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29章 文 / 黃藍

    這邊羅景天也在思量著要不要去看看熱鬧。司徒寒江道:「師兄,我看咱們得去看看。」羅景天點頭道:「不錯,我們要與歐陽家結盟,若是此時有機會幫幫歐陽賢,賣他個人情,對將來的事情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丹青,你怎麼看?」

    羅丹青對羅景天事事算計心下厭惡,起身道:「去就去吧。」說完便往「飛花院」走去。

    羅景天心中黯然,羅丹青自從回來便是這樣,雖然騙他確是自己不對,可是最器重的兒子如今待自己不冷不熱,的確讓他有些傷心。

    司徒寒江拍拍他的肩膀道:「丹青以後會明白你的苦心的,我們快去看看吧。別讓歐陽賢出了事情。」

    龍大少幾人穿廳而過,來到『飛花院』前,只見院門大開,其中花樹茂密,輕風一吹,花朵樹枝輕輕搖曳,更有雪白粉紅花瓣翩然飄落,煞是好看。「飛花院」果然名不虛傳!

    三人隨小二進得院去,只見一位紅衣女子倚樹而立,聽得有人進來,緩緩轉頭,美目看向三人。

    龍大少一見此女,心中急跳,只覺得她眉目如畫,身姿如水,可是再看之下又覺得她不像一般女子嬌弱柔美,一身火紅衣裳襯得她嫵媚中略帶英氣。他深吸一口氣道:「在下『雙龍幫』龍晉陽,請問姑娘貴姓芳名?」龍二少與歐陽賢早把他那癡迷樣看在眼底,暗道:大哥怕是英雄難過美人關了。

    那名女子俏生生作了一揖道:「小女子鳳飛飛,今日有幸得見『雙龍幫』龍大少、龍二少,歐陽世家歐陽公子,幸何如哉。」她聲音清脆,舉止大方,讓人頓生好感。

    龍大少將「鳳飛飛」三字在心中念了幾遍,正色道:「鳳姑娘是『鳳天門』許大少的朋友吧,在下今日與許大少有事要談,勞煩姑娘請許大少出來一見。」他雖對鳳飛飛頗有好感,可是一想到此女此時此地出現必然與許大少有莫大的關係,心中頓時如一桶冷水澆下,立時就想知道兩人是何關係。若然此女是許大少請來對付他們的高手,那他這招當真巧妙。這「美人計」果然是最狠辣的妙計!

    鳳飛飛問道:「龍大少可是要談『鳳天門』與『雙龍幫』的事情?」

    龍大少答道:「正是。勞煩鳳姑娘請許大少出來一見。」他心中煎熬,只想知道此女到底是何人?雖然美人就在眼前,他卻不敢開口問她,自己也不知是何原因。

    鳳飛飛微微一笑,聲音清脆道:「『鳳天門』的事情,龍大少與小女子計較便是,無論何事,小女子都是作的了主的。」

    此言一出龍大少三人皆是一驚,龍二少更是上前一步,問道:「姑娘到底是誰?」鳳飛飛嫣然一笑道:「我叫鳳飛飛。龍二少難道還猜不出我與『鳳天門』的關係麼?」轉身朝院內小屋喚道:「表哥,你出來吧。」

    屋門「呀」的一聲打開,一名消瘦男子緩步而出,他對龍大少三人拱手道:「許商有禮了。」說罷便站在鳳飛飛身後。

    龍大少還了一禮,沉聲道:「原來鳳姑娘才是『鳳天門』門主,我『雙龍幫』與貴派斗了許久,居然連正主都沒弄清楚,哼哼,鳳姑娘真是厲害,在下佩服的緊。」

    鳳飛飛見他臉色不好,心中一動,正色道:「龍大少有所不知,鳳飛飛以女子之身,統領『鳳天門』上下一百二十四位好漢,雖然門中眾人對我尊敬有禮,可是若然外人知道這些漢子屈於女子手下,閒言閒語總是少不了。小女子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待自己,可是門中眾人勞心勞力,最後還要被人譏笑在女子手下行事,鳳飛飛又怎能忍心?」

    歐陽賢點頭道:「所以鳳姑娘便命眾人隱瞞門主身份,外人只道許商便是『鳳天門』門主。」鳳飛飛頷首道:「不錯。表哥武功智謀不輸於我,這些年多虧他助我打理幫務,我這門主當得真是慚愧的緊。」說罷美目望向沉默不語的龍大少。

    龍大少心中百味雜沉,她居然是「鳳天門」門主,今日之事怎麼辦才好?

