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51章 文 / 黃藍

    長樂惱道:「壓死人了,還不起來?」

    西兒使勁一拉,蕭崇毅疼痛難忍,「嘶嘶嘶」地猛抽冷氣。長樂喘了口氣,靠過去撐住他,沒好氣道:「皇上英明。」

    西兒回頭望了望走過的通道,向蕭崇毅問道:「皇上可有法子封了剛才的那個岔口?」蕭崇毅搖頭道:「朕只知地道入口與出口。若是帶了機關圖在身邊,便朕一人也可殺盡追擊而來的亂黨。」西兒點頭道:「既是如此,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速速離開才是。」

    蕭崇毅咬牙道:「你們走快些,朕跟得上。」

    長樂歪頭看了他一眼,心道:「這小皇帝心志堅定、能忍常人所不能,倒還不錯。」

    蕭崇毅見她打量自己,問道:「你是誰家女娃?此番你與雲愛卿救駕有功,朕出去之後定要重重賞你們。」

    長樂心思一轉,古人敬畏皇權,這小皇帝不正好是歐陽雲與蓮生的救星嗎?輕聲歎道:「長樂的身世不說也罷,免得有辱聖聽。」說罷低頭默默往前走去。

    蕭崇毅一愣,卻見她神色黯淡,原本一雙黑亮有神的杏眼中霧濛濛一片,整個人看起來倔強無比,卻又可憐兮兮,不由得皺眉思索片刻道:「也罷,一切等安全了再說。無論有何難處,朕當為你做主。」

    蕭崇毅腿上有傷,三人在密道行得極慢。西兒猛地一停,沉聲說道:「有人追來了。」長樂凝神傾聽,卻未聽到聲響,蕭崇毅見她面露疑色望向西兒,便低聲問道:「雲愛卿沒有聽錯?這密道乃天下第一巧匠所造,若無破解機關的地圖,即使能找到入口,一時半會兒也進不來。」猛地一頓,推開兩人,沉聲喝問道:「你們又是如何進來的?」

    長樂一把拉住他,飛快說道:「皇上只知西兒是雲山竹海的傳人,又可知長樂師從何人?」蕭崇毅甩開她的動作一頓,目光凌厲地掃向她。長樂打了個激靈,心道:「人說天威難測,這小皇帝年紀不大,氣勢卻忒地嚇人。」一邊側耳傾聽密道中的動靜,一邊說道:「我的師傅是路行歌,這密道再怎麼厲害,在我師傅眼裡,也不過是需要多花點時間完成的遊戲罷了。」

    蕭崇毅目光灼灼地看著她道:「想不到你竟是路先生的徒弟。」目光轉向西兒道:「朕雖沒有見著路先生與雲姑娘的比試,卻結識了他們的弟子,很好,很好——」

    長樂打斷道:「快走,真的有追兵。」

    蕭崇毅這時完全信了他們,將兩人一拉道:「跟我來。」往密道牆上一按,只聽「喀拉」一聲,半面牆體變成了一道活動門,長樂與西兒對視一眼,飛快攙著蕭崇毅閃身而入。牆壁無聲無息地關上,密道中的極地玄珠靜靜地散發出幽幽冷光。

    蕭崇毅一入密道立即停了下來。這條地道與剛才的主道不同,沒有極地玄珠,裡面黑漆漆一片。長樂拉了拉他的衣袖低聲問道:「皇上,這條密道通往何處?」蕭崇毅沉默片刻,音色毫無起伏地答道:「朕也不知。」長樂一聽,差點氣得跳起來,深吸了幾口氣,對西兒道:「你好好照顧皇上,我去前面探一探。」

    蕭崇毅猛地拉住她道:「呆在這裡等追兵過去便是。密道裡有機關,你別亂闖。」

    長樂低聲問道:「皇上剛才說這密道乃天下第一巧匠所造,若無破解機關的地圖,即使能找到入口,一時半會兒也進不來,對不對?」

    「正是。」

    「皇上逃入這密道有多久了?」

    蕭崇毅心中一凜:「半個時辰左右。」

    「如此厲害的機關,來人只用了半個時辰就破解了。待會兒要是追過去尋不到我們,定然會發覺我們還未出密道。他若是派人守住密道的出口,再想想為何皇上會在這密道中憑空消失,定會很快猜想牆壁後面,或是地下還有密道。到時只需派人敲擊牆壁和地上,哪處聲音有異,立即就能發現新的密道,那時我們再逃可就來不及了。」

    此話一出,蕭崇毅的臉色片刻間變得非常難看,密道中漆黑一片,長樂卻覺得自己似乎看到他眼中寒光一閃,耳邊只聽得他低聲緩緩說道:「既然如此,你也不用探了,往後便是死路,我們只能往前走,也許還能尋得一線生機。」

    西兒望向一片黑暗的前方,又在黑暗中轉頭看向長樂的方向,長樂似有感應,左手越過蕭崇毅的身體摸到他的手臂,輕輕一握。西兒立即反握。兩人身形一動,夾在中間的蕭崇毅微微一愣,往前一步,兩人的手臂被他一碰,只得鬆開。

