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50章 文 / 黃藍

    ……蕭崇毅嘴角抿起,仍不睜眼,頭側了側,藏在袖中的右手慢慢握緊。()

    來人的聲音越發地飄忽起來:「皇上怕是也猜到了吧,現在也沒什麼好顧忌的了。」好似無所謂地輕笑了一下,來人有些心不在焉地說道:「既然人可以造一個假的,玉璽——自然也可以。」

    蕭崇毅右手的指甲驀地刺進了手心,不緊不慢地發出清清冷冷地聲音:「連朕的腿也敢打斷,朕實在想不出你還有什麼不敢幹的。」

    來人沉默片刻,淡淡道:「這也沒什麼,折在你蕭家手上的腿比起你這兩條可多得多了。只准你蕭家的人打斷別人的雙腿,卻不准別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天下哪有這般道理?」

    蕭崇毅冷笑一聲,閉目不答。

    密室中又是一陣沉默,蕭崇毅知他功力高深,無聲無息,便如老僧入定一般,不言不語,靜坐不動。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密室內仍是靜寂無聲。蕭崇毅凝神靜待片刻,深吸一口氣,慢慢睜開了雙眼。

    密室中只剩下他一人。

    蕭崇毅雙目微睜,坐在原地凝神靜默了片刻,直到確定暫時不會有人進來,兩手按住身後地面,拖著身體往密室西角挪了過去。被打斷的雙腿在拖移中扯動了筋骨,痛得他冷汗直流。蕭崇毅咬緊牙關,眼中露出堅毅的神情,一點一點往牆角移去。

    猛地靠在牆邊,雙腿已經痛得麻木,蕭崇毅深深地吸氣呼氣,只見昏暗的光線下一條長長的拖曳痕跡張牙舞爪地留在地面上。蕭崇毅低低地笑起來,冷冷地看著那條拖曳的痕跡,目光慢慢收回,怔怔看向自己的雙腿,左手緩緩放在斷腿之上,似在輕輕摩挲,雙目中是徹骨的恨意與殺意,他在心中默默發願:「求蕭氏列祖列宗保佑不肖子孫蕭崇毅度過此劫,保佑我大熙江山不落入亂臣賊子之手。」

    只聽「喀拉」一聲,蕭崇毅往後一倒,閉緊雙目,掉入暗道之中。

    長樂與西兒小心翼翼地潛行在昏暗的密道之中。長樂看了一眼左右牆壁上鑲嵌的夜明珠,小聲抱怨道:「雖說是皇家行宮,卻也忒地小氣,珠子那麼小,照得此處昏昏暗暗,也不怕龍子龍孫們看不清路摔了跤去。」

    西兒瞟了一眼那些夜明珠道:「那些是極地玄珠,珠身萬年不朽,光芒千年不滅,極是珍貴,我們島上只收藏了四顆而已。這皇家倒也不小氣。」笑著拉著她的右手道:「若怕摔跤,我拉著你便是。」

    長樂任他拉著,好奇道:「這珠子竟然如此珍貴神奇?」抬手取了一顆下來,湊到眼前仔細打量,「我若救了那小皇帝,定要求他把這些珠子全送給我當做謝禮。」

    西兒一笑,兩人逐漸適應密道中的光線,越走越快。

    前方一個分叉,西兒停下,轉頭看她,長樂皺眉道:「師父給我的地圖上可沒標這分叉呀。」正待左右打探,西兒一把將她拉到暗處,作了個噤聲的手勢,指了指左邊的通道。

    長樂凝神傾聽,一陣「唆唆」的磨擦聲在這靜謐的暗道中若有似無,她再聽了片刻,發現那聲音越來越響,似有什麼東西朝著兩人站的地方及其緩慢地拖行而來。

    兩人驚疑不定。長樂看看四周,道壁光滑,上上下下,無處可藏,拉了西兒閃進了分叉口右邊的通道之中。兩人靜靜聆聽,那「唆唆」之聲由遠及近,西兒不著痕跡地將長樂帶到身後,兩人足不點地地往後又退了幾步,隱身在右邊暗道之中。

    光線昏暗,隨著「唆唆」聲響,只見一個青衣布衫的少年匍匐爬行在密道之中。長樂在西兒手心中輕輕劃道:「此人不會武功。」西兒點了點頭,兩人凝神再聽了片刻,確定密道之中再無他人,攜手而出。

    蕭崇毅猛然發覺背後有人,大驚之下,萬念俱灰,心想原來那人無聲無息跟著自己,眼見自己快要逃出,這才現身,好來羞辱自己。

    他左手撐起上身,右手整了整額前亂髮,極其肅穆地將胸前衣襟撫平,彈掉衣上沾的灰塵,放平呼吸,待臉上表情恢復淡定安然,慢慢轉過身來。

    「啊——」,蕭崇毅見眼前竟是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吃了一驚,左手一滑,身體往後倒去。西兒一帶,將他後背撐起,蕭崇毅這才重新坐好。

    長樂打量眼前少年,十四五歲,面目英俊,眼神清冽,氣韻非同常人,雖然此時如此狼狽,卻無丁點無助慌亂的神色,顯然不是個簡單的公子哥兒。

    蕭崇毅見她目光轉向自己雙腿,心中不悅,問道:「你是何人?」

    長樂不答,雙手向他膝蓋摸去。

    蕭崇毅大吃一驚,呵斥道:「放肆!」身體拚命往後縮去,卻被西兒死死按住。

    長樂輕輕按他的膝蓋,聽他疼得「嘶嘶」吸氣,卻忍住不叫出來,心下佩服他的堅韌,起身說道:「你倒硬氣得很,膝蓋碎了還能爬那麼遠,這痛楚可非常人能受。」

    蕭崇毅這才隱隱覺得這少年非同一般,想到身後另一個少年剛才的身法,越發覺得這兩個少年蹊蹺得很。「刷」的一聲,腿上一涼,褲管竟被身前少年用一把小匕首割裂開來。蕭崇毅怒道:「你要幹什麼?」