    龍二少見大哥沉默不語,微笑道:「姑娘言重了,『鳳天門』風頭強健,這幾年『雙龍幫』著實吃了不少苦頭。我龍二是個急性子的人,既然鳳姑娘表明身份,那我龍二便要向鳳姑娘問上一句,『雙龍幫』和『鳳天門』的恩怨鳳姑娘打算如何解決?」

    鳳飛飛淡淡一笑道:「龍二少真是個直爽人,今日小女子請各位前來的確是為了解決我們兩派之間的恩怨。」她幽幽一歎道:「『鳳天門』與『雙龍幫』都是近幾年來發展最好最快的幫會,想來正是因為如此『鳳天門』才會惹來賊人覬覦,逼得鳳飛飛不得不痛下決心,想與『雙龍幫』做個交易。」

    龍大少見她面帶輕愁,心中一動,問道:「鳳姑娘遇到什麼樣的賊人?」鳳飛飛見他不問「交易」,卻問自己遇到怎樣賊人,那模樣分明是真真切切的關心,心中一暖,柔聲道:「飛飛雖然退居幕後,可是幫中事務均要親自查看處理,近幾月來我發現幫中帳目有異。」

    「哦?可是數目少了?」龍二少問道,「既然招賊,那定是帳目上少了銀錢?」

    鳳飛飛搖頭道:「若是少了飛飛不怕。怕的卻是帳上多出了許多銀兩。」龍大少「咦」了一聲,想了想,又「哦」了一聲。鳳飛飛朝他讚許一笑道:「龍大少猜到其中關鍵了?」雖是問句,語氣卻是肯定。龍大少點點頭,眉頭微皺道:「看來姑娘遇到的麻煩不小。那些賊人定然不簡單!那些來路不明的銀錢姑娘可是弄清了它們的由來?」

    鳳飛飛讚道:「龍大少果然厲害,這關鍵便是那些銀錢的由來。這天下哪裡有白吃的午餐,我見那帳上多出的銀錢一筆比一筆巨大,心中越來越怕,連夜請表哥前來商議。若是帳上少了銀錢那自是有人擅自挪用,只要找出此人,那便完事。可是帳上莫名其妙多了銀錢,而且數目巨大,各位想想,若是一般人哪有把錢往別人那裡放的道理。我與表哥仔細查閱帳目,越看心中越是發寒,分明是有人將『鳳天門』當作銀錢中轉的地方,而且手段極是巧妙。若非我熟悉門中各項資金流動,善理帳目,我『鳳天門』真不知要被賊人利用多久?於是我設下一計,只等那潛伏在門中的賊人自己露出馬腳來。」

    眾人聽她將那詭異之事娓娓道來,又驚奇又是佩服。常人只道那是飛來橫財,開心都來不及了,哪會如她心思細密,不為所動,抽絲撥繭,尋覓真相。

    龍二少此時對她佩服不已,心急問道:「鳳姑娘定下怎樣計謀?那人可是捉到了?」

    鳳飛飛微微一笑道:「此計說來也簡單,第二天一早,我將有資格接觸帳目的五大壇主找來,對他們道:『門中飛來橫福,帳上多出了萬兩白銀,千兩黃金。雖然這些黃金白銀來歷不明,可是既然錢已經在嘴裡了,要再吐出來便是千難萬難,請各位壇主想個辦法,咱們把那些黃金白銀找個地方藏起來,若是有人來尋咱們來個死不認帳,等到風聲過去,再取出銀錢花消。』此言一出,我便靜靜打量個人表情,心中有了計較,隱隱猜出那人是誰。可是捉賊拿髒,此計才施了前半段,後半段便是要將那人待個顯形。」

    龍大少讚道:「好個投石問路之計。那人只當鳳姑娘貪財而已,哪知姑娘挖下陷阱,只等他自己來跳。」

    鳳飛飛聽他稱讚自己,俏生生一笑道:「龍大少過獎了。」遂又黯然道:「各位只道飛飛計謀了得,可是此人卻也奸猾的很。我與表哥佯裝要將那些金銀另尋它處匿藏,那人果然中計。」話鋒一轉道:「龍大少可記得半個月前慕城南郊『鳳天門』與『雙龍幫』一場大戰。」

    龍大少沉聲道:「自然記得,那次你我雙方共有五十餘人到場,雖然無人死亡,但是幫內受傷的兄弟真是不少。我猜『鳳天門』的傷者不會比『雙龍幫』少得了多少。」忽然心中一懍道:「難道那次的事情與那賊人有關?」

