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30章 文 / 黃藍

    只見鳳飛飛聽了龍二少不算客氣的一句話卻也絲毫不惱,微微一笑,對龍大少三人道:「飛飛這幾日苦苦思量,『鳳天門』與『雙龍幫』積怨已久,其中也不知有多少是受那慕容勤挑撥之故。此時再查已是死無對證,若是『鳳天門』此時還為往日積怨與『雙龍幫』相鬥,那豈不是正中了賊人下懷,讓親者痛仇者快。可是『鳳天門』與『雙龍幫』之間的恩恩怨怨總要找個法子了結了才是。飛飛之前也提到為了防範那厲害的對頭想要早早為門下眾人做打算,思量許久之後終於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哎,法子雖好,可若是龍大少與龍二少不同意,咱們還是得兵戎相見,飛飛真不願兩幫再為慕容勤犯下的罪孽枉送他人性命。」

    龍大少無奈搖頭,龍二少與歐陽賢沉吟不語。

    長樂與西兒對視一眼,這鳳飛飛好生厲害,將那些陳年舊怨一股腦的推在死鬼慕容勤身上,讓他死了還背個萬年黑鍋。「鳳天門」與「雙龍幫」的恩怨到了最後竟成了由慕容勤為達目的,使奸計挑唆造成的。既然死無對證,「雙龍幫」若是再與「鳳天門」為難那自然成了她口中所說「正中了賊人下懷,讓親者痛仇者快」。龍家二人若是硬要動武就成了知道被人利用卻仍是執迷不悟的笨蛋。笨蛋自然是做不得的,這場架自然也打不起來了,龍大少幾人還得仔細聽鳳飛飛提出的解決之道。鳳飛飛顯然有備而來,龍大少這場仗還沒打就已輸了一半。

    鳳飛飛初戰小勝,再接再厲道:「龍大少可願聽聽飛飛提過的交易?嗯,如今說合作計劃要合適些。」龍大少爽快道:「鳳姑娘說說看。」

    鳳飛飛見他快人快語,爽直豁達,眼中猶豫神色一閃而過,說道:「『鳳天門』除去叛徒慕容勤一夥,上下共計一百零三人,飛飛能否為防他日大難,希望『雙龍幫』與『鳳天門』結為同盟,共同進退。」

    龍二少哼了一聲道:「『雙龍幫』為何要趟這混水?我們不與『鳳天門』為難已是仁至義盡。」

    鳳飛飛淡淡一笑道:「龍二少先前不是要飛飛亮出籌碼麼?飛飛既然提出這等要求自然不會讓『雙龍幫』白白幫忙。事成之後帳上多出的那些金銀,『雙龍幫』可得五成。」

    龍大少低頭輕聲道:「那五萬兩白銀,五千兩黃金可不好拿啊。可是……」龍二少有些心動,想了想,對鳳飛飛道:「鳳姑娘的提議確實讓人心動,可是『雙龍幫』為了五萬兩白銀,五千兩黃金就此結下一個厲害的對頭實在是有些勉強。」龍大少眉頭皺起,瞪了龍二少一眼。他這話說白了就是:「鳳姑娘你給的錢少了點,我們為這點錢惹上一個厲害的對頭不值得。」

    鳳飛飛何等玲瓏剔透,想了想道:「錢財本是身外之物,若是能夠保全『鳳天門』上下便是把那些金銀全部送予『雙龍幫』又有何難?請龍大少體諒飛飛的難處,『鳳天門』雖然面臨大難,我這門主卻也不能做得太過窩囊。那些錢財『鳳天門』只拿三成,其餘七萬兩白銀、七千兩黃金『雙龍幫』若是願意與我結盟,一起拿去便是,這已是飛飛的低線。」說到最後語氣已見強硬,神色卻是黯然。

    龍大少見她面帶輕愁,心中一軟,上前一步正要說話,卻聽弟弟龍二少說道:「鳳姑娘已把籌碼加到讓人心動不已的份量,可是龍二還有一個要求,只要姑娘答應了龍二便同意結盟之事。」看了一眼正在瞪他的龍大少,微笑道:「大哥對結盟之事早已樂見其成,這討價還價的惡人還得由我龍二來做。」

    鳳飛飛望向那被人道破心思,臉色尷尬的龍大少,心中一動,遂又向龍二少問道:「龍二少有什麼要求請講。」

    龍二少忽然正色道:「請鳳姑娘把林怡交還我『雙龍幫』。」

    鳳飛飛心中一凜,看向默默站在身後的許商。許商雙目直視龍二少,斬釘截鐵道:「不可能。」

    龍二少見他態度強硬,全無轉圜餘地,冷笑道:「林怡是我幫中兄弟未過門的妻子,你憑什麼把她扣下來?許大少大英雄大豪傑,何時開始好□了?」

    鳳飛飛臉色微變,他這番話說的好不客氣!

