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33章 文 / 黃藍

    眾人一聽,當真又好氣又好笑,羅景天決定幫師弟一把,高聲喝道:「小孩兒,你朋友已被我抓住,快快束手就擒。」

    長樂與司徒寒江追追跑跑,鬥智鬥力,她早就暗暗關心西兒的情況,奈何天色昏暗,看不清楚,此時聽到羅景天這麼一說,暗呼「糟糕糟糕」,心道:怎麼羅景天你又來這手挾持人質,真真沒有創意!她斜眼看了看追在後面的司徒寒江,尋思得想個法兒捉住這老頭兒要挾羅景天放人。

    兩人就這麼在林中打轉,羅景天見半天沒人回答,把心一橫,厲聲道:「我數到三,你再不停下休怪我無情。一……二……」

    「我投降,我投降」,長樂大聲叫道:「你別傷我朋友。」她想不到羅景天這麼無恥,真拿西兒的安危威脅她,心中大恨,人雖是停下了,卻大聲道:「大人欺負小孩兒,大人欺負小孩兒……」司徒寒江見她乖乖停下,心中大樂,一個箭步竄上去,立時就想給她點教訓,但聽得她不停重複那句「大人欺負小孩兒」,那一掌便再也拍不下去。他像逮隻貓兒一般,一把提起長樂後領,聽得羅景天叫道:「師弟速速回來。」提著長樂一路飛奔,邊跑邊笑道:「臭小子,終於落在我手裡了吧。」長樂哼了一聲。司徒寒江點她全身穴道,將她往地上一放,對羅景天道:「這小子好生狡猾,虧得師兄先抓住了那小子。」

    羅景天和其餘各人盯著司徒寒江,又好奇又好笑,只見他衣袖上滿是油膩膩的污漬,全身上下更是粘了好些泥巴黑漬,頭上還有幾片苦枝爛葉,臉上也不甚乾淨,整個人看起來狼狽極了。同是與人追逐比試,羅景天卻依然是一身錦袍,乾乾淨淨,整整齊齊。

    司徒寒江卻不知這番樣貌何其不配自己高手身份,向長樂問道:「小子,你是何門何派?師傅是誰?」他與長樂追逐半天,一次也沒交手,連暗器也只是個包子,自然看不出她武功出處。眾人也凝神等她回答。

    長樂忽然抬起頭來,對司徒寒江做了個鬼臉,笑嘻嘻道:「司徒老爺子,你記性還是那麼差,不認得長樂了麼?」

    此話一出,羅景天大震,司徒寒江更是猛的一把將她提起,口中喃喃道:「是你,是你,對啊,這世上還有哪個孩子像你這樣聰明厲害。」忽然怒道:「胡說八道,我的記性哪裡差了?臭丫頭,還是那麼刁鑽古怪。」

    羅景天凝神看她,三年前的小女娃如今長大了些,那股精靈古怪的樣兒倒是一點沒變。當時全無武功的她今日竟能與師弟鬥到如此地步,一個人當真能聰明到這樣的地步,三年之內武功從無到有,精進如斯?他心中大震,看著長樂怔怔出神。

    羅丹青緩步上前,神色溫柔的看著她,柔聲問道:「你就是長樂?這些年你們一家過得好麼?」羅景天為了讓他斷了念頭,將蒼茫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他,他自然知道長樂是誰。

    長樂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他,與歐陽雲一比,這個英俊男子少了些銳氣,多了些感性,類型不同,卻依然充滿魅力。她忽然覺得有些傷感,並不是你不夠好,緣分緣分,這世上多少人有緣無分?

    羅丹青心中一顫,神色更加溫柔,這孩子此刻的眼神多麼像她。長樂對他微微一笑,說道:「這些年我們過得很好。爹爹教我武功,娘親教我讀書,娘親身體很好,平日裡喜歡鑽研醫術,空時便是做些衣服,制些糕點蜜餞。」羅丹青微笑點頭,凝神看她。長樂的聰明他早就聽司徒寒江說過,直到此時他才感受到這孩子不光聰明更是善解人意,她顯然知道自己最想知道的是什麼,並且隱晦的向自己傳達。

    他對羅景天道:「爹,放了她吧。」羅景天心中一震,這是羅丹青回來之後第一次叫自己「爹」,他點頭道:「好,好。」出手解了長樂的穴道。()畢竟是父子,羅丹青知道那聲「好」不單單是答應自己的要求,對羅景天那點恨慢慢淡了。

    長樂一能動彈,跑到西兒身邊,問道:「你怎麼樣?可有受傷?」西兒對她一笑,安慰道:「我沒事,只是被他點了穴道。」長樂瞪了羅景天一眼,為西兒解了穴道。羅景天此時心情甚好,微微一笑,也不攔她,他本就沒打算為難他們,何況長樂每次出現總能為他和兒子的關係帶來轉機。

    司徒寒江早看了她半天,問道:「臭丫頭,這小子是誰?你爹爹呢?」長樂早就想到,自己這麼出現爹爹和娘親的行蹤那是保不住了。好在羅景天發過毒誓不會將他們的事情隨便亂說,這下只要把大事化小,那就成了。她指了指西兒道:「他叫雲西辭,是我的好朋友。他姑姑是大有來頭的人物,幸好羅大叔你沒打傷他,不然啊,嘿嘿。」斜眼看了看司徒寒江,慢慢問道:「我爹爹嘛,你問他幹嘛?又想抓我們了?」司徒寒江哼了一聲道:「抓他倒不至於,只想問問他怎麼管教女兒的,沒大沒小,對前輩好不敬重。」長樂也哼了一聲道:「那你先告訴我你爹爹在哪兒?」司徒寒江奇道:「你問這做什麼?」長樂臉一板道:「只想問問他怎麼管教兒子的,以大欺小,對小輩好不厚道。」司徒寒江一聽,又被這小丫頭消遣了,山羊鬍子一抖一抖的,那句「以大欺小」像座大山似的壓了過來,鳳飛飛、龍大少幾人在場,難道真要「以大欺小」動手打她?

