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48章 文 / 黃藍

    扶搖只覺一雙溫熱的手輕輕扶住了自己的肩膀,若是此時發力,一定會被來人發現,便「嚶嚀」一聲,慢慢睜開雙眼,目光盈盈,神色迷茫。西兒見她醒來,綻開笑容,輕聲問道:「小姑娘,你還好吧?」蓮生眼見西兒又要上當,心中驚怒交集。

    扶搖雙目微合,低頭不語,身體慢慢靠向西兒。西兒當她還未清醒,身體虛弱,卻也不願讓她倒向自己懷中,將她扶正,搖了搖她,說道:「小姑娘,你且坐到一旁去,讓我看看雲姑姑。」

    扶搖接近不了他的身體,無法偷襲,心中懊惱,要是他看到蓮生眉目表情,定會對自己起疑。心中暗自後悔,剛才應該殺了蓮生才是。

    西兒俯下身去,正要把蓮生翻過身來,忽覺右腰被人點中,身體就這麼軟了下去。

    扶搖慢慢站起身來,走到西兒面前,仔細打量他,面露欽羨神色,嘖嘖讚道:「小哥哥生得好漂亮。」她見西兒怒瞪著自己,更是高興,眼睛亮閃閃地問道:「你看我生得美不美?」這句話太不矜持,西兒皺眉不願理她,偏頭看向蓮生,見她一臉焦急地看著自己,只得苦笑搖頭。

    扶搖氣得小臉通紅道:「我哪裡不美了?。」

    西兒轉頭看她,冷哼了一聲,他被點中穴道,言語不能,又擔心雲煙和蓮生安危,哪有心思關心扶搖美不美。

    扶搖細細打量他片刻,走到他面前,將他扶起,笑著道:「你皺眉的樣子也好看。剛才為什麼把我推開?」她也不管西兒不能說話,只自顧自地說道:「啊,我知道了,這就是師傅說的『男女授受不親』。原來你還是個守禮的君子呢。」西兒臉色微紅,心道:「這女孩好不知羞。」卻見她對自己俏皮一笑,轉頭看向蓮生,在她身上點了幾下,撅嘴問道:「你還沒回答我你叫什麼名字?」

    蓮生被解了啞穴,瞪著她說道:「你解開我的穴道我就告訴你。」

    扶搖伸出兩隻青蔥般的手指,手臂上下輕搖,笑瞇瞇問道:「你還要我給你解穴,不怕疼麼?」感到西兒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她轉頭問道:「你也想要我給你解穴嗎?」西兒一愣,穴道一解還怕制不住她?正要點頭,蓮生急忙打斷道:「你莫要欺騙西兒,我告訴你我的名字便是。()」扶搖卻突然點了她的啞穴,哼了一聲道:「我卻不要你告訴我了。」倏地解開西兒的啞穴問道:「你告訴我,她叫什麼名字。」

    西兒看了看蓮生,搖頭道:「我只知她是雲夫人,卻不知道她的名字是什麼。」

    扶搖轉到蓮生面前,細細打量她的眉目。蓮生見她眼中異光連閃,轉瞬間似有凶光劃過,只覺心驚肉跳。這女童詭計多端,心思難測,喜怒無常,可怕之處比起那些殺人如麻的江湖草莽毫不遜色。

    西兒見她輕輕抬起右手就要往蓮生天靈蓋拍去,急中生智,大聲問道:「小姑娘,你還沒有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扶搖眼中一亮,轉過身來,笑意盈盈:「你記住啦,我叫扶搖,魏扶搖。你呢?我聽她叫你西兒。」

