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42章 文 / 黃藍

    羅景天與司徒寒江早是見怪不怪,見眾人一起望向歐陽雲,羅景天開口笑道:「雲公子的寶貝還是那麼厲害呀。」歐陽雲淡淡一笑,卻不說話,心中卻是驕傲極了。

    只聽得長樂問道:「你認輸不認輸?」

    歐陽靈靈大聲叫道:「你敢不敢與我真刀真槍的比試?」

    長樂笑道:「原來你嫌石子不夠份量,要我用刀用槍麼?」靈靈一聽,氣得臉色通紅。

    歐陽雲看了看歐陽念幾人,搖頭說道:「好孩兒,得饒人處且饒人。」

    長樂抿嘴笑了笑,抬頭對靈靈說道:「我們打平,不比了,好不好?」她佔盡地利人和,說是「打平」實在是給那好勝之極的歐陽靈靈台階下。

    靈靈默然不語,過了片刻從那樹中緩緩而下。

    長樂對路行歌說道:「我們二人這次算平手,沒人輸也沒人贏。路前輩的懲罰就免了吧。」

    路行歌淡淡笑道:「那倒未必。」

    長樂只覺身後掌風襲來,連忙往路行歌身後一閃。哪知路行歌不是歐陽雲,見她身子一動,笑著躍開,不做她的擋箭牌。長樂「哼」了一聲,與來人對了一掌,皺眉道:「歐陽靈靈,你到底想怎麼樣?」

    歐陽靈靈咧嘴笑道:「我可沒答應咱們打平。」

    長樂一聽,輕聲說道:「可惜了,可惜。」

    路行歌問道:「可惜什麼?」

    長樂忽地惱起他來,睬也不想睬他,淡淡道:「沒什麼。」

    路行歌何時受過這般待遇,竟呆了一下。待他回過神來,只見長樂已與歐陽靈靈斗在了一起。

    歐陽靈靈終於得嘗所願與長樂「真刀真槍」地比試,自然是出盡全力。她身形靈動,往長樂週身大穴出手急點。長樂只作守勢,避開她暴風驟雨般的點穴手法。只見兩人一個全力進攻,一個奮力抵禦,不過半柱香的時間,便你來我往間拆了幾十招。

    歐陽靈靈乃歐陽世家繼歐陽雲之後的不世奇才,加之性格好強之極,萬事只求第一,年紀雖小卻已許下宏遠,定要做那繼歐陽寫真之後將名字刻在「第一崖」的歐陽世家第二人。長樂雖是癡長她十來歲,卻是天性灑脫開朗,少有事情能夠擾她心緒,便是被那變態惡人送往這異界,也只是難過了一段日子,性格沒有受到多大影響,仍保樂觀豁達。兩人這麼一場比試,院中眾人從武功招數中便看出了她們的心性。靈靈步步緊逼,得勢不饒人,長樂眉頭微皺,仗著身形靈動只作守勢。她心中對歐陽靈靈雖是難得的不耐煩,卻總覺得自己不必與一個小丫頭計較。

    靈靈本以為自己施展手段定能打敗長樂,出這一天來胸中憋著的一口惡氣。哪知長樂武功竟似不弱,自己一時半會兒將她拿不下來。她心裡一急,下手便失了歐陽世家的大氣莊重,反倒顯得狠辣有餘,沉穩不足。

    長樂見她出手越來越狠,若是再不還擊自己必會為她所傷。歐陽世家最精深的功夫便是點穴,旁人識字使的是《千字經》,族中子弟識字使的卻是人體穴道圖。點穴法於歐陽世家的子弟便如吃飯睡覺一般熟悉,歐陽世家的子弟要點旁人穴道,自是有數不盡的招數可使。而旁人想點歐陽世家子弟穴道卻是千難萬難。一般人窮其一生專研的點穴手法怎會及的歐陽世家幾百年來代代相傳、代代改良的精妙招數?靈靈自然不會例外。長樂心想:「爹爹雖傳我『急雨弄簫』,我卻不曾像她那般日夜苦練。若我用點穴手法還擊,豈非是班門弄斧?爹爹能將她一下制住,我可沒那把握。」此時歐陽靈靈正好一指往她風池穴點去,長樂忽的想起路行歌避開仗劍宮琴鳥一吟時那一掌,此時當真是福至心靈,她素手一揮,「啪」地一聲拍在靈靈手上。這下又脆又響,靈靈驚懼異常,若是長樂催力,這手豈不廢了。長樂亦是大吃一驚,她哪裡知道路行歌簡簡單單一招使將出來竟能擊中靈靈,更不知道路行歌的一招一式必須配上對應心法方能催生勁力,若是只得其形,便只能如現在這般「雷聲大雨點小」罷了。雖是如此,長樂卻已明白,若要克敵制勝,自己非得用掌法不可。

