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37章 文 / 黃藍

    過了小半個時辰,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三人同時轉頭向門口看去。林怡驚喜叫道:「許大哥!」長樂笑嘻嘻喚道:「雲姑姑。」

    雲煙臉上掛著淡淡微笑,向林怡問道:「林姑娘背上的傷還痛嗎?」林怡一臉感激,恭恭敬敬道:「多謝恩人出手相救,小女子已無大恙。」雲煙點頭道:「雲夫人的藥是極好的,有她為你診治我放心的很。」林怡又是一陣感激。

    許商一進門來目光便沒有從林怡身上移開過。此時,他對雲煙深深一揖,鄭重說道:「多謝雲女俠救命之恩。」長樂笑道:「雲姑姑救的是林姑娘,你為何謝她?」許商目光如電看向長樂,沉聲說道:「林怡與在下有終生之約,若不是雲女俠救她性命,在下豈不是要孤獨終老?」雲煙輕喝一聲:「好!」欣然說道:「許商、林怡,你們可願讓我雲煙做個主婚人在此成親?」許商大喜道:「這……這怎麼敢當?」他心中明白,雲煙做這主婚人便是明著為他們作勢,以後誰想刁難他們的婚事,事先便得掂量掂量自己惹不惹得起這位絕世高手雲煙?如此強硬的靠山從天而降,他心中怎能不又驚又喜?

    林怡雙頰嫣紅,嬌羞無限。長樂嘻嘻笑道:「林姑娘你答應還是不答應啊?」林怡又羞又窘,白她一眼,低聲說道:「我聽許大哥的。」

    雲煙說道:「那好,正好羅公子在此,請為他們二人做個見證。」

    羅丹青只想帶回許商三人,至於三人中誰與誰成親他管不了也不想管。何況他本就是個性情中人,想到自己那段無望的感情,心中對兩情相悅的許商二人非常羨慕,自然想要成全他們,於是爽快的答應了。

    長樂跳起來叫道:「如此好事西兒怎能錯過?我找他去,你們等等。」雲煙對她說道:「那你得快些,我答應外面的人一個時辰之內讓許商他們回去。」長樂一聽,邊往外跑邊叫道:「知道啦,你們可得等我們呀。」

    羅丹青含笑目送她消失在夜色之中,既然雲煙答應放人,他只需在此等待婚禮結束便是。

    這邊幾人忙著許林二人婚事,那邊歐陽雲處卻是來了幾位不速之客。

    歐陽賢見大門打開,心中一跳,開門的卻是那身手不凡的少年高手西兒。他正要開口,西兒右手做了個請的姿勢,微笑說道:「歐陽兄請進,院內故人煮茶相候。」歐陽賢大喜,一拱手道:「麻煩小兄弟帶路。」

    兩人來到歐陽雲院中,只見他悠然坐在石凳上,烹茶動作很是閒適優雅,聽得腳步聲頭也不回道:「阿賢,我煮了你最愛的慕蕊,快來品品。多年沒有煮過了,怕是技藝生疏了。」

    歐陽賢一聽,閉目微笑,本來有些急切的步子慢了下來,緩緩走到他的對面坐下,聲音微顫,有些委屈道:「雲堂哥,你怎麼不回來看看阿賢?」歐陽雲目光溫和親切,抬手為他斟了一杯茶,說道:「阿賢,你不是小孩子了。」歐陽賢難過道:「要是你一直在歐陽世家那該有多好。自從你走了之後爹爹難過了很久,三叔與雲煙比武受了重傷。大哥雖然非常努力,但是歐陽世家真是大不如前了。」他忽然笑了一下,有些天真道:「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我就是非常想念你和蓮生姐,小時候你們待我真好。」歐陽賢心中一暖,歐陽世家最是看中族中子弟實力,當年他幾經起落嘗盡辛酸,歐陽賢是除了蓮生之外待他始終如一的親人。

    他對西兒招招手道:「好孩子,過來喝杯茶,試試雲叔叔的手藝。」西兒微笑點頭道:「是,雲叔叔。」歐陽賢怔怔瞧著兩人,臉色一黯道:「是啊,雲堂哥如今不再姓歐陽了。」歐陽雲靜靜品茶不再說話,他不想再與歐陽家有任何瓜葛,一來怕自己連累他們,二來心中確實對那只以實力論定高低親疏的地方心涼不已。