    西兒點頭軟語道:「我叫雲西辭。扶搖,她們一位是我的嫡親姑姑,一位是我的伯母,你不要傷害她們好不好?」

    扶搖指了指蓮生,皺眉道:「她是你的伯母?」

    西兒一臉嚴肅道:「她的丈夫是我爹爹的親兄弟,我自然應該叫她伯母。」

    扶搖點頭道:「你們都姓雲……」她又低頭想了想,猛地抬頭怒道:「你騙我!若她是你的伯母,你又怎會不知她的名字?!」

    西兒哪裡想得到她如此聰明,片刻便識破自己的謊言,雙唇微張,卻說不出辯駁的話語。扶搖美目狠狠刮他一眼,似在說:「等一下再跟你算賬!」轉身提手擊向蓮生。

    西兒大叫:「住手!」猛地從地上彈跳起來,只聽得身後一個輕傲低沉的男聲道:「怎麼不打下去?!」卻見扶搖滿臉驚懼地看向自己身後。

    西兒驚喜無比,大叫一聲:「路叔叔!」這天大的救星終於來了!

    扶搖退後幾步,之前的張揚得意勁兒全沒了,緊盯著路行歌,恭恭敬敬道:「梅木夫人座下弟子魏扶搖拜見路師兄。」

    路行歌右手攜了長樂,看也不看她一眼,走到雲煙身邊,查看片刻,抬頭目光冷冷道:「解藥拿來。」

    扶搖竟然「咯咯」一笑道:「路師兄難道這點小毒都解不了?」

    路行歌嘴角微勾,譏諷道:「不知好歹。」從懷中拿出一隻雅致的青花瓷瓶,倒出兩粒藥丸,輕輕餵入雲煙口中。

    周圍各人自他打開瓷瓶,便聞到一股清冽無比香氣。扶搖一聞,轉身便欲逃走,路行歌竟然輕輕巧巧就解了梅木夫人的毒藥,自己沒有可要挾的把柄,十個魏扶搖也不是半個路行歌的對手。

    路行歌右手揮動,扶搖「哎喲」一聲跌倒在地,動彈不得。他這才放開長樂,隔空解了蓮生穴道,抱起雲煙,對她微微點頭道:「阿臨此毒並非難解,只是服過解藥後需用內力將毒素驅出體外。」他溫柔地望著雲煙,說道:「她中毒已深,昏迷不醒……路某得助她療傷。」蓮生點頭道:「路先生請放心救治雲姑娘。不用為我們幾人掛心。」

    路行歌微笑點頭,轉頭看向長樂道:「你不願我廢去靈靈武功,也不要我將她『請』出溫泉好讓你進去浸泡治療。如今我帶你上了天慕山,山中溫泉所在你也知曉,這就去吧。」

    長樂想他向來隨心所欲,卻對自己這徒弟十分遷就,心中感激,對他恭恭敬敬行了個禮:「多謝師父。」

    蓮生見到長樂,滿腹擔心終於放下,待路行歌離開,笑著便要問她如何處理魏扶搖。

    長樂走到扶搖面前,凝神打量她,見她目光爍爍地盯著自己,轉頭對西兒問道:「你的武功那麼好,怎麼會被她制住?」

    西兒見扶搖眼中閃過懊惱驚懼的神色,歎了口氣,搖頭道:「魏姑娘機敏無比,智計百出,西辭甘拜下風。」長樂眨眼笑道:「有雲姑姑這樣的高手被這小姑娘拿住在先,西兒被她詭計騙倒,也算不得什麼丟臉的事情。」

    蓮生卻道:「長樂,這小小女童想要抓走雲煙,怕是有陰謀。」

    長樂點頭看向扶搖,與她靜靜對視。扶搖雙眸又黑又亮,眼中五分好奇,三分狡黠,兩分擔憂害怕全被長樂收入眼底。長樂心想,雲煙這樣的老江湖竟能被這小小女童抓住,她當真狡猾得很!可這世道又不像原來的世界,難道還能將她送到「少管所」不成?

