知道了未必就是一種好事,而六大魔衛正是因為知道的太多,所以此刻才是心急如焚,畢竟七色煙花的含義是什麼,在飛鳳一人中,可能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了。

    但正是因為清楚。六名魔衛不由的冷汗沁沁。這可是黑暗一族的七色馳援令,能夠召喚千里之內的所有黑暗一族。

    「怎麼辦?」在這千鈞一髮,性命有關的時刻,六名魔衛互相傳音詢問。七色馳援令的作用,他們六人還不敢告訴飛鳳等人,以免惹亂軍心,打算先想想辦法,若是實在想不出辦法,那麼再撤退也不遲,畢竟他們有最少有半盞茶的時間做決定。

    但是六人交流了下,在確定沒有別的破解的方法之時,終於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們也掏出了一支手指粗細的竹筒。

    這支竹筒與火雲子和辰王二人的不同。他們竹筒的外表是成明黃色,而六衛中,長衛拿出來的竹筒,顏色是鮮紅的,就像血一樣鮮艷。在裡面裝的,同樣是一枚用作遠距離傳遞信號的煙花。在魔族,這支竹筒大氣而哀傷的名字,叫做烽火煙。

    魔族由於靠近黑暗一族,而兩族之間又一直素有仇怨,是以二者間經常發生摩擦,甚至是戰爭,有時間運氣好的話,可能只是一場小戰爭,但如果運氣差,就會是一場幾年、十幾年都打不完的大戰。

    大戰嘛,傳遞信息自然是極為重要的,是以在魔族境內的每一座大城,每一座小城,都建有一座用來傳遞信息用的烽火台。在魔族,平常事情都是以信鴿或一些飛行速度快的異獸來傳遞信息,只有當情況萬分緊急,或者有亡國之危的時候,才可以用烽火煙來傳遞信息。而且擁有施放烽火煙資格的,只有城主以上職責者才允許。

    一旦烽火煙綻放,那麼只要是魔族境內,只要看見這朵煙花的,都必須有義務、且有責任去點燃城樓內烽火台的烽火,當烽火台的烽煙燃起之時,整個魔族之眾,只要見之,都務必前往烽火煙的煙花綻放之處馳援。

    當長衛拿出烽火煙的時候,本來還是晴空萬里的天幕,突然間烏雲滾滾,電閃雷鳴,看樣子,似乎一場風雨就要來臨,而正是此時此刻,長衛終於將手中的烽火煙丟往天幕,當飛臨到千尺之高後,竹筒『砰』的一聲,爆裂開來,綻放一朵鮮紅的煙花。

    此煙花綻放天空,遠遠看起來,綻放的是一個『魔』字,與竹筒一樣,如同鮮血所鑄,在那電閃雷鳴的天幕之上,此時的這多煙花看起來格外觸目驚心,只要眼力好,就算相隔萬里也能看到。

    本來大雨將臨,魔族的子民應該想辦法避雨才是,但忽然,一些人不小心抬頭看天色之時,卻發現千尺天幕之上,一個如鮮血鑄成的『魔』字盎然而已,這個字,魔族的所有人都很熟悉,而這朵煙花所代表的含義,則更是深深烙印在腦海的靈魂深處。

    是以,所有看到那朵煙花的魔族之人都瘋狂了,他們一部分人快速的往城內的烽火台聚集,以便報訊,好讓烽火台內的留守之人點燃烽火。而另一部分,則是直接抽上武器,然後或單或群的自發向烽火煙綻放處進發。畢竟每次烽火煙起的時候,都代表情況萬分緊急,自然容不得耽誤。

    就這樣,整個魔族慢慢的快速滾動起來,東魔城、南魔城、北魔城、還有中央皇城,都在看到此處的烽火煙後,盡皆第一時間點燃了烽火台的烽火。

    魔族有五大城,近千座小城,每一座大城、每一座小城,至少都建有一座烽火台,而長衛所施放的烽火煙花,幾乎魔族百分之七十的城池都能看到,於是一時間,如果從空中展望魔族的話,就會發現魔族大地上遍地烽煙,幾乎囊括了魔族的所有城市。

    而烽火台除了是作為傳遞信息的作用外,還是一個指引戰鬥方向的明燈,幾乎每一名烽火台上都站著兩到三名修為深厚的士兵,他們一直在重複著同樣的一句話:「千峽山!」很短的一句話,就只有三個字而已,但是卻已經足夠,只要是魔族的子民,都明白這三個字的含義,那就是千峽山遇險,而且這個險還是大險,有可能慢了一步,就會威脅到魔族安危的地步,所以現在,刻不容緩。

    也就是此刻,『千峽山』三個字,幾近傳遍了魔族,伴隨著『千峽山』而起的,還有遍地烽煙,還有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管男女老少,不管是高官平民,全部都動了,似乎這一刻,就如牽一髮而動全身,千峽山則正是如此,牽動了魔族所有人的心弦。

    而除了這些人外,魔族的最高統治階級,也行動了起來,他就是魔族的最高統帥——魔皇。

    此時,在魔皇城的最中間,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中,十幾個相貌異常俊俏的青年端坐於此,其中還有一名容顏絕美的少女,容貌與飛鳳比,也是不相上下,觀其眼神清亮,神色有點笑調皮,想來真實年齡也沒有多大。

    而其餘的魔族之人,雖說容貌照樣保持在二十歲左右,但是眼神之中的深邃與歲月的痕跡,卻是怎麼也遮擋不住的,所以說,除了這名真正的魔族女孩外,其餘的魔族男性,應該都是上百年齡的老者才是。

    此時,在魔皇城的最中間,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之中,十幾個相貌異常俊俏的青年端坐於此,其中還有一名容顏絕美的少女,容貌與飛鳳比,也是不相上下,觀其眼神清亮,神色有點笑調皮,想來真實年齡也沒有多大。

    而其餘的魔族之人,雖說容貌照樣保持在二十歲左右,但是眼神之中的深邃與歲月的痕跡,卻是怎麼也遮擋不住的,所以說,除了這名真正的魔族女孩外,其餘的魔族男性,應該都是上百年齡的老者才是。

    其中看起來眼神最是滄桑的一名坐在首位,身份似乎不敵,其餘的則是分成兩排坐在兩側,而那名魔族少女則是直接坐在滄桑眼神者的旁邊,與對著其餘之人的淡然不同,當滄桑老者面對著少女時,眼神格外的寵溺。

    如果此時六名魔衛在的話,一定能認出這十幾人的身份,眼神滄桑者,便是魔族的上代魔皇地魔皇,而地魔皇的少女,則是現任魔皇人魔皇的小女兒,紫瑩公主。至於在做的其他人,則儘是些達官貴胄,官職最低的也是伯爵以上。

    今天,這些人齊聚一堂,不為別的,就是為了天空中盛開的那幾朵煙花。

    本來,這一切都是由六名魔衛所施放的烽火煙引起,由於情況特殊,以人魔皇的力量根本不敢輕易下決定,於是趕忙派人通報地魔皇。

    地魔皇知道後,也是記得不得了,趕忙召集了十幾個朝野重臣,一邊分析局勢,一般聆聽情況,當他知道在千峽山除了有烽火煙綻放過外,竟然還綻放過兩種煙霧,據說其中乃還是黑暗一族最高等級的求援煙。

    聽到這個情況,地魔皇就知道事情變得非常之嚴重了。很可能,此刻在千峽山,正發生著非常重中之重的大事情,若不然,也不會有人施放烽火煙,而黑暗一族,也更加不敢冒大不違在魔族的土地上公然求援。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