    許商心中大怒,他雙眼一瞇,冷笑道:「這慕城中大英雄大豪傑多了去,許商哪敢在他們面前自稱英雄豪傑,可至少我許商還知道欺負毫無武功、品性善良的弱女子實乃下作之事。龍二少只知林怡是晏滸未過門的妻子,卻不知晏滸就是仗著這層關係對她肆意打罵虐待。哼哼,龍二少為這等下作之人出頭,真是好威風好義氣!」他平時寡言少語,哪知此時詞鋒這般厲害!

    龍二少與龍大少皆是心中一震。龍大少心想:晏滸和咱們有過命的交情,脾氣確實暴躁了些,卻沒聽誰說過他曾打罵未婚妻林怡。他向許商問道:「許大少說晏滸打罵虐待未婚妻林姑娘,此事可有證據?」

    許商見問話的是他,態度稍稍好些,哼了一聲道:「表妹你來說。」

    鳳飛飛點了點頭,說道:「林姑娘半個月前被我救回『鳳天門』,龍大少可知當時的情景?那晚我趕去慕城南郊,半路上遇到昏倒在路邊的林姑娘。那時我剛剛擒住叛徒慕容勤,擔心表哥來不及阻止兩幫兄弟打鬥,身邊跟隨的都是成年男子,只好讓人請了個僕婦先將她背到『鳳天門』。初時我以為那位姑娘只是身子不舒服,等處理完事情回到幫中,大夫告訴我那位姑娘除了臉上無恙外,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傷處少說也有近百個,而且還受了輕微的內傷。我當時便想,這些傷當真蹊蹺的很,說輕不輕,說重不重。後來那為姑娘醒了,一聽說自己在『鳳天門』裡,臉色驟變,我更是對她起了疑心,連忙派人去查探她的身份。哎,各位別怪我多疑,當時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即使一名女子我也不敢小看了去。」龍大少幾人點點頭,心想這位鳳天門主真是觀人於微,心思細密。

    鳳飛飛繼續說道:「後來一查之下才知道,那位姑娘居然是『雙龍幫』晏滸的未婚妻。我已試探了她許久,知道她確是一個單純柔弱的善良女子。既然知道了她是晏滸的未婚妻,便想將她送回『雙龍幫』去。哪知林姑娘一聽嚇得臉色蒼白,求我不要將她送回晏滸身邊。我想起她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傷痕便大膽猜測那是晏滸所為。林姑娘聽了我的猜測默然不語,哎,我後來又施了些手段,她終是將那晏滸肆意打罵虐待她的事情告訴了我。」她看了看臉色非常不好的龍二少,歎息道:「飛飛來這『群英樓』之前便已想到龍家二位定會向我要人。將心比心,飛飛萬萬不願林姑娘再過那生不如死的日子,龍二少可否高抬貴手,放林怡一條生路?」說完便向龍二少深深一揖。

    龍二少沉聲道:「晏滸兄弟雖然脾氣不好,對幫中兄弟卻很是仗義,他和在下更是有過命的交情。龍二實在不敢相信姑娘所說的晏滸和在下認識的晏滸是同一個人。」

    鳳飛飛微怒,傲然道:「龍二少這可是懷疑鳳飛飛的判斷?莫說林怡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質女子,就算是她是個滿肚子詭計陰謀的毒婦,飛飛也有辦法讓她乖乖就範。」

    龍二少當然知道想要騙過鳳飛飛那樣精明的女子真是千難萬難,他卻始終無法相信晏滸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他向鳳飛飛說道:「鳳姑娘請讓林怡出來,龍二想親自問她。」

