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52章 文 / 黃藍

    三人正在房中密議,西兒猛地抬頭道:「有人來了。」蕭崇毅與長樂對視一眼,計策雖妙,可惜時不我待!蕭崇毅看向那被點中穴道的少年飛快說道:「你們二人劫持他,可保全身而退。只要這替身不在,他們自然不敢殺朕——」

    西兒做了個噤聲的姿勢,只聽來人離房間還很遠便停下腳步,恭敬稟告道:「皇上,御前行走龐侍衛求見。」蕭崇毅大喜,對兩人低聲說道:「龐戰乃龐將軍之子,從小與朕一起長大,定是起了疑心,前來宮中打探。」

    長樂心想:「此人既能殿前求見,必然留有兵將在外,才能這般有恃無恐。那些亂黨若非有所顧忌,這人恐怕立即就要遭到毒手。」

    蕭崇毅與她一般想法,可是這門外傳話之人他又信不得,只得「嗯」了一聲,再不答話,心裡卻無比焦急,苦於無法與龐戰道盡此間危急凶險。焦慮間,門後傳來一絲壓低後逼進房間的聲音:「打發此人離開。」三人相視一眼,直呼好險,門外之人果然是亂黨一派。蕭崇毅躊躇不定,不知如何回答。長樂只怕來人起疑,正要打個手勢要蕭崇毅快些回答,只聽外面那人低聲威脅道:「公子難道不想知道那人下落了?」

    蕭崇毅心念電閃,瞥了一眼冒牌皇帝,淡淡說道:「宣。」

    長樂心道:「原來這冒牌皇帝身不由己,也是個可憐人。」只見他神色冷漠地看著房中三人,心想:「若是他知道外面有人正在用『那人』威脅他,不知會否再這樣平靜冷漠。」

    外面那人似乎甚感滿意,腳步聲起,宣那龐戰去了。

    蕭崇毅精神大振,問道:「你們二人誰的功夫好些?」西兒上前一步道:「不知皇上有何吩咐?」蕭崇毅道:「等會兒你裝作刺客行刺,無論真假,龐戰定會追擊捉拿你,外面的亂黨不知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刺客,且你正好引開龐戰,他們自然不會立即捕殺你。你將龐戰引至安全之處,將此間情況一一告知,龐戰定會謀而後動,救朕於水火。只是龐戰武藝超群,箭術出眾,你一定要小心。」

    西兒雖不願離開長樂,這條計策卻是他們唯一的活路,他看向長樂道:「路叔叔和雲叔叔應該已在路上,你一定要等我們。」

    長樂點頭道:「你也要小心。」

    蕭崇毅面露微笑,信心大增道:「立即準備,依計行事。」

    龐戰跟著眼前的管事太監行至泰和殿前。那太監低眉順眼,對他躬身示意後,唱諾道:「御前行走龐戰龐侍衛殿外求見。」龐戰暗中掃視四周,只見從殿內出來一個太監,低頭恭敬道:「皇上有請。」龐戰從鼻中哼了一聲,說道:「公公眼生得很。」那太監越加恭敬道:「奴才三歲便入了宮,十歲時調來這行宮中當值,先皇在世時奴才便年年在這行宮中伺候著。龐侍衛在皇宮中行走,自然沒見過奴才。」龐戰眼中精光一閃,笑道:「原來如此。」

    那太監行了個禮,說道:「龐侍衛稍後,奴才這就去為您稟報。」

    龐戰看他一眼,「哈哈」一笑,昂首闊步向前走去。那太監大吃一驚,叱道:「放肆!」龐戰猛地轉頭,目光冷冷地逼視他,一腳踢過去,罵道:「狗奴才,憑你也敢喝斥本官。」那太監氣得臉色通紅,眼中閃過惡毒神色,龐戰冷笑,正欲提腳再踢,只聽得門內傳來皇帝清朗又不失威嚴的聲音:「龐愛卿前來所為何事?」

    龐戰似乎與蕭崇毅關係好得很,爽朗笑道:「皇上離宮已久,微臣心中甚是想念。」長樂心道:「這人膽子可大得很,敢這樣與小皇帝說話。不過這句話妙得很,推心置腹,關切之情溢於言表,任誰聽了也不會生氣。」

    蕭崇毅眼中流露出感動神色,向長樂與西兒使了個眼色,嘴上說道:「朕今日有些疲了,龐愛卿若無要事可明日……」

    龐戰只聽屋內「啊」的一聲驚叫,神色一變,與那太監一前一後撲了進去。只見房中白影一閃,刺客破窗而逃,蕭崇毅見龐戰不欲追擊,轉身就要來保護自己,大叫道:「朕沒事,快追,一定要拿下!」龐戰回頭關切地看了他一眼,飛身而出道:「皇上小心!微臣片刻便回。」

