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27章 文 / 黃藍

    西兒飛快的拉了拉長樂道:「他們吵起來啦,快看。」

    長樂一聽,凝神看去,只見羅紫妍對她三哥怒道:「羅書青,你為何總是挑撥我與世遠的關係?」

    羅書青冷冷一笑,譏道:「好妹妹,三哥我只是見你任性妄為,世遠勸也勸不住,罵又捨不得,有這樣的好丈夫你不好好珍惜,總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哼,你為什麼一定要去歐陽世家自己心裡清楚的很。」

    羅紫妍臉色一白,目光迷離。

    陸世遠對羅書青道:「三哥莫要再提歐陽世家的事情,我和紫妍不會去的。」他對羅紫妍溫聲道:「慕城千紅谷遠近馳名,我們去看看,好不好?」

    羅紫妍驟然清醒,望著眼前努力為自己解圍,平日裡對自己總是千依百順的丈夫,心中一暖,說道:「你上次受傷還沒好吧,相神醫囑咐你按時用藥,千紅谷明日再去不遲,一個時辰之後你便要換藥了。」

    羅景天道:「紫妍陪世遠回房休息吧。」

    陸世遠明白師父不願羅書青與羅紫妍再起爭執,便對羅紫妍道:「我傷口有點疼,我們回房吧。」

    羅紫妍橫了一眼羅書青道:「我不是怕了你,世遠有傷,若你再挑撥我們的關係,我決不饒你。」

    羅書青懶懶笑道:「好妹妹,你放心,世遠對你一往情深,八匹馬也拉不走。」

    羅紫妍臉上一紅,再不理他,陪陸世遠回房去了。

    兩人一離開,羅書青臉上那懶懶的笑容立時不見蹤影,眉頭微皺,對一直沒有說話的羅丹青道:「大哥,其實你不用來的。」

    羅丹青目光溫和的看著他,笑了,溫聲道:「你總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實家裡最護短的便是你了。我可沒你想像的那麼脆弱,四羅山莊與歐陽家的事情早就該做個了斷。爹和師叔三年前與歐陽念幾乎撕破臉面,這次恐怕只有我去才能成事,畢竟歐陽世家欠的最多的是我,即使再不願意也得看在我的面上稍做妥協。」頓了頓,目光轉為堅定,低聲道:「而且,我也想徹底做個了結……雖然,不知道自己做不做的到……」最後一句幾不可聞。

    可是羅書青還是聽到了,他歎了口氣道:「大哥莫怪我一路上為難紫妍,我心中確實氣她。若不是她招惹了……」

    「住口!」羅景天猛然打斷道,「你要讓全江湖的人都知道我們得罪了那人麼?」

    羅書青臉上掛上那懶懶的笑容,說道:「得罪她的是我們的寶貝妹妹,爹爹你的寶貝女兒。」神色一冷,眸中帶怒道:「可受罪的卻是無辜的小師妹,還有……還有……」還有救不了她的我,還有為了救人重返傷心地的大哥。

    羅景天被他氣得不輕,斥道:「紫妍雖然犯下大錯,可是一路上被你冷嘲熱諷,而且世遠為救你小師妹受傷不輕,妻債夫還,難道真要紫妍像你小師妹那樣躺在床上你才痛快麼?」

    羅書青心中一痛,仰天一笑,悲聲道:「不錯,不錯,我就是心腸惡毒,我就是見不得小師妹受苦卻心心唸唸盼著親妹妹中毒臥床不起才好。」他笑聲蒼涼,聲音悲苦,周圍眾人忍不住側目而視。他目無旁人,緊緊盯住羅景天,一字一頓道:「爹,你護得了她一時,護不了她一輩子。」遂又嘲道:「她這輩子最幸運的事情便是投對了胎,嫁對了人。」說完不理眾人,轉身便走。

    羅景天又氣又苦,這個兒子天資聰明,性格卻是激烈偏激,從小只和大哥羅丹青,還有小師妹親近。他脾氣古怪,言語刻薄,羅家眾人自然不怎麼喜歡他。可是他始終是自己的兒子,羅丹青失蹤幾年間更是默默幫助自己處理莊內莊外事務,待羅丹青一回來便立即放掉手中權力,專心習武。比起對權力異常熱中卻又資質平庸的二兒子羅司青,羅書青真是讓他又愛又恨。羅景天頹然道:「罷了,罷了。」

    老二羅司青低聲道:「爹,三弟和小妹從小便是這樣,吵吵便罷了,你又何必生氣傷神?當務之極是歐陽世家的事情啊?」

    一直沒有開口的司徒寒江終於開口道:「司青說的不錯,辦正事要緊。」羅景天很快從沉悶的情緒中恢復過來,點頭道:「司青,你去歐陽世家遞上拜帖,我們明日便去拜會。」羅司青匆匆去了,剩下的三人忽然靜了下來,羅丹青一直不與二人說話,端著茶杯靜靜沉思。

    長樂看了半天,終於看出點門道。她對西兒道:「羅景天一統江湖的道路似乎異常艱辛波折。想當年他手握把柄,對歐陽念軟硬兼施,逼他殺了我們,佔盡上風,得意洋洋。如今卻千里迢迢到慕城來找歐陽世家結盟,若不是遇到十分棘手的事情,決不會淪落到如此地步。」長樂冥思苦想,著實對那個把羅景天逼到如此地步的人物大感好奇。

    西兒思索片刻,看了看天色問道:「咱們在這裡吃飯還是回清風院去?」

    長樂早看得兩眼酸澀,很不雅的打了個哈欠道:「看來羅景天不會在這人來人往的地方洩露太多秘密,咱們再看無用。他已派了自己的二兒子羅司青去歐陽世家遞拜帖,我猜歐陽世家的人定要給他點排頭吃,今天是不會見他們了。咱們回清風院吧,正好看看雲姑姑、爹爹、娘親回來沒,我想跟他們商量商量今天的事情。」