    長樂有些委屈道:「不割開你的褲子,我怎麼給你治傷啊?」

    西兒從背後見到蕭崇毅耳根都紅起來了,咳了一聲道:「長樂不得無禮。」然後對蕭崇毅有禮道:「小弟長樂雖然調皮,醫術卻是不錯的,公子雙腿傷得有些嚴重,不妨讓長樂先行包紮固定。若是耽擱了救治的良機,以後不能行走,可就悔之晚矣了。」

    蕭崇毅聽他說話舒緩清雅,年紀雖小,言語中卻自有一股淡定真誠,腿上傷處被敷上藥膏後清涼無比,疼痛驟減,不由得對西兒多了幾分親近之意,點頭道:「是煥之多疑了,多謝公子。」

    長樂抬頭撇嘴道:「你怎地只謝西兒公子,卻不謝我這為你敷藥治傷的長樂公子。」

    蕭崇毅一笑,道:「煥之謝過長樂公子療傷之恩。」

    長樂璀然一笑。蕭崇毅心中一動,問道:「兩位公子可知這是何處?」

    長樂眼兒一轉道:「我與大哥在山中玩耍,也不知怎地就掉進了一個山洞裡,行行走走便發現這地道,卻不知它通向何方。我們兩人在這地道中胡亂走動,一不小心就遇到公子你了。」她指了指分叉口左邊的通道,「我見公子從那邊出來,想來定是知道這地道通往何處吧?」

    蕭崇毅搖頭道:「煥之在這山中遊玩,一不小心就掉到了這地道中來,卻不若兩位公子有武功護身,不幸摔斷了雙腿。煥之只盼早些找到親人,好備上黃金百兩以報答兩位的救命之恩。」

    西兒站起身來,走到長樂身邊,對蕭崇毅說道:「公子客氣了,我與小弟只是略施援手罷了,謝禮云云請公子休要再提,我們定然不會要的。」

    長樂看了蕭崇毅一眼,見他利誘不成,形容有些慘淡,心中雖然有不忍,卻又氣他疑心太重,心道這古代的帝王真是難測得很,也不知救他是好是壞,抬手道:「我與哥哥要去前面查探一下,公子保重。」說罷兩人攜手轉身便走。

    蕭崇毅急道:「兩位且慢。」

    長樂停下,側頭看他。蕭崇毅定了定神,說道:「前路不通,兩位何不與我一道另尋出路?」

    長樂笑道:「公子不是莫名其妙就摔下來了嗎?拖著摔斷的雙腿竟還能來回探路,像公子這般忍得的人物,長樂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今日算開了眼界。」

    蕭崇毅被她一噎,心知自己露餡兒,低頭沉思片刻,抬頭目光炯炯地逼視二人,沉聲道:「朕乃大熙王朝磬德皇帝蕭崇毅,你二人還不速速上前叩拜。」

    長樂對西兒笑道:「這便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皇上終於讓咱們給找著啦!」

    蕭崇毅大喜道:「你們是來救朕的?」

    西兒上前一步,行了個抱拳禮道:「雲山竹海雲西辭拜見皇上。」蕭崇毅見他不行跪拜之禮,本有些不高興,聽他提到「雲山竹海」,眼中一亮道:「雲煙是你何人?」西兒恭敬道:「她是在下的姑姑。」

    長樂倒是對他行了個跪拜禮,說道:「此地不宜久留,皇上快快隨我們出去吧。」

    蕭崇毅點頭道:「擺駕。」

    長樂腳上一滑,西兒差點笑了出來,他們一左一右扶著蕭崇毅,西兒見他側頭看向自己,連忙說道:「皇上吉人自有天相,定能化難呈祥。」長樂又是一滑,這次卻真是因為光線太過昏暗,肩上的蕭崇毅又太重,被壓得失去平衡,雙腳沒有站穩的緣故。

    蕭崇毅被她拉得身體一偏,膝蓋奇痛,一個不穩,上半身偏倒在了她的身上。兩人身量相差太多,長樂頭頂只到蕭崇毅肩膀,蕭崇毅被她扶著走得也極不舒服。此時頑劣心起,不管西兒使力拉他,硬生生地自長樂頭頂壓了下去。

    長樂「哎喲」一聲,只覺蕭崇毅一座山似的壓了下來,正想使武功推開他,卻想到他腿上有傷,只得用盡全身力氣支撐著他的身體。哪知蕭崇毅越倒越凶,長樂只有六歲的身量,直被他壓得氣也喘不過來,低聲叫到:「西兒快幫我。」又補了一句,「小心別傷著他。」蕭崇毅心中一動,胸中升起一絲暖意,慢慢使力從她身上直起身來。密道中光線昏暗,三個人的面目都被照得有些朦朧,蕭崇毅此時猛然發現面前這小小少年竟生得清秀無比,粉妝玉砌的瓷人一般。右臉自她右肩抬起,不經意間看到那白玉一般的耳朵上一個小小的耳洞,脫口問道:「你是女子?」

    作者有話要說:xdd71同學的「亂猜」居然一不小心變成了青竹的第一篇長評0-0

    長評……這就是傳說中的長評……不得不說,某藍點開頁面的時候確實被小小滴shock到了∼

    謝謝一直以來追文的朋友們~你們對青竹的堅持是我寫下去的最大動力!

    我會努力更新的,感恩大家!!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