    蕭崇毅左右看了兩人一眼,說道:「走吧。」

    長樂與西兒將他架好,三人似有默契,誰也不說話,靜悄悄地向前走去。

    走著走著,長樂覺得氣悶得很,自言自語道:「這地道也不知通往何處,這曲曲折折的……」

    西兒停下,摸了摸牆壁道:「這麼走下去也不是辦法,若是有點兒光亮就好了,我們也可看看四周可有暗門。」

    蕭崇毅也遺憾道:「可惜朕沒帶上極地玄珠。」

    長樂一聲輕呼,地道中忽地亮了起來,西兒與蕭崇毅側頭一看,只見她眉開眼笑地拿著一顆珠子道:「剛才順手拿了一顆包在衣襟裡,現在好了,咱們快來看看有沒有暗門。」

    蕭崇毅面色微沉,長樂笑嘻嘻道:「皇上息怒,這珠子我出去就還您還不成嗎?」

    蕭崇毅看了她一眼道:「既然拿了,就留下吧。」

    西兒笑道:「長樂這下可得了個寶貝。」

    長樂點頭感慨道:「也得看看有沒有命來守著它。」

    西兒一笑,接過珠子四處查看,長樂將蕭崇毅輕輕扶去靠著牆壁,走上前去與他一起搜尋。兩人找了一會兒,轉身回來扶起蕭崇毅道:「我們再往前走走。」

    藥效已過,蕭崇毅的雙腿越走越痛,冷汗從額間流下,長樂與西兒邊走邊摸索查看,一時竟沒發現他越來越蒼白的臉色。

    長樂一聲低呼道:「快看。」身子往旁一側。蕭崇毅重心一個不穩,猛地倒了下去。西兒正要上前查看,被蕭崇毅一帶,差點摔倒。長樂飛快搶上,將他自地上扶起,一個勁兒道:「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

    蕭崇毅抬頭看她一眼,長樂見他臉色蒼白,冷汗直流,連忙問道:「疼得厲害麼?」從懷裡拿出一瓶丹藥道:「昨晚我被人打了一掌,胸口奇痛無比,娘給了我這瓶止痛藥,藥效絕佳,你快服下一粒,待會兒就不疼啦。」

    蕭崇毅看了看眼前那張關切的小臉,張嘴服下一粒,問道:「居然連朕也甩開了,你發現什麼了?」

    長樂滿臉笑意道:「皇上,我發現暗門了!」西兒皺眉道:「打不開。」

    蕭崇毅左手撐著牆壁,說道:「扶朕起來。」兩人連忙將他扶起。

    蕭崇毅摸索了一下牆壁道:「你們退後。」西兒將極地玄珠遞給他,與長樂一起往後退去。

    蕭崇毅轉頭看了看,見兩人退到牆邊,看不到自己手上動作,這才伸出右手在牆上動了起來。長樂二人只聽「喀拉」一聲輕響,霎時間一道強光直射而來。耳邊卻聽得門後一人輕喝:「誰?」三人嚇得魂飛魄散,西兒想也沒想,猛地躍入,瞬間制住了發出聲音的那人。長樂心跳如鼓,與蕭崇毅交握的雙手竟全是冷汗。蕭崇毅臉色蒼白,回過神來,看了一眼門後情形,嘴角勾出冷酷的弧度,沉聲道:「扶朕進去。」

    長樂與西兒目瞪口呆地來回審視面前二人,兩個一模一樣的小皇帝赫然就在眼前!

    蕭崇毅目光沉沉地打量著面前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長樂見他眼中凶芒閃過,低頭思索片刻,便起身四處查看。蕭崇毅見她四處亂轉,也不阻止,對眼前的少年道:「抬起頭來。」西兒看了兩人一眼,皺眉解開那人上半身的穴道,只見那少年緩緩抬起頭來。

    蕭崇毅低聲笑道:「果然很像。」頓了一下道:「可惜現在有一處極大的破綻。」長樂見那少年只是目光冷漠地看著蕭崇毅,竟無半點謙恭敬畏抑或驚訝的神色,那冷漠高貴的氣度幾乎要把真正的蕭崇毅給比了下去。心中不由得對他升起幾分好感。

    蕭崇毅轉頭對西兒淡淡吩咐道:「勞煩雲愛卿將他的雙腿打斷,由膝蓋至小腿脛骨,骨骼不可留半分完整。」

    西兒大吃一驚,退後一步搖頭道:「請皇上三思。」

    蕭崇毅怒道:「好你個雲西辭,此人斷腿與否關係到朕與你二人能否逃出行宮。你在此作婦人之仁如何能護朕出去?」

    西兒心道:「我不是你大熙子民,自然不用聽命於你。此人毫無武功,我若打斷他的腿骨,豈非恃強凌弱?!雲山竹海的傳人怎能做你的爪牙,幫你行此惡行?」

    蕭崇毅見他皺眉不語,心想自己這皇帝做得好生氣悶,正要發作,只見長樂走了過來,點了那人穴道,問道:「皇上想扮成他光明正大地走出去?」

    蕭崇毅皺眉道:「他能聽到我們說話?」長樂搖頭道:「點穴後自然不能。」蕭崇毅點點頭,對西兒笑道:「雲公子,你們與朕的性命現在已是休戚相關,此番正是同舟共濟之時。」長樂對他眨眼道:「我們就聽聽皇上的妙計吧。」西兒對蕭崇毅作了一揖道:「西辭洗耳恭聽。」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我很勤勞。還有比我更勤勞的武大妞~~大家有空去看看她的《三國咒之江湖有賊》吧,好文兒,我喜歡~

    大妞,今晚再戰!我非贏你一次不可!!

    困了,親們自己去搜一下,下次我再給鏈接,睡去了……啊啊啊,床啊,我來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