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53章 文 / 黃藍

    長樂見他便要起身,喝道:「慢著!」使了個巧勁,只見房門被她扔出的兩樣東西一砸,「砰」的一聲碰到牆上,一彈之後,「啪」的一聲正好關了起來。

    蕭崇毅邊咳邊讚道:「你這手倒漂亮得很!」

    長樂見他越來越虛弱,擔憂道:「皇上可還堅持得住?」蕭崇毅正要回答,哪知岔了一口氣,竟劇烈地咳嗽起來,長樂見他越咳越厲害,臉色已然出現病態嫣紅,急聲問道:「皇上你怎麼了?」

    門外傳來馬蹄聲響,那灰衣男子道:「赤雪青霜已到。」耳中卻聽到房內長樂一疊聲地輕喚:「皇上?皇上?……」他眼中精光一閃,不緊不慢地說道:「赤雪青霜已到,請皇上驗馬。」

    房中有片刻靜默,他凝神靜聽,忽地全身緊繃,看向房門。只見房門猛地大開,長樂與假皇帝並排立在房中央,身後蕭崇毅已昏迷不醒,斜斜躺在軟榻之上。

    灰衣人視線掠過三人,目光在假皇帝身上短暫停留,最後看著長樂沉聲說道:「歐陽姑娘若是放了手上的人,在下可立即放你下山,絕不為難。」

    長樂看了一眼身前少年的側臉,神色肅穆道:「皇上有旨,要長樂在你眼前將此人雙腿打斷,由膝蓋至小腿脛骨,骨骼不可留半分完整。」

    灰衣人臉色一變,只見長樂將匕首穩穩地架在假皇帝脖子上,神色悲憫道:「皇命難違。」她盯著灰衣人道:「閣下武功高強,長樂為保萬全已餵了他一味毒藥,一炷香內若無解藥,假皇帝便成死皇帝。」她也不管這「死皇帝」一說犯了天大的忌諱,右手捏住一粒蠟封的藥丸道:「這便是解藥。我動手之時若受險阻,立即便將它吞下肚中。」說罷便將藥丸含在口中。

    灰衣人雙眼一瞇,大笑一聲道:「算無遺策!好個歐陽長樂!」深深歎息道:「真如妖孽一般!」神色不甘地往後退了一步。

    長樂眼中閃過不忍,緩緩抬起右手,假皇帝向來冷漠平靜的雙眸中閃過一絲駭然神色,殿中諸人呼吸驟緊,假皇帝猛地閉上雙眼,只聽「喀拉」骨裂之聲響起,長樂咬牙模糊道:「對不起。」假皇帝悶哼一聲,長樂扶他緩緩坐到地上。

    灰衣人看她一眼,曬然道:「終究還是小孩子,心腸太軟。」

    長樂將口中藥丸取出,瞥他一眼道:「即便我留了一手,讓他有機會恢復如初,可他會謝我手下留情,謝你為他尋醫問藥麼?」

    灰衣人哼笑一聲,看向軟榻上斜躺的蕭崇毅道:「天下間儘是忘恩負義之人,」掃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假皇帝,淡淡道:「他便是日後殺了我,我也不會感到奇怪。」

    長樂哼了一聲道:「他所受的一切苦難皆由你而來,何來忘恩負義一說?強詞奪理,不可理喻。」

    那人淡淡一笑,長樂竟覺得有些淒苦蒼涼,卻見殿外衝進一人神色慌亂道:「主人,龐戰率領幾千兵將,已將天慕山鐵桶般圍起來了!」

    長樂大喜,西兒果然不辱使命!

    山間傳來震耳欲聾的聲響:「皇上洪福齊天,萬歲萬歲萬萬歲!皇上洪福齊天,萬歲萬歲萬萬歲!」如此反覆不休,震得山間鳥獸四處飛逃,卻不見有人攻打進來。

    灰衣人一腳踢開報信的人,猛地轉身對長樂喝道:「歐陽長樂,你若再不放人,休怪我手下無情!」

    長樂見他神色冷冽如刀,耳邊山下兵將的呼喊一聲大過一聲,「皇上洪福齊天!萬歲萬歲萬萬歲!」心中越來越急,即便是當年蒼茫山中遭遇羅景天與司徒寒江之時,她也從未有過這般焦急無助。真假兩個皇帝雙雙倒下不醒,憑她一人之力,竟是一個也救不了!

    「怕什麼?!你便看他如何手下無情!」

    這慵懶清傲的聲音如煙花一般在長樂耳中炸開,她抬頭一聲驚叫:「師傅!」

    便在此時,灰衣人閃電般暴起,一掌擊向軟榻上的蕭崇毅,只聽「轟」的一聲,軟榻便四分五裂,但見路行歌右手提了蕭崇毅站在窗邊,那灰衣人閃身攻向長樂,長樂哪敢硬拚,避開他的掌風,躺在地上的假皇帝卻被他一把抓起。長樂正想追擊,卻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捲起飛落至牆角蕭崇毅旁邊。

