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47章 文 / 黃藍

    原來布團上的暗紅色竟是斑斑血跡,上面赫然寫到:「雲蓮事已敗露,焚琴煮鶴不日將至。」

    歐陽念面若死灰,沉聲問道:「封十五怎樣了?」歐陽弘神色冷酷道:「十五被人劫殺於山莊西南兩里外的樹林之中。靈靈從清風院出來,四處遊蕩,誤打誤撞去了樹林,正巧遇到兇手行兇。幸好我追了出去,否則十五帶回的消息和靈靈的性命都會不保。」歐陽念吃了一驚,忙問道:「靈靈可有大礙?」歐陽弘雙眼一瞇道:「被兇手打了一掌,索性傷得不重。這人膽敢在歐陽山莊附近行兇,殺死十五,打傷靈靈,若被我抓住,定要將他千刀萬剮。」

    歐陽念在屋內來回走動,焦慮道:「現今最要緊的卻是歐陽雲與蓮生之事。到底是誰走漏了消息?難道是羅景天出爾反爾?得知消息的不是旁人,竟是那唯恐天下不亂的焚琴客與煮鶴翁。」歐陽弘雙眼一瞇:「焚琴煮鶴,他們的名字倒是貼切得很,專幹些煞風景的事情。」

    歐陽念道:「十年前,雷波城龐將軍大壽。焚琴客煮鶴翁不請自來,在前來賀壽的文武百官、江湖豪傑、文人雅士的面前,將龐將軍表妹虹媛小姐當年被擄,受敵軍姦污之事公告天下。虹媛小姐悲憤之下,當場撞柱而亡。五年前,雀兒山流水小劍阮歆遠嫁飛駿牧場,焚琴煮鶴二人竟在這當頭,將阮歆已非完璧之事在江湖上散播得人人皆知。」

    歐陽弘搖頭笑道:「旁人只想阮歆正在出嫁路上,聽得這一消息,說不定會像虹媛小姐一樣羞憤自盡!哪知阮歆立即命送親隊伍停在塞川草原入口處的玉盤鎮上,揚言韓千家若不親自迎娶,她決不入塞川草原半步。韓堡主連夜趕往玉盤鎮,阮歆閉門不見。韓堡主無奈之下只得公告江湖,原來是他毀了阮歆名節,阮歆下嫁韓家實在是他天大的福氣!又送了八百匹良駒去雀兒山賠罪,為阮歆掙足了面子。」

    歐陽念撚鬚笑道:「放眼江湖,女子中只有流水小劍阮歆可與雲煙一較高下。我本以為雀兒山這位天下第一女劍客會是來第一崖挑戰的首位女俠,哪知她卻在嫁入韓家後退出江湖,可惜可惜。」他歎了一口氣道:「阮歆與韓千家的婚事本是天作之合,可以成為江湖美談,哪知焚琴客與煮鶴翁卻橫插一道。阮歆雖是掙足了面子,卻也自知無媒苟合不合禮教,退出江湖實在是萬不得已之舉。韓千家更是因為心存愧疚,對阮歆千依百順,懼內得很。」

    歐陽弘點頭道:「我本來以為焚琴煮鶴二人得罪了雷波城龐家,命不久矣。哪知這兩人身懷驚人武技,龐家明裡暗裡不知派出多少好手劫殺他們,他們竟能活到阮歆下嫁韓家,還壞了阮韓二人婚事。阮歆在婚宴上與他們兩人的那場精彩比試孩兒到現在都還記得清清楚楚。流水小劍固然精妙絕倫,焚琴煮鶴的凌厲掌法也讓人大開眼界,兩人攻守合圍,阮歆劍法雖高,卻也奈何不了他們。」

    歐陽念在屋內來回走動,說道:「這兩人如此了得,這次衝著歐陽世家而來,這可如何是好?」

    歐陽弘說道:「孩兒接到消息便已派人四處打探焚琴煮鶴二人蹤跡。只是這兩人著實厲害得很,即便尋到,門下弟子也不是他們的對手。歐陽世家怕是只有爹爹才能與之一戰。雲煙與路行歌的大戰爹爹得親自主持,無法□。」他冷笑一聲道:「歐陽雲夫妻此時居然正在暮城,嘿,若是被那二人拿住……」

    歐陽念悚然動容道:「他們即便是死了也不能被焚琴煮鶴抓來羞辱我歐陽世家!」

    月已偏西。

    歐陽世家古老的大宅在群山掩映下更顯威嚴,蓮生迎風而立,遙望燈火通明的老宅,心中百感交集。歐陽雲四下查看片刻後說道:「西兒做的記號在這裡就斷了。看來長樂不是被路先生帶去了歐陽世家,便是被帶去了天慕山中。」蓮生點頭道:「看來我們得分頭去尋了。」歐陽雲看向歐陽世家,目光有些迷離,他走到蓮生身邊,說道:「我去歐陽世家。」蓮生點頭道:「你小心些,我猜路先生不會傷害長樂。那些人,能不見便不見。」歐陽雲看著她,目光溫柔,微笑道:「我只去悄悄查探一番,自然不會與他們照面。」蓮生見他那樣溫柔地看著自己,心中一顫,猛地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道:「雲哥,你一定要小心。」歐陽雲有些驚訝,順手將她攬入懷中,輕輕撫摸她的髮絲,越加溫柔道:「我很快就來找你,你也要小心。無論找到與否,午時前清風院匯合。」

