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重生1/2廢柴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重生1/2廢柴》章 節目錄 112番外 .豆豆外宿中 文 / 絕世貓痞

    番外.三男一馬

    再正統的家庭,每隔幾代人都會出上那麼一兩個反叛。嚴家很不幸,連著兩代都撞上了。

    暑假第三天,大清早奎叔就被二少爺的咆哮聲驚醒了,嚴一傑穿著他騷包的絲質睡袍,一陣風似的從二樓衝了下來,一把抓住他的領子:「嚴豆豆呢?是不是你把他藏起來了,我警告你不要再包庇他了……」

    「一傑,一傑你這是幹什麼,快鬆手!」嚴一城跟在後面衝下樓梯,全身上下只有一條淺灰色睡褲,連睡衣都沒來得及穿,精壯的上身遍佈可疑的紅痕,他顧不得遮掩什麼,用力抓著弟弟的手,「快放開奎叔,你冷靜一點!」

    嚴一傑悻悻地鬆開了手,繼而像只被燒了尾巴的孔雀一樣跳著腳對哥哥吼:「你就知道凶我!整天都護著那個要人命的混小子!現在好了,老子不過昨晚罵了他幾句,今天居然就離家出走了!你看,你看!『我再也不要回家了,你們誰都不要出來找我,我恨爸爸』!他恨我?我還恨死他了呢!八年了,他整了我八年,我沒死真是造化大!」

    「好了好了,我們回房去說,別在這裡吵好嗎?」嚴一城好言好語地勸著他,半拖半抱地把他往樓上拉,「小孩子耍脾氣很正常的,你都這麼大的人了,難道非要跟自己兒子講出個一二三嗎?他沒錢沒車跑不遠的,這裡是軍政區,我這就叫人查一下監控錄像……」

    奎叔至始至終都沒來得及說一句話,看著兄弟倆吵吵嚷嚷回到樓上,不禁長長歎了口氣,都夏天了,怎麼這兩兄弟還總是皮膚過敏,好端端老是發一身紅片片,不成,得叫家庭醫生來看看才行。

    回到臥室,嚴一傑氣咻咻一頭栽進被子裡,嚴一城在他身下摸索摸索,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睡衣,一邊往身上套,一邊給警衛中心打電話:「這裡是嚴將軍府,我是嚴一城,我想請你們查一下,昨晚十一點到今早九點這段時間,有沒有一個八歲左右的小男孩離開軍政區,他叫嚴豆豆,是我侄子……對,嚴一傑先生的兒子。」

    放下電話,嚴一城去浴室放了一缸水,爬上床親暱地揉了揉弟弟的頭髮:「去洗個澡吧,清醒清醒,我已經幫你放好水了,沒事的別擔心,一會他們就會給回音的。」

    「洗個屁!我就在這等著,等把臭小子抓回來非淹死他不可!」嚴一傑氣的雙眼發紅,咬著枕頭狠辣無比地說,「大不了我給他償命,無論如何我不能讓他在邪道上越走越遠!」

    「好了別咬了,都要被你咬破了。」嚴一城連哄帶騙地從他嘴裡把羽絨枕頭搶救下來,小聲嘟噥,「昨晚咬今天又咬,咬壞了奎叔又要嘮叨了。」

    「你說他是怎麼想的?才八歲啊!八歲居然就敢偷了我的電子簽名和d級網站簽約!」嚴一傑憤怒地控訴著,從床頭櫃裡掏出一堆花花綠綠的口袋本漫畫,「看他畫的情|色漫畫,好多居然還都出版了,什麼人才會買這種東西啊——『納粹軍神和他的傭兵情人』,『基情綠茵場』,『雙生姐妹的禁忌之愛』……臥槽全才啊,bl、bg、gl都佔全了!」

    「消消氣,消消氣。」嚴一城連忙安慰弟弟,嚴一傑還在不住咒罵他不學好的兒子:「我怎麼就瞎了眼收養了這麼一貨呢?你說他真是集合了藍瑟和陳近南那倆傻逼的精華啊,畫畫倒是跟他親媽一樣在行,問題畫出來的東西完全是他親爹的審美啊!你瞧瞧他的筆名——上官……我擦這兩個字怎麼念?」