    西兒教養極好,坐在歐陽雲身邊,動作閒適,悠然品茶,對兩人的談話似乎全沒聽見,面色一片安然。歐陽雲心中暗讚:「此子與我那女兒真是一靜一動,皆非凡品。」

    西兒忽然眉頭一皺,側臉看歐陽雲,只見他目光微沉,臉上卻掛著淡淡笑容。他心中一定,不著痕跡的掃了一眼院中某處,低頭繼續喝茶。歐陽雲對他投去讚許一笑,朗聲道:「此處有上好的慕蕊,不知剛進來的兄台可願顯身喝上一杯?」歐陽賢心中一訝,聞言看去,只見一人從暗處輕越而出。一見那人面目,他脫口而出叫道:「二哥?」那人「嗯」了一聲,一雙利眼卻直直盯著歐陽雲。

    西兒心道:「難道這人便是歐陽世家現任家主歐陽念的二兒子歐陽瑞?」只見此人三十上下,年紀好像比歐陽雲大些,兩人容貌也有六七分相似。只是歐陽雲閑雅淡然些,那人高陰鷙銳利些。

    歐陽雲看了他一眼,也不起身,只是淡淡道:「兄台不請自來不知所為何事?」

    此人正是歐陽瑞。他冷笑一聲,大聲道:「歐陽雲,你還有臉回來?」歐陽賢高聲喝道:「二哥,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歐陽瑞喝道:「三弟,父親讓我出來找你,你可知你闖禍了?」歐陽賢皺眉道:「我闖什麼禍了?」歐陽瑞「哼」了一聲道:「此事乃我歐陽世家的家事,外人怎能聽得?」歐陽賢怒道:「你何必說話擠兌雲堂哥,他幾時是外人了?」歐陽瑞瞥了一眼歐陽雲道:「歐陽世家沒有他那種敗德的子弟。三弟別忘了,他早在蒼茫山落霞嶺便對爹爹說過今後與歐陽世家再無任何關係。」歐陽賢被他這麼一堵,氣的臉色通紅卻又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歐陽雲冷眼旁觀,此時終於開口道:「阿賢,天慕大戰之前我會一直住在這裡,你喜歡便常來看我吧。」歐陽賢一聽,心中又驚又喜。

    歐陽雲說罷轉頭看向歐陽瑞。歐陽瑞被他定定一瞧,臉上譏誚神色更濃,心中卻暗暗打鼓。歐陽雲何等人物?當年他若是動了真怒連歐陽念也要忌他三分,如今過了這麼多年想必更是非同小可。只見他依然坐上石凳上,神色卻冷淡無比。忽然他身形一動,歐陽瑞大驚,連忙全身運勁,變作守勢。哪知歐陽雲並不理他,一越至樹叢,從中提出一個人來。

    歐陽賢與歐陽瑞同時叫道:「靈靈。」

    西兒定睛一看,歐陽雲手上提的卻是一個粉裝玉砌的秀美女孩。他心中一動,女孩年齡與長樂差不多,面貌更是有七八分相似。

    歐陽雲一見此女便想起愛女,臉上表情瞬間柔和了下來,將她放在地上,微微一笑道:「原來是個小姑娘。」

    那女孩一落地便飛快跳開,歐陽雲與西兒一見她身法,心中同時讚了聲「好」。那女孩直直盯著歐陽雲,上下打量一番後,脆聲說道:「原來你便是歐陽雲?」

    西兒眉頭微皺,覺得她那目光語氣好沒禮貌,本來由於她長相酷似長樂,心中對她頗有好感,此時卻好感全消,微覺厭惡。可是他修養極好,即使如此臉上依然不動聲色,甚至掛著淡淡笑容。歐陽雲心中也如西兒一般,只是他更不會與小孩子計較,對歐陽瑞說道:「慕蕊雖好,奈何兄台是不速之客,請吧。」這便是下逐客令了。

