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35章 文 / 黃藍

    歐陽雲行功完畢,只聽房門「呀」的一聲,抬頭一看,進來的卻是雲煙與長樂。他對雲煙點了點頭,說道:「這人身上的外傷我已為他包紮好了,他受的內傷極重,只能等蓮生為他施針治療了。」轉頭笑看長樂,上下打量一番,問道:「怎麼這麼晚才回來?今天在外面沒惹禍吧?」長樂心道:不光惹禍了,還惹了大禍。她瞟了雲煙一眼,雲煙搖了搖頭道:「長樂老實交代吧,雲姑姑幫不了你。」

    歐陽雲劍眉一挑,問道:「還真闖禍了?」長樂硬著頭皮道:「爹爹,我遇見羅景天了。」歐陽雲臉色一沉,見她衣衫有些髒亂卻也沒有受傷,「嗯」了一聲,問道:「還有呢?」長樂答道:「還有司徒寒江。」歐陽雲又是「嗯」了一聲,問道:「還有呢?」長樂悄悄瞥了他一眼,只見歐陽雲面沉如水,她心中綴綴,小聲說道:「羅丹青也來了。」這次歐陽雲等了很久才又「嗯」了一聲,淡淡道:「還有呢?一次說完。」長樂把心一橫,說道:「他現在正在清風院中。」歐陽雲沉默片刻,卻又問道:「西兒呢?」長樂一愣,越發不能猜測他的心意,她原本以為歐陽雲定會馬上去蓮生那裡,他卻突然問起西兒來。心想轉移了話題也好,便把西兒還扣在羅景天手裡的事情說了出來。

    雲煙冷笑道:「好個羅景天,他現在可在外面?」長樂深知雲煙的性子,若不解釋清楚怕是要鬧出人命,連忙把事情的前前後後仔細交代了一遍。雲煙聽完哼了一聲道:「我去把西兒帶回來,這裡的事情請雲公子擔待些。」歐陽雲點點頭。

    雲煙一走,房內便只剩歐陽雲父女與床上那昏迷不醒的男人。長樂好生懊惱,怎麼歐陽雲一句話三個字便把雲煙這個救星給弄走了呢?歐陽雲見她低頭斂眉,一臉委屈後悔的可憐樣兒,歎了口氣道:「晚飯吃了沒?」長樂頓時舒了口氣,委屈道:「沒吃呢,餓得慌。」歐陽雲為她整理衣衫,撫下泥巴草屑,緩緩說道:「我房裡有些點心,是你娘親為你留的,去吃吧。」長樂搖頭道:「等西兒回來一起吃。()」歐陽雲凝視她半晌,忽然道:「你怕我與羅丹青動手麼?」長樂正色道:「爹爹把我支開不是為了要與羅丹青打架麼?」歐陽雲淡淡笑道:「我以為你明白這世上大多數事情是用不著武力來解決的。我為什麼要與羅丹青動手呢?你娘親嫁的是我,願意生死相隨的是我。他得不到的我全都擁有,聰明如你可能為爹爹找出一個動手的理由?」長樂疑惑道:「你不惱他癡纏娘親?」歐陽雲搖頭歎道:「你娘親是我與他的魔障。」看了看床上躺著的男人道:「走吧,跟爹爹一起請你娘親過來為這人施針療傷。」

    羅丹青直挺挺站在屋外花圃旁,癡癡凝望著窗上的剪影,只聽屋內女子低聲道:「羅公子,蓮生悔婚在先,私奔在後,做盡一切傷你至深的事情,實在不值得公子花費半點心思眷顧。江湖中愛慕羅公子的名門淑女多不勝數,公子何不忘了蓮生,從中擇一重新開始?」

    羅丹青搖頭苦笑,輕聲道:「從你離開我的那天開始,我便知道你再不會回頭看我。」頓了頓啞聲道:「我明白你也不曾真的用心看過我。只是,我……我還是常常掛念著你,今日只想再見你一面。」