    嚴一城湊過來看了半天,頭上冷汗涔涔落下:「我也不認識……」

    於是一個一代宗師,一個海軍高官,對著「上官訾綀」四個字默默蛋疼。

    半個小時後,警衛中心的電話回過來了:「嚴一傑先生嗎?您好,我們已經查過了,從昨晚到今晨,沒有任何八歲左右的男童出入過軍政區,您的兒子應該還在區裡,我們已經派巡邏隊出去找了,如果找到會第一時間通知您。」

    「好了可以放心了,他還在這一片。」嚴一城安慰地拍了拍弟弟的屁股,「去洗澡吧,留在裡面太久了對身體不好。」

    「你也知道對身體不好!」嚴一傑黑著臉跳起來,「叫你買點東西總是忘三忘四的,忘了買還非要做,我是怎麼對你的,你再看看你是怎麼對我的!」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嚴一城連忙道歉,把弟弟摟在懷裡輕輕地拍,「都是大哥不對,好了等豆豆回來我一定狠狠收拾他給你出氣。」

    「沒一個好東西!」嚴一傑沒好氣地摔上浴室門去洗澡了。嚴一城歎氣,將昨晚揉的一團亂的床單鋪平,枕頭拍松,又幫弟弟找到換洗的襯衫西褲,沒辦法,當哥哥的就是這麼苦逼,尤其是不小心把弟弟強上了的哥哥。

    八年前那個風雨交加的迷亂之夜至今都是嚴一城心頭的痛,他想不通自己怎麼會做出那樣禽獸不如的事情,居然把自己的親弟弟給那什麼了……更加禽獸不如的是,他居然對這種事上了癮,沒事就想把弟弟那什麼一下,雖然後來弟弟偶爾也會那什麼一下他,但畢竟還是他那什麼的比較多一點……

    算了就這麼過吧,自己的弟弟總比不認識的女人靠得住,血緣是最可靠的東西了。

    兄弟倆連班都沒去上,就這麼在家裡等了一天,然而直到下午警衛中心也沒有找到嚴豆豆。

    「監控裡沒看到他出去,軍政區裡又找不到他,那他會去哪兒了?」嚴一城在客廳裡焦躁地走來走去。嚴一傑也沒了早上那麼大的火氣,目光呆滯地看著哥哥。

    忽然,嚴一城的腳步頓住了:「監控會不會出了什麼問題?」

    「?」

    「對有些人來說,監控什麼的根本是擺設罷了。」嚴一城一邊說著,一邊和嚴一傑對視一眼,兄弟倆眼中都現出一片瞭然的神色。

    清晨時分,霍伯特家的門鈴響個不停,管家打開大門,看到外面站著一個白白淨淨的小男孩,金棕色卷髮,灰藍色眼睛,嘴唇像夏天新摘下來的櫻桃一樣水靈。

    「您好,伯伯,請問這裡是霍伯特家嗎?」小孩大概只有七八歲年紀,背著個,說話還帶著稚嫩的奶味兒,但非常有禮貌。

    管家欠身道:「是的,小朋友,這裡是霍伯特家,你找誰?」

    「我找霍伯特先生。」

    「霍伯特先生去上班了,親愛的,他晚上才能回來呢。」

    「我找小霍伯特先生,凡赫辛.霍伯特。」

    「哦,您找我們小少爺啊。」管家恍然大悟,上下打量一番,看年紀他應該不是小少爺的同學,以前也好像沒來過家裡,疑惑地問,「他在,不過您是?」

    「我叫嚴豆豆,我哥哥叫金磚。」嚴豆豆驕傲地說,「我哥哥是霍伯特先生的男朋友,他有事不能來接我,叫我先到嫂子這裡等一等他。」

    管家頭上冷汗涔涔直冒,怎麼小少爺都交男朋友了?從沒聽他提起過啊,金磚不是他同學嗎……不對為什麼是男朋友?少爺不是男孩子嗎?天哪夫人她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瘋掉的。

    「請進來吧。」無論如何,不能讓這麼小的小孩站在外面,管家只能先把他請進來。

    嚴豆豆規規矩矩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管家還沒招待過這麼小的客人,一時拿不準應該給他喝什麼:「要點茶嗎小朋友?或者果汁?」

