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38章 文 / 黃藍

    西兒驚喜轉身,只見長樂笑嘻嘻的看著他,口中說道:「雲姑姑那邊在玩成親,你要不要和我一道去?」西兒佯怒道:「你倒好,在旁看我笑話。」長樂怎會怕他生氣,眼珠滴溜溜轉,嬉皮笑臉無賴道:「你難得主動與人動手,我怎能掃你雅興?這位靈靈小姑娘武藝高強,我可打不贏。」她一邊說話一邊側頭看向歐陽瑞兩人,只見歐陽靈靈直勾勾的盯著她,歐陽瑞面帶冷笑看著她與西兒。

    長樂嘴角一勾,走到歐陽雲面前問道:「爹爹,這兩位是誰?」歐陽看也不看歐陽瑞,蹲下身子,為她理理襟口,漫不經心道:「不速之客。」隨手一指道:「這位是歐陽公子。歐陽公子身邊的小姑娘是他大哥的女兒,比你大點兒,叫靈靈。」

    歐陽瑞心中大怒,他何時被人如此輕慢過?歐陽靈靈直直盯著長樂問道:「你就是他說的那個武功比我高強十倍,智謀比我高出百倍的人?」長樂笑瞇瞇的轉頭看向西兒,只見他面色先是有些尷尬,後來很快恢復那雲淡風清的模樣,沖靈靈點點頭道:「我說的正是長樂。」

    歐陽靈靈脆聲道:「厲不厲害試過便知。」話沒說完人已一掌拍向長樂。

    長樂側身避開一掌,跳到歐陽雲背後,大叫:「等等。」

    歐陽靈靈對歐陽雲還是有些忌憚的,皺眉問道:「你怕什麼?快出來與我比試比試。」

    長樂身子藏在歐陽雲背後,探出腦袋道:「你幹麼一定要與我比試?」靈靈毫不猶豫指著西兒道:「我要看看你到底有沒有他說的那麼厲害?」長樂挑眉問她:「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靈靈一愣,她還真是沒想過這個問題。長樂繼續說道:「這世上武功高強的人多了去,難道你要跑到他們面前一個一個試試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歐陽靈靈有些惱羞成怒道:「其他人我不管,我就要跟你比試。」長樂心想:「這還真是小孩子說的話!」她故作深沉,沉吟片刻,點點頭道:「要我與你比試也行。不過架可不能白打,又累又出汗,弄不好還要出血,所以我要討個綵頭。」歐陽靈靈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無賴的人,不耐煩道:「什麼綵頭?」長樂搖頭晃腦道:「不行不行,這事你做不了主。還得請個能做主的來說。」歐陽靈靈「哼」了一聲,轉頭看向歐陽瑞。

    歐陽瑞說道:「靈靈放心,二叔為你做主。」長樂又是搖頭道:「這事歐陽公子怕是仍然做不了主的。」歐陽瑞心中一怒,冷笑一聲道:「小丫頭好大的口氣,我倒要聽聽看,什麼事情我是做不了主的?」長樂心中大樂,歐陽瑞越是生氣,形式對自己越是有利。她滿臉惋惜道:「歐陽公子息怒。公子對自己侄女那麼好,一心為她出頭,長樂心中好生羨慕。只可惜你不是歐陽世家家主,我那綵頭只有歐陽世家家主才能允的。」歐陽瑞看著她,心想她說話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自己確是對兩個侄女態度相差十萬八千里。

    長樂見他不如自己預料般被激的大怒,心中奇怪。她自是不曉得歐陽瑞對她那片刻的微量愧疚,只得繼續說道:「歐陽公子既然作不了主,這架我可不打,又傷身又傷神。」眼見歐陽靈靈身行一動,她馬上鑽到歐陽雲背後,大聲問道:「是吧,爹爹?」歐陽雲不可置否的「唔」了一聲,輕描淡寫出手往靈靈手臂點去。

    靈靈急忙退後,左手抱住右臂,驚懼問道:「你使的什麼功夫?」

    歐陽瑞一臉驚惶,跑到她身邊問道:「怎麼樣?哪裡受傷了?」要知道歐陽靈靈此時正是歐陽世家的新希望,若是在他眼前出了岔子,歐陽瑞定會被嚴懲。歐陽靈靈在手上連點數下,看著歐陽雲,對歐陽瑞道:「他封了我的右臂穴道。二叔,我解不開。」歐陽瑞運勁於指,幾翻嘗試,仍是解不開歐陽雲所點穴道。他心中又驚又急,這幾年歐陽雲武功究竟練到何種地步?他剛才沒有見到靈靈如何被制,現在想了數種辦法也解不開被點的穴道。似乎凡事遇到歐陽雲他便必然處於下風,這種滋味確實難受的很。人人皆知歐陽世家點血手法獨一無二,被點之人除了歐陽家的人誰也解不開,如今歐陽世家的人被人封住穴道怎麼解也解不開,這豈非天大的笑話?