    靈靈受這一掌之後不敢再一味強攻,招式緩了下來,這麼一來每招每勢便威力更增,雖不像先前的狂風暴雨一般,卻更讓長樂覺得難以應付了。

    院中各人自是看出個中變化,歐陽弘微皺的眉頭慢慢舒。他看向歐陽雲,只見歐陽雲臉上一派悠然,卻是右臂緊繃,心知他已準備好隨時出手救她那寶貝女兒。他正待貌似不經意提醒路行歌,卻聽得長樂朗聲說道:「西兒,你曾允我要在我面前施展一次你家的『飄雲掌法』,不知現在可行?」

    西兒早已為她擔心不已,聽得長樂這麼一問,心中更急,說道:「你好生與她比武,打完之後我再練給你瞧。」他見長樂躲得狼狽,直想跳過去解圍。雲煙見他滿臉焦急,伸手按在他肩膀上,淡淡道:「我還在。」歐陽雲投去感激一瞥,蓮生心中大定,亦是向她感激一笑。

    雲煙早把蓮生當作自己姐妹,對長樂更是十分喜歡。她原本就是個十分護短之人,西兒被羅景天稍稍震傷,她便要打得對方吐血,即便是自己的丫頭嫁出去受了欺侮,她也要護短到底,滅人滿門。雖被長樂阻止,最後卻也弄得金錢幫幫主散盡姬妾,少幫主武功盡失,全幫上下雞犬不寧。她雖不願與路行歌翻臉,卻更不願見到長樂受到絲毫傷害。

    這邊長樂已感不支,又叫道:「西兒,快打給我看。」歐陽雲心中一震,對西兒道:「好孩子,聽長樂的。」西兒一直對歐陽雲很是欽佩,此時亦隱隱覺得長樂這要求大有深意,不似平常玩鬧,曲臂擺了飄雲掌法的起手勢「風吹雲動」。這招名字與飄雲掌法中威力最大的「風吹排雲」非常相似,其實卻大大不同。這招左手擬風、右手擬雲,西兒左手向前揮,右手一動,卻是後發先至,雲在前,風在後,真如風吹雲飄一般。這招自然又有精妙後招,兩手風雲互換,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威力雖不及「風吹排雲」,靈動機變卻是飄雲掌法中最妙的一招。西兒將這飄雲掌法使將出來,端的飄逸清雅、精妙絕倫,院中諸人竟不知該看兩小的比試,還是該看向西兒。

    只聽長樂咯咯一笑,場中形式立變。鳳飛飛「啊呀」一聲,龍大少雙手緊緊握在身邊,龍二少連連叫道:「她……她……」。鳳飛飛歎道:「想不到這世上竟有這般天才人物,我本以為……」剩下幾字她說得甚是小聲,周圍數人盯著場中兩個女孩,亦無人聽得她說了些什麼。