    歐陽瑞拉著歐陽靈靈,將她視若珍寶,不怒反笑道:「歐陽雲,爹爹說你天縱奇材,只用一年時間便將歐陽心法練到了第二重,還說你這記錄怕是百年之內無人可以打破,族中各人更你把你當作歐陽家的希望。哼,你以為你真的是不可超越的麼?歐陽世家人才輩出,大哥的女兒靈靈只用九個月便突破了第一重,如今剛滿八歲便已快要突破第三重了,如此人物才是真正的奇材,歐陽家的希望!」

    歐陽雲皺起眉頭,「嗯」了一聲道:「我知道了。」他只想離歐陽世家越遠越好,可是歐陽瑞卻將他視為心中大敵,千方百計的打擊為難他。他對這樣的無妄之災很是厭煩,只想快將兩人譴走,眼不見心不煩。

    歐陽瑞見他反應淡淡,再也沉不住氣,往西兒一指道:「聽說你生的是個癡兒,就是他麼?可惜啊可惜!」西兒怎麼看怎麼正常,歐陽瑞自然知道,只是他一生都在歐陽雲的陰影下度日,此時見他再次出現,心中惶恐,就像中了魔似的只想將那些壓抑已久的情緒全部發洩出來,甚至忘記歐陽雲若是真要殺他,他定是必死無疑。

    歐陽雲心中一怒,長樂被他寵上了天,何時被人如此譏誚過?歐陽瑞雖然誤認為西兒是他的孩子,可是那些言語卻是衝著他真正的孩子長樂去的。他正要發作,西兒卻一步上前,指了指歐陽靈靈道:「她也不見得有你說的那麼厲害!」西兒畢竟年紀小些,比歐陽雲更沉不住氣,歐陽瑞真要說他是癡兒還罷了,他心中只想:「長樂怎能被人如此譏笑?」眼見歐陽瑞仗著歐陽靈靈如此囂張,他難得主動挑戰,想要挫挫他們的銳氣。

    歐陽瑞眼神惡毒,心中大恨。西兒不知,他這句「她也不見得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正是戳到了歐陽瑞的傷處。當年歐陽雲年少輕狂,輕而易舉的教訓了欺負蓮生的歐陽瑞,歐陽瑞請來大哥歐陽弘為自己出頭,歐陽雲打敗歐陽弘後,斜睨著不甘心的歐陽瑞神色譏誚道:「他也不見得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此時西兒無心之語立時勾起他的不堪回憶,激的他頓時對兩人痛恨無比。

    歐陽瑞心想:「定是你歐陽雲將當年的事情告訴自己兒子,如今說來譏諷於我。」他對歐陽靈靈說道:「既然這小子不知輕重想要挑戰你,你便教訓教訓他吧。」歐陽靈靈「哼」了一聲道:「二叔不是說他是傻子嗎?我怎能與傻子比武?」

    西兒雖是雲煙親手調教,為人處事卻很是謙遜淡然,聽得靈靈開口閉口「傻子,傻子」的叫,心中越加厭惡。他骨子裡傳自「雲山竹海」的傲氣忽然發作起來,嘴角一勾,對歐陽靈靈說道:「這世上比你聰明的人多的去了。」他見歐陽靈靈嘴巴一癟,心知她定是在同齡人中少逢敵手,心中毫不相信,笑了笑,繼續說道:「這院中便有一個姑娘與你一般大小,不,她還要比你小些,武功卻是高你十倍,智謀更是高你百倍。」歐陽靈靈皺眉大聲道:「你騙人,哪有這樣厲害的小孩?」歐陽瑞亦冷笑道:「小小年紀便會大吹牛皮,哼哼,你教的好兒子。」

    歐陽賢心中明白他們說的是誰,更明白兩人誤中駒車,西兒根本不是歐陽雲的兒子。但是他氣惱歐陽瑞和歐陽靈靈對歐陽雲無禮,便硬是閉口不說。

    歐陽雲淡淡道:「是真是假自己心中明白便是。有的人你便是對他說上一千句真話,他也是半句都不信的。」忽然他展顏一笑,口氣寵溺大聲道:「長樂還不出來,難道真要西兒為你出戰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