    房中一片狼藉,那太監眼見龐戰緊隨刺客奪窗而出,回頭探究地看向蕭崇毅道:「皇上可還安好?」蕭崇毅淡漠地點點頭,坐在椅上低頭不再說話。那太監站在房間中央,百思不解道:「哪裡來的刺客,竟來得這番湊巧?」蕭崇毅低頭不語,那太監竟走上前來,蕭崇毅一驚,連忙閉目,看似有些疲倦道:「若想知道,等龐戰回來問問便是。」

    那太監也不多話,招手叫來幾人,房間片刻間被打掃得乾乾淨淨。來人一一退下,蕭崇毅長舒一口氣,面露笑容。長樂與假皇帝從密道中出來,對蕭崇毅問道:「皇上,我們可是要進行下一步?」蕭崇毅看了看假皇帝,目光落回自己雙腿,說道:「不錯,動手吧!」

    長樂點了點頭,蹲在假皇帝面前,解開他幾處穴道,柔聲說道:「你現在能聽到我說話了,我說你聽。」那少年抬起頭來,兩人目光相接,他的眼中有長樂的倒影,長樂盯著他靜如煙海的雙目說道:「為了逃出去,我得在你身上做一件讓你極其痛苦的事情,不過,我保證,危險過後一定能讓你恢復如初。」那少年淡淡一笑,神色越加冷漠,長樂輕聲道:「我知道,你假冒皇上是受人脅迫,身不由己。」那少年吃驚地望向她,她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蕭崇毅,輕聲說道:「其實你們一點也不像。」那少年片瞬間怔然,只聽長樂一聲歎息:「對不住啦。」

    時至午時,烈日當空,行宮半是幽靜陰涼,半是在日光下被照得慘白慘白,雲蒸霧繞中竟有些虛幻詭異的感覺。

    房門被輕輕敲擊,蕭崇毅與長樂對視一眼,正要答話,敲擊聲驟停。蕭崇毅凝神靜聽,長樂搖了搖頭,示意來人已經離開,門外無人。蕭崇毅正待輕舒一口氣,門忽地又響了起來,門板輕輕震動,窗外日光慘烈,這詭異的敲門聲駭得長樂差點跳將起來,來人真如鬼魅,無聲無息,與他僅隔一門,竟一點兒也感覺不到他的氣息存在。

    蕭崇毅臉色發白,心道:「來了!」略定心神,有些虛弱道:「何事?」

    敲門聲驟停,門外又是一陣靜寂。長樂暗歎:「此人真是心理戰術的高手,這一靜一動間竟已擾人心神,讓人心生猜疑恐懼。」

    「皇上出門一趟,竟帶了個小朋友回來,妙極妙極。不知皇上可願為在下引薦一番,看是何等人物害得在下這時侯才將皇上找到?」

    蕭崇毅咳了兩聲,說道:「朕的朋友怎比得上這房間中的少年矜貴?」

    「皇上說笑了,真的還在,假的又怎能矜貴得起來?」毫無預警,門「呀」的一聲被推開。來人一身灰色長衫,視線掃視了屋內一圈,房內情形盡收眼底。只見蕭崇毅與假皇帝並排坐在被移至房間中央軟榻上,長樂手持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執於假皇帝頸脖旁邊。他看了一眼長樂,眼中精光一閃,問道:「皇上不會是想挾持此人逼我就範吧?」

    蕭崇毅臉色越加蒼白,冷笑道:「閣下不請自入,朕厭惡已久。」

    那男子看他一眼,懶懶問道:「皇上的雙腿疼得厲害吧?」

    蕭崇毅目光冷冽道:「拜閣下所賜。」

    長樂皺眉道:「皇上疼得厲害麼?」匕首一壓,在假皇帝頸上壓出壓出一道血痕,對那男子喝道:「你快去取些止痛的藥來。」

    那男子目光冷淡地盯著她,眼中似有火焰,似有寒冰,長樂頓時全身泛起一陣涼意,此時蕭崇毅卻忽然間向後一仰,倒了下來,長樂手一抖,緊緊盯著那男子,大喝道:「你若離開椅子半步,我便要這假皇帝血濺當場!」那人輕哼了一聲,慢慢靠回椅背,長樂喝道:「雙手把著扶手不准放開,屁股不准離開椅子,慢慢連人帶椅往後退去,動作要慢,若有半點異動,我便立時動手割斷他的脖子。」

    那男子邊退邊道:「好,好,好個歐陽長樂!」

    長樂心中一顫,心念電閃間似乎明白了什麼,卻又抓不住,低聲喚道:「皇上,皇上?你沒事吧?」蕭崇毅撐著軟榻慢慢直起身體,臉色慘白,毫無血色,盯著退至門邊的灰衣男子道:「長樂做得好!朕早就想趕他一回了。」說完劇烈喘息片刻後說道:「給朕備馬!要赤雪與青霜。」

    作者有話要說:驚堂木一拍!

    諸位看官,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哦吼吼,我贏了,我贏武大妞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