    西兒極少見到歐陽雲出手,這次也是大開眼界,心中對他好生佩服。「急雨弄蕭」長樂也使過,雖得雲煙讚賞,卻未真正演繹出這套武功的精髓。要使得像歐陽雲這般氣韻閑雅,卻不是練上一年兩年便能成了的。

    長樂走到歐陽靈靈面前,誠懇說道:「我最不喜歡毫無意義的比試。你若是答應我不再找我麻煩,我便解開你的穴道,好不好?」歐陽靈靈雙目怒光閃現道:「你不敢和我比試,躲在你爹爹身後,卻讓他來欺負我,好不要臉,好不要臉!」長樂問道:「你一定要與我比試?」歐陽靈靈鄙夷道:「廢話少說,你敢不敢?」

    長樂低頭不語,西兒眉頭緊皺,滿臉擔心,他知道——長樂動怒了!

    歐陽雲輕聲喚道:「長樂?」長樂抬起頭來,對他微微一笑,臉上又是那副笑嘻嘻的樣兒。她對歐陽靈靈道:「待會兒可別哭。」說完便出手如電,一輪輕巧連彈,解了她的穴道。

    歐陽瑞瞪大眼睛看著長樂,他首次對眼前的小姑娘心生驚懼,她的武功怎麼看也不在靈靈之下。

    長樂見他望著自己,對他微微一笑道:「我雖然答應與歐陽小姑娘比試武功,可剛才說的綵頭還是要的。若是我贏了,請歐陽世家的一干人等再也不要出現在我們一家面前。」她看了一眼張口欲言的歐陽賢說道:「當然,歐陽賢公子是例外。你答不答應?」

    歐陽瑞心道:「這事我的確做不了主。」他對長樂說道:「若是我們贏了呢?」長樂怎會容他轉移話題,靜靜看著歐陽瑞,並不答話。歐陽瑞見她氣定神閒,嘴角微勾,那模樣與站她在身後的歐陽雲何其相似,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難以抗衡的無力感。要在這兩個人面前耍點小聰明那是何其艱難的事情!

    歐陽靈靈大聲道:「你也不用為難我二叔,我答應你,若是贏不了你,這輩子見到你就饒彎走,絕不出現在你面前。」

    長樂看了看天色,笑著點頭道:「好吧。要是我輸了這輩子見到你也會馬上饒彎走,絕不出現在你的面前。」西兒差點笑出來,長樂一家本來就不想再與歐陽世家再有瓜葛,即使不比試他們見到歐陽世家的人也會「饒彎走」,免得招惹一大堆麻煩。

    歐陽靈靈對歐陽雲道:「我們比試你可要幫她?」歐陽雲心情極好,微微一笑道:「我不會幫她,不過你可以讓你二叔幫你的。」歐陽靈靈大怒道:「我才不用。」歐陽雲大聲對歐陽瑞說道:「歐陽公子可聽清楚了?」歐陽瑞有苦說不出,靈靈要是出了半點差錯他怎麼對歐陽弘交代?歐陽雲奇奸似鬼,讓靈靈說話把自己僵在了這裡。他一生與歐陽雲斗了不下百次,卻次次皆輸。這次歐陽雲不用出手,簡簡單單一句話便讓自己進退不能,心中雖然大恨,對他的智計手段卻又不得不服。

    眾人退開,長樂與歐陽靈靈站在院子中央。歐陽靈靈正準備揉身而上,長樂一擺手道:「慢著。」歐陽靈靈很不耐煩道:「又怎麼了?」長樂說道:「西兒說我武功比你強,智謀比你高,你很不服氣是也不是?」歐陽靈靈嘴角一扯道:「我不是不服氣,是不相信。」長樂點點頭道:「既然如此,咱們光是比武怎能顯出我長樂小姑娘的聰明才智比你高出百倍?」歐陽靈靈冷哼一聲,眼神鄙夷道:「大言不慚。」長樂好似完全沒聽到,毫不著惱,一本正經道:「我有一個法子既能比試武功又能比試計謀,而且絕對公平,童叟無欺。」

    歐陽雲心中好笑,自己女兒想出的計謀若真的是「童叟無欺」,太陽得從西邊出來了。西兒亦是面帶微笑,心中好奇,不知長樂又有什麼鬼點子。

    歐陽靈靈對自己充滿信心,問道:「什麼法子?」

    長樂笑的越加開心道:「這法子說來簡單的很。剛才我爹爹制住你的手法是他自創的一套點穴法『急雨弄蕭』,我能解開你的穴道正是因為爹爹教過我這套功夫。可是爹爹卻沒教過我任何歐陽世家的點穴功夫,害的我心中很是遺憾。」歐陽靈靈得意道:「歐陽世家的點穴手法天下無雙,你學不了的確遺憾。」話雖如此,卻怎麼聽怎麼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長樂卻道:「先前我不明白爹爹的用意,現在卻是對他的做法大感慶幸。」

