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穿越重生 > 青竹桃花少年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章 節目錄 第23章 文 / 黃藍

    西兒和長樂直到此時才放下心中大石,相視一笑。長樂更是想到兩個月後天慕山上的大戰便豪氣頓生,高聲喊道:「小二,給本姑娘上好酒好菜。」這句吼得江湖氣十足,可是陪上她那脆生生的童音真是說不出的好笑。她見西兒強忍笑意,雙眼一瞪,怒道:「笑什麼?你就能喊的比我豪氣麼?」

    西兒見她發怒,眼兒一轉,裝模作樣喊道:「小二,還不把好酒好菜端上來!」他這一吼運起了內力,震得內力稍差的幾人耳膜生疼,客棧裡裡外外更是聽得清清楚楚,可憐的老闆惶恐的跑了過來,賠禮道歉道:「小公子息怒,菜馬上就好,您大人有大量,我這房梁都要被你那一吼給震斷啦。」西兒微笑道:「我這是和我朋友鬧著玩呢,不關你的事,你別急。」

    長樂一聽,學他用了內力大聲道:「誰跟你鬧著玩了?運勁發聲我也會,有什麼大不了的。你以為這樣就比我吼的豪氣了麼?」她的功力與西兒可說是半斤八兩,這一吼真是宛如旱天小雷,可憐的客棧老闆被嚇的攤了下去,心想:怎麼今天來這的全是煞星?

    程三淺、胡慶、盧鶴三人心臟狂跳,互相對視一眼,彼此眼中看到的都是相同的驚異。西兒一吼他們便被震得耳膜生疼,心道這小公子真是不得了,小小年紀就有這樣的功力。那知無獨有偶,西兒剛才吼完,他們又被長樂給震了一回。

    程三淺對胡慶道:「師兄,這兩個小娃娃不簡單,俺就是現在也沒他們那樣的功力,這趟來儂城俺算是長見識啦。」胡慶歎道:「十年之內江湖中又要出現兩名絕世高手,不知他們誰能在天慕山『第一崖』留下自己的名字。」

    盧鶴道:「無論是誰,他們再不用歎息高手寂寞。哎,這十年來武林中真是少有讓人心馳神往的顛峰之戰。」說罷忽然站起來向周圍各人一拱手道:「盧鶴先行一步,祝各位一路順風。」胡慶見雲煙毫不阻攔,便也帶師弟程三淺告辭去了。

    話說歐陽雲一家與雲煙姑侄二人雇了兩輛馬車一路向北,從儂城不急不緩向天慕山開去。長樂終於如願以嘗,穿上了蓮生為她縫製的青色男袍,心中好不得意。她一出客棧便拉了那駕車的中年漢子,指了指西兒認真問道:「我與那位小公子誰更好看?」那漢子看看長樂又看看西兒,耿直道:「都好看。」長樂道:「只能選一個。」那漢子頓時愁眉苦臉,看了看周圍幾人,想了半天道:「那位青袍大公子最好看!」長樂頓時氣結,心道:你倒精乖,選了我爹爹,誰也不得罪,我還不敢怪你。

    他們一行男的俊,女的俏,兩個小的也是俊美異常。每每投店吃飯總會引人目光追隨,好在歐陽雲一派名家風範,舉手之間一股高雅氣度,雲煙更是一身清貴之氣,顧盼間風采懾人,前來攀談結交的不少,滋擾生事的卻無。

    一路上五人盡量低調行事,終於在某日黃昏緩緩駛入了慕城,聞名天下的天慕山便在這慕城境內。

    若說儂城是旖旎纏綿的浪漫之城,那麼慕城便是讓人豪氣頓生的武林之城。慕城境內大大小小的幫會門派至少有一百以上,其中在江湖中略有名氣的也有三四十個,更別說天慕山腳下已經傳承了百年依然屹立不倒的歐陽世家。一進慕城,到處可見身挾各種兵器的武林人士,若是走著走著遇到有人比武生事也是平常之極。據說這慕城之中每天都有人因打架鬥毆而死,官府以江湖械鬥生死自知為由,總是隨便查查便草草了事,不是不想管,想管也管不了。慕城之中小到三歲孩童,大到古稀老翁,人人會武,即便是女子也比其他地方的更要潑辣難纏一些。

    歐陽雲與蓮生在歐陽世家度過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時期,對慕城自然一點也不陌生。十年前離開慕城,直到此時才回到故里,兩人心中激盪真是不足為外人道也。看著眼前似乎沒變,似乎又變了很多的慕城,即使冷靜如歐陽雲也不由得心中百感交集,感慨萬千。蓮生和雲煙同坐一車,本是溫柔如水的她如今沉默黯然,目光迷離,思緒似乎回到了很久以前。

    歐陽雲和蓮生早對雲煙將二人戀情和盤托出,雲煙不愧是臨家女子,對這世俗難容的禁忌之戀只說了一句:情之所至,世俗禮教,皆為糞土。此話一出她立時被歐陽雲引為生平第一知己,蓮生亦是感慨萬千。她見蓮生心神不定,知她回到故里觸動心事,想到自己也是為情所困,心中一歎:為何相愛之人若要相守竟是那般困難?