    蓮生歎道:「你這又是何苦呢?」屋門「呀」的一聲打開,那俏生生站在門前的可不正是蓮生。羅丹青大喜,上前一步,凝視著她道:「你終於肯出來見我啦。」蓮生聲音轉寒道:「你要見我我便出來與你相見,只是我已嫁做人婦,此舉大大不妥。我對不起你,你要我見你一面今日便依了你,這番作為好生對不起雲哥,他雖不會怪我,此事卻可一不可再。羅公子,今後我再也不會見你,請你忘了我吧。」羅丹青全身一震,心中大慟,初見蓮生的喜悅之情頓時化為泡影,慘然道:「蓮生蓮生,你好絕情哪!」蓮生心道:「長痛不如短痛,若非如此,你又如何能忘了我重新開始?」

    便在此時,歐陽雲攜了長樂緩步而來。長樂老遠便叫道:「娘,我回來了……」。蓮生抬頭便見歐陽雲站在幾步開外含笑看著自己,兩人到了此時已是不用言語便能心靈相通,她略為愧疚的看了一眼羅丹青,走到歐陽雲身邊。

    羅丹青轉身便見歐陽一家三人站在自己面前,蓮生溫柔婉約的伴在歐陽雲身邊,長樂拉著歐陽雲,用同情的目光看著自己。他胸中頓時一股絕望悲憤之氣湧出,心中苦悶之極。長樂見他雙目發紅,神色悲切,臉上一陣白一陣紅,心中大叫「不妙」,只聽「哇」的一聲,羅丹青猛的嘔出一口猩紅鮮血,他喉間似被血沫嗆到,吐血之後又是一陣猛咳,臉上更是慘白中泛出刺目的病態的赤紅。

    歐陽雲一個箭步上前助他穩住內息,蓮生嚇的不輕,回過神來連忙搶上為他把脈。羅丹青揮開她的手道:「你又何必救我?」邊說邊動,想要甩開背後為他調息的歐陽雲。蓮生畢竟心軟,柔聲道:「你莫要拿自己身體出氣,我……我剛才說的是氣話,你別放在心上。」羅丹青聽她溫言軟語,柔聲道歉,心中一酸,終是見不得她擔驚受怕,柔情漸生,不再亂動,凝神斂氣,慢慢運功調息。他適才心神大動,急怒攻心,這才導致內息紊亂,嘔出血來,看似受傷極重,其實只要心結解開,自可不藥而癒。蓮生精通醫理,心知若不好生開解,他定會胸中鬱結,輕則一場大病,重則性命難保,是以柔聲相慰。此時她的心中卻很是懊惱,羅丹青對她一片癡心,即使她已嫁做人婦依然癡心不改,本是狠下心來說了重話想要斷了他的念頭,最後卻是功虧一簣。

    歐陽雲今日為兩人運功療傷,內力大受損耗,感覺羅丹青內息已穩,便盤膝而坐,自行調息。他閉目說道:「蓮生,去西邊廂房看看雲姑娘救回的那人。」蓮生點頭欲走,只見羅丹青忽然睜開眼睛看她。蓮生扭頭一看,歐陽雲兀自閉目調息。

    長樂叫道:「娘親等一下。」眼睛卻看著羅丹青,問道:「羅叔叔可還記得進來之前答應過我什麼?」羅丹青答道:「我答應一切聽你的。」長樂「嗯」了一聲道:「羅叔叔還想不想把雲姑姑扣下的人帶走?」羅丹青這才想起還有幾人等著自己去救,心中頓時慚愧不已,一遇蓮生便將那事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長樂向蓮生問道:「娘親可知雲姑姑捉了幾個闖入清風院的人?」蓮生與雲煙感情極好,這事雲煙自不會瞞她,她點點頭道:「我只知是兩男一女,那女子被自稱他未婚夫的男人打傷,另一個男子連闖兩次,打也打不跑,你雲姑姑只得下手將他扣下。他們的事情你雲姑姑說自有安排,只等你和西兒回來再說。」