    歐陽瑞心中一驚,難道歐陽雲聰明絕頂,發現歐陽世家的點穴手法中大有不妥,所以才不教自己女兒?只聽長樂繼續說道:「他若是教了我,咱們今天這場比可就不好辦啦。」她說完一頓,含笑看著歐陽靈靈。歐陽靈靈很想問:「怎麼不好辦啦?」可是這麼一來不就證明自己不及她聰明了麼,所以她硬是裝做一臉漠然,眼中卻全是好奇。長樂心中大樂,見周圍幾人滿臉好奇看著自己,笑瞇瞇的說道:「我們既要比試武功又要比聰明才智,我便想正好我沒學過歐陽世家的點穴手法,你沒學過爹爹自創的『急雨弄蕭』,不如請我爹爹和你二叔兩人當場演示,我們即刻學習再來比試,這樣一來現學現賣,只有又聰明、武功底子又好的那個才能取勝,不是正好又比武功又比才智了麼?」

    西兒拍手大笑道:「妙計妙計!」

    歐陽瑞雖然對他們父女二人仇恨鄙視,但是現下對長樂卻也不得不佩服。心中更是百味雜沉,不知該贊還是該恨。

    歐陽靈靈想了想,搖頭道:「不好,此計大大不好。」

    眾人大奇。西兒心想:「長樂此計甚妙,怎麼不好了?難道她能想出更好的方法?」歐陽雲卻想:「難道這女孩真的比我的長樂還要聰明?」歐陽瑞滿臉歡喜,只盼靈靈說出驚人之語殺殺歐陽雲一家的銳氣。

    只聽歐陽靈靈說道:「你說你沒學過歐陽世家的點穴手法,我怎能信你?即使你爹爹沒有教過你,你不會在他練的時候偷瞧麼?我卻是從沒見過你說的『急雨弄蕭』,這不是很不公平麼?」

    歐陽雲與西兒大感失望,心想:「這女孩的心胸當真狹窄了!」

    歐陽瑞卻深已為然道:「不錯不錯。還是靈靈想的周到。」

    長樂嘴角一勾,笑道:「我發誓從沒學過歐陽世家的點穴手法。此計其實對你們大有好處。我若是真是要學歐陽世家的點穴手法,總能想到辦法讓爹爹教我,他就我一個女兒,一身絕學不傳我能傳誰呢?可是你們卻只有這次機會學我爹爹的獨門點穴法『急雨弄蕭』。」她極其無奈歎道:「哎,歐陽姑娘,我寧願吃虧也要成全了咱們的一場比試,你卻如此看我,真讓我傷心呀。」

    歐陽瑞很是心動,歐陽雲剛才一出手便輕而易舉制住靈靈,「急雨弄蕭」的確是極其巧妙精奇的點穴手法。現在有機會學得,怎能不讓人心動?何況正如長樂所說,他們就這一次機會,歐陽雲卻可在任何時間把歐陽世家的點穴手法傳於長樂,此計確是長樂吃虧多些。

    哪知靈靈依然搖頭道:「我只想在這場比試中贏你,其他的並不在意。何況歐陽世家的武功博大精深,先祖歐陽寫真曾奪得『天下第一』的稱號,在『第一崖』上名流千古。我連自家武功也沒連到歐陽先祖的境界,何必貪戀旁人的武功呢?」

    歐陽瑞心中慚愧,歐陽靈靈小小年紀便知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他活了將近三十載,心志卻比不得一個後生晚輩。

    長樂心中也很是佩服,微微一笑道:「那你說怎麼辦?」歐陽靈靈低頭不語,她否定了長樂的提議,心中卻又想不出比她更好的法子,這智計一項已然不敵了。

    此時院中極其安靜,各人為了想出一個好法子苦心思量。便在此時,一個悅耳男聲悠然說道:「兩個小丫頭不如學學我的功夫再比如何?」

    眾人尋聲而看,只見一名灰衣男子盤膝坐在一棵古松枝上,右手支頰,全身散發出一股庸懶之氣,臉上表情看不清楚,只是他那一身氣韻便已說不出的吸引人。他何時進來,何時潛到樹上,到底來了多久,連歐陽雲也不得而知。

    只見他輕身一越,足下一點,身法飄然若仙,卻又快如鬼魅。灰衣男子停在西兒面前,輕輕一笑道:「這麼多年沒見,你長大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