    鳳飛飛點頭道:「不錯。那賊人為把銀錢轉移,使了個『調虎離山』計,挑撥門人與『雙龍幫』在慕城南郊打鬥。我與表哥知道之後分頭行事,他去南郊阻止眾人,我帶了幫中數名好手趕去捉拿那人。幸好我們應變迅速,經過一番打鬥,我終是將那叛徒拿下。」

    眾人聽到這裡均是舒了一口氣,對鳳飛飛更是佩服,她那句輕描淡寫的「經過一番打鬥」豈是那麼簡單的?其中慘烈怕是只有當日參與打鬥的「鳳天門」人才體會的到。

    龍大少和龍二少這才明白為何當時許商匆匆而來,姿態低調,言語誠懇,約了二人半月之後在「群英樓」解決兩幫紛爭。原來兩幫打鬥與賊人陰謀竟是環環相扣,那些賊人挑撥離間當真可惡!龍大少對鳳飛飛道:「不知那叛徒是誰?鳳姑娘將那叛徒捉住後可曾問出他的陰謀?」龍二少與歐陽賢也是一臉的關注神色,這事當真不簡單。

    鳳飛飛苦笑道:「此人龍大少也認得,他便是鳳翼壇主慕容勤。」龍大少大吃一驚道:「是他?」鳳飛飛道:「龍大少也吃驚吧。此人在門中也有五年了,平日裡行事狂傲清高的很,誰又能想到這樣一個看似不羈又不合群的男子會是別人派來的細作呢?」

    龍大少沉聲道:「常人只覺得做那細作之人定是長袖善舞,圓滑謹慎,哼,這人反其道行之,狂傲清高,疏離眾人,反而容易獲得信任,當真高明的很。」

    鳳飛飛歎息道:「我將他捉住之後連番拷問,哎,這人到是硬氣,硬是沒有吐露半點信息,後來竟然自斷筋脈而亡。」

    龍二少搖頭道:「可惜可惜。」他與慕容勤曾交手多次,對他的武功很是佩服。這句「可惜」也不知是可惜他命喪黃泉還是可惜鳳飛飛沒能問出那些陰謀詭計。

    鳳飛飛繼續道:「慕容勤一死,線索便斷了。可是『鳳天門』中放了那麼多來歷不明的金銀,我心中總是忐忑的很。慕容勤背後的主人總有一天會找來,只看他手下慕容勤的武功計謀便知那人定是個不好相與的。哎,『鳳天門』惹到這樣的對頭,我自然要早早為門中眾人打算。所以今日才約了『雙龍幫』各位前來,龍大少可還記得飛飛曾說過要和你做個交易。」

    龍大少問道:「鳳姑娘可是要我『雙龍幫』與你『鳳天門』結盟,以後好多個幫手。」鳳飛飛心中一喜。龍二少卻道:「鳳姑娘既是與我們做交易總要先亮亮籌碼吧。」他見龍大少似乎有意護花,若是平日裡便也罷了,可是聽鳳飛飛所言慕容勤的主人不是簡單人物,「雙龍幫」上下兩百餘人自然不能為了一名女子貿然樹敵。

    長樂與西兒趴在西側屋頂上,院中各人言語動作自是看的清清楚楚,聽的明明白白。她在西兒耳邊輕聲道:「這龍二少沒他大哥厚道,自作聰明,把那位鳳姑娘忒的小瞧了。」西兒點頭道:「鳳姑娘機智聰明,目光長遠,你可知道她要與龍家二少做什麼交易?」長樂笑嘻嘻道:「我又不是神仙,她心裡如何計較我怎麼知道。嘿嘿,我只知道這位鳳姑娘定然不會吃虧。」西兒見她一臉無賴樣,卻又氣不起來,心道:你不是神仙,心裡卻有十七八個竅,那位鳳姑娘是個聰明伶俐的人物,她的心思自然只有你這比她更聰明的人物才猜得到。他忍不住捏了捏長樂的臉頰,悶聲道:「你不告訴我就算了,鳳姑娘自己也會說的。」長樂報復的捏了回去,把他那張俊臉捏的紅紅的,西兒雖然吃痛卻也不反抗,長樂見他如此有點過意不去,輕輕揉了揉他被捏紅的地方,在他的耳邊輕聲道:「我想鳳姑娘提出的交易一定能讓龍家二少無法拒絕,可是最後得到最多好處的卻不是那兩個呆子,而是她自己。」說完便看向院中。

    西兒臉上一紅,轉頭看她,只見她嘴角微微勾起,眼中寶光流轉,眸帶笑意,神情又好奇又得意,精靈可愛極了,他輕輕握住長樂放在身邊的左手。長樂轉頭看他,略帶疑惑,西兒輕輕一笑,指了指院中。

    作者有話要說: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