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32章 文 / 黃藍

    鳳飛飛此時早已冷靜下來,看了看那爬滿籐蘿的院牆,心想:那院中的高手一般人可招惹不起,若是貿然闖入,定會像龍二少那樣被扔出來。她想了想,看向歐陽賢,此時龍大少幾人正滿懷期望的向她看來。她向歐陽賢使了個眼色,看向羅景天。歐陽賢再笨也猜到她的意思,對羅景天深深一揖,說道:「這『清風院』裡住的一定是武功高強的武林前輩,我們這些小輩不敢貿然打擾,可是我們的朋友門人卻被困在裡面,生死未卜。羅世伯見多識廣,可否為我們指條明路?」這下便是硬拖羅景天幾人下水。

    羅景天何等人物,怎會輕易被人利用,奈何求他的人是歐陽賢。這時他最不想得罪的就是歐陽世家的人,鳳飛飛向歐陽賢使眼色他自然看在眼裡,心中只好把鳳飛飛腹誹了一翻,對幾人說道:「線索太少,若是能夠舉出他們的武功招勢,老夫還可幫你們參詳參詳院內是哪派高手。不過以老夫判斷,你們的朋友門人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龍二公子既然沒有受傷,可見院中高手只是不喜有人擅自闖入,這才出手懲戒,並非嗜殺之人。」

    鳳飛飛一聽,深以為然。先前關心則亂,將那院中之人視作洪水猛獸,現在想來許商幾人雖然身陷院中,卻也不像自己心中想的那般危險。龍大少幾人聽了亦是點頭稱是,心中大石算是放了下來。只是總要想個辦法進院要人,這可是大大的難題,眾人目光又看向羅景天。

    羅景天微微一笑,繼續說道:「老夫以為,各位不如恭恭敬敬的請求院中主人相見……」

    龍大少「啊」了一聲,豁然開朗道:「不錯不錯,咱們怎麼忘了這最簡單的辦法了。既是誤會,我們向院中前輩好生道歉便是。」

    鳳飛飛看了看龍二少,笑道:「院中前輩想來是個講理之人,多謝羅前輩提點。」羅景天點頭微笑。

    便在此時,司徒寒江一聲暴喝:「是誰?」只見他迅如閃電向西角撲去,羅景天縱身追去。

    長樂和西正從一棵大樹跳下,準備從西角翻牆而入院,只聽得一聲暴喝就見那司徒寒江往自己這邊衝過來。以他們的輕身功夫自然可以瞞過鳳飛飛龍大少幾人,但司徒寒江和羅景天畢竟不是尋常人物,羅景天正與鳳飛飛對話沒有發覺兩人,司徒寒江卻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兩人落地時發出的輕微聲響還是驚動了他。長樂拉了西兒轉身便跑,既然行蹤已被發現,兩人便施展輕身功夫在院外亭台樓閣、小橋假山之間東轉西竄。

    司徒寒江哪裡想的到發現的居然是兩個小鬼頭?他一見兩人竄出,身形一頓,本想放棄追擊,但見那兩人身形一閃,輕快靈巧,迅捷靈動,這手輕身縱越之術立顯不凡。他大叫一聲「好」,一個縱越,又追了上去。羅景天與他同一心思,只想看看到底怎樣人物小小年紀便有如此功夫。兩人甚有默契,司徒寒江徑直往長樂追去,羅景天追在西兒身後。

    長樂側頭斜眼一瞟,只見羅景天緊緊追在西兒身後,西兒當真了得,饒是羅景天那般人物也只能不近不遠綴在他的身後,硬是沒辦法一時半刻拉近距離,要抓住他更是不可能了。

    只見兩人在花木樹叢之間翩然而行,相隔不過二十來步距離,卻是只拼腳力,輕身功夫裡縱越騰挪之術都沒使上。羅景天已是宗師級的人物,此時追逐一個十來歲的小子,哪能搶先出手攻擊?這番追逐,兩人一個大袖錦袍,氣勢沉穩,一個青袍緩帶,面目英俊,在那花樹之中快速穿行,翩然若仙,雖是追逐,卻不見丁點緊張氣氛,恰似閒庭散步一般,斗的甚是文雅。這樣的功夫於羅景天那自然是理所應當,但是西兒小小年紀,竟能與羅景天鬥到如此地步,直看得鳳飛飛和龍大少幾人目眩神迷,驚歎不已。