    長樂初入江湖,前世的經驗一點兒也用不上,怎麼處置扶搖,還真將她難住了。

    西兒和蓮生見她沉吟不語,對視一眼,都想難道扶搖真是來頭太大,長樂不敢處置她?扶搖卻心驚肉跳,備受煎熬。兩人同屬一門,抓住敵人後使用的那些折磨人的手段自然同出一門,她對蓮生施的那些手段若是長樂報復在她身上……她越想越怕,見長樂目光微沉地看著自己,腦中飛快轉動,忽然問道:「清風院內昏迷不醒的男子你們可知道他是誰?」

    長樂眼中一亮,笑道:「看來扶搖知道了?」

    扶搖勾起嘴角道:「自然知道。不過……」

    長樂面帶微笑,不緊不慢地打斷道:「不過扶搖仍得先說說為何要抓雲煙姑娘。」

    扶搖滿眼狡黠,撅嘴道:「雲煙是師傅要我抓的,抓來要殺還是要折磨,扶搖怎麼知道。長樂若硬要問出個原由,扶搖只能帶你去師傅那裡,讓你當面問她了。」

    長樂心想,連我師父路行歌也千叮萬囑要我別惹你師傅,我跟你去找她還有命回來麼?口中卻道:「這事不忙。那你說說看那昏迷的男子是什麼來歷?」

    扶搖不著痕跡地掃了四週一眼,撇嘴笑道:「我若說了長樂便放了我?」

    長樂眼兒一轉道:「這是自然,你說了我便立刻放了你。」心中加了一句:「然後再抓住你便是!」

    扶搖見她笑得胸有成竹,心中思量一番,說道:「你附耳過來,我說給你聽。」長樂低頭在原地頓了頓,擎著微笑走了過去。西兒飛快搶上,抓過她的右手,一把將她拉到背後,對魏扶搖道:「扶搖說給我聽便是,長樂傷勢未癒,該好好休息才是。」說罷轉頭看向長樂。

    扶搖坐在地上,美目瞟過兩人,哼了一聲道:「你倒對她好得很,生怕我害她。」

    長樂有片刻詫異,回過神來,感激他的回護之意,笑嘻嘻地拉住西兒衣袖,在他身後探出半邊身子,清清脆脆地說道:「天都快亮啦,扶搖若不想講,我便帶你去我師父那裡吧,他自然有得是辦法問出那男子的來歷。」

    扶搖心中大恨,臉上卻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說道:「那男子只是個奴才,他的主人卻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不過,也蠢得可以,為了看路師兄跟雲煙的比武,千里迢迢趕到天慕山,卻不知早就有人設好圈套等著他。」她眼中露出些微贊色道:「那男子悍勇得很,眼見形勢不如人,便殺出重圍逃到外面求救去了。」接著「咯咯」一笑道:「不想他沒死,還遇到了雲煙,嘿,可這天大的救星卻被我魏扶搖抓住……」她一邊說,一邊不停地觀察眉頭微皺,靜靜思索的長樂,過了一會兒,忽然笑著望向西兒,輕聲問道:「你想不想知道他的主人是誰?」

    西兒見她眼中星芒閃動,雙眸美得猶如寒星點綴的天幕,不由得點頭,緩緩向前走了一步。扶搖盯著他的眼睛,面露微笑,輕聲細語道:「你再過來些呀。」西兒如聞綸音,朝著她慢慢走去。他身後的蓮生竟也怔怔地望著扶搖,抬腳向她走去。

    西兒身形一動,長樂被他帶動,回過神來,卻聽得扶搖輕聲喚她:「長樂過來,我告訴你那男子是誰。」長樂心中一顫,竟覺得這聲音說不出的輕柔好聽,心中卻覺得大大不妥,下意識轉頭望向扶搖,見她笑意盈盈地望著自己,在她目光安撫之下,覺得全身毛孔舒服得快要呻吟出來,目光再也不想移開。

    扶搖笑容更勝,心中好不得意,眼見時機成熟,嘴角勾起,對走到面前的西兒慢慢說道:「解、穴。」

    作者有話要說:困難是有滴,狡猾的對手是存在滴,前途是光明滴,道路是崎嶇滴……

    不然兩隻小東西長大後會多寂寞呀……嘿嘿嘿嘿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