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58章 文 / 黃藍

    兩人沿山而行,長樂心中著急,奔得太快,被歐陽靈靈打中受的內傷又激了出來,心口一陣憋悶。西兒見她臉色不好,便道:「我背你。」長樂搖了搖頭,說道:「馮叔叔說,娘親被人擄走不知所蹤。爹爹在歐陽世家,吉凶難測。我娘怕是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了。我想先去歐陽世家找我爹爹。歐陽弘心機深沉,歐陽念固執死板,若有人用我爹爹娘親的事情挑撥,爹爹又念著歐陽世家的血脈之情,怕是會吃大虧。可惜,憑我們兩人的功夫,又打不贏歐陽世家的那幾個叔叔伯伯。」西兒說道:「要是路叔叔和我姑姑在,那便是萬無一失了。」長樂抿嘴不語。

    兩人行至山腳,長樂突然停下,說道:「西兒,你回客棧去看看,師傅說不定在那裡。我先去歐陽世家。」西兒見她容顏憔悴、臉色蒼白,上前一步道:「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心裡卻又知道,正如長樂所說,兩人的武功還不足以震懾群英,說不定非但救不了人,還會成了歐陽雲的拖累。長樂定定地瞧著他,正要開口,只聽西兒說道:「我去去便回。你先去歐陽世家,不可輕舉妄動,一切等我帶路叔叔與姑姑回來再說。」

    兩人分道揚鑣。長樂內息不順,路行歌曾千叮萬囑要她好好療傷,她深吸口氣,稍稍平復了胸中窒塞的內息,心中一動,和衣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想了一想,又將自己雙手、面頰摸得又髒又灰,這才往歐陽世家趕去。

    歐陽雲負手立於花廳之中,搖頭歎道:「七年前,歐陽雲與歐陽蓮生便已從歐陽世家族譜中除名。此時宗主要我認祖歸宗,如何向天下人交代?何況……」他一頓,繼續道:「何況我與蓮生之事,若是傳出去……」

    歐陽念聞言一震,歎了口氣道:「只是長樂說到底仍是歐陽家的子孫,我見她天資聰穎,根骨絕佳,真是百年難遇的奇才!」他眼中閃現激越的神采道:「這孩子今後成就只怕不在先祖歐陽寫真之下!如此美木良才,我若是讓她從此顛沛流離,不在歐陽世家庇護之下,又如何對得起歐陽世家的列祖列宗?」

    歐陽雲想起長樂已拜路行歌為師,待路行歌與雲煙比武之後,便要離開他們夫妻二人,當真是心如刀割。

    歐陽念見他面露悵然不捨之色,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長樂若是留在歐陽世家,自有家中僕役打點一切生活起居,功夫更是由我親自傳授。憑她的資質,最多十年,定可名揚天下。」

    歐陽雲見他說得興起,挑眉問道:「那靈靈又當如何?」

    歐陽念一怔,雙唇一抿,心中好不為難,靈靈與長樂資質相當,即便現在看來靈靈略遜長樂一籌,可是說不定再過幾年便會強過長樂。須知武學一道,先天資質固然極其重要,後天的勤學苦練也懈怠不得。他見歐陽雲嘴角微勾,眼神漸冷,搖頭歎道:「靈靈犯下大錯,我已罰她閉門思過。她自小便無敵手,這次輸在長樂手中,也算得了個教訓,想必日後自會有所收斂。雲兒若是擔心長樂日後會受她欺負,倒是大可不必。我既然要留她,自會保她周全。」

    歐陽雲微微一笑:「長樂年紀雖小,卻也經歷了不少風浪,即便是羅景天、司徒寒江這樣的人物,也不能在她那裡討得好去。若是有人真當惹惱了長樂,她動起心思來,誰欺負誰可也還難說?」他笑吟吟地看著歐陽念那臉色微變的面孔,語調又輕又慢地說道:「俗話說一山難容二虎,歐陽世家既然已有靈靈,宗主自當明白,我兒還是跟著我得好。」

    歐陽念臉色已然有些難看。歐陽雲心中一歎,話已至此,若是再繼續下去,恐怕不能善了。他對歐陽念道:「長樂既然不在此處,雲某就此別過。」說罷微微一笑,抱拳一禮,轉身就要離開。

    歐陽念一急,搶上一步,叫道:「且慢!」

    歐陽雲去意已決,見他阻擋,眉頭微皺,側身相避,足尖輕點,眨眼間人已向前飄去。

    歐陽念見他輕輕巧巧地就避開自己,心中巨震,片刻間歐陽雲離自己已有十步之遙。歐陽念不及細想,連忙提氣急追,右手食指與中指一併一伸,往歐陽雲背心至陽穴點去。這一招直來直往,毫不花俏,指尖還未及身,歐陽雲便覺指力透背而來,身形一動,無論左偏右移,前趨急縱,只覺歐陽念的指力始終遙指至陽穴,不曾有絲毫偏移。他連換幾種身法,始終不能擺脫,不由暗道:「我本以為這幾年武功精進,若論單打獨鬥,歐陽世家無人能敵。豈料二叔修為更勝當年!幸虧他並未全力一擊,否則我必會因為輕敵而敗在他的手中。」