    歐陽雲見天色已晚,準備找間客棧吃飯住宿,哪知走了四五間卻全是客滿。慕城雖是江湖人士聚集之地,但是卻也很少像今日這樣連個住的地方都找不到。他這時才發現城裡的江湖人士似乎比以往要多得多,心中驚異:這些人難道是為了天慕山大戰的事情而來?總算他對慕城熟悉之極,駕著馬車東穿西繞終於找到一家略為偏僻的小客棧,雖說比不得那些裝修豪華的大酒樓,但也總算找到了個休息的地方,況且這家客棧小雖小,倒也清淨。

    長樂一待馬車停穩便從車廂裡跳了出來,坐了一天的馬車,雖然有西兒一路相陪,她還是覺得氣悶的緊。她等不及歐陽雲交代小二套車云云,拉了西兒便走了進去,剛進門口便大聲叫道:「小二,快去準備你們這的特色菜,後面還有三位,一齊五個人,趕了一天的路餓死我啦……」西兒見她愁眉苦臉,可憐兮兮,對小二道:「先給我們砌壺茶來,上幾盤糕點。」小二見他們容貌俊秀,衣著精緻,長樂雖然大大咧咧,西兒卻是一派貴公子風範,聽了他們吩咐連忙張羅去了。

    長樂喜歡熱鬧,若非必要總是愛在大廳用膳。其餘幾人雖然更喜雅間,畢竟寵她的很,不願撫她的意思。西兒按老規矩選了個不顯眼的位置,長樂一屁股坐下便全身沒骨頭似的癱在那裡,眼兒卻是骨碌亂轉,東瞅西瞄。廳中自然不止他們一桌,此時正是晚膳時間,形形□的江湖人士幾乎把客棧大廳坐了個滿。她和西兒雖然著實搶眼,但畢竟是小孩子,進客棧時被打量幾眼之後便沒人再理會他們。長樂最餓不得,爬在那裡,邊吃點心邊聽那些江湖人士八卦天下事,西兒早已習慣她坐沒坐像、吃沒吃像,心知她最喜歡聽些江湖佚事,也不說話,只在旁邊靜靜陪她。兩人內力頗為深厚,那些江湖人士說話也沒特意收聲,雖是坐在角落,廳中各人談話也是聽的清清楚楚。兩人聽了一會兒後,不約而同轉頭望向對方,眼中儘是詫異。原來這些人十有□談的都是十天後天慕山上的那場大戰。

    長樂低聲道:「我就說怎麼找間客棧也那麼難,原來這些人都跑這來看雲姑姑打架了。哎,他們又不能上山去,跑來湊什麼熱鬧,連個吃飯睡覺的地兒也要和我們搶。」西兒笑道:「前面那句倒也聽得,後面的就有點蠻橫了。」長樂白了他一眼道:「我夢想的五星級大客棧被那些好事的住滿了,現在只能住個三星級的,我能不氣悶麼?」西兒雖然沒聽過什麼「五星級」、「三星級」,但略一思量便知她不滿住店水平降低,笑話道:「你說這話真像身嬌肉貴的小姐。」長樂一聽,辯道:「誰說只有身嬌肉貴小姐才喜歡住五星級大客棧,難道那些住店的人都是女的麼?我看剛剛相反,那些住大客棧的都是些厲害的人物,沒法看到不是少了很多樂趣?」西兒道:「我本以為你是嫌棄這裡條件不好,原來你是覺得這裡不夠刺激有趣。哎,難怪歐陽叔叔說你惹事本領強的很,哪有人像你衝著麻煩去的?」長樂眼兒一轉道:「咱們現在就是最大的麻煩,只要在雲姑姑身邊,麻煩自己也會找上門來,你看。」邊說邊往廳中努了努嘴。西兒順著眾人目光看去,歐陽雲、蓮生、雲煙三人走了進來。眾人目光隨著他們慢慢移動,三人早已見怪不怪,直直朝兩個小鬼這邊走來。

    此時廳中有人低聲說道:「難道是他們?」另一個聲音道:「聽說是一男兩女,還帶了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可是,那邊兩個都是男孩……」

    長樂一聽,低聲賊笑道:「爹爹,我可是為你們打掩護了呢,你獎我點什麼?」歐陽雲微微一笑道:「你聽誰說我們需要掩護啊?」長樂頓時無語,暗道:算你狠,我是鬥不過你啦。西兒見歐陽雲一句話便輕描淡寫的打發了精靈古怪的長樂,心中大大佩服。長樂討賞不成,欲化悲憤為食量,叫道:「小二,快快上菜,本公子餓的能吃下一頭牛。」幾人一聽均是莞爾。

    雲煙掃了一眼廳中眾人,眉頭微皺,那些人怎麼老是盯著他們這桌?那些探究的目光讓她心中很是不快。蓮生見她臉色不好,輕聲道:「姐姐,我身體不太舒服,你陪我回房用膳可好。這裡人太多,我看著就煩心。」雲煙哪裡看不出她為自己作想的心思,微微一笑道:「好啊,咱們回房去。」

    兩人回房,只剩下歐陽雲三人。長樂早就餓的慌,菜一上來便埋頭猛吃,西兒和歐陽雲倒是一直保持優雅風範,只是看著長樂均是感到好氣又好笑。

    這家客棧雖小,特色菜卻是有滋有味,三人正吃的興起,忽聽得客棧外一聲暴喝:「馮嘯笑你個小賊哪裡跑?」各人聽得外面一陣「叮叮噹噹」聲響,只見一個青衫男子狂奔進來,他身材瘦小,動作敏捷,在大廳裡東竄西跳,身後一個黃衣壯漢提了一把九環刀,身法雖不如他靈活,卻是刀刀往他要害招呼去。廳中雖然不乏各路江湖人士,但是這慕城之中這樣的追逐場面可說平常之極,那青衫男子雖然東躲西藏,卻有意無意避開眾人,似乎怕那黃衣壯漢誤傷了別人。那黃衣大漢刀法實在不錯,看似砍得雜亂無章卻是招招衝著那青衫男子砍去,連旁人的衣角也沒碰到,更別說誤傷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