    羅景天知她素來古怪精靈,師弟再與她鬥嘴定討不得好去,問道:「長樂,你和你的小朋友為何要偷聽我們講話?你可知這犯了江湖上的大忌諱?」長樂對他可不敢像對司徒寒江那麼隨便,答道:「我和西兒聽說有人打架,自然要來看看熱鬧。哪知道剛進來就被司徒老爺子發現了,還被你們追著打,真是冤枉。」她一臉無辜,雙手一攤,狀似無奈的看著羅景天。

    羅景天將信將疑,忽然「清風院」中亮起燈火,眾人目光自然被吸引了過去。長樂當然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對歐陽賢道:「歐陽公子,你還記得我麼?」歐陽賢笑道:「原來你是個小姑娘,你和雲小兄弟的功夫好的很啊。」長樂對他微微一笑,狀似無意問道:「你們看那院子做什麼?」歐陽賢道:「我們的朋友被人困在裡面,正在想辦法進去救人呢。」長樂「哦」了一聲道:「羅前輩、司徒前輩武藝高強,只要他們肯出手,你們的朋友一定能救出來。」

    這句正中鳳飛飛下懷,她朝長樂微微一笑,心想:這小孩好聰明,羅景天和司徒寒江這麼一進去自然不能再分神對付他們。

    羅景天卻又是另一番心思,他見到長樂後便在猜測這院內的人物極有可能是歐陽雲,可長樂主動「設計」他們進院,不正好說明歐陽雲不在院內,要不她阻止都來不及了。

    司徒寒江嘿然道:「小丫頭說的簡單,裡面待的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人物。不信你自己去試試。」他不能「以大欺小」教訓長樂,便想「借手扔人」,讓她試試被扔出來的感覺。長樂心中大樂,裡面是什麼人自己還不清楚?她對司徒寒江道:「咱們打個賭,我若能救出困在院裡的人,你便不准在我爹爹面前說我不是,再不許叫我『臭丫頭』?」司徒寒江道:「好,若你救不出便要答應我一個要求。」長樂問道:「什麼要求?」司徒寒江道:「我暫時不告訴你,不過這要求對你大有好處。」長樂笑道:「不說就算了。不用做的要求不聽也罷。」說罷突然看向西兒,對他輕聲說道:「我終於明白他的感覺了。」她這句話沒頭沒腦,羅景天和司徒寒江雖然聽到卻一點也弄不明白「他」是誰。西兒卻是明白的,那正是與雲煙有七招淵源的絕世高手。

    長樂對羅景天道:「我要使個計謀,需要幫手,西兒得隨我去。」羅景天還沒回答,羅丹青卻上前說道:「長樂,你朋友受了點傷,讓我陪你進去吧。」西兒受傷很輕,但是羅丹青卻對長樂很是擔心,生怕她遭到不測,想要親自保護她。長樂神色緊張的看向西兒,微怒道:「你受了傷怎麼不給我說?傷的重不重?痛不痛?」她對司徒寒江對付歐陽雲的狠辣手段印象深刻,以為羅景天也是那般傷害西兒。

    西兒見她著急,連忙答道:「羅前輩只用了些許內力衝擊我的經脈,我只是受了點輕傷,調息片刻便好,沒事的,你別擔心。」長樂「嗯」了一聲,本來計劃天衣無縫,她和西兒跳進院去自然不會被扔出來,待羅景天發覺上當之時,歐陽雲和蓮生早已走的遠了,羅丹青、羅紫妍、歐陽賢一干人等都能避開。哪知道羅丹青擔心自己,硬要跟著進去,西兒受了傷,自己連帶他進去的借口也找不到了。

    羅景天看了看羅丹青,沉聲道:「你要小心,打不過出來便是。那小丫頭詭計多端,想要保住自己性命該是沒問題的。」言下之意便是危機時刻你不用管她,保住自己要緊,她有能力自保。他當然不願意羅丹青進去冒險,但是長樂詭計太多,有西兒在手,不怕她耍什麼花樣。

    長樂如今騎虎難下,對羅丹青道:「羅叔叔,你信我麼?」羅丹青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對我沒有惡意,說吧,要我怎麼幫你。」長樂點點頭,在他耳邊悄悄說道:「你比你爹爹好多啦,我不會害你的。進去之後你一切聽我的,能做到嗎?」這便是要羅丹青把性命交給自己!這是一個一般人難以接受的要求,在面對未知的危險時,誰願意將自己的性命交給一個才見面不到一個時辰的六歲孩子?羅丹青卻不是一般人,他神色淡然,凝視長樂片刻,輕輕拍了拍她的頭,溫柔笑道:「一切都聽你的。」

    歐陽賢幾人目送他們慢慢走到牆邊,只見羅丹青與長樂攜手一個輕縱,雙雙跳進院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