    他卻不知,歐陽念心中驚異比他更加厲害。這招「至陽指」大巧若拙,指上沒什麼變化,卻是重在以極快身法搶得先機,將對手逼至指力之下。常人只知點穴時指法最為重要,一人若能一招連點十個穴道以上,便已十分了得。歐陽家將點穴法已演練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而這招「至陽指」正是武功到最精絕時的返璞歸真。

    歐陽雲離開歐陽家前只將歐陽心法練到第五重,五重之後所記載的武功卻不得修習。歐陽念直到練到第七重,才體會到歐陽世家的至高武學並非繁複精巧的點穴手法,而是歐陽寫真將前六重的心法、指法提煉精簡後創出的七手絕世殺招,這「至陽指」便是其中一招。

    歐陽念自蒼茫山落霞嶺歸來後閉關三年,才參透了這招「至陽指」,雖然只有一招,但在參透後,身法、內力、指力均有驚人提升。他曾暗想,要是當年雲煙挑戰三大護山高手之時,自己有現在的修為,也許今日就沒有這盛況空前的慕城之戰了。而此時他一出手便用「至陽指」,不光是因為這幾年修習最勤的便是這招,更是因為歐陽雲實在是身法太快,若要截住他,非得用這招不可。由此可知,歐陽雲的武功修為已不在雲煙之下,自可劃入當世最強之列!一想到這裡,歐陽念心中霎時百感交集,歐陽世家這兩代當真奇才輩出,先有歐陽雲,再有歐陽長樂,加上靈靈,江湖中有哪個門派有如此多的天才人物?

    心念電閃間,歐陽念沉聲喝道:「雲兒再不站住,莫怪我要出手了!」

    歐陽雲聞言冷哼一聲,驀地轉身,右手輕揮,自歐陽念右臂合谷、陽池、外關一路點上,至手三里、曲池穴,這下當真急若閃電、勢若驚雷、輕若鴻羽、幻若飄雪。這手點穴功夫直看得歐陽念目眩神迷,心神激盪,只見他右臂一震,大聲讚道:「好!這是便是雲兒自創的急雨弄簫麼?」

    「正是。」歐陽雲手下不停,袖袍一揮,左手瞬間點向歐陽念左臂,這次卻是自上臂極泉穴一路點下,過尺澤、曲澤、內關、列缺、靈道,最後至無名指少商穴,剎那間連拂左臂一十三個穴道。這下連同剛才右臂一十七個穴道,竟在一招之內將三十個穴道全部點過。

    歐陽念右臂一震之間便以精純內力封住右臂穴道,卻想不到歐陽雲動作快得驚人,左臂卻再也來不及回護,被他生生點中,當場僵直。這下交手只在瞬息之間,歐陽雲的動作固然快得不可思議,但是每一指行到何處,甚至每次發力,竟也清晰流暢地如水銀瀉地,快到極致,亦從容優雅到極致。

    歐陽雲飄然退後,負手側身而立。雖然他只出了一招,這招卻是窮其全部精神與內力之作。此時歐陽雲胸中激盪之情難以言表,若不是在歐陽念這樣的絕世高手逼迫下,他亦難以使出這樣連自己也難以想像的一招。

    此時兩人默然不語,雙雙沉浸在剛才那招的震撼當中。

    便在這陣沉默當中,突然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父親,仗劍宮絕俗劍赤松子持拜帖前來拜見。四羅山莊羅莊主、歐陽前輩、羅大公子諸人已安排至青松閣中。其餘各派的江湖朋友,孩兒已著人仔細安排,分別請至紫薇堂、北斗堂中喝茶休息。」

    歐陽念與歐陽雲對視一眼,對來人說道:「我知道了。瑞兒先去招呼客人吧。」

    歐陽瑞應了一聲,轉身便沿著荷塘而行,快步向前院走去。正要穿過迴廊,卻見荷塘對面,管家風伯面帶驚惶,正往後院疾步而來。歐陽瑞皺眉問道:「風伯,何時如此驚惶?」風伯聞聲轉頭一看,見他站在迴廊之中,叫了聲:「二少爺。」縱身一躍,足尖在塘中荷葉上幾個輕點,躍至歐陽瑞面前,從懷中取出一封鮮紅的帖子,急聲道:「焚琴客煮鶴翁的拜帖到了。」

    歐陽瑞面色一沉道:「人在何處?」

    「方纔以至山門,片刻後便要到大門口了。」風伯飛快說道,「我這便去稟告老爺,請二少爺快去找大少爺。」說完顧不得行禮,便往歐陽念的住處奔去。

    歐陽瑞心中亂成一團,轉身便往歐陽弘的院中奔去。哪知剛剛穿過迴廊,便在轉角處遠遠瞧見到歐陽弘眉頭緊皺,急匆匆地往大門走去。

    「大哥,」他高喝一聲,匆忙追上,正要開口,卻見歐陽弘猛然轉身,盯著他道:「焚琴煮鶴以至,二弟可猜得到他們帶了什麼人一同前來?」

    歐陽瑞目瞪口呆道:「他們帶了誰來?」

    歐陽弘看了他一眼,冷然道:「蓮生,歐陽蓮生。」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