    蓮生目送他消失在夜幕中,轉身往天慕山上奔去。山中古樹又粗又壯,山風吹得枝葉沙沙作響,蓮生心中有些害怕,抬頭望天,只見月已西沉,心想再過一兩個時辰天便要亮了,膽氣壯了些。又行得半個時辰,天邊泛起了魚肚白,這黑幽幽的樹林漸漸被照亮,蓮生就著這微弱的光線遊目四顧,忽然看到遠處地面躺著個白衣人。她飛快奔上前去,輕呼一聲道:「雲姑娘!」只見雲煙靜靜躺在地上,神態安詳,好像睡著了一般。

    蓮生叫了兩聲不見她醒來,連忙為她把脈,沉吟間只聽得身後一個輕細的聲音問道:「她還活著麼?」

    蓮生大吃一驚,嚇得跳了起來,高聲問道:「誰?」刷地一聲寶劍出鞘,看也不看往後就是一刺。這招「鳳還巢」講究聽聲辯位,快准狠之餘更要有大開大閡的雍容氣勢。蓮生一驚之下使得又急又亂。只聽身後那人「哎喲」一聲,竟似被刺中。蓮生猛地轉身,卻見一個跟長樂一般大的小童捂著胸口蜷縮在地上,見她轉過身來,又驚又怕道:「好痛好痛,扶搖錯了,扶搖錯了……」邊叫邊流眼淚,聲音卻越來越低,臉色漸漸蒼白。

    蓮生哪裡料到竟刺中了一個稚弱小童,「匡啷」一聲,扔下寶劍,顧不得躺在地上的雲煙,連忙跑到小童面前,急聲問道:「你怎麼樣?手拿開,讓我——」

    「看看」二字還未說完,蓮生全身一僵,無法動彈。只見那小童笑嘻嘻地從地上躍起,一雙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好奇地上上下下打量著她。蓮生心中驚懼異常,強裝鎮靜問道:「小姑娘,你是誰家小孩?為何要點我穴道?」那小童往雲煙一指,「咯咯」笑道:「你的功夫比起她來真是差遠了。」蓮生看向躺在地上雲煙,順著她說道:「那位姑娘的武功自然是比我好得多啦。小姑娘,我不是故意拿劍刺你的,你突然在我身後說話,把我嚇到了。我跟你陪不是,你先解了我的穴道,好不好?」那小童點點頭,笑瞇瞇道:「你說話真溫柔,聲音也好聽得很,我這就給你解穴。」蓮生大喜,只見那小童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小手又白又嫩,兩隻手指如出水的青蔥一般漂亮。蓮生微微一笑,正要抬頭誇她手指漂亮,卻正巧見她眼放異光盯著自己。蓮生心中一緊,那兩隻漂亮之極的手指已經往自己身上點來。

    「啊——」蓮生慘叫一聲,□道:「小姑娘,該點紫宮、巨闕兩穴,你點錯了。」

    那小童細聲細氣道:「是,扶搖點錯了,這便重新點過。」

    「啊——」蓮生全身劇痛,慘叫道:「扶搖……扶搖小姑娘,這次還是不對。你,你……」

    不待她說下去,扶搖便乖巧道:「是,又錯了,扶搖再重新點過。」

    這次蓮生叫得更慘,過了一會兒,她才緩過一口氣來。正要說話,只見扶搖望著她笑瞇瞇道:「又錯了?我們再點過?」蓮生氣極,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

    扶搖癟了癟嘴,嘟囔道:「沒意思。」起身踢了蓮生一腳,說道:「看到你我就生氣,臉也討厭,聲音也討厭。」她見蓮生痛得冷汗直流,臉上笑容越來越大,指了指不遠處的雲煙道:「我要帶她走啦。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蓮生深吸一口氣,痛得顫聲道:「你想對她怎麼樣?」

    扶搖瞟她一眼,慢悠悠道:「你自身難保還擔心別人做什麼?你——」她倏地點了蓮生啞穴,詭秘一笑,將蓮生推到地上,面朝地面,小小的身體斜壓在蓮生背上一動不動,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又來了一個!讓你悄悄我的手段。」

    蓮生又急又怒,只聽得極其輕巧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她心中暗暗祈禱:「莫要是我的長樂。」

    來人叫道:「姑姑,雲姑姑,你們怎麼了?」原來是西兒!

    西兒使勁搖了搖雲煙,見她全無反應,轉身便要查看蓮生的情況。

    作者有話要說:暫時醬紫吧~~~3點了,明兒還要上班~

    這章還有點兒。

    西兒pk魏扶搖,誰輸誰贏呢?

    《青竹桃花少年行》,少年們陸續出來了,長樂、西兒、靈靈、扶搖、空空(空空門少主,前面有提到哦),還有……嘿,「還有」請聽我慢慢道來……

    這兩個小鬼的pk晚上回來補齊吧~~呃~~要是我們老大不找我麻煩的話~~

    貓貓,雲煙,我乃你們~~謝謝你們對我的信任,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親,抱^_^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