    路行歌清嘯一聲,大袖一揮,如黑色大鳥展翼而飛,灰衣人只覺背後生風,一股強大的內力自背後壓了過來,剎那間肩背之處猶如扛上千金重擔,他帶著假皇帝往旁一閃,眼前一花,只見路行歌翩然落到面前,姿態優雅地轉過身來。

    灰衣人似要後退了一步,卻想到什麼似的,冷哼一聲,站在原處,目光陰冷地盯著路行歌。路行歌斜眼看他,微微一笑,往假皇帝一指,道:「你若再不放人,休怪我手下無情!」原原本本地將他威脅長樂的話給還了回去。

    灰衣人正要答話,卻瞥見路行歌眼中閃過驚訝神色,背後一涼,下意識低頭,只見寒光閃閃、透胸而出的匕首尖上鮮紅的血液「嗒」的一聲滴落在地上,濺開一朵艷麗淒美的紅色血花。他的臉上露出極度震驚、不可思議的表情,猛地明白了什麼,抬手就往推開他向後急退的「假皇帝」拍去。路行歌帶著「假皇帝」往後一退,只見那人猛地看向長樂身邊還未甦醒的「蕭崇毅」,仰天淒然笑道:「好個苦肉計、連環計!」

    長樂扶起身旁的少年,為他解開穴道,見他慢慢睜開眼睛,迷惘之色一閃而過,隨著長樂的視線看向路行歌與灰衣人那處,身軀陡然一震。他瞪大眼睛,怔怔地望著對峙中的三人,眼中不再平靜無波,隨著灰衣人鮮紅的血液滴在地上,他的臉上逐漸顯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絕望悲傷,長樂感到他的身軀微微顫抖,下意識地抓住他放在自己身邊的左手,聲音微帶顫抖地對路行歌叫道:「師傅莫讓那人死去,長樂有話要問。」

    灰衣人早已倒在地上,聽到這句話,轉頭望向長樂,一片死寂的目光中閃過璀璨的亮光,他扯動嘴角,對她身邊的少年抬手道:「你過來,我告訴你你父親身在何處。」

    那少年走到他的身邊,輕輕蹲下,灰衣人視線掠過路行歌、蕭崇毅、長樂,低聲道:「你讓他們走遠點,我只說給你聽。」

    路行歌哼了一聲,人影一閃,只聽殿外「哎喲」、「是誰?」、「啊喲……」慘叫聲、乒乓聲一片。

    蕭崇毅陰沉沉地看著二人,長樂語帶哀求道:「皇上……」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

    「罷了。」蕭崇毅長舒一口氣,看向長樂,「你扶朕到那邊去。」長樂將他安頓好,關切地看向那二人。蕭崇毅看她一眼,輕輕摩挲自己的雙腿,眼中痛意一閃而過,他的眼神漸漸銳利深邃起來,毫無感情的目光從灰衣人的身上,慢慢移至那個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少年的臉上。

    長樂「啊」地一聲輕呼,只見那灰衣人竟一把扣住了那少年的脈門,她倏地站起,那少年猛地回頭看向她,搖頭道:「你別過來。」澈若清泉、寒若薄冰的聲音。

    他附耳到那灰衣人嘴邊,說道:「你說吧。」語氣竟有些悲憫。

    鮮紅的血液從他腳邊慢慢流過,灰衣人雙唇微動,說完之後怔怔地望著他片刻,然後慢慢移開視線,抓住他的手也緩緩放下,低聲吟唱道:「離兮離兮心內傷,魂兮魂兮歸故鄉……」他的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輕,正當音色只剩一線時,竟猛地出手擊向那少年,得手後「哈哈」大笑道:「黃泉路上太過寂寞,你來陪我……」笑聲戛然而止,閉目而逝。

    而那少年「哇」地一聲嘔出血來,眼中霎時霧濛濛一片,倒下之前,依稀看到長樂滿臉焦急地抱住自己。

    長樂正要大聲呼喚路行歌,卻見行宮西北處黑煙升起。蕭崇毅望向那方道:「那邊是馬房,怎會起火?」他看了一眼長樂抱著的少年道:「他怎麼樣了?」

    長樂神色憂慮,搖頭說道:「受傷太重,命懸一線。」輸入他體內的真氣如石沉大海。此時只見白影一閃,蕭崇毅定睛一看,喜道:「雲愛卿!」

    長樂眼中一亮,大叫道:「西兒快過來。」西兒對小皇帝點了點頭,一個轉身,飛快地去到了長樂身邊。蕭崇毅眸中精光一閃,轉頭看向遠方,淡淡一笑。

    長樂急急說道:「你快為他渡點真氣,心脈一斷,他可就死了。」西兒接過那少年,依言施為,內力一探,大吃一驚,對長樂輕聲說道:「這人受傷太重,再不醫治,命不久矣。」

    長樂只聽得山下兵將浩浩蕩蕩地上山之聲,他們一邊上山一邊大聲喊道:「行宮大火,臣前來救駕……皇上洪福齊天,萬歲萬歲萬萬歲……」看向蕭崇毅,只見他望著越升越高的黑煙,面露微笑,心中頓時恍然大悟……

    作者有話要說:更新完畢,轉發一下貓殿下的群公告

    群公告請迅猛發言~~~~~都99人了,偶是不是可以開始t人了?——

    貓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