    長樂「哦」了一聲,心想:「雲姑姑曾說要我看場好戲,想來便是如何整治他們了。」她對羅丹青道:「羅叔叔先前答應長樂的話現在還算不算數?」羅丹青點點頭道:「自然是算數的。」長樂笑道:「這就好了。羅叔叔跟我去看看那幾個人吧,先說好,你可不許動手救人。」

    羅丹青此時心神已定,看了一眼歐陽雲,說道:「只怕是救也救不走吧?」長樂狡猾一笑道:「只要羅叔叔聽長樂的,我保證幫你救下那幾人性命。」歐陽雲忽然插口道:「乖女兒大言不慚,你可知你雲姑姑欲怎生處置他們?」長樂笑嘻嘻道:「爹爹知道?」歐陽雲閉目不答。蓮生見她轉頭望向自己,微笑道:「娘親若是知道早就告訴你啦。你想去看他們就去吧,不過你雲姑姑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人若是放跑了後果可就嚴重了。」長樂點頭道:「知道啦。」轉頭問羅丹青:「你可答應不動手救人?」羅丹青心道:「有歐陽雲在此我便是出手也不一定能救出那幾個人,況且那雲姓女子想來也是個高手,即使救了人怕是也逃不出他們的手心,不如靜觀其變,長樂聰明伶俐,說不定事情真有轉機。」心念一定,點點頭道:「我答應你不動手救人。」

    蓮生轉身往西廂房走去,羅丹青目光黯然,一路追隨。以他的聰明才智怎會不明白蓮生對他無情?只是已入魔障,難以自持。長樂拉他衣角道:「羅叔叔,走吧。」羅丹青收回目光,點頭跟隨。

    雲煙收拾了羅景天,領著西兒翩然入院。她往蓮生住的屋子快步走去,卻在內院中看到盤膝調息的歐陽雲,頓時心中一驚,輕聲問道:「雲公子受傷了?」歐陽雲並無大隘,微微一笑道:「沒有。只是用功過度,調息片刻而已。」雲煙放下心來,問道:「雲夫人和長樂呢?」歐陽雲簡單交代了眾人去處,雲煙聽說羅丹青去了許商、林怡、晏滸處,臉色一變,歐陽雲說道:「雲姑娘不用擔心,羅丹青答應長樂只看人,不動手,他是重諾的君子,那幾人跑不了。」忽又狡黠一笑道:「若是他們知道雲姑娘的安排,更不會跑掉了。」

    西兒心中一動,歐陽雲那狡黠得意,面帶輕笑的模樣與長樂平日裡有了鬼主意或是計謀得逞時壞懷的樣兒真是像極了。便在此時,歐陽賢在外大叫道:「雲前輩,請您開門,歐陽賢有事請教。」雲煙微訝,心想:「我已使出那般雷霆手段,這歐陽賢居然還敢公然叫門。」歐陽雲面色微沉,這時歐陽賢又叫了幾聲。若是旁人,雲煙早就出去教訓一番了,此時她也只得看在歐陽雲面子上不加理睬便罷了。

    歐陽雲抬頭看天,神色喜憂難辯,過了一會兒,轉頭對西兒道:「好孩子,請我堂弟進來吧。」雲煙見他心事重重,轉身便向西廂房走去。歐陽雲上前一步說道:「不用叫蓮生過來,她今日已為羅丹青的事情煩心焦慮,我不想她再為歐陽賢的來訪擔憂。請雲姑娘陪她說說話兒吧。」雲煙深深看他一眼,讚道:「你們兩父女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三個人中的兩個。蓮生有你這樣的夫君真是何其有幸!」這番話若是別人說出那還算不得什麼,雲煙一生女權至上,讓她說出「蓮生有你這樣的夫君真是何其有幸」,確是極高的讚美了。

    ====

    雁過留聲,看文留言。打不打分隨便,讓我知道你來過……

    作者有話要說:面試通過了,下週一開始實習考察,呵呵,開心啊。

    謝謝大家的鼓勵和加油,面試的時候想到大家為我打氣,心裡就沒那麼緊張了。能通過有大家的功勞啊,鞠躬:)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