    「冰激凌有嗎?」

    「噢,有的有的。」管家連忙端來一杯香草口味的冰激凌,嚴豆豆小心翼翼吃了一口,一臉陶醉。

    「還不錯吧?這是我們家廚師自己做的,和外面的口味比起來怎麼樣?」管家問。

    「我腫麼知道?」嚴豆豆挖了一大勺冰激凌舔舔舔舔,「我以前都沒有吃過耶。」

    「這樣啊。」管家唏噓地想,原來他們家這麼窮,連冰激凌都吃不起。

    「對喔,我有乳糖過敏症,吃了冰激凌會抽筋,我爸爸從來不讓我吃呢。」

    「……」管家慌忙把冰激凌從他手裡搶過來,你不是來找人,是來給我下套的吧小朋友?

    給小孩換了一杯果汁,管家上樓去叫小霍伯特先生:「小少爺,有客人找你。」

    霍伯特剛剛起床,正披著浴袍擦頭髮,「什麼人?是金先生嗎?」他想不出還有哪個同學會這麼不開眼暑假第三天就來找他。

    「不是,是金先生的弟弟。」管家說,「他說他叫嚴豆豆。」

    「嚴豆豆?」霍伯特一愣,那不是嚴一傑的養子嗎?「你下去招待他等一會,我換件衣服就下來。」說完忽然想起金磚說過嚴豆豆的破壞力很強很強,馬上又改口了:「不,讓他到我房間來吧。」

    嚴豆豆背著站在霍伯特的房門口,很禮貌地鞠了個躬:「大嫂好!」

    霍伯特一把摀住小孩的嘴巴,渾身汗毛都樹了起來,踮著腳尖看看,管家的背影已經走下了樓梯,好吧,但願他什麼都沒聽見。雖然他確實是在跟金磚交往,但一直以來兩個人都是純潔的男男關係,連手都沒拉過呢。

    什麼叫「大嫂好」啊喂!

    「是你哥哥叫你來我家的嗎?」霍伯特把嚴豆豆讓進房間,問,「你爸爸知道你來這裡嗎?」說起來某種意義上其實他才應該是這小孩的爸爸。

    「對喔,是哥哥叫我來的,不過我爸爸完全不知道我在你這裡,因為我在離家出走!」嚴豆豆高興地說,「本來我想去哥哥家的,可他說爸爸一準能猜到,所以就叫我來這裡了。哇塞原來你們在搞地下戀愛哦?好逆害,一定很刺激吧?」

    霍伯特翻個白眼,就知道金磚找他沒好事,居然弄了這麼大的麻煩來家裡。

    「你哥哥人呢?」

    「他在家裡看著狗,等小狗一生出來就過來接我啦。」嚴豆豆坐在霍伯特床沿上晃著小短腿,「大嫂你會收留我的喔?」

    難道我還能把你趕到大街上去嗎?霍伯特想直接給嚴府打電話,又不想惹麻煩,最終還是撥了金磚的號碼:「你把你弟弟弄到我家來是什麼意思?」

    「江湖救急,江湖救急!」金磚壓著聲音說,「就一會,我中午之前去你家把他帶走,家裡狗就要生了我實在走不開。」

    「他說他在離家出走,你馬上給你二舅打電話,萬一他們報警會很麻煩!」

    「不會啦,特定時刻是要給大人點顏色看看的喔你懂得。」金磚憤憤不平地說,「我二舅一點也不理解豆豆,而且完全不尊重他的理想,我都看不下去了,我支持他離家出走哼!霍伯特你是朋友就幫我帶他一會!」

    這就是代溝啊,中二時期的小孩都在想什麼其實霍伯特已經完全記不清了,剛在想要怎麼說服他,金磚大概也覺得自己剛才語氣有點跋扈,又放軟了聲音哄他:「大不了我中午過來給你們做好吃的啦,我媽昨天買了好多特級食材,我偷偷帶過來做給你吃哦。」

    想起金磚的手藝,霍伯特吞了口口水:「好,我等你到中午,中午你不來的話我就給我爸打電話,讓他送你弟弟回去了。」

    「yessir!」

    放下電話,霍伯特回頭看看小孩,忽然覺得好蛋疼——離中午還有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裡要怎麼和他相處呢?

