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55章 文 / 黃藍

    西兒眉頭一皺,用了幾分真力往龐戰擊去一掌,龐戰立即回掌與他相交,兩人這時才真刀真槍的對上了一掌。西兒握住長樂的手一緊,胸中氣血有些翻湧,龐戰臉上湧現一抹紅潮,穩住身形,咳了一聲道:「好內功!」餘光瞥見長樂向他一笑,微微詫異之際只見她右手輕若薄羽快若清風掠過竹林般襲向自己,只見那又白又嫩的小手瞬間來到眼前,按向胸口大穴。

    長樂眼中閃過怒氣,臉上卻仍是笑意盈盈。

    龐戰怎會料到她這樣厲害,下手毫不留情,「啊」地一聲向後仰去,卻猛然想起還扶著皇帝蕭崇毅,此時退又退不得,嘿了一聲,左手猛地畫圈,龍捲風一般纏向長樂伸出的手臂,只聽長樂「咯咯」一笑道:「你輸啦。」只見西兒修長有力的手指已經點至他腰間。

    長樂身子一定,輕輕扶了扶枕在她腰腹的少年,見他因她一動,眉頭皺了起來,抬手輕輕撫了撫他那輕揚的栗色雙眉,看了一眼蕭崇毅,心道:「你們眉毛的顏色也不同呢。」

    龐戰被西兒用家傳的大拂穴手點中穴道,登時僵硬地站在原地,眼中卻無惱色,反而嘴角微勾,斜睨二人。長樂見他如此,心中一樂,心道:「我便再氣你一氣。」眼兒一轉,盈盈美目看向蕭崇毅問道:「皇上可還安好?」

    蕭崇毅本有些生氣,但見她嬌憨模樣,瞪了一眼龐戰,似笑非笑道:「龐侍衛可還挺得住?」龐戰乾笑兩聲道:「多謝皇上關心,挺得住倒是挺得住,只是殿外大批禁軍,見臣久不現身,待會兒衝將進來,臣面上可不大好看。」長樂撇撇嘴,心道:「好你個狡猾如狐的龐戰,竟用門外禁軍威脅於我。()」

    蕭崇毅見她撇嘴,心中好笑,咳了一聲,故作威嚴道:「還不解穴?」

    西兒可沒有為難龐戰的打算,抬手便要解穴,卻聽長樂哼了一聲道:「且慢。」手自然便放了下來。

    龐戰斜睨她,眼中卻帶著笑意,問道:「小毛孩兒,你要怎樣?」

    長樂瞪了他一眼,轉向蕭崇毅道:「皇上,長樂要賞。」

    蕭崇毅愣了片刻,打他出生起,還沒人敢這般要賞要得理直氣壯,心中卻又不覺得反感厭惡,「嗯」了一聲道:「你救駕有功,現下解了穴道朕便賞你。」說罷看向西兒,西兒對他微微一笑,卻不動手。蕭崇毅目光掃過二人,心中有了計較。

    龐戰見長樂低頭看了看那假皇帝,抬頭朝西兒一笑,他只覺那笑容清麗無比,心念電閃間張口問道:「你、你、你是個小丫頭?」

    長樂笑瞇瞇地看他目瞪口呆的樣兒,大感解氣,狡黠地眨眼笑道:「意不意外?是不是大吃一驚呀?」龐戰目光炯炯地掠過面前兩個金童玉女般的少年少女,朗聲一笑道:「龐戰只歎造物之神奇,若非親眼所見,怎敢相信竟有如此精彩的一雙人兒。」

    西兒被他磊落之氣感染,雙眸為之一亮,微微一笑,抬手便解了他的穴道。兩人相視一笑,在彼此眼中看到一抹欽贊之色。

    長樂心中也有些激動,龐戰具有一種笑傲乾坤、燦若驕陽的驚人魅力,著實令人願意與之親近。只見龐戰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消除了四肢僵硬之後,將蕭崇毅安置妥當,好奇地打量她,問道:「我倒想知道你這古怪的小丫頭想要皇上賞你什麼。」

    長樂看向蕭崇毅,面有難色。蕭崇毅微微一笑,看著她道:「說吧,朕金口玉言,說了要賞你,便是什麼都捨得的。」莞爾一笑,眼中精光一閃而過,抬頭望向頭頂藍天,補充道:「除了這江山。」

    長樂眼中一亮,直勾勾地看著他,「當真什麼都可以要?」

    蕭崇毅心情大好,曬然一笑道:「便是封你做個郡主娘娘也是成的。」龐戰倒是一驚,心道:「皇上對這小丫頭好得很哪。」

    長樂大喜,滿臉笑意地往懷中少年一指道:「長樂想求皇上將這少年交給長樂處置。」

    蕭崇毅臉色一變,卻在瞬間恢復了臉上的笑意,問道:「這人有什麼好?不如朕封你做個郡主。在帝都賜你郡主府,著人接來你父母,賜你一家永享富貴豈不甚好?」

    長樂搖頭道:「先前為了讓他扮作皇上,看起來像皇上受傷時臉色蒼白,長樂對他施了好些手段,心中對他很是愧疚。」頓了頓道:「我還答應過他一定讓他恢復如初呢,路行歌的徒兒不能說話不算話。」

    蕭崇毅被她一噎,路行歌的徒兒不能說話不算話,堂堂大熙皇帝難道就能?