    原來長樂竟使了和西兒一樣的飄雲掌法。這邊西兒剛剛使完一招,那邊長樂馬上一模一樣的施展開來。靈靈見她面帶微笑,手上招數精妙無比,心中大驚。西兒亦是又驚又喜,最後一招使完問道:「還要再打一遍麼?」長樂叫道:「不用啦,我記得住。」靈靈見他們如此,登時心如死灰,她自認天縱奇才,自出生到現在,從未遇到過長樂這般在天賦、智力、心智上都要勝她數倍的同齡人。長樂像無底洞一樣,似乎任何東西都可容納,任何困難在她面前都變成兒戲一般。靈靈心中好生不甘,為何自己每日苦練卻不及她匆匆一瞥間初次學到的掌法,為何歐陽家有我歐陽靈靈卻還要多出一個歐陽長樂。她首次嘗到了父親和叔父從小在歐陽雲處嘗到的酸澀滋味。胸中悲憤異常,長樂一掌拍來,她竟不躲不閃,怔怔望著她。長樂大吃一驚,連忙扯掌。便在此時,靈靈眼中凶光一現,一掌打向長樂胸口。

    蓮生大叫一聲,歐陽雲、雲煙雙雙搶上前去,卻有人比他們更快。路行歌一把抱起長樂,手心貼在她的後背,為她護住心脈。長樂「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望著靈靈苦笑道:「我輸了。」

    歐陽靈靈呆呆看著自己右手,突然「啊」地大叫一聲,眼中擎滿淚水,狂奔而去。歐陽弘縱身追去。歐陽瑞、歐陽賢緩過神來,正要追去,卻聽得歐陽念說道:「快快護送長樂回歐陽家中祖祠療傷。」歐陽雲此時對歐陽世家的厭惡到達了頂點,正要拒絕,卻聽路行歌沉聲道:「歐陽世家從第一崖引下的溫泉確實是療傷聖藥,但是長樂似乎幼時得過大病,這一掌怕是要把病根子給打出來了,恐怕受不起那溫泉的霸道。」

    蓮生道:「小女幼時確實得過大病。路先生,這……這怎生才好呀?」她本是醫道高手,此時一聽便知路行歌也是此中高人。

    路行歌沉吟片刻,竟仰天大笑道:「天意,天意啊!」眾人見他如此,想問卻又不敢上前。路行歌抱起長樂,右手仍是按在她的後背,對歐陽雲與蓮生深深一揖。眾人驚疑,路行歌這高傲到了極點的人怎會對歐陽雲夫妻行如此大禮?歐陽雲卻眉頭皺起,說道:「路先生請把長樂還我吧,在下雖然內力低微,可是這療傷之事還是當得的。」說罷就要伸手去抱。

    路行歌似笑非笑道:「雲公子若是要長樂立時斷氣的話,我路行歌自可馬上放手。」歐陽雲心中早已受盡煎熬。此時被路行歌這般奚落,臉色一變。

    雲煙突然出聲道:「行歌,到底怎麼回事?」

    路行歌縱是對天下人千般藐視,也從不會拒絕雲煙的問題,「長樂被那小姑娘用十成內力震傷了心脈,若在他人身上,此傷雖重,但我路行歌還救得。但是長樂似乎天生心脈有疾,若非得遇醫中聖手,必有奇遇。」說到這裡他看向歐陽雲。歐陽雲心道:「此人果然厲害,我兒兩樣都占齊了。」他對路行歌點點頭,路行歌繼續道:「這便是最棘手的地方,若是常人,我們按部就班醫治便是,但是長樂確實先天有疾。」他頓了一下,淡淡道:「靈靈一掌擊到她心脈不光是傷了她,更是引發後患無窮。若非我用內力將鎮住,便是醫治好了,長樂也終生不能習武,受盡病痛折磨。這心臟能否支持她度過雙十年華得看她的運氣了。」蓮生心中一驚,險些昏了過去。歐陽雲扶著她,輕聲道:「莫怕。」心中卻早已泛起陣陣涼意。

    西兒急道:「路叔叔一定有法子救她的是不是?」

    路行歌終於恢復他那似笑非笑的樣兒,說道:「這是自然。若非如此,我何必廢心照顧一個將死之人?」

    作者有話要說:有兩個問題一直在思考中……

    我的更新總是不定時,這文到底是要寫暫停還是掛連載呢?今天更了我就換了個連載,呃……那什麼時候又變暫停呢……介是一個問題==!!!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有人在傳載這篇文。呃,勞煩傳載的jm們給我在qq上說一聲,或者是在留言區裡交代一下傳到哪裡了,偶有空也可以去看看滴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