    嚴豆豆也看著他,忽然露齒一笑,說:「好無聊喔,我帶了漫畫,要一起看嗎?」

    「好吧。」霍伯特對漫畫沒興趣,但還是坐到了他身邊,小孩從裡嘩啦啦倒出一堆口袋本漫畫:「很多的喔,都是專門為你準備的噢。」

    「為我準備的?」霍伯特詫異。

    「對喲,哥哥說你太冷淡了,要麼是發育有問題,要麼是太cj了,發育問題我可沒辦法,但消除cj的話看漫畫就可以了哦。」

    是嗎?霍伯特隨手拿起一本漫畫,翻了十來頁就斯巴達了。

    「這些東西是誰給你的?是不是你哥哥?」霍伯特合上漫畫,嚴肅地問。

    「唵?」

    「你爸爸知不知道你有這些東西?」

    「他已經知道了,昨天晚上。」嚴豆豆哭喪著臉,「所以我才離家出走的咩。」

    霍伯特奪過他手中的漫畫塞進書包,再次打了金磚的電話:「限你半小時內到我家,馬上!」

    「可是還有一隻沒生粗來呀……」金磚還沒說完就被掛了電話。

    半個小時之後,金磚騎著他的二手氣墊小摩托,背著一筐子食材敲響了霍伯特家的大門。

    「怎麼了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顧不上擦把汗,金磚放下東西就跑進了霍伯特的房間,霍伯特將一包情|色漫嘩一聲倒在他面前:「你居然給你弟弟看這個,還讓他拿給我看?」

    「啊?什麼東西?我沒有啊。」金磚撿起一本漫畫,看到封面上的筆名,恍然大悟,「哦,是這個啊,這不是……」翻了兩頁愣了,往嚴豆豆身邊一摔,「好啊!原來你畫的是這種東西!」

    「什麼?」霍伯特嚇了一跳,「他畫的?不是吧?他才幾歲?作者的名字不是叫上官……」完了他一天才活了兩輩子居然不認識那兩個字==

    「那是他的筆名!嚴豆豆你這個混蛋!」金磚火冒三丈,一把揪著領子把小孩拎起來,「這就是你的理想?我真是陰溝裡翻船居然相信了你,還幫你屏蔽了軍政區的監視探頭,原來二舅收拾你是因為這個原因啊!你個混小子,做了這樣的事居然還敢離家出走!」

    「唵?」嚴豆豆愣了,「我只是畫h漫而已啊。」

    「而已?你才八歲半,還是未成年人,怎麼能畫這種東西,這是犯法的你知道麼?萬一有人投訴你的網站和出版社都會被告上法庭,一告一個准!到時候你也要被送去少管所!」

    嚴豆豆被嚇著了,扁著嘴可憐巴巴看著哥哥:「你說真的?」

    「廢話我是天才我會騙你?」金磚完全遺傳了自戀帝的優良傳統,「警告你,回去馬上和網站解約,老老實實上你的學,等你滿十六歲愛畫啥畫啥再也沒人管你了。」

    「真的咩?」嚴豆豆嚮往地說,「十六歲真好,我什麼時候才能到十六歲啊。」

    「是啊,十六歲真好,到時候就可以做|愛做的事了……」金磚也一臉嚮往,「所以做大事的人總要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啊,豆豆,為了自己的理想,一定要聽爸爸的話,安全地活到十六歲,懂嗎?」

    嚴豆豆醍醐灌頂:「我都懂了,哥,我會在爸爸的白色恐怖裡好好活下去的!」

    難兄難弟緊緊握手,致以革命的敬禮。

    霍伯特都要被這倆貨雷死了,想教育他們又不知道要如何下口,糾結半天還是算了——無論如何結局是好的,小孩願意回家了。

    「咳咳!」霍伯特適時咳嗽了一聲,金磚馬上恢復了威嚴的大哥狀態:「現在知道自己錯了吧。」

    被洗腦的嚴豆豆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金磚鬆手,幫弟弟整理了一下衣領:「乖,我現在給二舅打電話,然後做好東西給你吃,吃完乖乖回家知道嗎?」