    龐戰見他面色微沉,心思一轉,笑罵道:「小長樂啊小長樂,你年紀雖小,卻終究是個女孩,怎可求皇上賜個男孩給你?你這丫頭,行事當真有些驚世駭俗了!」蕭崇毅點頭,「哈哈」笑道:「正是。此事於你聲譽大大有害,不可不可。」

    長樂狠狠瞪向龐戰,心中著急,他們說得處處在理,無可辯駁。

    西兒看她一眼,忽然低聲緩緩道:「那就請皇上將他賜給在下吧。」長樂眼中一亮,眉開眼笑道:「不錯不錯,長樂帶他在身邊確實大大不妥,西兒是男子,這可沒什麼要緊了吧。」

    蕭崇毅沉吟片刻,抬頭看了兩人一眼,長樂心中一緊,只見他閉上雙目,嘴角輕輕一勾,用一種平靜無波的口氣說道:「也罷也罷,朕便依了你們。」卻見他雙目驟然睜開,眼中寒光閃爍,盯住假皇帝蒼白無比的臉,一字一句道:「命留得,這張臉——卻留、不、得。」

    縱是長樂膽大如斯,也被他滿臉煞氣駭道,此人一句話便可讓山河變色、乾坤斗轉。她首次感到這個時代與自己曾經活著的年代是那樣不同,皇權便是真理,人命真如草菅。

    西兒冷靜如常,皺眉喃喃道:「也不知這人的本來面目是什麼樣的。」

    蕭崇毅淡淡道:「朕只要毀了這張臉,對他本來是何模樣倒是沒什麼興趣。」說罷打了個手勢,龐戰領命,一臉肅殺地走向那少年。

    長樂見情形不妙,正要說話,只見龐戰身形一頓,殿外傳來一個蒼老渾厚的聲音:「相子寒殿外求見。」

    蕭崇毅一擺手,龐戰退回他的身後,高聲道:「相神醫請進來說話。」

    只見那相神醫神態倨傲,一身淺灰長衫滾了淡淡雲紋,整潔高雅,面容清雋,滿頭銀髮更添他道骨仙風之色。西兒心道:「這人還真像書裡寫的老神仙。」

    只見他對蕭崇毅行了個跪拜禮,不卑不亢道:「聽聞皇上遇險,龐侍衛特請老夫山下待命。老夫已在山下等了三個多時辰……」

    蕭崇毅微微一笑道:「相神醫辛苦了。」

    龐戰似是不知相子寒對他的不滿,忙引了他來到皇帝身邊,說道:「勞煩相神醫為皇上診治診治。」

    相子寒大袖一拂,看也不看龐戰,面色淡然地走向蕭崇毅,也不多禮,說了一聲,「草民要把脈了。」也不等蕭崇毅答話,便捏住他的右手,把起脈來。

    長樂見他眼睛微瞇,神色從容,帶了醫者的傲然,好似眼前坐著的不是當今天子,而是普通病患一般。只見他眼也不睜,放開蕭崇毅右手,淡淡道:「左手。」蕭崇毅也不多話,立即將左手伸出。

    長樂看得嘖嘖稱奇,心想:「這神醫架子好大。」猛覺懷中少年輕輕動了動,低頭只見他眉頭緊皺,面露痛苦之色。四周極靜,這神醫架子忒大,雖未言明,卻無人敢出聲擾他把脈。

    那少年似是極為痛苦,西兒正要再為他輸入真氣療傷,他卻疼得低低呻吟起來。

    相子寒雙目驀地睜開,面露不豫之色。長樂心中叫遭,果然見他轉過頭來,瞟了一眼那少年,眼中露出不耐之色。長樂低頭輕輕拍打少年的背脊,心道:「師傅啊師傅,你到哪裡去了?若你在此,這神醫怎能神氣得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rp很好的某藍又拖了一人加入拼文隊伍,霎時有了巨大的動力~~

    來吧,從明天開始,某藍,武箭,簫樓……各位可以三地串門

    地址如下:

    簫樓《流水迢迢》

    ?novelid=336722

    武箭《三國咒之江湖有賊》

    ?novelid=309575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