    這邊長樂與司徒寒江卻是另一番鬥法。兩人你追我趕,長樂在古樹假山之間上躥下跳,司徒寒江明明快要將她捉住卻又被她身子一晃,閃到一邊。兩人之間距離極近,司徒寒江只需上前幾步便能將她捉住。哪知長樂狡猾非常,繞著假山古樹打轉,一會跳上古樹在樹枝上輕巧跳躍,一會兒又鑽進假山的大洞,東進西出,弄的司徒寒江灰頭土臉,硬是抓她不住。司徒寒江越追越怒,若是像西兒和羅景天那般鬥法,他早就把長樂逮住。如今他一個大宗師卻被個小孩兒耍的團團轉,心中真是氣悶異常。他忽然提氣,一個縱越如雄鷹撲兔一般身在半空往長樂撲去。

    長樂「哈哈」一笑,叫道:「暗器來了。」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向司徒寒江擲去。她這一叫倒是把大家的目光都引了過去,眾人只見一個白花花拳頭大小的東西直奔司徒寒江面門而去。司徒寒江身在半空無從借力,長樂更是算準了暗器打過去的位置,司徒寒沙心中直呼這小鬼好毒,連忙身子一扭,大袖一捲將那暗器收到袖中,就這一頓長樂又和他拉大了距離,人也躥到了林木深處。()司徒寒江一邊追趕一邊斗開衣袖看那白花花的暗器,一看之下當真哭笑不得,那東西哪裡是暗器,竟是個包子。那包子被他袖風捲中,皮開肉綻,包子心兒粘乎乎油膩膩的粘在衣袖上,弄得他更加狼狽。司徒寒江衣袖一鬥,發足急追,心想定要將那小鬼抓住,看看到底是誰家孩子這般狡猾。

    長樂見他追來,邊跑邊笑道:「我那暗器味道好不好?你還要不要?」司徒寒江罵道:「有多少包子儘管扔出來,臭小子對我無理,看我捉住你打你屁股,哎喲……」他猛的向下一閃,一根三指粗的樹枝從他頭頂險險掃過。時近傍晚,樹叢深處光線暗淡,長樂一邊逗他說話一邊悄悄拉了一根柔韌的樹枝向前急奔,等到司徒寒江追近,猛的放手,樹枝反彈回去,若不是司徒寒江反應敏捷真要被打中不可。他又急又氣,這麼一來,兩人距離拉的更遠了。

    鳳飛飛幾人遠遠瞧著他們,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龍大少指了指長樂,笑道:「那少年怕是比得上鳳姑娘的聰明。」忽然一頓,看了看一直默不作聲的羅丹青,心想我誇獎那少年怕是要得罪四羅山莊,只見羅丹青臉上居然掛著一絲幾不可見的微笑,龍大少頓時心中大定。

    鳳飛飛說道:「龍大少過獎了,我在他們那年紀的時候真是大大不如。哎,這兩個少年當真了得,年紀大的那個氣度不凡,年紀小的那個智計百出,這般人物不知是誰人門下?羅前輩和司徒前輩隱有試探之意,不知他們可有看出點眉目?」

    歐陽賢低聲歎息道:「原來他們這樣厲害,先前我怎會以為他們不懂武藝呢?」龍二少站在旁邊,追問道:「你認識他們?」此時,各人對長樂和西兒好生好奇,聽他這麼一問齊刷刷的看向歐陽賢,連羅丹青也轉頭看來。歐陽賢搖頭道:「萍水相逢。」他把與長樂和西兒相遇的事情娓娓道出。聽完,龍二少拍著他的肩膀笑道:「歐陽老弟,你的眼力真是需要練練啊。」眾人又是一笑。鳳飛飛說道:「誰又想得到那樣小的少年卻那麼厲害呢?」眾人默然,的確,這樣的少年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何況還是兩個。

    這邊羅景天與西兒卻又有變化。天色漸暗,羅景天聽到司徒寒江「哎喲」一聲驚呼,想到剛那聲「暗器來了」,以為長樂再次出手,司徒寒江不敵受傷。他江湖經驗豐富,心想暗器往往有毒,若是抓住眼前的這個少年,自然可以逼他們拿到解藥,心思一定,突然暴起,向西兒攻去。兩人你追我趕,本來斗的很是文雅,這下羅景天突然出手,西兒著實被嚇了一跳。可「雲山竹海」的功夫講究大氣閑雅,出手要沉穩雍容卻又不失靈動巧妙,遇敵之時若是手忙腳亂那是大大落了的下乘。西兒心中雖然一驚卻也毫不慌亂,向右一掠,避開羅景天的掌風,斜裡向他飄去一掌,正是家傳「飄雲掌法」中的一招「雲過於空」,這掌看似輕飄飄的,卻是「飄雲掌法」中舉重若輕的一手妙招。羅景天初時自然不把這少年輕飄飄的一掌放在眼裡,出手抓他手臂。正所謂「雲過於空,無跡無蹤」,這招本就是虛中帶實、實中有虛,西兒忽然右手成指點他手臂穴道,左手手掌一翻,往他胸口拍去。羅景天這才看出厲害,右手擋他當胸一掌,左手成抓拿他手腕。西兒卻突然變招,左右互換,這下變成左手成指點他擋住自己當胸一掌的右手穴道,右手一翻避開他的左手直取自己手腕的一抓,向他手臂拍去。這幾下虛虛實實,招數巧妙,羅景天不但沒抓住他手腕,還險些被他打斷手臂,饒是如此他也大喝一聲「好」,又向西兒攻去。