    「知道啦。」嚴豆豆來得快去得更快,高興地說,「我要吃宮保雞丁和糖醋裡脊,還要吃冰激凌!」

    「你想死我還不想死呢,冰激凌休想!」金磚拉著霍伯特往外走,「我帶了好多食材來,幫我做飯好嗎。」

    「我不會。」

    「你站在旁邊就好,只要看到你我就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

    金磚完全繼承了金易的好廚藝,一會功夫四菜一湯就上了桌,三個人往桌邊一坐,開飯。

    「筷子不要這樣拿啦,太高啦!」金磚敲敲桌子,對嚴豆豆瞪眼。

    嚴豆豆乖乖把小胖手往下竄了竄。

    「喝湯不要灑的到處都是!」

    喝湯必灑的嚴豆豆默默放下了勺子。

    「花生不要吃,過敏嘴巴會腫。

    嚴豆豆都要哭了,扁著嘴可憐巴巴數飯粒。

    「你有完沒完!」見金磚還要廢話,霍伯特忍無可忍地吼他,「小孩子吃飯你管那麼多幹什麼,管好自己就行了!」

    「我是為他好咩。」

    「你這樣吵吵嚷嚷他還怎麼吃飯?嚇的跟鵪鶉一樣飯都存在心裡了根本不消化,做出病來怎麼辦。」

    「好啦聽你的啦。」未來妻奴的氣焰馬上消了,慇勤地給霍伯特添上一點果汁,「你多吃點哦,這麼瘦。」

    「要你管!」霍伯特踢了他一腳,踢完半天都不見金磚夾菜,一抬頭,才發現他抱著飯碗愣愣坐著,一臉陶醉的表情。

    「你幹嘛?」

    「我覺得好幸福好溫馨。」金磚抽了抽鼻子,「這種一家三口親親愛愛的趕腳是腫麼回事……霍伯特,我們以後一定會成為模範夫夫的。」

    「你想太多了!」霍伯特黑線。

    嚴豆豆的離家出走事件在傍晚時分劃上了句號,嚴一城和嚴一傑本來就猜到是金磚搞的鬼,又在去約克市的路上接到了他的電話,所以沒花多久就找到了霍伯特家。

    原以為要狠狠費一番唇舌才能把兒子勸回家,沒想到倆人還沒開口嚴豆豆就先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爸爸,大伯,我錯了,以後我會好好讀書。」畫h漫的事情還是放到十六歲以後再說吧,握拳。

    嚴一傑徹底啞火了,一路上準備了那麼多教育兒子的話居然一句都沒用上。不戰而屈人之兵什麼的,這小子還學過孫子兵法?

    「好了,豆豆想通了就好。」嚴一城息事寧人地摸摸小孩的頭,又拉了拉弟弟的胳膊:「有什麼話回去再說吧,孩子畢竟是孩子,別為這個太苛責他好麼,只要他以後走正道就行。」

    嚴一傑只能點頭,拉著兒子的手:「回家吧,以後有什麼事都不許離家出走知道嗎?」

    「知道了。」

    向霍伯特道過謝,三人帶著小孩出門,站在門口嚴一城拍拍金磚的肩膀:「這次的事謝謝你了,小磚頭,多虧你說服豆豆,我一路上還擔心怎麼把他勸過來呢。」

    「不客氣的大舅。」金磚也拍拍大舅的肩膀,「教育小輩是我們做長輩的責任,我也學到了很多為人夫為人父的經驗呢。」

    嚴一城:「……」

    嚴一傑忍無可忍地抽了他後腦勺一巴掌:「混蛋差輩分了!豆豆跟你是平輩,他爸爸是我!」

    金磚抱頭竄到霍伯特身後:「二舅再見,再見!」

    看著嚴一城的車子消失在軍方專用航道上,金磚長長歎了口氣,在身後輕輕摟住霍伯特的肩膀,紅著臉表白:「放心,將來我一定會是個好爸爸的。」

    「……」霍伯特從肩膀上把他的手拉下來,推出去,在他面關上大門,「你可以滾了。」

    管家遠遠看著自家少爺無力的身影,手持電話猶豫不決:小金先生雖然有點脫線,可是也挺可愛的呢,他和少爺的事情到底該不該馬上報告給夫人呢?

    棒打鴛鴦這種事是要折福氣的呀,管家下定決心按了「退出」鍵,往花房走去,年輕人的事,還是讓年輕人自己解決吧。

    作者有話要說:徹底完結了,親們,想出定制,不知道有沒人買……

    對手指,新文別忘了去包養啊,愛乃們:

    星際獵愛指南的系列文,講述下一代王子們之間的故事。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