    西兒點點頭,指著窗口笑道:「長樂公子請。」

    長樂笑嘻嘻道:「有茶一起喝,有窗一起跳。」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從窗口跳了出去。兩人一青一藍,身姿輕靈,正從空中翩然落下,忽然地上一聲驚喝:「小心。」只見一位白衣少俠張開雙臂,似要接住他們。兩人又意外又好笑,西兒、長樂同時出腳,分別在他兩邊肩上一點,輕輕巧巧的落在了他的面前。那白衣少俠微微一愣,臉上一紅,心想:這兩個小孩好生了得,從那麼高跳下來不是難事,難的是他們在我肩上一點之力竟是那般輕巧,猶如樹葉輕輕撫過。人家小小年紀就有這樣厲害的輕功,我大驚小怪,貿然出手相護,哎,此番作為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西兒見他臉色不住變化,心想此人雖然眼力不佳,心地卻是極好的,對他一拱手,微笑道:「在下與朋友胡鬧慣了,公子莫要見笑。」

    那白衣少俠以為面前二人定要笑他不自量力,哪知西兒反倒請他莫要笑他二人跳窗胡鬧,心中一寬,乾脆自嘲道:「哪裡哪裡,就怕兩位小公子笑我不自量力。」

    長樂覺得此人看起來很是親切,誇道:「你心腸好得很啊,我們笑你做甚?我叫長樂,他是我的好朋友雲西辭,你叫什麼?」

    白衣少俠微微一笑道:「我叫歐陽賢。」

    長樂與西兒對視一眼,兩人眼中儘是詫異與無奈神色。她向歐陽賢問道:「我聽說天慕山腳下有個歐陽世家,你是那個歐陽世家的人嗎?」

    歐陽賢還是頭一次聽到有人問得這麼直接,他索性也直接答道:「正是。」

    長樂心道:難怪你看起來親切的很,原來和爹爹是一家人。她腦袋轉得飛快,暗暗猜測此時此地歐陽賢出現的原因。

    西兒見她低頭不語,對歐陽賢道:「難得遇見鼎鼎有名的歐陽世家公子,聽說『姜夏樓』酒菜味道極好,而且離這裡很近,若是公子不嫌棄,我們大可一起用膳。」說完對長樂一笑。

    長樂一聽,心中叫妙:好個投石問路!

    歐陽賢微一沉吟,道:「歐陽賢與兩為小兄弟一見如故,但是今日實在有事要辦,這頓飯是吃不成了。兩位小兄弟來到慕城,在下便是主人,雖然今日不能一聚,但是兩位隨時可來歐陽世家找我,我們找個機會好生聚上一聚便是。」

    長樂心思早就轉了幾轉,對他道:「也罷,既然如此我們以後再聚便是。」轉頭對西兒大聲道:「我餓的慌,咱們快去吃點東西吧。」

    西兒對歐陽賢一拱手,道:「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歐陽賢對他們一拱手,快步走進「群英樓」。

    目送歐陽賢進了「群英樓」,西兒對長樂道:「回去?」長樂點頭道:「當然。我得看看他來這裡所為何事,若是有個萬一,我們一家方便提前做好準備。」說完補充道:「這人心腸好的很,對陌生人如此,對自家人想來不會壞到哪裡去。咱們快回雅間去,別讓小二收了茶錢以為咱們離開了。」

    兩人幾個輕縱,回到了起初待的雅間,離開時間不長,桌上留的茶錢小二還沒收走。西兒招來小二準備飯菜,對長樂笑道:「咱們邊吃邊看,說好了,你可不許動手。」長樂避而不答,吐吐舌頭,看向廳中。

    天慕山腳,雲煙一身白衣,隨手摘一朵黃色小花放在手中把玩,她抬頭看向雲霧繚繞的山頂,三日後便是比武日期,可是他卻毫無音訓。回憶的片段在腦中走馬燈似的跑過,與他比試了六年,年年皆敗,次次七招。三年前再敗,她心中鬱悶,想起遠嫁儂城的臨翠,便去儂城探親散心。哪知臨翠過的不好,心中更是氣悶。聽說「乾坤一手」歐陽憶正在城中,跑去向他挑戰。歐陽憶見她年紀輕輕,以為又是哪個門派的後輩不知輕重,想借自己揚名。他委婉拒絕雲煙,哪知雲煙當時本就氣悶之極,心道:難道這天下就真有那麼多高手?他欺負我,你看不起我!她滿腹怨氣傾瀉而出,心想既然你是鼎鼎有名的護山高手,而我這輩子怕是打不贏他了,今日死在你的手上便是。她悲極怒極,一出手便是勇往直前、有去無回之勢,歐陽憶大吃一驚,連忙出手還擊,可是先機已失。雲煙連輸四年,對自己功夫大失信心,全力以赴,只想與歐陽憶多拆幾招,免得辱沒了臨氏名聲。哪知歐陽憶,一代高手,竟非百招之臣,雲煙在九十四招便重挫於他。歐陽憶被她打的口吐鮮血,倒地不起,他那不可置信的眼神,直到今日雲煙依然記得。

    那場勝利讓雲煙忽然明白,並非自己資質太差、武功太弱,而是他實在太強,自己一直以他為目標,不知不覺中武功進步神速,只是年年挫敗,讓自己對他生出高山仰止的心態,更是信心大失。後來她小勝「無塵先生」公孫引,年初又單挑「絕俗劍」赤松子,最終戰勝三大護山高手。

    雲煙微笑著撫了撫花瓣,低聲道:「我等著你,路行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