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女法醫穿越之夫君欠調教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嶄露頭角 番外 三 眾裡尋他千百度(3) 文 / 丹青夙

    沈南之的折扇一瞬間化為一道流光,猛地向雲逸塵的要害處點去,眼看著就要重傷於他了,雲逸塵一向冷清的臉上卻沒有浮動出任何驚懼的表情,伸出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明明出手柔和,卻在下一秒輕鬆地化解開了沈南之的招數。

    端的輕鬆寫意,毫無滯澀之感。

    沈南之臉上的笑容一收,緊抓著折扇的手忍不住緊握成拳——沒有想到這個雲逸塵的武功居然還要在他之上!

    一種憤恨酸澀的心情一下子襲滿了沈南之的心頭。

    沈南之心中何嘗不知道,自己比之柳乘風,差了一段最初的心動;比之謝昭,差了一段同生共死;比之夏侯玨,差了一段生死追隨的糾纏!

    他之所以還能堅持著想要站在陳默身邊,無外乎是自己在那一夜和她有了牽絆,其實如果真的說自己在陳默心中有多少地位,他自己都說不上來。

    面對其他三個競爭力強大的情敵,也就算了,可是眼前這位,和陳默又有多少牽扯呢?又為陳默做了些什麼呢?!

    無非就是,就是靠著這張臉來迷惑女孩!

    沈南之有些惡狠狠地想到,完全忘記了自己當初到底迷惑了多少萬千少女,更忘記了眼前這人的本事可不單單只是這麼一張臉!

    沈南之的桃花眼中噴著怒火,而雲逸塵則依舊是一副超凡脫俗的樣子,更是把沈南之氣得夠嗆——這人明擺著目中無人,看不起他啊!

    就在氣氛再次變得凝滯的一霎那,深南之的耳朵靈敏地動了動。

    由於兩人此刻的方位是在一條小巷子裡,拐個彎出去就是主街,而沈南之就背對著主街的方向站著。

    沈南之清楚地聽到身後有一個男子說道:「小陳大夫,屍體就在前面的那所民宅裡。」

    那人估計是因為提到了「屍體」二字,所以聲音刻意地壓低了,然而這又怎麼瞞得過內力深厚的沈南之。

    沈南之原本鬼主意就多,這「小陳大夫」和「屍體」兩個詞聯繫起來,馬上就判斷出這男子身後跟著的人一定是陳默無疑!

    正因為如此,下一秒,沈南之再次動了!

    如果說第一次沈南之襲擊雲逸塵的時候只是使出了五六分的功力,那麼這一次可是毫無保留地全力出擊!

    雲逸塵琉璃似的雙地閃過一絲詫異之色,但是很快就擺上正色,雙掌同樣使出了全身的功力向沈南之推出!

    就在兩人要正面交鋒的一霎那,沈南之卻突然撤去了掌力,只是用渾身的內力護住了自己的心脈,生生地受了雲逸塵一掌!

    沈南之的身體隨著掌風猛地向後方飛去,同時口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彭」!地一聲,陳默原本快速前進的步伐一下子停了下來。原因無他,她的腳邊正躺著一個口吐鮮血的人!

    「沈南之?!」

    陳默怎麼也想不到居然會在這樣的地方以這樣的方式見到沈南之,但是容不得她多考慮,她立即有些慌亂地將沈南之扶了起來,手快速地搭在了沈南之的手腕之上,神情卻是一凜——竟然臟腑都傷的不輕!而且是被高手用內力摧傷之!

    在陳默抬起頭看向小巷裡面的那一瞬間,雲逸塵也因為心中突然而生的焦躁之感走到了巷口,所以,兩雙眼睛在這一刻四目相對。

    「咳咳,小美人,快跑,這人要殺我!」沈南之強撐著將陳默擋在自己的身後,因為動了一下身體,所以口中又咳出了點血。

    陳默的心突然被扯了一下,又酸又疼,幸虧她是個面癱,別人也難以出猜測出她到底怎麼個想法。然而她的舉動確是讓沈南之吃了顆定心丸。

    「把他抬到擔架上,小心點。」原本用來抬屍體的擔架被陳默用來抬沈南之,同時看向在前面帶路的捕頭道:「今天真是不好意思了,家人受傷,無法前去驗屍了。」

    陳默的語氣平平,可是沈南之原本有些病痛的身體一下子覺得舒坦了下來——聽聽,家人呢!這關係能是你雲逸塵能比的嗎?

    雲逸塵如此聰明之人到這會兒了怎麼還會不明白沈南之的詭計,有心想要在陳默面前辯解,可是卻又不知道如何辯解。

    緋色的唇動了動,到底是沒有說出一句話,只是那雙乾淨透澈眼眸盯著陳默,似乎想透過眼神告訴陳默些什麼。

    只是偏偏陳默不會問,而雲逸塵這樣的人更不會主動說。

    陳默心中隱隱有些知道他們之間是為了什麼而動手,可是痛下這樣的狠招,尤其是看到了一慣騷包自戀的沈南之如一塊破布般躺在地上口吐鮮血,實在讓陳默對此刻的雲逸塵沒有絲毫的好感。

    所以當雲逸塵站到陳默面前攔住他們去路的時候,陳默纖眉一蹙,冷聲道:「雲公子本事再好,也不必拿人命顯擺!」

    陳默一向是不說則已,一說就毒舌到讓人吐血,即使是面對如雲逸塵這般的人物,陳默亦是沒有半點含糊。

    心中焦急,也不欲和雲逸塵過多糾纏,帶著沈南之快速地往她在小鎮上的府邸奔去。

    在沈南之和雲逸塵視線相觸的一瞬間,雲逸塵明顯讀懂了沈南之眼中的笑意——小樣,跟我鬥?你還嫩著呢!