    鳳飛飛正要說話,許商冷笑道:「龍二少不如請晏滸出來,怕是只有他說的話你才能相信。」龍二少哼了一聲道:「自己兄弟不信,難道要信別個幫派裡的女人麼?」

    眼見兩人越說越不像話,龍大少沉聲道:「二弟走一趟,回幫中把晏滸找來。」龍二少點頭去了。鳳飛飛想了想,說道:「表哥,麻煩你去請林姑娘來一趟,這事當面對質的好。」許商心中一訝,鳳飛飛美目一轉,對他微微一笑,別有深意道:「放心,一切有我。」許商一聽,居然臉皮微熱,這個表妹真是聰明的緊,讓人又愛又恨。為免他人看出自己尷尬,連忙出「飛花院」接林怡去了。

    龍二少憋著一口悶氣回到「雙龍幫」,一把抓住晏滸,劈頭就問:「阿虎,你老實告訴我,林怡與你是怎麼回事?你可有打罵過她?」

    晏滸年紀頗輕,二十左右,身高體壯,一看便覺豪邁不羈,有種天生的男子氣概,幫中眾人叫他「阿虎」。他聽了龍二少的話,臉色一沉,問道:「她真在『鳳天門』?」龍二少道:「嗯,她現在就在『鳳天門』裡。我問你,你和她到底是怎麼回事?鳳飛飛和許商說你虐待她,可有此事?」晏滸臉色一變,怒道:「什麼時候我晏滸的家務事要『鳳天門』插手了?」龍二少心中大震,忙問道:「這麼說你真有打罵虐待她了?」晏滸皺眉道:「二少,她既是我晏家的人,我自然有處置她的權利。」

    此時龍二少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他怒道:「你對兄弟那樣有情有義,怎麼會做那欺負弱女子的事情?虧我還在鳳飛飛和許商面前對你堅信不移,你叫我拿什麼面目再去見他們?」晏滸不耐煩道:「她是我的人,我自然打得罵得。」

    龍二少大怒道:「她還沒嫁給你呢,要打要罵等你真娶了她再說吧。走,跟我去『飛花院』,林怡在『鳳天門』手上,拿不拿得回來看你的本事了。」

    此時「飛花院」中卻是另一番情景。鳳飛飛正與歐陽賢拳來掌往,龍大少在旁觀戰。

    長樂自言自語道:「鳳飛飛為什麼會主動要求和歐陽賢比試武藝呢?」西兒道:「她不是說久仰歐陽世家,今日正好遇到歐陽賢,想要切磋切磋麼?」長樂扯扯嘴角道:「我不信。」西兒又問道:「你不是說過鳳姑娘與『雙龍幫』的交易她不會吃虧嗎?可是她的銀子白白少了那麼多,還低聲下氣的求『雙龍幫』結盟,實在不像佔便宜啊?」長樂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不過我還是相信她那麼聰明的一個人,一定不會輸在龍大少他們手裡。西兒,你看鳳飛飛用的是什麼武功,姿勢真是好看,可是每招每勢卻又狠辣異常?」西兒搖搖頭,頹然道:「我也不知。」

    只見院中歐陽賢招招雄渾,鳳飛飛面帶微笑,掌影翻飛,在他四周遊走。歐陽賢使出一招「掌為天地」,左掌往鳳飛飛面門劈去,右掌凝而不發,只等鳳飛飛抬手擋擱便可拍向她小腹。哪知鳳飛飛向後退了一步,那劈向她面門的一掌便緩了去勢,歐陽賢自然向前踏了一步,鳳飛飛等的就是這步,她右腳飛快在他踏上前的左腳彎上一勾。歐陽賢哼了一聲,左腳飛起踢向鳳飛飛。鳳飛飛一轉,避開那飛起一腳,忽然出手如電拿他左手脈門。歐陽賢心中一驚,連忙縮手,右掌使出那「掌為天地」的下半招,劈向鳳飛飛小腹。他本以為鳳飛飛定是又要憑借靈活的身形閃開,哪知鳳飛飛忽然發勁,雙手拇指食指中指三指一扣,像折花折枝似的捏住自己的手腕,歐陽賢頓時心中急跳,驚出一身冷汗。

    龍大少急急叫道:「手下留情。」

    鳳飛飛忽然撒手,向後跳開,看著地上「滴溜溜」轉的石子,往假山那邊朗聲道:「歐陽公子的朋友請出來吧。」她本就沒想要對歐陽賢下重手,哪知自己剛剛拿住他的手腕便感到一股勁風襲來,若非自己飛快撒手跳開,定會被那暗器打中。

    ====

    感謝好心人dora幫青竹桃花建了個群,號碼是:40874723,要加的快哦,慢了就滿了。

    再次給dora鞠躬!!:-)

    作者有話要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