    鳳飛飛幾人目不轉睛看他二人真刀真槍比試武功,這時已不是剛才那般文雅比試,西兒招數巧妙,羅景天見招拆招,他心裡雖想快些把他抓住,可是西兒那些連綿不斷的精妙招數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西兒使一招「白雲孤飛」,羅景天若是催動內力自然能將他掌力震開,可他又想看他後續幾個精妙絕倫的變招,是以見招拆招,不以內力取勝。西兒雖然內力頗為不弱,卻還是比不得幾十年修為的羅景天,見他有時避不開自己招數便硬挨自己一掌,卻將內力凝而不發,心中大是疑惑,不知是何原因。兩人掌來掌往又拆了幾十招,西兒掌力越來越沉,只盼快些甩開這個難纏的對手。羅景天心中卻是又驚又喜又矛盾,驚的是少年不光招數驚奇,儼然名家之後,內力更是小小年紀便深厚如斯,他到二十歲時怕是才勉強有這樣的功力,喜的卻是西兒那些招數當真精妙絕倫,要知道學武之人見到新奇精妙的武功就像普通人見到心愛之人一般,心中當真喜樂無限。可想到司徒寒江,他心中又大大的矛盾,既想快些將西兒拿下,又想繼續見識他的功夫。他心中煎熬,臉上便是忽喜忽憂的奇怪表情,看得西兒嘖嘖稱奇。

    便在此時遠處樹叢中傳來長樂「哈哈」笑聲,林中「辟里啪啦」聲音不絕,卻聽不到司徒寒江半點聲音。羅景天凝神看去,可是此時天色已晚,哪裡看的清楚,這般情況自然再容不得他手下留情,此時西兒一招「風吹排雲」向他推了過來,這招是「飄雲掌法」中最有威力的一招,西兒心想他既然不願全出內力我便用這招強攻於他,他若是內力凝而不發定要被我打的重傷。他這下內力洶湧而出,即使是雲煙前來,若不發力相抗,也要被他打受傷不輕。正巧羅景天決定不再留情,催動七分內力接了這掌,兩人雙掌一交頓覺一股內力從掌心往自己身體洶湧而來,羅景天心中大驚,自己若不是毅然出擊,這下定會受傷不輕,這少年當真了得,他在心中暗呼:「僥倖僥倖。」西兒卻是心中大駭,胸中氣血翻滾,好生難受。他全力出擊,不似羅景天留有餘力,這下只等羅景天再催內力將自己震死。羅景天果然催動內力,西兒漸漸支持不住,眼神往長樂那邊看去,心想我快要死了,再也見不到你了,再也見不到你了。忽然手臂一麻,跟著全身一麻,抬頭一看,羅景天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龍大少幾人看得目眩神迷,沉醉不已,眼見兩人終於分出勝負,心中又是寬慰又是歎息,那少年精妙無比的武功暫時看不到了。

    羅景天感慨道:「你小小年紀就有這番修為,真是了不起。」西兒死裡逃生,雖然被他點了穴道,心中卻是歡喜無限,他對羅景天道:「多謝前輩手下留情,你快叫那位前輩別追我朋友了,我們沒招惹你們,這番追逐好沒來由。」羅景天笑臉一僵,心中略有歉疚,心想:這少年說的對,他們沒招惹我們,卻被我們兩個大人又追又打,這事說來的確是我們理虧,而且這兩個少年的師傅一定是不好惹的高手,今天的事情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否則定會惹來無窮無盡的麻煩。一想到這裡反而有點害怕司徒寒江會把另一個少年打死打傷,高聲叫道:「師弟快快罷手。」連叫了幾聲,才聽到司徒寒江高聲答道:「師兄莫要管我,我定要捉到這個殺千刀的臭小子。」

    眾人只聽得林中又是一陣「辟里啪啦」的響聲,司徒寒江氣的「哇哇」大叫,少年「哈哈」大笑道:「包子油膩膩,泥巴髒西西,老頭哇哇叫,小子笑嘻嘻……」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