    雲逸塵的雙手忍不住握得更緊了些。

    「笨蛋笨蛋笨蛋!早就和你說了放我出來,讓我去和默兒妹妹說話,你不聽,現在好了吧?默兒妹妹生你氣了!連帶著還要生我的氣!還都說你是天才呢,我看就是個大笨蛋!」

    雲逸天都快被雲逸塵的表現氣死了,狠狠地再腦海中跳著罵雲逸塵,狂躁地不得了,對沈南之那個狡猾的狐狸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雲逸塵按了按發疼的腦仁,看著陳默離開的方向,明澈的眼睛有一瞬間的黯淡。

    ——我是沈南之得逞分割線——

    陳默雙眉緊蹙地為躺在床上面如紙色的沈南之再次細細地把了一遍脈,最後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雖然臟腑受了傷,但是幸虧你內力深厚,護住了重要的器官,所以調養個幾個月就能恢復如初,只是在最近兩個月中千萬不要妄動內力。」

    「小美人,這……。是真的?」沈南之一個翻腕,將陳默的小手緊緊地握在自己的掌心,美麗的桃花眼中帶著些小心翼翼的求證看著陳默。

    陳默一怔,她自己沒有武功,所以不能體會到沈南之的心情,但是將心比心的講,如果有人和她說她將喪失驗屍的能力幾個月,想來那種難受的感覺不會比現在的沈南之少。

    不由得,陳默的心有些軟了下來,就連被吃著「豆腐」的小手都忘記抽了出來。

    陳默有些僵硬地拍了拍沈南之的肩膀:「你自己也是大夫,自然知道該怎麼注意身體。你先躺一會兒,我去開個方子給你熬藥。」

    可是剛想抽出自己的手,卻發現被沈南之抓的死緊。

    淡然的杏眸有些疑惑地向沈南之望去,卻發現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那雙一直充滿著笑意的桃花眼裡面,此刻卻泛著濃濃的不捨,甚至是,委屈?!

    「小美人這便就要走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小美人,還因為小美人被人打成這樣,你就不能,多留下來陪我一會兒嗎?我就,這麼惹你討厭嗎?」越到後面聲音越低,到最後變成了喃喃自語,瀲灩的桃花眼漸漸地黯淡了下來,滿腹的情誼最終悄悄地隱藏在那長長的眼睫中。

    因為沈南之的話,陳默的心就像被扯了一下,疼的有些厲害。

    她手足無措地看著躺在床上因為疼痛,額頭上冒著冷汗的沈南之,心中又是愧疚又是不忍。

    這個男人可以說是在她身邊陪伴她最久的人,一直以一位朋友的身份,默默地守護著她的「陳氏醫館」,守護著,她。可以說,沈南之對醫館的付出,比她這個主人更甚!尤其是這兩年她雲遊天下,可是「陳氏醫館」之名卻是越來越響,陳默知道這都是沈南之的功勞。

    雖然他一向沒個正經,吊兒郎當,可是他對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打破了他慣有的原則。如果不是因為那個陰差陽錯的夜晚,陳默是不會將兒女之情這樣的想法放到沈南之身上的,因為在陳默心中,沈南之花心或者說是無心之人,即使說一萬次「我愛你」,那也不過說說而已。

    可是到了今天,陳默還能對著那雙桃花眼否定他的感情,逃避那種熱烈,她感覺到那些平時說起來習以為常的冷漠話語,一下子變得困難起來。

    過了好半晌,陳默還是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就在沈南之的俊臉越來越難看的時候,陳默站起身來為他噎了掖被子,然後重新又坐了下來,低聲道:「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就在這裡。」

    陳默說的小聲,可是聽在沈南之耳裡,簡直興奮到不知所以,這麼個江湖上的老油條,在這個時候竟然像個乖寶寶似的,立馬將眼睛閉上,乖乖休息,就怕一不聽指令,小美人就走了。

    可是如果陳默知道這沈南之接下來搞出來的動靜這麼大,花樣這麼多,陳默一定會將這個躺在床上「裝死」的人一腳踹飛,一點情面都不留!

    ------題外話------

    很抱歉,讓大家等了這麼久。這段時間,青夙身邊發生了許多事情,這一年是青夙的本命年,也是青夙人生的轉折點,經歷了痛苦和喜悅,慢慢地走進了一個新的領域,開始了自己的事業,一切都是未知數。青夙這三千字用了三個晚上的時間寫出來的,接下來一有時間也會繼續更新,因為青夙知道,這是我答應大家的。生活再忙,寫作還是我最大的樂趣。可能會很慢,親們若是有空就瞧瞧。非常感謝大家。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